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二百零七章 不知是人是鬼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们在干什么?”周医生在门缝儿喊了一声。

    事实上,白光医院里的所有病房,不知道为何,病房门总是不能被完全的关上,可能是医院的设计,为了防止病房在按钮坏掉时,病人叫医生护士可以被及时听到,不会因为隔音效果太好而延误病情。

    “快快,把鸡毛收拾一下!医生来了!”赵天的耳朵还是尖的,可能是开出租车,养成的习惯吧,很能察觉哪里有动静。

    “医生,我们在跟邓邓进行遗体告别,大概还需要5分钟!”我用双脚在踩地上那些为了试探邓邓呼吸而掉落的鸡毛。

    “这个到了火葬场还可以进行遗体告别的!我们白光医院的太平间,就是停放遗体的场所,在我们医院的7楼,占了整个一层楼。而我们白光医院太平间的停尸间,有些是有雪柜的,进行尸体防腐。因为一个人离世之后,遗体很少立即火化,而是会在太平间停放上两、三天,原因也是给予后人有充足的时间安排葬礼仪式,以确定死者不会突然复活,然后才落葬。死者身份不明的,还需要家属验尸或dna指纹分析。死因不明的,家属要求病理学医师验尸,警方需要死因调查。所以我们白光医院的太平间只是临时停放尸体的地方,最后尸体还是要运出去,送到殡仪馆,我们白光医院不负责火化。而殡仪馆就是火葬场的代称,只不过文雅一些而已,里面的尸体在进行完追悼会后,全部被火化!”

    “我儿不可能年纪轻轻就死啊!他不会扔下我和他爸!他很孝顺的!”邓邓的母亲跪倒在地,“我拜托你!我拜托你!再救救我儿啊!我们老两口,可就这一个儿啊!”

    我想要扶着邓邓的母亲从地上起来,可是我搬不动她,确切的说,邓邓的母亲根本就不想要起来,她觉得这个周医生还可以救她儿子的命。

    是啊!他到底这些天发生了什么,竟让都不跟他父母和我这个闺蜜联系,打电话他也不接,只要邓邓能够活过来,所有谜底就全部都会揭开了!

    “周医生,你听过环球网报道的一条新闻吧,就是据俄罗斯“vesti”新闻网半年前的消息,俄罗斯西北区普斯科夫州一名57岁的男患者,因被医护人员误送入太平间而活活冻死。据报道,医院宣布该男子的死亡时间为2月4日。但验尸报告显示,这名患者被送往太平间时还活着,在那里最后因低温过低而死亡。法医认为,他的死亡时间为2月6日,而目前,普斯科夫州侦查机构人员正在就此事展开调查。周医生,对于这件事,你是怎么看的?”

    “是这样的,我跟你们解释下,国内的很多大型的综合医院都有过明文的规定,患者在医疗机构被医生宣判为死亡了以后,那么,尸体就必须要按照规定及时的进行处理,同时又会有一些传染病的患者的尸体,还得必须及时的火化,而对于其他的,比如患者因为车祸或者其他什么的患者死亡的话,也必须要尽快的送到太平间。在没有得到医疗机构的允许的条件下,死者的家属是不可以将尸体停放在太平间以外的地方,不过如果将死者停放在我们白光医院的太平间,也是需要收费的,所以如果死者是自然死亡的话,大多数的家属的第一选择都会将死者的尸体,直接运送到殡仪馆,或者直接运送回家里,这个我们是不干涉的,但是邓邓的死亡,警方还在调查中。除此之外,我们白光医院也有明文规定,在尸体被送到了太平间以后,死者的尸体在太平间的存放时间也不能太久,最多不可以超过两个星期,也就是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如果超过规定的时间,死者的家属还没有处理尸体的话,那么,我们医疗机构就会按照规定进行处理!”

    我和赵天对视了一下,凭着小时候他给我画着三八线,我打他的默契,我们俩当即决定,此刻应该做一个局。

    现在他故意来阻拦我,我走到周医生的正前方,双手掐腰,全然一副要跟人理论的架势。

    “周医生,我很尊重你,但是你刚才说的,那是什么话,那我请问你,人死后在送到太平间里面为什么会流眼泪,而且还流了鼻涕?请你解释给我听!”

