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二百一十章 三个白大褂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怎么会去太平间呢?别告诉我,你就是太平间里的人!”赵天的话,让车子里面的气氛瞬间降到冰点,虽然车窗都已经紧闭,但仍然有一阵阵寒流在我身体里流淌。

    “鼻涕虫,你别说这种话,很吓人的!你看你把邓邓的父母给吓的,脸都白了!叔叔阿姨,你们俩没事吧?”

    我旁边的邓邓母亲,指着她前面坐着副驾驶的邓邓父亲说,“我没事,你叔叔心脏不好!”

    “叔叔,你现在心脏好点了吗?还是不舒服吗?”

    此刻的邓邓父亲,眯着双眼,略微的张着嘴巴,看样子应该是真有点难受了。

    “叔叔,你先别说话了!”我眼睛看向面色难看的邓邓父亲,没等到他说话,我便拍了拍赵天的右肩膀,而赵天从驾驶位右前方的小玻璃,看了一下我。

    “赵天,你把车窗再开开点啊!你关的这么严,叔叔都快被你给弄的心脏缺氧了!”

    “湛叶,刚才可是你让我把所有窗户全关上的,现在又让我把窗户打开,再说了,你刚才自己说的,想要让人家叔叔告诉你他怎么了,现在又告诉人家别说话!你是不是疯了?”

    “我疯了?刚才是我左边的这位一条龙服务小弟,一直缠着我,我才跟你说把车窗都关上的,现在是为了邓叔叔的身体好,让你打开一个小缝儿。还有我刚才是因为看到邓叔叔很难过的样子,不想说话,所以才跟邓叔叔说,不让他说话的,你怎么什么都不懂,怪不得看不出你媳妇儿的心!”

    事实上,这就是我,爱东扯西扯,自己不开心,就想拉上一个垫背的!

    “关我媳妇儿什么事?”赵天脑袋歪斜了一下,很不解的模样。

    “嫂子她在你去取车的时候,也在白光医院的门口站着,你都没看到?”

    “她不是只在邓邓病房门外待一会儿,就回三楼照顾我女儿去了吗?她在门口干什么?”

    “你说呢?看着你呗!”

    “看着我?湛叶!你怎么这么说话,邓叔叔和阿姨,还在这儿呢!你说话可不可以注点意!不要求你像我们小学语文课代表别蕊吧,你也应该差不多吧!”

    “赵天,原来嫂子看着你并没有错,你心里还想着别蕊,你知道嫂子对你付出多少吗?我这个外人都看在眼里!你就一点都不感动,我告诉你,我最讨厌出轨的人了!”

    “你什么意思?湛叶!”

    “哎哎哎!你们俩别吵架呀!我听出来了,你们俩是小学同学吧,多可贵的关系啊!可别吵架别吵架啊!你们俩都影响我背追悼词儿了!”

    这个瘦瘦小小一条龙服务的小弟,如果不说话,我都忘记旁边还有他这么一个人了,因为他安静的时候,确实存在感不强。

    “你怎么像个没事儿人一样,你不是说白光医院的太平间里出现过什么灵异事件,是你亲眼看见的吗?你怎么不往下说了?”赵天的怒火已经转移到了这个小弟身上。

    事实上,我和赵天的好朋友邓邓,已经被送往了太平间,我们现在谁的心情都不好,都憋着一肚子气,还不敢对医生发,怕再给邓邓弄出来个遗体捐赠什么的。

    所以,此刻的我们,全是点火就着,甚至不用点火,就可以自燃!

    而这个瘦瘦小小一条龙服务的小弟,却刚好撞到了我们的枪口上。

    估计他等下说完,一定是我和赵天对他轮番的攻击,拿他撒气!

    可是他还不知道呢,居然还在跟我们提着钱钱钱!

    “我就是提一下,我可没说要往下继续说,告诉你们,听我说书是要付费的!”

    “你在车下,还有一上车,一直都是钱钱钱钱的,你觉得有意思吗?你还有点同情心和人情味儿吗?”我把头转向我的左侧。

    “同情心和人情味儿?那要值几个钱!陌生人之间难道除了钱,还有情吗?那你跟我有情吗?你可以把你家放在借给我住吗?不行吧!”

    “你这个小男孩,你才这么小,说话竟然这么势利!”

    “得得得,不说了不说了,我干我的活,我的活里面不包括说书和吵架,刚才的劝架都是免费赠送的,便宜你们了!”

    “你……”

    “湛叶,差不多行了!”

    现在的赵天,竟然帮着我左边这个一条龙服务的小弟说话,难道是赵天他自己感同身受了?

    “这样吧,你要先说你说书要多少钱,我听听值不值得!”

    “湛叶!你还真想听啊!你不害怕?别吓坏了自己,还怨我没提醒你!”

