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天行九歌之零点 第25章 高山流水

时间:2018-10-12作者:叁水良

    “谋士只是帝皇的牺牲品,对不起,我并不想参与你们这些王室贵胄的权利游戏。”零点直接拒绝了韩非的提议,站起身来,缓缓的转过身,直接开门而出。

    只留下面面相觑的几人……

    “他还真是一个奇怪的人。”韩非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光奇怪,还很危险。”紫女缓步走向前,轻轻的把门的缝隙合拢,转身说道:“他的身上散发出一股若有若无的杀气,这种杀气要经过无数性命的堆积才会产生,他之所以没有把这股杀气内敛,是因为每时每刻都在警惕着我们,而且,在和我们交谈的过程中,你有没有注意到他的位置?”

    韩非用手托着下巴想了片刻,赫然醒悟,“听紫女姑娘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貌似他的站位都是靠在窗户的位置。”

    “没错,这四周都是无比坚固的铁澶青木,只有窗户链接外边的街道,一旦我们出手,他必然会跳窗而逃。”

    “处事不惊,临危不乱,他的一举一动都不是一个普通剑客所能拥有的。”卫庄清冷的声音中似乎带了一点欣赏。

    “看来紫兰轩真是一个卧虎藏龙的地方,不光有卫庄兄这样的鬼谷高手,现在更多出一个扑朔迷离的百越高手。”

    “公子也是情场高手。”紫女撩了撩额前碎发,轻声笑道。

    “呃……”韩非顿时哑然失笑。

    气氛莫名的尴尬中……

    “你来找我干什么?”卫庄道。

    “我是来还礼的。”说着,韩非从袖中取出一个盒子,放在两人的案几上。

    盒子由七七四十九根长方形木条纵横交错构成,正是韩非在潜龙堂交换来的玄木天宝盒。

    “这是紫女姑娘假手潜龙堂易宝大会送给我的礼物,此盒子是运用纵横之理制造而成,但是我知道其实这份礼物另有一个真正的主人——那就是卫庄兄。”对于有些人,不需要太多的客套,直接开门见山是为最稳妥的交流方式。

    “哦?”卫庄目光凝聚道:“看来你的耳目要比那些废物强一点,除了这个,你还知道多少?”

    韩非微笑说道:“不多不少,刚够我今天来找你。”

    “你知道我是鬼谷派传人,就应该知道鬼谷派历来刻薄寡思,你不怕我杀了你吗?”卫庄轻蔑的扫了一眼面前的人,讽刺的说道。

    韩非脸上的表情沉寂了几分,突然笑道:“怕。但上次我离开紫兰轩的时候,你看了我一眼,那个眼神告诉我,你不会杀我。”

    紫女手里提着酒壶,轻柔的为二人续上酒,莞儿轻言道:“解读他的世界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公子最好小心哟。”

    韩非嘴角一翘,“卫庄兄的世界确实很神秘,虽然一般人都看不到这个隐形而庞大的世界,但实际上他们每天都在你的支配下生活,只是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这一点,而紫兰轩,就是这个隐形世界的眼里和耳朵,虽然进出的都是达官贵人,权势显赫,但是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你知道的事情好像的确不少。”卫庄冷声说道。

    韩非笑道:“我还知道,像你这样的人,我之所以能看到你,是因为你想让我看到,如果你不想的话,我可能永远都无法看到。”

    “你为求自保以待时机,一直伪装成沉迷酒色的纨绔子弟,龙潜于渊多年,现在却蛟龙出海,可见你早已经做出了选择,何必来问我。”卫庄仍旧是一如既往的冷。

    韩非苦笑说道:“明明一直都是你在设计安排,最后却变成了我自己的决定,鬼谷纵横之术果然名不虚传。”

    卫庄的语气中第一次没有了那种讥讽之意,沉声道:“能让李斯也会退避三舍的人,除非他自己想做的事,没有人可以操纵他,我也做不到。

    韩非看着卫庄,眼神逐渐变得明亮起来。

    ……

    出了房间后,零点站在原地,认真的打量着楼道两边的结构,顿时脑海中就浮现出这栋房子的大致轮廓。

    这是零点的一个很好习惯。

    他无论到什么地方,都会将四周的一切检查调查的非常清楚。譬如在一处热闹的集市中,任平生不但会检查街道的地形地势,策划出最快离开逃跑的路线,利用四周的障碍进行各种各样追杀以及反追杀的对策。

