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要去自首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嘘什么嘘?你要是去厕所去赶快自己去,你拉我过来干嘛?我又不是狗,难道还在树根底下尿尿啊?放开我,我还没跟他说完呢?我才不在这阴嗖嗖的地方说话呢,我是正大光明的人,就要到大门口去说才过瘾!”

    “你没看医院门口那个保安大哥都在打电话了吗?”

    “是吗?没看到!他打电话干什么?”

    “我怎么知道,他可能是去叫人了吧?或者是看自己解决不了了,就给警察打电话了吧?”

    “那可不行!这都不够洗我鞋子呢!”

    “你跟谁说那可不行呢?我能管得了保安吗?我连你都管不了!”

    “你不是打我挺厉害的吗?有能耐你也去打他啊?你去打他,我回家就不告诉我妈刚才你打我的事了!”

    “你爱告诉谁就告诉谁好了,我不是怕你告诉我小姨和我小姨夫,我是……算了,不说了,你那鞋子就自己回家刷一下不就行了,干洗店都是洗衣服的地方,能给你刷鞋子吗?”

    “你可别说话了,我看着你比他还土呢?你看看你这个斜挎包都背多少年了,你还在背,不怕长毛起球啊?”

    这时,赵天开车过来了,赵天的父母互相搀着彼此,然后赵天下车给他们俩开门,先将邓邓的妈妈送上了车子的后座,然后同样的扶着车门,同样的将手放在车门框的上面,等着邓邓父亲一点一点的上车。

    “我真的没有钱,这个3块钱是我哥给我以防突发事件准备的钱!”

    谁知,那个矮矮胖胖的男生,竟然老实的跟了过来!也走到了我和小表妹所在的这棵大树底下!

    我表妹刚要说话,我又捂住了她的嘴巴!

    直到看见邓邓将车子慢慢启动,然后开走。

    “你有完没完?你捂我嘴巴捂习惯了是不是?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每次上完厕所都不洗手的毛病啊?”

    “我早就改了,别说我了,至少要把人家这3元钱给他吧!你看保安!”

    这招对于她果然好使,我表妹就马上手里还没装进兜里的三元钱给这个矮矮胖胖的男生了,然后转身扶着我的胳膊,就飞快的向前迈着大步!

    “你慢点,我穿着可是高跟鞋!”

    我真的走不了她那平地如云的步子,她就像是踩了筋斗云似的,走几步还要一个大蹦的拽着我往前!

    “姐,你快看后面的保安还跟没跟着我们了?”

    “没有啊!”

    “呼!可吓死我了!”

    “其实他根本就没有跟着我们,也没有打电话,人家保安只是正在挠挠耳朵而已!都被你叽叽喳喳给说的,耳朵都难受了!”

    “这么说,你骗我了?”

    “善意的谎言,怎么能是欺骗呢?要是万一你被警察叔叔抓走了,难道我就开心了吗?”

    “你可别再说这种冠冕堂皇的话了,上次不是你叫的警察抓的我吗?怎么?你都忘了?你是不是跟刚才那个男生的哥哥有什么感情瓜葛啊?要不然你为什么可以大义灭亲的举报我,却想要保护他?”

    “你怎么这么说话,上次那个场面,你又不是没看到,那么多人围着你一个人,想要打你,我不报警怎么办?我能救得了你吗?”

    “我都说了我可以一个人对付他们的,都让你别管了,你非要跟去,我知道你并不是想要关心我,你就是因为放假没有人陪你玩,你自己无聊去看的热闹吧?还是你的意思是说,你让我因为打架斗殴在劳教所改造,就是对我好?对吧?”

    “你就是因为这个,现在才对我这种说话态度吗?那你妈你爸的话,你为什么不听呢?”

    “他们当时替我说话了吗?他们说什么……”

    “好了好了,别说从前的事儿了,我不想提了!”

    “怎么是你不想提了,应该是我说不想提才对吧?你可真是学霸啊?连主动被动都不懂?”

    “你上次为了一个男生,你真觉得挺值得的对吧?”

    “什么?谁跟你说的,你把话说清楚!”

    我不想再聊那次的事情了,想要转移一个话题了,却没有注意过仍在发着脾气的语气!

    “你这双鞋子怎么跟莫昌江的一模一样,是不是你们穿着这样奢侈鞋子的时候,都要将裤子提一提往上穿吧?生怕别人看不见你们从来不换鞋子对吧?你觉得你们这样有意思吗?”

    “鞋子?跟我一样,不可能!我这是女款高帮帆布鞋,我这个款式的就我这一双!”

    “你刚才不还说,轮鸿市顶多不超过3双吗?那不还是有吗?你不可能总做谁的唯一,你知道吗?”

