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二百九十四章 180度大转变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不是不在这儿做了吗?那我为什么不能穿她的工作服?”

    “你快脱下来!快点!”

    “神经病啊你?扒我衣服干嘛?有人收拾你,我告诉副总去!”

    “你可小店声!说不定这就是副总特意整你的!你自己工作服今天忘穿了,你也不能谁的都穿呀?你知道那个女同事她前几天已经死了吗?”

    “她死了?不可能!她那么可爱!她才那么小,她对生活还有那么多的憧憬!她怎么可能这么早早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一定不可能的,你们这些八卦的人,快闭上你的嘴巴,别看人家几天不来,你就乱说人家,这种事情是那么好说的吗?”

    “我怎么骗人了?你知不知道我们今天的例会为什么这么晚才开?你还真以为是等你?你白长年龄了,那是因为警察将我们副总叫过去谈话了!”

    “你是说真的?那我问你那个女同事,她是怎么死的?是不是入学报名第一天那天,在我们轮鸿大学图书馆坠楼的那个?”

    “你们怎么还不去干活?”

    副总打断了我和那位男同事的谈话,但我感觉副总并不是在监督我们工作,而是注意着我们的言论!

    “副总!你为什么要将走的那位女同事的工作服给我穿!我就说你自己浑身都湿透了,怎么还不换衣服,原来是因为这个,我还真以为你对我好了呢?原来你是蛇蝎女人,她原来都已经……”

    那个好事的男同事一下子在后面拽了我的工作服,让我跌一个大跟头,一屁股做到了地上,摔倒了我的腚根骨!

    “湛叶!你没事吧?”

    现在过来扶我的竟然是副总!

    这可不像她的作风,难道她也是觉得给我穿去世女同事的工作服有点对不起我了吧?

    “别碰我!别碰我!”

    “湛叶!你没事吧?用不用去医院呀?”

    副总居然问我这种话,她以前不是说我们千万不要生病,生病她也不会带我们去医院,让我们自生自灭吗?

    “不用!你比碰我就行!我现在身体有点疼!但是没有你说的那么虚弱,让我缓一缓吧!你先走吧!”

    副总在我一再的想要她离开我后,仍旧站在我身边,很关切的样子!

    我身边的同事围着我的越来越多,包括“喂”也在弯着腰,用手摸了一下我的额头!

    拜托,我不是发烧感冒了好吗?这个“喂”除了长相和身高跟吴帅差点,做事风格傻傻的样子,真的是跟吴帅有一拼!

    但也是因为长相和身高,所以他和吴帅,同人不同命!

    吴帅可以有慕容瑶芙做女朋友,而“喂”却只能自己孤零零!

    此刻的我,像是花心一样,被同事们体贴入微的话语包裹着!

    “湛叶!你去那边休息一下吧!”

    第一个说话的是给我拽到的那个男同事,他现在好像跟其他的同事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在用一种旁观者的角度对我说话!

    “我想要跟他吵!却没有力气了!一说话,尾巴根就疼!”

    在他和“喂”的搀扶下,我来到了洗车公司里面的大堂内!我坐在了离门口最近的椅子上,这里的风景很好,通气也好!至少不会在炎热的夏季这么闷!

    “赶紧去拿个垫子,要厚一点的!”

    副总指挥着来来往往的同事,应该是想要让他们将自己的垫子贡献出来,让我坐一会儿!

    可是到底是他们都没有带垫子,还是不想拿出去跟我一起共享,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

    人应该往好的地方想!

    那一定是我同事他们平时也不经常坐着,所以就没有带垫子,毕竟坐垫还是占一定体积和分量的,而对于工作了很多小时的同事们来说,多一个东西拿回家就相当于多了一个负担,放到公司,又平添了一份牵挂!

    “想起来了,我车里面有垫子,还有毛毯,我给你拿去!”

    是啊!

    副总是洗车公司里面除了总经理外,唯一开车上班的人!

    可是毛毯就不需要了吧!

    她该不会是想要另一种方式整蛊我吧?比如捂得我满头大汗,然后她再找一个契机,说是让我凉快一下,洗洗手洗洗脸什么的,其实是像我对她那样,讲水管子对准我,报复我!

    我什么都敢相信,却始终不敢相信副总的态度转变!

    谁让她工作时一直对员工那么坏的!

    “湛叶,你看看这个垫子怎么样,是我刚买的!送给你!我刚才真是昏了头了!我拿错工作服了,我想将一套新的拿给你!是我太着急了!我不应该把其他同事的衣服拿给你穿,这样让她知道了也不好,毕竟她还是要回来的,我现在陪你去卫生间,把这套换下来!”

