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新世界实验手札 第七十七章 赶路的决定

时间:2019-07-04作者:从学校路过

    变身“黑人”的伊古力,眼睛微眯,从眼皮底下那不时显露而出的一抹精光,能够看得出来伊古力他虽然疲惫但是精神还是十分旺盛的。

    只是在一边旁观的韦尔斯等人,在这样只有篝火照耀着的昏暗环境下,没有这个能力看清楚现在这个被涂满了不明药膏的伊古力具体的情况,那捧着食物的是双打着颤的双,咀嚼食物的是颤抖着的牙关……

    伊古力艰难地用力进食还忍受着翻倍的疼痛,要不是有着药膏的遮掩和药效,他那无力又强行用力而引起全身肌肉的剧烈抖动,还有不断从浑身的毛孔浆涌而出的冷汗,早就会被旁人所发现了……大概还会被以为癫痫发作送去紧急治疗,而沃夫大湿会被发现只有兽医资质,得不到认可,还会被告无证行医,沃夫大湿的医师梦破灭……

    扯远了,这里还有一个不得不解释一下的问题,就是伊古力那在被全身涂抹的“清凉药”下,既然冷汗是无法避免的生理反应,而且这反应还异常的剧烈,那么为什么在伊古力那如此之多,还不间断流出的汗水,竟然没有稀释或者冲刷掉他身上的药膏呢?

    答案很简单,“清凉药”那刺激作用,能够让伊古力感受到身上肌肉的疼痛感翻很多倍,这是跟药膏的作用原理有关的,因为这种不正常的神经被刺激得过度的兴奋会导致出汗的异常增多,会带走十分多的水分,还有排汗管的细胞没有足够的时间从基本分泌物重新吸收的钠和氯。

    人类在不停地出汗,即使并没有意识到。

    出汗是人体排除新陈代谢或肌肉运动的多余热量的一种最重要方式,而这种过剩的热量有可能来自过度疲劳的肌肉,或是过度兴奋的神经。

    汗液产生的数量取决于我们的情绪状态和运动量,可以因神经刺激而产生,也可因较热的空气温度和运动而产生。

    出汗是正常的,但是在“清凉药”的作用下,因为神经刺激而汗量激增,无论伊古力的身体天赋再怎么变态也总还是个人类,出汗出多了还是会脱水昏迷的,这样的话这药就没有任何意义了,还会通过肌体的“高速脱水”间接把伊古力弄死呢!

    所以答案就是“清凉药”在刺激神经让其变得敏锐的同时,还有着暂时抑制排汗的成分。

    虽然伊古力现在的状态十分的艰难,就连吃饭都要忍受剧痛出尽全力,但是他的意志却是被磨砺得越发的强盛了,兼之伴随在身体的天赋还有魔力的联合作用之下,身体快速的恢复,几乎一分钟就好了一点,效果显著得过分,也让基思剑师人看得眼热:

    沃夫大湿一看基思剑师人的炽热眼神就明白他们在想些什么了,他们根本就没想到过这是伊古力体质特殊的缘故,跟药剂没有半铜币的关系,不过沃夫大湿也乐得他们误会,见他们看向自己渴求的目光,沃夫大湿也只好“实话实说”了:

    “这种药剂十分珍贵,药材原料都在险地,价值非凡,是我特地专门配置用来培养弟子使用的,对于平常人日常训练没有推广的可行性,性价比也不划算。”

    沃夫大湿这话说得没毛病,药确实是珍贵,也是特地为伊古力配比的,而就这坑爹的药效也不可能用来救人啊,用来作为严刑一环或许还能够胜任……

    “哦,原来如此啊。”

    表面上应和了的基思剑师人当然是没被打消念头的,王室的资源又怎么会是一个普通雇佣兵能够理解得了的,即使他已经是大剑师也都一样,他们只是记在了心里,待日后再找会向沃夫大湿讨要药方。

    沃夫大湿看懂了他们的意思,但是也只是笑笑没说什么话假装没有察觉到基思剑师人的意图。

    其实在早上,在沃夫大湿得知了“少年军”的存在,以及特萨利为了抵御博姆默的这种恶心、可怕的入侵,付出了何等惨痛的代价的时候,就已经在想自己到底有什么东西是切实有效,而且其作用还很是重要的东西,可以帮助到已经算得上很强大了的特萨利军队。

