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二百二十二章 过错的代价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姐大姐!你别走啊!我追你都差点滑倒,钱谁付啊?我去找刚才跟你说话那女的了,但人家说是你找的我,让你付我钱!”

    “快别说那些了,我现在要马上赶回白光医院!别忘了,是我找的你没错!可我让你胡说了?我们问你了可以主持追悼会不,你那时是怎么跟我说的,什么追悼会跟遗体告别会的区别只有你知道,弄得你自己像是很专业的样子,结果呢?你刚才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你没听到现在台底下都在议论邓邓吗啊?”

    “议论?那好啊!那你的那个小学同学不就红红火火,风风光光的去世了吗?你知道网红吗?你同学邓邓别看他生前没有出名,死后出名也是可以的嘛,对吗?大姐!”

    “议论可以,但是他们都在议论什么,你自己去听听!我没告你侮辱诽谤就算你运气好,趁我现在还没发脾气之前,赶快走!”

    “大姐!我看出来了,你们就是想要赖账不给钱呗!”

    “你自己的服务要有价值,别人才会付给你的钱,我想问你,你有什么价值,你说吧?我按照你的价值付费,行了吧?”

    “按照价值付费?那你可得给我4个亿!因为我的价值还可以为了国家造火箭呢!你给不给?转账还是付现?”

    “喂,晓娇吗?你身体怎么样了?”

    “我跟你说呢,大姐,你打什么电话啊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不冲你要钱啊,告诉你,你要是不给我钱的话,你以后走到哪,我就跟到你哪儿!”

    “晓娇,那我就放心了!”

    “大姐,我跟你说话呢,你把电话放下,别以为你装作没听到,这事儿就完了!我跟你说话呢,你打什么电话啊你?”

    “小姐,你现在如果不忙的话,我想问你一下,如果一个人说他价值4个亿,说他可以造火箭呢,对对!就是说再我们这主持追悼会耽误他造火箭了,所以向我们要4个亿!有的!有证据,追悼会会场里面都是有监控器的!也有证明人,就是跟你一个病房的那个小蕊儿的爸爸,他是我小学同学,他作证可以吗?”

    “大姐,你是真打电话吗?我看看你这手机屏幕有没有亮,你是不是没有打电话在这儿骗我呀?”

    但是他在的地方有点远,刚才这个人跟我说话的时候,赵天刚好带着邓邓的父母往追悼会的门口走,估计只能听到断断续续的一点点吧,噢!这样啊!那我知道了!我现在收集证据,准备报警起诉他敲诈勒索是吧?”我一边跟丁晓娇通着话,一边看着我身边这个瘦瘦小小号称一条龙服务,却连追悼会都主持不好的男男。

    他此刻的表情,也从刚才的飞扬跋扈,慢慢的变成了平和的跟我说话了。

    “大姐,你在跟谁通话呢?警察吗?你先把电话放下好不好,我们有什么事都可以好好说,你说对不对?”

    “好的,晓娇,那你现在好好休息,那个敲诈勒索的人,现在要跟我好好谈一谈,噢!不能跟他谈啊!他已经触犯到刑事啦呀?那么严重啊?什么?你把跟我的话录音了吗?那确实挺严重的,那我自己看看怎么处理,晓娇,你先好好休息,我这边要是再有什么事会给你打电话的!嗯!好!晓娇!你放心!”

    “大姐,你终于挂电话了,我也没说什么啊?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呢嘛,你以为你真给我4个亿我真敢要啊?对不对?就是话赶话了,我跟你承认错误,我刚才不应该那样跟长辈说话的,请长辈指示!”

    “4个亿真不要了?要的话,我现在要去给你借啊?对了!冥币要不要啊?”

    “大姐,你看你又跟我说笑了,我想要,但是别人不敢要啊,流通不了啊,你说是不是?”

    “没关系,你不是一条龙服务吗?总有一个环节,你自己可以花到的吧!”

    “大姐,你别说气话了,我都说了,错了,我诚恳的认错!但是我不知道错哪了,你是不是应该告诉下我,提携下小弟?刚才那个开出租车的司机大哥说你是学霸,还让你指导我呢,要我说,这事儿吧,你也有责任,你刚才没有好好的教教我,你身为学霸,应该带领我好好学习才对,再说了,我也没有骗你们对不对?你们问我是不是第一次主持,我都说是了,可是你们还是用我,没有用别人,你说是不是?”

    “你怎么这么多是不是是不是的,我们那是信任你,但你刚才那是辜负别人对你的信任!”

