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二百七十四章 有人流鼻血了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哪里讲的不对,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你是不是第一次来上我的课?”

    “这个不重要!”

    原来是坐在跟我们斜着的右边第一排的融唯,她居然敢抢答彭老师带着火球的话!

    看来这个融唯胆子不是一般的大!

    关键是她这样说,对她根本没有任何好处嘛!

    瞧瞧,彭老师开始针对他了!

    我一猜就是,她这种火上浇油的,最终只能引火烧身!

    “这怎么不重要?你要是上次没来上我的课,我就要给你记缺勤,这是跟你期末考试成绩严格挂钩的!不及格,也不重要吗?补考呢?留级呢?这些都不重要吗?”

    融唯不再说话了!

    她何必呢?逞什么威风,自讨没趣!

    我想到了,她肯定也想成为班级里面的第一!

    既然长相不能第一,身高不能第一,身材不能第一,她难道是想学习成绩第一?

    真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棒的,可是也不能不自量力!

    任何东西都要有个度!

    何况,还有我和慕容瑶芙两个“镇班之宝”在这儿呢!

    轮的上她吗?如果不是她乱说话,彭老师现在会气的脸红脖子粗嘛!

    “哈,好好好,来来来,既然说了你们也不听,那你也觉得我叫的不是人名,对吧?还菜单?你想吃吗?你们俩都过来看看,我拿的是不是名册?还是你们俩共同吃饭那家餐馆的菜单?”

    “我在最后一排,她离得近,让她先看吧!”

    当李小柱说完这句话,我就不光是怀疑他的智商这么简单了,估计他真的有轻度精神病患者的症状!

    “彭老师,您说,素描是研究绘画艺术所必须经过的一个阶段,是十分重要的艺术形式,是一切绘画的基础,这句话对吗?”

    又是漆雕芙!

    她主动打破了,此刻双方正面交锋对峙又没有硝烟的战场!

    彭老师好像也很感激漆雕芙的模样!

    竟然露出了笑容,这是他上课以来,第一次出现如此灿烂如花的脸!

    “很对的!素描是绘画的基础,绘画的骨骼,也是最节制、最需要理智来协助的艺术。初学绘画的人一定要先学素描,素描画得好的人,油画自然画得好!”

    “彭老师,那素描的起源,都是以文艺复兴开始吗?”

    “是这样!事实上,希腊的瓶绘、雕塑都有良好的素描基础。初期的素描是视为绘画的底稿,譬如,作壁画先要有构想的草稿,然后有素描的底稿,同时也要有手、脸部分精密素描图。作壁画的话,习惯上呢,是不看模特儿写生的,完全要靠事先准备的习作素描和画家的记忆!”

    漆雕芙一边听,还一边做着笔记

    “彭老师,那近代素描,是不是已脱离了原来的底稿和及作的地位,可以成为艺术品来欣赏吗?”

    “完全正确!素描在严格的解释上,只有单色的黑与白,但如加上淡彩或颜色,仍可认作素描!而画素描的态度,不只培养描写力,同时也培养造型的能力,最后仅仅是素描也可视为作品来欣赏。相反,单看油画作品,就可知道作者在素描上的造诣如何!”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初学画的人,无论如何也要先认真学素描!因为素描是一切的开始,跟着它的脚步,才能探寻更多美好的事物!谢谢彭老师的精彩解答,我懂了!”

    漆雕芙得体的化解,让我不禁觉得,说不定毛毛说的对!

    在某些人眼里,也许漆雕芙才是我们轮鸿大学的绝色美女!

    只不过她不是靠美貌,而是跟丁晓娇一样,凭才华!

    “你是否想过,那些名作里的美,或许有朝一日,能出现在你的笔下?于是你准备好了画笔,铺开一张雪白的画纸,点起一盏香薰,静谧的味道在空气里弥散,然后你轻轻抬手,蘸满颜色的画笔会在纸上瞬间绽放!”

    是我们班主任田老师,从后门走进了教室!

    “别妄想了,最终出现的,大概就只能是弄脏衣服脸和手的画面!”

    看得出来,这个彭老师有点偏现实派的大老祖,并不是文艺款的小清新!

    “所以你要讲啊,彭老师,你要跟他们说,所以不论水彩,油画,或者彩铅,都不是你准备好画材,就可以轻松勾勒的!面对不同的画风,在画法上各有其道,美也各有韵味,但要完成一幅合格的画作,首先必须学会一切绘画的基础,素描!所以素描课才会安排在周一上午这么重要的时间,每周准时第一个开讲!”

