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四百零四章 插不上嘴的讨论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助教,你接着说啊,然后呢?你在跟我挤牙膏吗?你明明知道我很着急!”

    “还是填埋为主,那些又重又不值钱,还容易扎手的玻璃瓶,并不讨拾荒人喜欢,除非特别,否则不会被挑拣出来!拉倒固废处理厂后,会有一些常驻在填埋场附近的拾荒人,会对每天从城市各处拉来倾倒到这里的各种垃圾,进行二次拾荒,这时,一些能卖钱的还没被挑拣的玻璃瓶,大多会被分拣出来,堆到他们在垃圾场旁边的拾荒村里,等人过来收购。相比于玻璃,他们更喜欢能卖钱的塑料呀!”

    “助教,我总结来说,已经不再受收废品恩宠的玻璃瓶,再被扔进垃圾桶后,大多被拾荒人捡走,剩下的就是被挖坑填埋到填埋场了!对吧?”

    “同学,看来你理解能力还不错,是这个意思呀!那些拖家带口,常驻在垃圾填埋场的拾荒人,他们在挑拣废品的时候,其实完成了固废填埋场填埋工作很重要的一项,那就是垃圾分类。我们轮鸿市的垃圾焚烧厂很少的原因之一,就是垃圾分类不到位,焚烧厂对固废分类的要求更高,仅靠那些拾荒人,人工分拣根本不够!”

    助教说的没错!

    这些拾荒人,真的已经并且在将来很长时间上,都会是我们固废处理中不可缺少的一环,是他们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们日常对垃圾分类不注意的问题!

    我们的过失,一直都是在由他们买单。

    “助教,你总是说拾荒人,你认识对吗?你能找到他吗?”

    就在这时,在助教不知道如何回答的时候,又老师捡起了我的问题!

    表面上看,应该是我和助教谈论的火热,他在一旁很是尴尬,进去也不是,继续在这儿也不是!

    但其实,我猜可能令藏玄机!

    “从经济学上来考虑,一般人的行为,还是受到经济影响的。现在做为原料回窑的碎玻璃,成本是600元/吨左右。如果只有一个玻璃瓶,估计要回收,在经济上是肯定不合算的。除非是批量的,比如啤酒瓶,批量回收到酒厂,清洗后,再装酒。但是你说是扔到垃圾桶的玻璃瓶,所以,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在人工这么高,回收碎玻璃价格售卖价这么低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再重复用的!”

    原来又老师是想要终结我和助教正在认真聊着的话题!

    我用着自己所学过的知识,回着嘴!

    “可是,从工艺理论上来说,玻璃瓶可以回收,再回窑再熔化,成型!”

    “但一般玻璃要熔成液态需要1000度以上。窑上,最高温度1500度以上。但回收的碎玻璃,再回窑,也必须和窑里的玻璃液成份一致,而每一个厂里的成份稍有不同,特别是不同的玻璃成分差异巨大,比如瓶子和家里窗户玻璃成份,差异很大的。所以,回收的概率非常小。基本可以认为不可能回收再重复利用了!”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这么了解这方面的知识?你是经济学专业的吗?”

    我质问着又老师,仿佛他正在给我头上从上到下浇了一盆冷水,冰冰凉,透心凉!

    因为被他说完之后,我更加糊涂,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了!

    “没什么,我只是服装设计课的老师!我并不是什么经济学专业,只是略懂而已!我真是半瓶子水瞎晃荡,希望不会贻笑大方!”

    又老师似乎懂的不少,这一点跟邓邓还真的是一点都不像!

    “那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的,什么专业?”

    “我是在外省读的大学,学环境工程专业的!目前我们轮鸿市大部分情况是,可回收和不可回收的垃圾,不分拣全部集中到垃圾中转站,打包压缩后送到垃圾填埋场或者垃圾焚烧场。我们专业的实习任务之一就是参观垃圾处理厂,这辈子不想再去第二次!”

    “你参观的是哪里的垃圾处理厂?”

    “我是从外省回到本省的暑假,作业就是参观那里,所以没办法,我只能就近选择了,轮鸿市垃圾处理厂!”

    “你知道在哪吗?”

    谁知道,助教竟然跟又老师谈论起来这方面的问题,我连插嘴都不知道往哪里植入!

    不禁让我怀疑,他们俩的真实身份!

