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二百一十七章 邓邓的追悼会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湛叶小姐,你干什么呀?”

    我从5120的门缝儿冲了出去,然后快步的走到了客房服务员所在的走廊里,去到了她的身边,她还以为我是要送她,还跟我挥着手示意我不用送了。

    我却拿过了她正在接听的电话。

    “喂!耿语吗?我是湛叶!就是你在死人坡看见打车的人,先不说你为什么要骗我附近的车很难找,结果旁边就有公交车这件事,先撇开不谈。那你上次为什么要假冒我们小土豆老师的妻子,他可是我高中的地理老师,我明明看见你抱着我们小土豆老师尸体亲密哭泣的样子!你现在哪?我希望你赶快出来,我们说个清楚,要不然你死人坡做厨师的这个酒店,恐怕就不再也回不来了!我要去投诉你,一个怎样品质的人才能在人家去世的时候,冒充人家的亲属,你只是因为钱吗?陈林伟医生说,你在找一个人,你找谁?邓邓吗啊?你还要冒充邓邓的家属是吗?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职业医闹,然后随时都在寻找下一个医闹的受害者?是不是我们小土豆老师的去世跟你也有什么关系?难道这次你跟邓邓也有什么瓜葛吗?”

    “湛叶小姐,你拿我电话干嘛?耿语姐姐,你别生气啊,这个湛叶小姐刚才不是这样的,不知道现在怎么了?可能是屋子太热她睡不着觉的关系吧,脾气不好!怎么?你现在要赶回来吗?太好了!那我今天晚上下班后,就又可以跟你一起去逛夜市了!”

    我在一旁大声的告诉这个女客房服务员,“问问她几点回来?”

    “好好,耿语姐姐再见!”谁知我的话,并不能使她延长通话,而是加速她的挂机,看来她这个年龄的人,我是真的管不了,还包括我小表妹,对了,我今天还跟她约定的下午5点去我们轮鸿大学旁边那里去做紫陶,看来要打电话给她,告诉她我去不了才行。

    “湛叶小姐,你这是在干嘛呀?你知不知道耿语姐姐,不经常给我打电话的,她一定是遇到什么事了,她是多么好的一个人啊!只要我跟她说,她就会主动帮助我,还借钱给我……”

    “你知道她的那些脏钱,都是怎么赚的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脏钱?你别血口喷人!耿语姐姐不是那样的人!”

    这时,对讲机的另一边,再一次传来了前台小张的声音,“喂!喂!能听到我说话吗?你现在肯定还在5楼吧?说话!是不是?”

    “是是是,小张姐姐,我现在一定马上下去,我都已经走到走廊里了,马上就要去电梯那边了!”

    “那刚好先别下来,现在高淑子小姐回来了,追悼会现场也布置的差不多了,可以叫5118,5119,5120三个房间的人,下来了,而且尽快叫,因为高淑子小姐付的可是钟点费,还有半个小时就到点了,让他们早点退,让他们把地方腾出来,酒店这边楼下又来了几个客人,没有地方住宿!”

    “我知道了,小张姐姐,我现在就去通知他们!”

    “湛叶小姐,原来要开追悼会的那些家人就是你们啊!怪不得你刚才心情不好,我突然可以理解了!”

    “5118和5119房间的客人,应该都是您的家属吧,您认识吧?是您去叫还是我去叫他们?”

    “我去就可以了,你先走吧!等下耿语来了,就给我打电话!”我一边又从我的小斜挎包里面拿出一张面巾纸,结果不小心将我的小斜跨包里面的一张名片弄得掉到了地上,但是此刻我已经没有时间再蹲下捡起来了,我正拿着笔,飞快的写着我的电话号码。

    反倒是这个女客房服务员帮我弯腰捡起来的!然后塞到了我正在拿笔的手里。

    原来是那个瘦瘦小小的男生,往赵天车里面扔名片时,刚好扔到我身上,接着我又随手捡起来,直接放到我的小斜挎包里面的缘故吧!

    事实上,我一直就有这个毛病,随手会捡起一些东西,所以这么多年因为这事,没少给自己惹麻烦,可能是小的时候,我总跟我姥出去捡小树枝呀,捡饮料瓶呀等等那些留下的习惯吧!

    我没有仔细看,都能用眼睛的余光,知道名片上面好大的两个字,男男。

    这个难道就是那个瘦瘦小小一条龙服务的男孩名字?这是艺名还是真名啊?有姓男的吗?

    我把他的名片,就用右手的无名指和小手指一扒拉,就甩进去了我自己那正打开的小斜跨包里,先不管他了!

