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二百三十二章 头骨被压碎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姐!我都用尽全力抻着你了,你怎么不去看了?还这么快就给我拽下楼了!看来是你害怕了吧?还说我呢!你才是胆小鬼,一点没变,我还以为你胆子现在练大了,还想像你学习呢,看来你还真是总让我失望啊!”

    张护士怎么会在太平间的地上躺着呢?要不是盖在她上面的白布被风吹掉了脸上的一角,我还不知道她原来也去世了呢!

    怪不得6楼的邓邓主治医生的那个周医生,我问她张护士在哪的时候,他脸上露着令人很难解读的表情,还有刚才从通往太平间里面这个狭窄的楼梯时,看到的周医生和他的两个同事们,我跟周医生说张护士的时候,周医生的手指好像真的是往着楼上太平间的方位指的,看来他们一定都知道了!

    等等!

    那天,也就是张护士从我姥家走的那天,我由于跟我姥挥手告别,却被金阿姨把门关上了,转过身去,心情很难过,然后通往我们轮鸿大学的2路汽车,马上就是最后一班了,所以我就跑了起来,结果红绿色非要等我来了,才变成红色,我发现眼前红彤彤的,还以为是红灯的关系,但是感到地上粘粘的,把我的脚都沾上了,我因为是夜盲,还着急赶车,所以没太在意,结果第二天的时候,被来我们623寝室的王阿姨检查宿舍有没有违禁物品时,发现了我那晚穿的那双鞋子底下和高跟的后面,竟然带着血!

    我当时还觉得奇怪呢!

    但现在一细想,那该不会就是张护士的血吧?

    因为从那之后,真的就没有见到张护士了!难道她从我姥家走后,出现了什么意外吗?

    “姐,我刚才问过医生了,她说今天送火葬场的一批尸体,都已经送过去了!”

    “什么?白光医院不是一个一个送过去?而是一批一批送过去?太随便了吧!图省事吗?难道太平间的尸体都放在地上,也占他们床位了?”我小声嘟囔着!却被小表妹听到了,她好像也不太满意白光医院这么快的效率。

    “说的是啊!他们以为他们是银行送钞车呢!还一天一送啊!”

    我狠狠的瞪了小表妹一眼。

    “不信你去问啊,你去问问是不是这样的?”

    “你好!小周护士,我想问下周医生,现在哪?”其实我想问下其他的护士,但偏巧赶上这个小周护士在值班。

    “周医生下班了!请问你是哪位病人的家属?找周医生有什么事?”

    “我是邓邓的闺蜜,我想问下邓邓现在被送往火葬场了吗啊?”

    “邓邓?我帮你查一下!全名就叫邓邓对吗?”

    “是!”

    “查到了!30分钟前就已经被送过去了!”

    “你不会又搞错了吧?30分钟前就已经被送到火葬场了?也就是说邓邓父母刚答应给儿子邓邓火化的时候,不到20分钟后,你们白光医院就给邓邓送到火葬场了?”

    “是的!我又查了一下,没错的!因为轮鸿市的火葬场,离我们医院并不远!”

    “那我想问下,火葬场几点下班?”

    我记着我那个小表妹给我打第一个电话的时候,是5点,而那时候我们都正在给邓邓开追悼会,还没有赶回来呢!

    我还打着自己心里的小算盘,因为周医生听着周医生跟我讲的,殡仪馆设置于城镇中,是专业承办丧葬事宜的机构,是各地区民政部下设的事业单位。既然是这样的话,那火葬场就应该是5点准时下班,最晚也是5点半下班,所以今天邓邓的身体一定会被保住!

    “火葬场8点下班!”

    “什么?不是5点下班,或者5点半吗?你再好好查查,是不是你又搞错了?”

    “不是的!一般火葬场的上班时间都是早上八九点的样子,下班也就是下午五六点,但是各地单位可能因为政策、或者规定会有所不同。我虽然是刚来上班不久,但我爸以前就在轮鸿市殡仪馆工作过,就是你说的轮鸿市火葬场,所以我不光熟悉那儿的下班时间,我还很清楚那个流程,就是烧个尸体大概在一小时左右,然后停火,拉出被烧红的骨头,用鼓风机吹个几分钟,就冷下来,当然,用手摸肯定还是非常烫的,然后用钢夹把骨头都挑出来,并没有全部,有的直接化灰了,放到边上的不锈钢台面上,用压板压碎,骨灰不是灰烬,是骨渣,装入骨灰盒。家属愿意多花钱的,可以自行捡骨灰,可以挑出尽量多的骨头,然后由工作人员压碎身上的骨头,装入骨灰盒,再把头骨放上去压碎,不自捡的都是全部压碎再装入,装不下的直接垃圾桶。你如果还是不相信我,具体的你可以打电话问问……”

    没等他说完,我就迫不及待的打给赵天。

    但是赵天没有接!

