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新世界实验手札 第四十八章 对抗

时间:2019-07-04作者:从学校路过

    即使那个博姆默剑师杀心里早有预料这是引蛇出洞,要想将计就计,但是基思剑师人也不是善茬,对于剑师杀们熟知他们的计策这件事他们也是心有数的!

    这事说的正正是这样一句话……他并不知道你已经知道了他已经知道了你的计划……这正是说明了正确分析情报的重要性。

    在基思剑师、霍尔剑师还有艾迪剑师人有心算无心的奋力一击之下,剑师杀们计负伤!

    剑师杀们喷洒的血液也完全暴露了他们个的位置……距离基思剑师人两棵树外的树枝上,离地最高的足有5米,最矮的也有4米。

    因为剑师杀们想要的只是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原地,使用的是跳跃技,所以他们离开得并不远,只有大致的方向,而且也不高。

    基思剑师、霍尔剑师还有艾迪剑师定了定神,各自都随便找了棵树背靠着警惕四周有可能袭来的冷箭,静静地小幅度摆动着四肢,让自己像是溺了水的喘气状态快点恢复起来,这有点像是运动员们剧烈运动完之后都要做的放松运动。

    基思剑师人眼神带有着一点剑技试验成功的愉悦感,也有着一路上为了要跟大卫大师这等高虚与委蛇,压抑着的民族仇恨终于得到了一丝发泄的满足感。

    可是明白着自己现在的使命的基思剑师几人还是不敢放松丝毫的警惕,因为他们深知更加艰难的战斗马上就要开始了,为了韦尔斯殿下、特萨利王国、自己的使命,自己绝对不能死……至少不能现在死!

    基思剑师人只是花了几个呼吸大致地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气息,就离开了背靠的大树……几根熟悉的冷箭狠狠地插入了那棵大树的树干上。

    基思剑师人一边判断着弓箭们大概的位置,利用路上的大树作为掩体躲避箭矢,一边向着受伤了的剑师杀走去。

    因为剑师杀们是匆忙跳离原地的,在方向上就显得单一了,一条直线,根据在地面上和树上撒落的血迹,基思剑师人很是轻松地就可以判断出他们跳走的方向。

    ……

    不一会,树上的血迹和空气逐渐浓郁的血腥气,让认真躲避着箭矢的基思剑师人都再一次见到了各自的对了。

    ……因为在剧烈地使用剑技的过程受到了突如其来的剑伤而失血过多,他们的脸色都变得异常苍白。

    而这些博姆默的杀因为要在特萨利王国隐藏身份,这次前来埋伏时用的还是雇佣兵这样相对比较自由的身份,身上穿着的自然就不是什么特别高级的铠甲,而只是比较高级的雇佣兵皮甲而已。

    而这比较高级的雇佣兵皮甲自然是没有办法抵挡得住这些比利城守卫制造精良、保养用心的青铜浇铸长剑,外加剑师使用者持剑使用剑技的威力的。

    只见藏身在树上,基思剑师的对反应速度比其他了两个杀都要迅速,能够在基思剑师的袭击里反应过来还抬起了双防御。

    可就是因为这迅速的反应反而让他失去了右,他的右臂被从切断,臂上的臂甲、桡骨和尺骨都被基思剑师的猛烈一剑完全切断,伤口被一条不知道打哪来的长布给包扎住了,可鲜血依旧无法被完全止住,长布变得湿漉漉的,血腥气愈演愈烈。

    可是这最严重的伤势却没有让他完全失去战力,只因为从那绑在腰部右侧的剑鞘和被握在左的长剑可以看得出,这个剑师杀是个左撇子。

    霍尔剑师的对被横着划过了腹部,保护着上身的皮甲无法阻挡地被切开,腹部被切开了一道巨大的伤口,要不是有着长布的包裹,说不定连肠子都要流出来了。

    而艾迪剑师的对则从右肩划到了左侧的腹部,将那杀的皮甲完全划开了不止,还给他留下了一道深长的剑痕,让他无法再装备上这皮甲不说,连伤口都不能完全包扎好!

    人的伤势严重,一面倒的局面瞬间又变得不可预测了起来,可是这个杀毕竟是能够潜伏在特萨利多年的剑师高,段和心性都非同常人,人的内心都没有丝毫的颓丧和后悔,依然保持着杀戮器的悍不畏死的冷酷状态……

    个剑师杀深知负伤的自己等人完全无法隐藏,则在基思剑师几人刚来的自己的视线范围就把握时果断出击,悄无声息地,个剑师杀们从树上助跑了一小段距离后一跃而下,裹挟着重力加速度给予的动量,长剑伴随着劲风向着基思剑师人袭来。

    早有了心理准备的基斯剑师人,再躲过了一轮箭矢的袭击后抬剑硬扛了剑师杀们势大力沉的下劈,剧烈的撞击将每个人的青铜长剑都打出了道道裂纹,身形不可控制地就向着相反的方向退后了十步远。

    就在基斯剑师人身形飞退的时候,下一波的冷箭到来了!

    无法完全控制住自己后退的基斯剑师人,只能用剑格挡住一边部分的箭矢,却无法避免地箭了……基斯剑师被划破了脸,挡开了右侧一支箭,左边侧腰却了箭。

    霍尔剑师右长剑格开了一箭,扭腰用胸甲挡住了一箭,后腰的却暴露了出来,还好霍尔剑师虽然只见到了两支箭,可是却猜想弓箭不会放过自己的背后,后腰被冷箭射,却避开了肾脏等内脏要害!

    而艾迪剑师则注意到了身后的两支箭,弯下了腰,用护住山半身的坚硬背甲挡住了将要射向后腰薄弱处的箭矢,设想用左肩的肩甲挡开正面射来的箭矢,可是这动作难度系数太大,难以保持平衡,箭矢贯穿了臂。

    稳住了身形的基思剑师人没有理会身上的箭和箭伤,飞身上前和身前负伤更重的剑师杀纠缠在了一起让潜藏着的弓箭们投鼠忌器。

    而对面的剑师杀们也只能被逼得要频频抓住会使用剑技逼退基思剑师人,让弓箭们能有会冷箭偷袭。

    ……

    在这惨烈的对抗,不仅仅那个剑师杀状态愈来愈差,基思剑师、霍尔剑师和艾迪剑师身上也增添了几支箭矢!

    埋伏着的所有人员都留在了这里,仿佛这些博姆默杀们的目标就是基思剑师人,而不是“殿下”一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