游艇网小说目录

新世界实验手札 第四百八十章 人心险恶

时间:2019-07-04作者:从学校路过

    ?

    没有伊古力那样超常的直觉,猞猁们可不知道自己一直都是其它动物试探人类地盘的道具,如果亚索森林狼的旧地盘没有什么问题,而且人类也没有多么强大的实力,那么

    猞猁头领很快就发现自己被那个小小的恐怖直立猿吸引到远离人类所属树林的区域了,一直都被拳打脚踢,就是没有被杀死的猞猁头领深深地明白到了人类的可怕,勉强从饥饿之中清醒过来一点了的猞猁们也终于产生了畏惧的情绪,渐渐的前仆后继的舍命攻击开始减弱了起来——没有什么动物在面对着一台正在高速运转着,还丝毫不见任何疲惫的绞肉机时,能够不产生半点畏惧情绪的,即使再怎么疯狂,猞猁们还是本能地畏缩起来了。

    在猞猁头领不甘的哀嚎呼唤下,猞猁们顺着伊古力一直驱赶着的方向逃走了,一直用身体感受到伊古力没有想要杀死自己的意思,猞猁头领也不傻,知道这个可怕的人类并不是飞得要赶尽杀绝,只要不涉足人类的领地对方也就不会针对自己了,因此才试探着逃跑的。

    事实也确实如这头畜生所料,虽然伊古力并不知道原本生活在这片区域的族群是一支亚索森林狼,但也知道在一片原始森林里绝不会长久存在一块无主之地的。

    因此在他看来,留下猞猁一族也并无不可,对“人类实力”有过了切身了解的猞猁起码十几年内都不敢染指优诺村了,让它们定居在这空白的位置,一来生还下来的还有数量不少的猞猁,完全还有能力守住地盘成为继亚索森林狼之后的新领主,二来还可以为优诺村抵御其它无知野兽对优诺村的觊觎——就像是以前护林猎人们明明都可以将亚索森林狼猎杀干净,可仍然还是特地让其好好生活在这里一样。

    虽然狼不同狗,是无法驯服的,但是对于人类来说也没有什么是绝对的——将狼群圈定控制在村子之外定居,实际上却都早就已经被人类“驯服”成为最称职的“看门狗”了!

    从未深入了解过优诺村猎人们工作的伊古力并不清楚约翰森先生他们之前早就已经做过同样的事情了,但伊古力还是想到了沃夫师父的教导,使用了同样的这种方法对付猞猁们,可以说都带有猎人属性的职业者,应对解决问题的思考回路基本上都是一致的简单粗暴清晰有效。

    ……

    当然了,即使猞猁头领对族群的管理能力有多么优秀、智慧有多么卓绝,管理上百头猞猁对于一只畜生来说终究还是不可能做到如同将军训练士兵那样令行禁止的,管不了队伍里面出现十几只不服管教,临阵脱离队伍自作主张的手下也无可厚非——

    说到底猞猁头领的聪明也仅仅只是体现在它能够在一大群由几支族群组成的大队伍里面脱颖而出成为头目、指挥老弱病残发挥余热为代表着族群未来的幼崽们争取生机,还有懂得利用同胞们饥饿到疯狂的特殊状态舍身拼命……

    可猞猁头领说到底还只是一只壮硕的老猞猁而已,见多识广并不代表着本质就改变了,就算是人类感受过军队的碾压,没有经历过专门的军事训练也不可能自己培养出来一支军队来,而且即使是最正规的军队也难免出现逃兵——更何况只是由一大群野兽为了逃命临时组成的队伍了,猞猁头领也不可能对这样的杂牌族群产生绝对约束!

    因此,就是从村子和其它驻点里,看到了约翰森先生的求救信号前来支援的猎人们,也分别遭受到了陷入疯狂、不可自拔的袭击。

    不仅因为夜色的缘故发现到约翰森先生所发出狼烟信号的时候也已经相当迟了,纠集好装备与人手之后支援的路上也遭遇到了脱队的十几头猞猁的疯狂“阻拦”——待前来支援的猎人们终于在带着或轻或重的伤势赶到约翰森先生所在的护林猎人树屋前时,约翰森先生早就已经将剩下没有听从猞猁头领指挥逃跑,明显已经陷入疯狂的几头猞猁一一干掉了,却还仍然不敢打开大门,躲在了树屋里喘着粗气、大口喝着水,缓解着差点就要被猞猁分食的恐惧,也体会着绝处逢生的喜悦……

    ……

    占据了人数优势村子里的一队猎人,迅速地使用弩箭一波就解决掉迎面而来的十几头猞猁——对于准备充分的人类猎人们来说,只要还没有发展到需要手无寸铁近身搏斗的境况,成建制的猎人多人小队毫发无损地正面怼死一小支野兽的族群都只不过浪费多一点箭矢等装备物资而已,对付如之前亚索森林狼群那种数量级的森林狼,绝对是支配级的。

    猎人们之所以留下来这么一支亚索森林狼群,并非不能将其全部剿灭,而只是没有必要和还有留下来更大的间接作用而已。

    在四五头猎犬警戒的狂吠声中,队伍里面一位脸上带疤的中年猎人冷静地分析道:

    “约翰森这次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只有这十几头猞猁可不会是这么资深猎人的对手,更不需要动用到最高级别警示的红色狼烟……也就是说我们来得太迟了,他那里已经失守,所以才有这些还没吃饱,或者根本吃不上的猞猁才会这样更深入到我们这边来的吧!”

    没有过多休整的需要,说着就带头继续向着约翰森先生的树屋跑去,而在他身后的其他三个稍显年轻一点的猎人却是小声嘀咕着:

    “约翰森这次真的是太倒霉了,不是么?”

    话语非常正常,就字面意思也是兔死狐悲的惴惴感,就如同那些担忧着自己的职业,忧心着下一个遇害的会不会突然就轮到了自己一样。

    可是语气之中所带着的阴险与淫邪的特殊韵味十足,却是表达着其它话题……

    而接话的猎人就更加肆无忌惮了,奸笑与淫笑夹杂不明地笑道:

    “嘿嘿嘿,不过也正好便宜我们了不是吗?哥们可都看上他老婆很久了,这个村子里不可多得的女人之前要想搞到手可不那么容易啊!”

    “喂喂,别说了!注意一点影响!”

    第三个猎人像是在正义凛然地喝止同伴的行动,可是看他那猥琐的表情就知道他只不过是怕被发现了,怕煮熟的鸡蛋飞走了而已。

    而被喝止的猎人非但没有收敛,反而笑意更甚了,得寸进尺地说道:

    “知道了,知道了。自诩正人君子村长的儿子离我们这么远了不会听到我们说什么的,你是担心被他知道了会被他捡了便宜吧?用不着那么谨慎……到时候算上他一起不就好了么?嘿嘿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co~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