    对了!我这里那个号称殡葬一条龙服务的男男!

    “喂!这里是殡葬一条龙服务的男男,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

    “我是湛叶!你刚才主持邓邓追悼会一直向我要300元钱的,我就是那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生!”我极其快速的说完了我的身份。

    “噢!是你啊!我现在正在考察你说的这个地形呢!我才知道原来死人坡就是埋葬死人的地方啊!那我的殡葬一条路服务卖的花圈啊寿衣啊等等,那些都卖给谁呢?卖给土堆吗?这里的土堆,难道能赚钱?”

    “轮鸿市的火葬场晚上几点下班?”我一边挥着手,打着出租车,一边对着他在电话里,大声嚷嚷!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别废话!你弟我刚看见了!他一分钱都没有,手表也没了!”

    “你们把我弟怎么了?”

    “你快点告诉我,火葬场晚上几点下班?”

    “晚上8点,现在还在营业!怎么了?我弟怎么了?”电话那头的男男像是我刚跟他通话时的自我介绍一样,语速非常之快!

    能感觉的出来,男男很着急,但是此刻的我,比他着急1万倍,他至少能看见他弟弟,但是我呢?邓邓马上就要消失了,可是我连打车都打不到!

    “不好意思啊!小姐!我到交车的点了!”

    “火葬场不去了!等下交车来不及了!”

    “不行不行!不去不去!”

    “我现在要交车啊!”

    “火葬场离这儿不远,不用打车的,走路快点走,很快就能到了,我先走了,我还要交车!”

    我和我的小表妹连续打了五辆出租车,但几乎全都是大同小异的这句话。

    我手里电话的那头,现在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喊叫声,居然比我刚才跟他大声嚷嚷着问火葬场几点下班的声音还大。

    “听没听到?你不准动我弟的一根毫毛!否则我现在就报警!你们信不信?”

    “你怎么还不挂电话?”我不耐烦的跟着男男说。

    他那边的语气马上从刚才的强硬变成了软软的说,“我这300块钱不要你的了,你放过我弟行不行?我知道你们是狠角色了,刚才我一上台子,我就感觉不对了!结果你们班有个邓邓的高中女同学,她说她通灵,说我刚才身上背邓邓附体了!被我给吓的,到现在都没缓过来!要不然我早就坐公交车回去见我弟去了,结果我现在腿还软呢,还坐在钟点房酒店的一楼大堂里,那个前台的女孩还有小李领班都跟我说了好几次,客人多,让我离开什么的,我也想啊,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的腿啊,动不了!看来追悼会这玩意我可主持不了,我以后也不干这个了,要命啊!”

    “你说的那个女同学是邓邓的高中同学,高惠吗?”

    高惠她不是恨邓邓恨的咬牙切齿吗?我在她面前提了邓邓三次,她都跟我断交了,而且到现在真的没有跟我联系,今天追到会她如果来了的话,我总在坐着的人群里面站着,照理说很显眼,她应该看到我,跟我打招呼才对,但是她没有,难道她也来了?

    “反正就是在我读的那些前来吊唁和出席追悼大会嘉宾和亲友名单里啊,你没听到吗?她也没说她叫什么啊?就是长得挺高的,像模特似的,你说她干什么不好,她去做什么通灵的职业,她做就做嘛,她走过来吓唬我干嘛?”

    “你在哪见到她的?她还跟你说什么了?”

    “你先告诉我,我弟现在有没有事?他在哪?我在告诉你……”

    “你弟现在没事!在哪不知道!先不说了,我这边进很重要的电话了!”

    “喂!赵天!邓邓现在是不是在火葬场?”我听着电话那头静静的声音,还在企盼着火葬场已经下班了!

    “湛叶!邓邓已经被火化了!他的骨灰现在是邓妈妈邓爸爸两个人抱着!”

    我的手机突然掉落!

    砸到了我的脚!

    我之前是多么确定我不能见到邓邓被火化的场面,我却忘记了我终究会知道邓邓被火化的事实!

    而现在这个时候,我的心有一种要晕厥过去,死一般的痛苦!

    原来人最伤悲的时候,是哭不出来声音的!

    “姐!”

    我小表妹过来抱着我正因为哭到了心里而抽动的身体!

    “姐,我带你回家!你要换一套衣服,你鞋子都弄上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