    想了又想,又在给基思剑师人重新处理伤口和更换“绷带”的时候,得知了即使是身为特萨利王室近卫的基思剑师,他们的身上也没有什么效果是特别显著的外伤药剂,他们虽然也有特别的外伤药,但是其药效也仅仅只是比市面上的一些药剂好那么一点点而已,用来暂时止止血延长一下救援时间是能够胜任,不指望单单用它来痊愈伤口,他们更多的是依仗教会的治疗术法。

    而在见识过了沃夫大湿这单纯使用药剂就能够完全治疗他们伤势的疗伤法之后,即使是韦尔斯殿下也是叹为观止,赞不绝口的,更遑论沃夫大湿掌握着的药效非凡的药方,要是真的能够在军、在特萨利王国里推广开来,每年要少死多少人啊!

    前提是绝对不可以让“少年军”得到这种药剂,因为无法直接把“少年军”打死的情况下,在教会门口蹲点也是特萨利现时针对“少年军”的一种段。

    沃夫大湿就准备了一种治疗效果不错药剂药方,打算之后再交给韦尔斯,也算是为特萨利尽了一份力……也为了让自己的药得到重视和重用,沃夫大湿还用伊古力来做样板,展示“药效”,吊起基思剑师人的好奇心和**。

    ……

    单独和沃夫大湿相处了一段时间的韦尔斯殿下知道沃夫大湿其实和自己是同一类人,单单看他那笑而不语的愉悦表情,就知道自己的个近卫大概是被耍了,虽然也真很有趣,若是在平时自己大概也会玩上一份,但是越想越担忧特萨利的情况的韦尔斯实在担忧非常,也只好出声打断了沃夫大湿的戏弄了。

    “咳咳!”

    韦尔斯看向了微笑转而大笑的沃夫大湿,“你们都被耍了,沃夫大师这么说是早有了想把药方给我们的打算,要不然就不会当着我们的面治疗伊古力了……我说得对吗,沃夫大师?”

    听完笑完之后,沃夫大湿将写好了药方配比的布片交给了韦尔斯。

    之后却是收敛了笑容,对着韦尔斯问道,“韦尔斯小子也不让我再玩玩,是又想到了什么事吗?”

    沃夫大湿对于韦尔斯的判断还是很信任的,是个聪明能干的王室后人,正常情况下是看破不说破的,像现在这样打断了自己的玩笑,很可能是有什么要事要决定了!

    “嗯,您猜对了,沃夫大师。”

    “我被您的问题提醒了,今早之后我一直在想,‘少年军’的行动模式跟这次的模式细看的话是完全不一样的!一般很少主动出的他们竟然会亲自出拼命,这很不正常。”

    “我怕现在的这种情况已经不单纯是戴维德宰相的叛变、倒向了博姆默,要捉住我交给博姆默作为投名状的问题了……而是博姆默买通了戴维德宰相,想要在入侵我们特萨利的时候内外夹击!”

    “要知道为一个组织带来致命一击的往往是来自于内部,现在就只有在我回去之后可以扳倒戴维德,提醒父王他们留心他!”

    “对不起,又要难为你们了,基思、霍尔、艾迪,所以我想我们应该要提速赶路了!”

    听得篝火周围的人都安静了下来,在这近路上,他们伪装成六人的佣兵队伍是不能拆开的,不存在丢下伤员的选项,就剩下再把他们绑马上赶路的选择了……

    “韦尔斯,这样的话他们虽然不会死,但如果得不到休息来恢复的话,对于他们的恢复,伤害是很大的,很有可能会留下病根……”沃夫大湿严肃地提醒道。

    “说实话,被绑在马上还真难受,”基思剑师和霍尔、艾迪一样一脸坚毅,大概是为了韦尔斯无论付出多少都无所谓的信念,人都没有退缩,“不过有沃夫大师在的话,我们大概还是死不了的,病根的话我们也不怕,我们都是特萨利培养的孤儿,只要是为了特萨利我们都不重要。所以就赶路吧,殿下!”

    “殿下我们撑得住的,别担心了。”

    “我们王室近卫可不能拖了后腿,殿下,只要我们还有用我们就上,不然的话我还不如留在这里等死呢!”

    沃夫大师听了基思剑师人的话后,也不再反驳韦尔斯的决定了,因为作出了这样决定的韦尔斯,他的内心只会比沃夫大湿这样的外人更佳沉重。

    良久,韦尔斯出声了:

    “感谢的话我也不多说了,今晚好好休息吧,明天就赶路!”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