    “我讲了这么多年的课,知道应该怎么讲!你要是没事就赶紧走,我还上课呢!对了!你看看后面站着的那个考点猪!你问问他刚才是怎么随意在课堂上不尊重彭老师我的?”

    “我跟同学们说一下,我们现在是研究生,不是本科,你们自己都要有自觉性,不可能像本科时,老师一有时间就看着你们,你们知道我们隔壁美术系2班的同学,都有结婚的了吧,你们都年级不小了,不需要老班再多说了是吗?你们现在一周仅有五节课,一学期有4个月,也就是80节课,两学期是一年一共160节课,而你们中间,只要不是公费的学生,你们大部分都要付每年2万元的高额学费,也就是说一节课要120元左右!一分钟就是2块钱!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吧!”

    “你跟我出来一下,李小柱!”

    田老师居然能够知道这个彭老师指的“考点猪”就是李小柱,而且并没有因为彭老师说的名字奇葩而笑!

    那么,就是说,应该真的有一个学生叫考点猪了!

    难道这个学生的同学,还有叫孜然,辣椒油什么的配菜吗?

    “我现在不能出去!老板!我要上课!”

    “行!那你下课来我办公室!”

    田老师说完,就跟正在讲台上双手交叉抱肩的彭老师,打了个招呼摆了个手,挥了挥衣袖,便从后门轻轻的走了,就像她悄悄的来!

    彭老师则没有搭理田老师,好像很不乐意他的课,有外人突然的冲入,班主任也不行!

    应该也会有那种被监视不舒服的感觉吧!

    所以彭老师想要跟田老师对着干!

    “后面站着的那位同学,你回答一下我这个问题,我就让你坐下,好好听课,然后你们田老师那边你就可以不用去了!”

    李小柱现在的脸上划过一丝惊喜!

    他正在等待着彭老师的出题,就像是参加电视节目的嘉宾,死死的盯住前方大屏幕,时刻还想着场外求助!

    “哪两个是素描的一般称谓?”

    这道题似乎对于跨专业的我来说,也是一道难题,我也不会!

    “不知道吗?”

    “哪位同学帮他答一下!答对了他就可以不用去你们田老师办公室了!打错了,他就要来我的办公室陪我坐坐了!”

    “都没有会的吗?你们班不应该这样啊!2班都有好几个回答正确的呢!再给你们1班一次机会,最后10秒钟,如果还没有人想要举手回答,那我就只好抽着点名了!一旦被选中,答对了还好,打错了,就要陪着最后一排的那个老男孩一起到我办公室了,我们谈谈心!”

    教室里面,现在不光针掉地上可以听到,就是咽口水都是尽量不出声!

    “湛叶!你来回答一下!你是保送生是吧?你说说!我听听你们1班的保送生,跟人家2班的有什么区别!先说一下,2班的保送生回答的可是very very好啊!”

    “湛叶是哪位同学?今天没来吗?”

    “到!”

    “这样啊,你和这位老男孩同在一个区域,看看你能不能把握自己了,大不了你俩就结伴,一车走了!”

    “同学,同学……”我用右手碰了碰前面一个女同学的肩膀,谁知人家身体向前,连椅子也搬向前了一点!

    这就是摆明了不想帮我呗!

    “湛叶,你们班这问题也太难了!”

    在我右侧站着的毛毛,居然在说风凉话!

    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是要想办法啊!

    现在哭还来得及吗?

    为什么成人哭没有用,而小朋友哭却有用,我的分析是小朋友哭,会有人来帮她替她解决,而成人哭完后,还是要自己解决,所以也别浪费那眼泪了!

    该来的总会来的!

    大不了就跟李小柱一起去彭老师的办公室去听训斥,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豁出去了!

    我已经准备好,要接受暴风雨般的挑战了!

    “轮廓和线条!”

    又是这个小小的声音,是慕容瑶芙在帮我!

    但不巧的是,我刚要说,却被李小柱抢先回答!

    他还一边说着“轮廓和线条”,一边弄成两个竖着波浪手,跟彭老师比划着芬达瓶的形状!

    之后,他又看了看慕容瑶芙的身材和长相,可能也在看慕容瑶芙变成素描后的轮廓和线条!

    “答对了!两位都请坐!还有站在你们两个人旁边的那个高个子的女同学,你也请坐!”

    这么幸运啊!

    看来只要人活着,就会有美好的事物即将降临!

    “我们闲言少叙,先看一下黄金比例在《蒙娜丽莎的微笑》中完美的展现,在此之前,大家先回答我下,光影阴暗在名作《达娜厄》中重要的地位?”

    “彭老师,有人流鼻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