    “我这双本来就是唯一,你爱信不信,剩下那三双都是男款,但是跟我这款才不一样呢,他们那图案虽然是这样的,但却是大船一样的旅游鞋!”

    “我不懂这些,反正我看着挺像的!只是男女款呗!还有那双是不是现在被那个男生穿呢?”

    “哪个男生?”我小表妹开始回避我的眼神,好像他们已经分开了。

    “我早就说过吧,早恋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就像你不早恋似的!”

    “所以我知道啊!”

    “行了!我今天就不应该听你的,去你们学校旁边的紫陶店等你,也不应该给你打电话,来这里挨着你这一巴掌,更不应该来这里受尽你的羞辱!”

    “害羞辱?你知道羞辱是什么意思吗啊?你就说!”

    “当然知道了,羞辱就是让别人难堪!”

    “才不是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呢!前几天有一个心理医生告诉我,你看一个词儿的时候,要了解它的内涵,不能总看表面,比如在《礼记?内则》里,父母虽没,将为善,思贻父母令名,必果;将为不善,思贻父母羞辱,必不果。还有《商君书?算地》,“羞辱”劳苦者,民之所恶也。胡也频 《到莫斯科去》,现在不操着党权和政权的并不是一种羞辱。另外在《初刻拍案惊奇》卷二十,那老子信了婆子的言语,带水带浆的羞辱毁骂了儿子几次……这些都有涉及,就是对某人进行不适当的评论,与做出某种侮辱的动作。近义词:侮辱,蹂躏,搓楞。换句话说,就是对人进行侮辱性的评论或动作。可是我说的是事实,谈何羞辱?”

    “你去找心理医生了?你怎么了?”

    “你看你从来都不听我主要要跟你说的事儿,总要说些有的没的事儿!”

    “我知道,你又要让我回学校上课了,我妈没告诉你吗?我下学期就回学校上课了,我答应我妈,我这学期就最后玩这几个月了!快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去找心理医生啊?难道你心里有问题了?为什么会那样啊?难道因为邓邓去世,不对啊,你刚才说的是前几天有一个心理医生告诉你,可是邓邓不是今天才去世的吗?”

    她说道邓邓今天去世这一点,我又忍不住泪崩了!

    我一下子蹲到了地上,眼泪“刷刷”的留下来,任凭我的小表妹在旁边怎么劝我,我都不跟她说一句话。

    “你快说啊,你现在到底怎么了?我大姨大姨夫还有你那同父异母的哥哥,他们都知道吗?你快说话啊!别吓我啊!我都有点害怕了!姐!”

    “邓邓他不是今天去世的,他是昨天去世的?”

    “然后呢?他今天去世,昨天去世的,跟你有什么关系吗?难道是你害的?”

    小表妹的这句话提醒了我,是啊!说不定就是我害的!邓邓一定是因为我头才疼的,然后才没看到车子,被车子撞的!

    此刻的我,疯狂的点着头,然后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

    “我没有参加去火葬场,没有参加邓邓的遗体告别仪式,我……”

    “你现在去也不晚啊!他们现在走了吗?不应该还在饭店吃饭吗?我去给你找他们去!”

    “他们走了,就是我把你从医院门口那里拉过来那会儿!”

    “什么?那个时候,他们就走了?看来他们还真是吃饭快啊,应该是挺着急过去的!”

    “嗯!我亲眼看见他们的车开走的!”我一边无所畏忌的大声叫喊着,一边哭得坐到了地上。

    “不是我说你,你再怎么烦人家邓邓,你也不能害人家啊!行了!你等下给我大姨我大姨夫,还有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打个电话吧,还有我姥,我妈我爸你就不用管了,我爸也不经常在家,现在我看见他都难!他也不管我了!现在就我妈一个人照顾我了,我妈那边我会跟她说的!那我现在再最后带你吃顿好吃的吧,就去医院对面的那家饭店吧!小炒肉不够……”

    小炒肉?

    我脑海里此刻出现了邓邓胳膊和脚都骨折的那天!

    “邓邓!你肚子饿吗?不用你拿钱!我请你!”

    “那给我来一份小炒肉吧!”

    “你脖子都那样了,也真不怕卡着!”

    “脖子扭到了,跟想要吃肉,冲突吗?我看你就是不想多给我花那个钱,肉比菜要贵好几块钱的!”

    此刻的我,眼泪又一次模糊了双眼!

    可是,竟看到小炒肉还在我表妹的手上!

    “你刚才没有给赵天?”

    “是他不要的!邓邓都是你害死的,人家会要吗?”

    “好好收拾下!我们吃完饭,我陪你去自首!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