    “我没有啊!我背的挺好的啊,而且上台也没有紧张,不是把手机放下,脱稿的嘛,要我说,刚才就我那一套小嗑唠的,简直了,都可以参加什么演讲比赛了!”

    “你都这么厉害了,都是要参加演讲比赛的人了,那你怎么还差这300块钱啊!人家都说了,你这样的顶多200!”

    “啥意思?这无缘无故的就给我克扣了100元的工资?我可没有住你们住的这家钟点房酒店啊!这个你们不是看到了吗?”

    “我给你200就不错了,你就知足吧!这边有监控器,我劝你去看看,你看看你自己都是咋说的!”

    “我?怎么了?我说的话铿锵有力!不对吗?其实给你们这个邓邓同学开这个追悼会并不好开啊!因为人家都是生前有什么建功伟业呀,什么功成名就呀,都是那种人,可是你们这个同学邓邓,我就只能说他命苦了,还能怎么办?”

    “你刚才说的邓邓那些内容,都是真的吗?”

    “当然了,如假包换!”

    “那你说的邓邓是一位好父亲、好爷爷、好外公,难道也是真的?”

    “啊?我说那些了?”

    “还有你说的什么邓邓他,5岁时被诊断出一种怪病,就是不能听到类似唱歌一样的声音,否则就会头疼不止,为此他母亲父亲曾带着他各大医院四处求医,因为他的这种怪病已经看了很多年了,花光了家里面的所有钱,父母甚至还想把房子卖了救他,可是又要怎么救,谁都不知道,你说的这些是真的吗?”

    “大姐,你不愧是学霸啊,我说的话我都有点忘了,你还全都能背下来啊?看来大姐,你刚才应该上来主持追悼会就好了!这样还省钱!”

    “我问你话呢,你别打岔,我问你这些是不是都是真的?”

    “当然了!难道我还能说假不成?”

    “都是真的,你敢保证?那还有一句,就是说什么虽然他的头这么多年,还是会一直疼一直晕,前些日子还因为头病突然发作,结果从三级台阶上摔了下去,将胳膊和腿都摔断了,这件事也是真的吗?是谁告诉你的?”

    “有一个推着大车的女人,从酒店楼梯那里下来,然后告诉我的,还把那被黑布盖上的东西,给我看,你手上这个文具盒不就是吗?”

    “你是说那个女服务员告诉你的这些?”

    “对啊!她还让我来追悼会这儿帮忙呢,对了!来追悼会这儿帮忙的钱,我还没向你要呢,大姐!”

    “那个女服务员,后来有没有来到这个追悼会的现场帮忙呢?”

    “没有啊!布置追悼会场地的就只有我和刚才那个出租车司机大哥,两个女餐厅服务员,不就是把耍酒疯那人轰出去的那两个人嘛,那两个就是,另外还有一个客房服务员,还有小李领班!就我们几个!是啊!大姐,你这么一说,我就更奇怪了,她还以为她自己是谁啊?敢让我做这个那个的,以为我是他们酒店的员工啊,她是小李领班啊?”

    我紧接着问,“那她手上有没有拿着一张照片呢?”

    “她的手,我为什么要注意她的手啊,她长得又不年轻了,再说了,我又不是什么色狼,哎哎哎?大姐,现在是你在打岔吧?200块钱肯定不行啊!都不够我和我弟两个人一天的生活费呢!”

    “你和你弟两个人,一天的生活费那么多啊?我告诉你,200元钱都差不多是我一周的生活费了!”

    “你不是女孩吗?你知道我弟多能吃吗?他一顿饭能吃8碗饭啊!”

    “所以你这几天就变的这么瘦了?”

    “可不是咋地,我是哥哥,我得让我弟吃饱饭啊!”说着说着,这个瘦瘦小小的十几岁男孩竟低下了头,看向了自己的鞋子。

    “你这个听上去是一个很令人悲伤的故事啊!你刚才要是这么用感情,不就没这么多事了?”

    “你穿的这个不是自己卖的那双拖鞋吗?”

    “大姐,你还记得这双拖鞋啊?就是想卖给你,你不要的那双,不过也好,这双是残次品,走路容易跌倒!”

    “我说你刚才从台子侧面走到中间时,怎么那么慢呢!我就是坐车的时候,看了你的这双拖鞋,才想起来你的,要不然你真以为自己长得多帅?”

    “反正我再怎么着,也比我弟帅点!”想不到这个男男还拥有谜一样的自信,这点倒是跟邓邓挺像。

    “行了别贫了,这样,我可以给你300块钱,但那是我10天的生活费,你为了补偿刚才的过失,可要答应我一件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