    “不会的,你放心,赵天,我胆子虽小,可是我没做什么亏心事,所以半夜都不怕鬼叫门!”

    “湛叶,你是不是因为我说小时候,是你把我学习弄下降的,所以你生我气啊!我告诉你!你生气生的太对了!最好不要理我!还有你既然可以给这个小弟钱,那请你先付我出租车的钱!”

    邓邓的母亲,听到这里,整理整理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咽了一口口水,问了一声,“出租车费,要多少钱?”

    “阿姨,你误会我说的话了,我是跟湛叶说的,不是跟你和邓叔叔说的,你们俩就放心坐我的车吧!我免费为你们提供服务,无偿的不收费!”

    “什么?你们俩到底是小学同学的关系,还是出租车司机与乘客的关系啊?”

    “出租车司机与乘客!”我双手交叉抱肩,生气的说。

    “我差点就让你先试听了,幸亏我还没说那天我去白光医院门口,跟别人打赌一顿饭钱,猜我敢不敢趁着没人看管时,去到7楼太平间,然后我真的去到了那外面,而且明明看见了三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朝着我的方向走过来,却又突然消失在太平间的里面,结果把自己吓尿了的那件事!那也就是说,你这个人连坐出租车都不给人家钱啊,那你肯定也不会给我讲故事说书的钱了!还好还好!”

    这个瘦瘦小小一条龙服务的小男孩,终究还是太年轻!

    “到了!”赵天首先打开了自己的驾驶位车门,然后将邓邓的父亲和母亲接了下来,“小心,别碰头!”

    可是刚才跟赵天生气还没有好的我,还坐在车里面,撅着嘴巴。

    “这位大姐,你自己不下车,能不能别用你那被包扎了的双手拽着我?我这小嫩胳膊禁不起你这样拉伸的!”

    “我想起来了,你不就是那天在白光医院一楼大厅里面那个,那个一直在后面叫我买一双拖鞋的男孩吗?你现在怎么瘦成了这样,你前些天可是圆脸蛋,胖乎乎的脸啊!”

    “你记得我?可是,我想不起来你!”

    “我长得这么漂亮,你还想不起来我,看来你也没见过什么美女吧,像我这样的美人儿,你应该记得的,我给人的第一印象往往都是很深刻的,那你长得这么大众脸,我为什么可以记得?”

    “可能是因为我卖货时候,迷人的样子吧!”

    “你这个小破孩,蛮自恋,我上次还想回去买一双拖鞋呢,就是想要给这个邓邓买的!”

    “那幸亏你没买,要不然他出事了,你不还得怪我吗?看来我这次的命很好!”

    “对了,我想问你,你上次身后有一个很大很大的黑袋子,被你一路拖着的那个,那里面还有高跟鞋吗?”

    “并没有!高跟鞋的跟会扎黑袋子的,一戳一个洞,谁会那么傻用黑袋子装高跟鞋,所以商场卖的那些高跟鞋,都是用盒子装的!”

    “那里面是什么呢?”

    “这个关你什么事?跟我来主持这个追悼会有一毛钱关系!”

    “我发觉你整个人的变化很大,从外面到气质,你上次卖拖鞋的时候,语气还唯唯诺诺的,看着很可怜的样子!”

    “然后呢?你买了吗?”

    “没有!但是你这次的感觉很是油腔滑调,而且不想做的时候就直接说,是一种趾高气昂的态度,反正给人的感觉不太好!”

    “结果呢?你不还是买了吗?不好意思!我买东西只是因为需要,如果我因为可怜你而买你的拖鞋,那在我心中,你跟乞丐是一样的!”

    这不是我说的话吗?

    原来他记得我!而且深深的记得我,因为我那次狠狠的伤害过他。

    “所以,拜你所赐,现在的我,不再像以前那么胆小了,有什么的嘛,销售嘛,脸皮厚点!坚持不懈一点,坚持不要脸一点,不就好了!对吧?大姐!”

    “别用你那啄木鸟的声音,这么叫我,我可不老,称不上大姐,我想问你,那天在白光医院外面,还有一个卖鞋子的人,跟你长得一模一样,是不是你的双胞胎哥哥或者弟弟什么的?只不过人家卖的可是高跟鞋!”

    “并没有!你的脚不是被一块小小的碎玻璃片扎到了,然后出了鲜红色的血,现在好了吧?”

    “好是好了,但是那天你被我说完后,我明明看着你进去的医院大门里面,而我走的那里就是卖高跟鞋的小地摊,路上的人,也应该只有卖高跟鞋的那个人会看到,那是怎么回事?你难道就是那个人吗?”

    “他是不是还穿着白大褂?”

    “对!”

    “其实你说的,正是我在太平间外,看到灵异事件的那一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