    而且更可怕的是,他会用极短的时间调查四周的人群分布以及天气变化,甚至街道上的器物摊位的摆放他都能计算得非常清楚,几乎可以算得上分毫不差。

    这种人已不能用可怕来形容了,甚至可以算得上恐怖。

    这个习惯他一直保持得非常好,所以,他能很好的活到现在。

    从刚刚的言语中来看,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此时的鬼兵借道一案还没有水落石出。

    罗网那边的任务还没下来,在没有确认任务目标的同时,自己的身份不能暴露,就算任务的目标是紫兰轩,他也绝对不会冒然去跟流沙作对。

    夜幕那边的势力更不容小视,还有后面的天泽,罗网的介入。

    现在的韩国就如同四面受敌,唯一的办法只有静观其变,坐山观虎斗,在确保利益的同时再保全其身。

    “天下便是一场偌大的棋盘,兜兜转转,无非是在权力的边境徘徊,无论是士兵还是君王。”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所有的战争都逃不过权利二字。

    权利这种东西,零点实在提不起一点兴趣,他只想好好的活着,为自己而活。

    “公子,你怎么出来了?”一个温柔悦耳的声音在耳旁响起。

    零点侧目向后看去,不知何时,弄玉已然来到了他的身后,脸上挂着许许的关切之意。

    “哦,里面太闷了,出来透透气。”零点淡淡的说道。

    “公子重伤初愈,身上的伤刚刚结疤,不宜下床活动,如果伤口再次裂开的话,只怕……”说到这,弄玉眼里的担忧之色更浓。

    “不碍事。”零点摆了摆手,随口应了一声。说完便不再多说,他的目光重新回到了夜色中,月光照射在他波澜不惊的眸子上,此刻…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弄玉并不言语,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嘴角含着丝丝笑意,“如果公子实在觉得闷的话,若不嫌弃的话,不如听弄玉抚奏一曲可好?”

    零点默不作答,细细的的打量了她一眼,作为韩国的第一琴姬,零点同样也抱有十分的期待,于是点了点头。

    “也好。”

    对于这个女子,零点并不讨厌,在心里只是有那么一点点同情,毕竟她最后的结局,无疑是悲伤的、也是必然。

    她的死就是一个局。紫女她们是可以预见弄玉的刺杀不会成功,弄玉也愿意牺牲自己成全下一步的计划,明知道会失败,然而还抱有一丝期待。

    真正的胜利不是打败强大的对手,而是守护自己最重要的东西

    真是一个愚蠢的女人!

    很快…

    在弄玉的引领下,零点来到了一处优雅的房间里,

    只见她抱走古琴落座下来,白皙修长的手指轻轻拂过七根琴弦,仿佛这个动作已经做过千百遍一般,

    顷刻间,琴声如涓涓的小溪从他指间滑出,叠起层层涟漪的乐音,音色犹如一汪山泉,清清泠泠,似夏夜湖面上的一阵清风券券而来,引人心中松弛而清新。

    零点双眼微合,似乎沉浸于她的的演奏当中,恍恍惚惚,整个人心里随之安静下来,像是一叶小舟漂浮在静谧的河流之中,顿时觉得好多想不通的事情,在这里仿佛一下子豁然开朗。

    他忘记了时间,就连最后一个拨音熄灭了很久,已然没发现。

    “公子。”

    听到有人连声叫唤才睁开了双目,往迷梦里走了一遭又还魂回来,缓缓的吐了一口气,“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

    “此曲名为:高山流水,它描绘了丁咚作响的山麓清泉:或云雾绕山,瀑挂前川;或涓涓流水,使人如临其境,如闻其声,我想这首曲子最适合此时的公子。”

    “这是我听过最好听的琴声。”零点淡淡说道,毕竟让他赞叹的人不多。

    “公子谬赞了。”弄玉她注视着这架古琴,抬起一只手认真抚摸着琴弦,似乎在感受着触及心灵的冰凉之感,脸上的微笑带着一抹意味深长的韵味,“弹琴是让我最放松的事情,无论何时何地,无论那时的心情是多么的浮躁,面对怎样的境遇,只要触摸这架琴,我的心都能随着琴音宁静下来。所以,如果弹琴人的心不能静下来,又如何能让听琴人的心静下来呢!”

    “有道理。”

    就在零点赞同的同时,弄玉微微一笑,纤细的手指已经在琴弦上舞动,动听的音律再次接二连三的传出来,声声入耳,空灵绝响,她感受到迎面吹来的微风,缓缓呼吸。

    零点端坐在她身前,微微合上双眼,冷漠的脸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抹恬静。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