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二百六十九章 去年被选中的人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们寝室的门没有关严,从门缝向里,探出一个小脑袋!

    “毛毛?不!碟?荷?”

    “你还是叫我毛毛,顺耳些,我自己名字,我自己都记不住!”

    “哈哈哈!这是谁呀?太逗了!好像比融唯穿上高跟鞋都要高呀?”

    “可不咋地,人家可穿的是帆布鞋啊!”

    现在的我,很是牛气,那种感觉,就好比自己是人人羡慕的模特,抻脖抬头高傲挺拔!

    “小辣椒!她是你朋友吗?”

    “是啊!毛毛,你是来找我的对吗?你们今天没有课吗?”

    “我本来没有课,但你们寝室也太吵了吧,我们寝室都听的真切,我以为是又出命案了呢,所以过来看看!”

    当毛毛说完这句话后,她整个身体全都在门缝处,站直了,并没有进入到了我们寝室里!

    她宝蓝色宽大套装,上面还印了好多维尼熊,穿的还真是睡衣!

    “又出命案?”

    “对,你们623寝室本就是个事故寝室!所以我怕……”

    我,时兰妍,融唯三个人,此时都沉默了!

    仿佛知道错了的孩子,正在低头等待批评指正!

    其实我们心里都跟明镜似的,或者是,或多或少的了解到我们寝室,曾经发生过的事儿!

    因此,团结对于我们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原来,原来是这个原因呐!毛毛,我们没事,你去上课吧?不!你去睡觉吧!”

    “我还睡什么睡?睡不着了,你们真没事吧?”

    毛毛还在质疑着,她弯了一点腰,头再次向前,不是在门缝了,而是伸进我们寝室!

    她可能是刚观察完大高个的融唯,开始关注我和时兰妍这两个小个子,尤其是我的后脚跟一直都没有落地!

    被毛毛死死盯着很不舒服!

    而且,她完全没有要走的迹象!

    “毛毛,你要跟我们一起去上课吗?我们现在要一起去上课了!”

    “你们三个一起?”

    毛毛怀疑的眼光继续,也许就从未停止!

    “那我跟你们一起去!你们等我一下,我回去收拾一下,5分钟就好!”

    事实上,毛毛并没有征求我们的同意,就自顾自的跑回去,又在我们一眨眼的功夫又跑回来!

    然后,就像是我们的贴身保镖一样,寸步不离!

    “你们今天是什么课?我还没去你们美术系上过课,但听说你们系有一个绝色大美女,真的假的?”

    毛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完全没有看我这边!

    怎么地?我被她自动排出体外啦?

    看来!这个校花的地位,我一定要捍卫!

    为什么学校里不喜欢谈学习,而是谈美丽?这是什么逻辑?

    “湛叶,你怎么不走?是你在最后锁门么?”

    “我不去了!”

    “你咋地啦?又闹情绪了,你看看,我就知道你们三个没完,所以我真是来对了!”

    毛毛现在充满成就感的超拽表情,就像是她阻止了一场血案的发生!

    “呵呵!你说的是慕容瑶芙,对吧?童蝶荷!”

    我不自觉“哼”的冷笑了一声!

    其实我想要控制这个音量的,却没办法,鼻涕差点被我擤出来!

    “你怎么叫起我大名了?都说了,叫毛毛就行,不要觉得像狗,我能挺得住!”

    我当然是不开心才会叫她全称了,她也不想想,骂人前不都喊的是大名嘛!

    虽然我不能那么没有素质,但她也不能太不在乎我了,我问她的问题,她也不回答!

    得了!我猜都能猜到,还非要让人家说出口干嘛,自取其辱啊!

    “哎?你刚才问我什么来着?哦哦!不是不是!”

    不是?难道还有别人?

    看来我们轮鸿大学还真是人才济济,美女如云啊!

    随着我的一声叹气,毛毛想起来了!

    “你们是美术系1班呀,还有没有叫什么芙的?”

    “你该不会说的是漆雕芙吧?圆滚滚的?”

    “哎哎?好像是!”

    “你敢不敢告诉我,是谁评的?毛毛!”

    “女生都以为自己是校花呢,谁会这么无聊,当然是男生了,怎么?你想要打死他么?”

    “那你肯定是听错了,我们班一共就这两个芙,要不然就是美术系2班还有叫什么芙的,要不然我就敢100%的确定,你说的不是漆雕芙!”

    “为什么这么笃定?”

    “因为不可能!所以不可能!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对了!你等下去上课就知道为什么了!你门都锁好了吧?”

    “我不用锁,我们寝室还有人呢!他们三个人都在呢!”

    “全纨也在吗?”

    “我还想问你呢?我们寝室子车玲回来跟我们几个讲,说是鞋架上突然多出来的红色高跟鞋,不知道谁的,她就去还了,结果你们说是全纨给你们放在我们寝室鞋架上的,是么?”