    “又老师,你说的我懂,轮鸿市目前是每个小区分有不同颜色的垃圾桶,但老小区,环卫工人每次只打开一个垃圾桶,一个装满了就合上打开另一个。也有新小区能遵守垃圾分类原则,严格到装完垃圾的袋子,也扔进可回收的桶里,但我想这些在源头就被严格分类垃圾的终点也许还是会相遇,要改变这一现象就目前还很难!”

    此时此刻,我有点能理解,以前和一些跟我差不多成绩的学生就一个问题展开讨论,原来周围的同学是这样的反感,尤其是把人家撂在一边不管不问的情况下!

    “助教,虽然是这样,我们可能无法改变,垃圾分类不完善的轮鸿市现状,但我们可以从一些小事做起,把那些破碎的玻璃渣,用过的刮胡子刀,等等尖锐或者有毒的东西包裹严实。拾荒人稍不注意,就会被尖锐的东西刺破双手,那么脏的垃圾场,有了伤口,为了生活不能停止拾荒,就没有卫生条件的他们真的超级容易发炎,感染生病。况且还有很多小孩在那儿玩耍,天性让他们什么东西都想往嘴里放,一个不注意,后果会更加严重的呀!”

    “又老师,那你说把那些可能会给人造成伤害的垃圾包裹严实,就能很大程度上缓解这一情况的发生了嘛?”

    事实上,又老师跟助教讨论的时候,还想没有那么娘娘腔了,应该是谈论到很严肃认真的问题上面,他也没有那么随意了!

    这一点也跟邓邓不一样,邓邓不管谈论什么,从来都是一副没正行的德行!

    但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大叫了几句!

    “你们俩有完没完,不都是说不知道吗?结果一说,居然能说这么多,你们烦不烦!我在这儿是在听你们学术谈论,还是我要答辩论文?”

    谁知,助教和又老师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又开始他们的谈论了!

    “怎么说呢,助教,我这样跟你讲,其实,雾霾的严重是看得到的,在看不到的地方其实还有超多环境问题需要我们解决。别让呼吸得到的大气污染,蒙蔽里我们看向水污染和固废污染的目光!”

    “可是,又老师,那么问题就来了,如何保证垃圾在源头的分类呢?在源头分类肯定能保证独立处理,比如说塑料回用。有的地方会就饮料瓶的丢弃分为瓶盖,瓶身以及标签。而我们轮鸿市,现在还不能保证从源头可以做到这么细致,那能通过技术手段保证分选完全嘛?

    “助教,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就我所知,估计还做不到!”

    “你们还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你们这么做就是想要轰我走吧?怪不得你们开这个服装设计的培训班人怎么会这么少呢,我看你们看一个废品收购店更合适,告诉你,我也是学霸,我不怕,有本事,我们就来斗一斗!”

    又老师看我的眼神,就是对待学渣的一模一样,看来他是不相信我了!

    助教就更过分了,现在连余光都不再盯着我了,貌似真的很全身心的投入!

    就像是她们俩正在解决一个困扰人类的世界大难题一样!

    “那我们怎么办呢?又老师?”

    “助教,事实上,有个很简单可以做的就是,扔垃圾的时候,可以不系垃圾袋口,这样子可以保证他们在后续的处理中是分散的,而不是一个整体,因为有些袋子还真结实呀,尤其是很多人把瓜子壳扔在塑料瓶里,真的大丈夫呢?此外,尽量不要在垃圾中混入大量的水分,垃圾渗滤液的味道真的不好问,而且处理的麻烦程度也难以想象!”

    我终于找到感兴趣的事情了!

    “你等一下!你刚才是说,尽量不要在垃圾中混入大量的水分,垃圾渗滤液的味道真的不好问,而且处理的麻烦程度也难以想象,对吧?”

    “湛叶同学,我当年专业课没有好好上,很多细节比如所谓的粒径范围不太记得了。可能答题也很偏离问题了,你勿怪呀!所以,我就转行了,投入到服装设计行业里面来了!”

    “可你知道,我不是在听你的奋斗史!”

    我想明白了!

    那也就是,垃圾桶里面的水,是有人故意倒进去的,而且是扔瓶子的人倒进去的!

    可是那个人为什么要那么做呢?

    那个瓶子里面的一堆铁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吴帅一下子就找到了,而且很想要拿,又欲言又止的样子!

    水里面究竟有什么物质,会让吴帅过不了多久就会晕倒呢?

    如果是导电的话,不太可能,我和小表妹一点都没有收到身体上面的任何损伤!

    糟了!

    吴帅的胳膊,疼痛难忍!

    那他开车的话,该不会……

    我赶紧拿起电话,拨打着小表妹的号码,可是显示的声音却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