    终于写好了!

    可是当我塞到这个女客房服务员的怀里时,她却一把将我的电话号码退了回来,但却没有把刚才收我的1元钱退回来。

    “你不是说不会投诉别人吗?你为什么刚才说要投诉耿语姐姐,我是不会出卖她的,她等下回来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你……”

    我以为她会坐电梯,谁知没等我说完,这个客房女服务员竟从堵头的楼梯一溜烟的跑了,生怕我抓到她,还时不时挥着头看我,差点摔了一个大跟头。

    “至于吗?跟你并没有关系,是我跟耿语的事情,你在中间插一杠子,横加阻拦干什么?”

    我朝着她后面的背影,她的马尾使劲儿喊。

    “湛叶!你在干什么啊?那么大声,里面都听到了,吵死了,我听着这个声音,怎么就跟那天我和我老婆孩子一起住酒店时,晚上吵得我儿子睡不着觉的那个声音一样,别告诉我那天晚上也是你喊的?”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等等,如果那个推着大车,车上面还蒙了一块黑布的人,是从楼梯下去的,应该不可能,因为那么大车子的轮子,是不可能走走楼梯的,那么现在我如果跑过去的话,那个拿着我想要交给原来住在5120房间老奶奶照片的那个女服务员,现在一定还在那里。

    可是,当我赶过来,却发现这个楼梯的拐角,一个人都没有,我又将脑袋伸出了好长,看看上下楼,又喊了几声有没有人,结果楼梯的每一层都回响着我的声音,却始终不见有一个人!更没有车子的声音!

    “别说这么多没用的话了,现在我们赶快去邓邓的追悼会现场,你最好换一下衣服吧,看看谁有没有西服西裤什么的,你这么穿着花里胡哨的去,让人看着多不好!再说了,你还是邓邓小学时最要好的朋友呢!”

    “那怎么办?我能冲谁借吗?”

    “有了!你可以冲前台的小李子领班借啊,就穿人家的那一套衣服就行,至少比你现在的这个强百套!”

    “领班在哪?别告诉我在追悼会会场,我要去那现场直播换衣服就行!”

    “就在那!你着急换衣服,你先去吧!邓邓父母这边,就交给我了,我肯定马上把二老带过去,估计你再晚点,都能比你先到追悼会那边了!”

    刚才还在问一楼的前台小张,他们钟点房酒店的追悼会会场到底在哪,结果有点找不到时,却听见一个人在拿着话筒说话。

    “喂喂!各位亲朋好友、各位现场来宾,这个声音有点小了吧?李哥,你觉得可以不?”

    不见其人,先闻其声!

    这个人一定是那个瘦瘦小小的男孩,男男!

    因为他那一套社会习气,得谁就黏糊的叫着哥姐的啄木鸟嗓音,一听就是他!

    “这天我们全家怀着万分悲痛的情绪,悼念敬爱的父亲逝世,并向他的遗体作最后的告别。首先,谨让我代表我的母亲、我的兄弟,代表我们全家,向这天参加追悼会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亲朋好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感谢你们在百忙之中不辞辛劳地来到那里和我们一齐分担这份悲伤,向我爸爸作最后的告别!李哥你看我这么说行吗?”

    “你特么傻呀!你背的这个是追悼父亲的词儿,现在是儿子,你不会该点词儿啊你!告诉你,说不好的话,别想拿钱啊,那个高淑子可是去世这个邓邓的女朋友,比我还麻烦,检查你还严格呢!”

    谁知我刚一走进追悼会的会场,首先映入眼帘的不是现场的装潢还有布置,而是赵天举起的手,刚好落到了男男的脑袋上,打了一下他,一看赵天就是经常爱动手的人,他不会再家里面,也是经常打媳妇儿的人吧,如果真是那样,就太龌龊了!因为我觉得女生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打的,女生不可能犯贱,嫁一个人是为了给人家洗衣做饭带孩子,还被人家出气打,世界上哪有这样的傻子,都是为了想要找一个能够疼她爱她的人,过一辈子,所以现在国家颁布了反家暴法,其实,我看到内容后,是有一点寒心的,因为可能家暴现在已经成为了婚姻生活里面,一个不可小觑的内容,但是反过来想想,好像也不是这样的,因为反家暴法不光只是针对受害者为女方,也就是说受害者还有男方,那我心里就平衡点了!

    其实,正是因为国家有这些相关规则的保护,所以现在男女结婚后,对双方都更有保障了!

    “大学霸!快过来!你指导指导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