    这个副总,她应该是还不清楚我已经知道了那个女同事去世的事实!还回来?不要吓人好不好?

    “我要在休息一会儿!副总你先去忙吧!真的,不用管我!同事们,我没事!都工作去吧!”

    “湛叶!你真是一个好员工,上个月选举微笑员工的时候,我还选了你的!”

    这个副总,她骗谁啊?

    以为我不知道她选的是自己啊!

    别忘了唱票的人,虽然是匿名选举,但是收票的人可是知道那张票是副总的,副总专门还跌了一个小桃心,就像要对谁表白一样,唯一的一张,不是她的是谁的?

    拆开纸条的时候,弄得好像是谁暗恋她一样!

    她还在底下低头挺害羞的样子!

    她总是喜欢做这种让人觉得她不是嫁不出去,她只是不想嫁而已!

    上个月的花,是她自己给自己买的谁不知道啊!

    只是大家给她留面子,自己也怕尴尬,都不说罢了!

    她却真的当大家傻啊!

    虽然是一天一支玫瑰花,但是快递小哥的表情都出现异常了,因为每次不多,只有一支,还特意让快递小哥穿山越岭的从力萱市拿过来!

    就好像真的有一个男人在疯狂的追求她!

    她还跟我们说,什么她已经拒绝那个男人了,让他别再破费了!

    拜托!一天才一支玫瑰花能破费到哪去啊?

    况且,到上个月月末的时候,拿过来玫瑰花越来越凋谢了!

    一看就是去哪个花市场,集体便宜批发的劣质玫瑰,说不定是人家掉在地上挑剩下的,她给捡起来了,都有可能!

    话说那个快递小哥真的有一段时间没有来了!

    而那位去世的女同事就是专门跟那个快递小哥对接的人!

    所以我这些天也没注意到那个去世的女同事,说实话,我跟她真的也没太有什么交集!

    我们洗车公司的同事太多了,每天都是打哈哈的过去,重来也没有什么过铁的友情!

    只是在她总被副总骂时,会偶尔帮她说一句不痛不痒的话罢了!

    还别说,我们副总演戏演的真挺像,确实给人感觉她拒绝了一个特别爱她的男人,但是却跟我们说的理由是,她想要好好工作,她怕谈恋爱影响她的事业!

    我滴个乖乖!她说的就像是她是未成年,学校不让她早恋影响学习似的!

    但是我们总经理可吃这套呀,也正是因为这样,副总经理生病后,就让她临时替代副总的位置!

    说来也怪!

    副总怎么这么久还不来上班呢?不就是一场小感冒吗?至于在家休息快一个月的时间?

    等等!

    为什么会这么巧?

    我看临时副总电话的时候,上面时间为什么会显示我入学报名的那一天呢?

    我那天都经历了什么?

    对了!

    死人坡,难道我在死人坡晕倒的那一会儿,有人拿着我的电话给她打的?

    那一定是那个黑衣长袍的女人耿语!

    但是这样说不通啊!

    副总说的是半夜,况且我看电话号码也是在凌晨!

    如果是开学那天的半夜,也就是我们轮鸿大学校内出现坠楼事件的几个小时后!

    为什么,为什么去世同事穿的这件工作服会穿在我身上,就算是我们副总看不上我,想要看我笑话,那我为什么会穿上这件工作服这么合适?

    我承认,我确实跟那位女同事的身高体重都差不多,只不过她比我要娇小一些,柔弱一些,内向一些,任人摆布一些!

    按照常理来说,我穿她的衣服肯定会稍微小一些,因为我们洗车公司的工作服是严格按照我们的身体尺寸做出来的!

    就算双胞胎,也不可能两个人的尺寸是一模一样的!

    难道那个女同事真的是轮鸿大学出事那天的当事人?那么副总为什么知道电话不是我打的时候,脸上出现那种惶恐不安的表情,我们副总该不会认为是,刚好那位女同事去世后,拿我的电话给她拨打的吧?

    怪不得副总会说那种令人作呕的比喻,她不会是在女同事去世这件事情有什么过失吧?所以,她说的什么把人杀了,再跟人说句对不起就行了吗?说的就是她自己?

    可是,那个女孩怎么会用我的声音?还知道我的课程表?

    我第一次看见我的课程表还是在开学后呢,也就是在阎玲桃的床位下面,但却找到了一张黄色冥币课程表,难道那个去世的女同事,她才是真正需要冥币的那个人?

    我们副总为什么突然对我的态度有了180度的转变?

    她不会认为我现在是被那我去世的女同事鬼上身附体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