    “不是!那双鞋子,本来就是在你们寝室外面出现的嘛,是我拿着大包小包东西的时候,刚好找行李时错拿了,所以我跟丁晓娇才去还鞋子的!而且你们寝室全纨说了,就让我们放地上!门缝处!我和丁晓娇可没有看到鞋子有没有被放到鞋架上!”

    “湛叶!你知不知道全纨是谁?”

    “知道啊!就是你们寝室的同学嘛!”

    “她是我们寝室的,但不是我们这一届的!是一年前的人!她已经去世了!”

    “不可能!上次你们寝室子车玲,也这么对宿管王阿姨和丁晓娇说的,是吧?那要是找你那么说的话!出事故的寝室,并不是我们寝室,而是你们寝室啊!毛毛!”

    “你给我描述描述她的相貌,行吗?我看看是不是寝室其他的同学,你们听错名字了!”

    “也有这么可能,对了!她右眼蒙着一块纱布,想起来了吧?是你们寝室的对吧?”

    “右眼蒙着一块纱布?那左眼是完好无损的吗?”

    “是啊!你看看,我就是说嘛,是你们寝室的吧?还什么不是不是的,还把高跟鞋给我退回来了!对了!高跟鞋给我退哪儿去了?我刚才从寝室走时,穿高跟鞋时,并没有在鞋架上看见那双,很繁复的蝴蝶结系带高跟鞋啊!”

    “毛毛,毛毛!”

    奇怪?这个毛毛一天天的就知道搞事情,一会儿在我们六楼的“黑暗处”静坐,一会儿呆呆傻傻的,是不是被她那个恐怖的姐姐给吓着了!我看样子像,要不然,还能不上课休息的时候,去别的系听课啊?脑子秀逗了吧!

    “童蝶荷!”

    “到!”

    “醒醒醒醒?你不是在睡觉,你也不是在上课答到!”

    “你刚才说什么?湛叶?”

    “我说,要不然你就回去吧!好吧?”

    “不是你现在心里想的这句话,是你刚才嘴上说的那句!”

    哇塞!

    毛毛居然连我是内心戏还是感情戏,她都能分的这么清!

    怪不得一进寝室就说我们在演琼瑶偶像剧呢!

    看来演员的梦,已深深扎入了她的心里,只不过,扎她心了!

    也完完全全填满了她的内心,只不过,她心塞了!

    “我说,你们寝室那个子车玲,她还回来的的高跟鞋,放哪了?我什么时候给你们寝室全纨还是谁的送过去啊?”

    “不是不是,上一句!”

    “那我哪能记住去啊?这我都是勉强想起的,你要不要我给你回忆我上个月,或者上上个个月我都说了哪一句话呀?童蝶荷!”

    “你说全纨右眼蒙着一块纱布?那左眼是完好无损的,那你看她的左眼看向的是哪一边?”

    “什么哪一边?当然是我和丁晓娇这一边了!不对不对!让我想一想!我看见的全纨确实有一点斗鸡眼,也就是她左眼看向的是右边!对对!鼻子这边!右边!”

    “湛叶!你听说过死人坡的故事吗?”

    “怎么地?毛毛,你也知道?我是昨天晚上听钟点房酒店的保安讲的,他说死人坡那里,并不是一般人的骨灰都可以放到那儿下面的,还说富人,商人,名人什么的都有,但要看缘分!我还问他到底是什么缘分,他却说让我在故事里面,慢慢去悟才会懂!”

    “你悟出来了吗?湛叶!”

    “我还没有,我就不想了,我觉得还是应该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在课堂上才对!毛毛,我们到教室了,你想坐哪边?我看看,那个漆雕芙还有慕容瑶芙,她俩还都没来呢,看来我们来的挺早的!融唯和时兰妍哪去了?呀!她们俩去吃饭了?我这个吃货怎么把食堂给忘了,她们俩刚才还在我们前面走呢,我就说怎么人走着走着就没了,都不叫我!我肚子现在都叫了!毛毛,你是不是也饿了,我们现在去买回来点吃的,好吧?”

    “我包里带吃的了,面包,你就先将就一下!我就做你旁边就行了,你快讲么,湛叶!”

    “他说死人坡那边,以前是没有楼的,而是一座商场!你说他说的是不是自相矛盾,难道商场不是楼呀?是平房大瓦房呀?还说商场的前面,有一尊雕像!那个雕像是一只貔貅,高10米,宽8米,身体长越18米!一到每年的鬼节!也就是昨天!那尊雕像如果听到了歌声,它的眼睛,就会从左边变成右边!我觉得他说的眼睛,就是眼球的转动嘛!毛毛,那你快把面包拿出来吧,上课就不能吃了!”

    “他没有给你讲,去年被选中的那个人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