    “大家都知道,病人在医院死亡之后,死亡的病人也会对病室的病友产生很大的心理阴影,特别是同病房的病友,而且你们这是六楼的单间,另一个床铺是给照顾病人的家属准备的,我们白光医院的病房有限,病床也是很紧张的,所以医院为了避免对其他病人的影响和安全考虑,国家有规定,在一定的时间内,遗体必须要迁移出病房,同时,医院卫生部们还需要立刻对逝者的病房进行严格的消毒!至于你刚才说的这个有些吓人了。不过,这是可以解释的,因为即使人死亡了,体内的某些器官也不是紧随着都出现死亡的问题的,类似泪腺,包括这类可以分泌粘液的腺体都可能还有功能,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这也是为什么人死了后,尸体料理的时候,要把这些孔窍都塞住的一个原因!”

    “那还有一点,就是如果放到了你们医院的太平间,那遗体器官会不会被盗?”

    “这个是完全不用担心的,因为医院需要解剖拿取器官或捐献遗体前或火化前必须要有家属或死亡者本人生前的签字,否则这是违法行为,再说第三方死亡有警察介入,医院方就更不敢乱来了,我们医院虽不是全省最大型的医院,但毕竟也是整个轮鸿市最大型的医院,也是经过国家领证,所以是不敢乱来的,这点你尽可放心,并且告诉跪在地上的这位家属,请她赶快起来!”

    听完周医生的话,我终于能够将邓邓的母亲扶了起来,我其实还想要让她,坐到另外一张床上好好休息,可是她只坐在她自己儿子的床上,手握着儿子的手。

    我则给赵天眼色,问他邓邓有没有醒来?其实我问这么多问题,并不是想要将一个人死亡的程序弄的有多么的清楚,而是再为了邓邓争取时间,因为在我们的心里,邓邓并没有死!真的没有!

    可是赵天却跟我摇了摇头。

    “这位大爷,我刚才就想说您,可看您刚失去爱子一直站在这儿,心里一定很痛,但是现在我先跟您说,请您把手上的这只鸡,还有这地上的鸡毛都收拾一下,我们白光医院是绝对不允许出现这种活的家禽,我劝你赶快藏好,要不然被我们白光医院的院长看见,可就是大事儿了!”

    我又给了赵天一个看地上的眼神,示意他周医生这里,由我来拖时间,让他赶快把地上的纤细鸡毛放在邓邓鼻孔前,看看鸡毛飘动不,看看邓邓现在还有没有呼吸!

    “不是的!周医生,叔叔一定是想要给儿子杀只鸡补一补!”

    周医生可能是没忍住,突然用鼻子冷笑了一下,应该是他见惯了这种死亡的场面,“老爷子,您儿子虽然吃不到了,但现在你可以带着您老伴儿好好休息,您可以做给您老伴儿吃!我想您儿子更想要看见你们俩好好的活着,而他才能好好的安息!所以现在让我将他送往他该去的地方吧!好吗?您需要警方对于您儿子进行尸检吧,然后调查出来真正的死因,好让您儿子瞑目!”

    此时,邓邓父亲一边手里抓着鸡,一边还在用他自己的衣袖擦着他那喷涌而出的眼泪,他抬头看了一眼周医生,这是自从邓邓父亲进到病房里,走到邓邓病床旁开始,我第一次看见他的眼睛,因为在此之前,他哭肿了的眼睛,都一直看着他的儿子,不曾离开过,虽然他的腿脚不好,一撅一拐的,但是他却并没有带拐杖,一定是出家门的时候太着急了。

    看到邓邓爸虽然不想相信儿子真的死亡,但还想要抓到真正害自己儿子的那个凶手,而不得不对周医生说的话,点点头时,我也没有刚才对于他和邓邓母亲坐公交车来时那样,对他二老有意见了,因为都不容易,看见这只鸡,我也明白了,他们还抱有一丝幻想,就像我和赵天这样,都以为邓邓不会去世,而二老没有打车,坐着公交车省下的钱,还想着给自己儿子病好的时候花。

    “那好,你看既然同意,那我现在就要将你们的儿子先送到太平间!”

    我又看了赵天一眼,发现他还在拿着鸡毛放在邓邓的鼻孔前,观察邓邓的呼吸!

    这个赵天倒是动作快一点啊,他也太轻缓了吧,这个样子还能试探别人的呼吸吗?把人哄睡倒是差不多!

    “你在干什么?”

    糟了!被周医生发现了!

    我赶紧打岔,并且用右手,拍了拍周医生的左侧肩膀,我低头看到,白大褂竟然被我拍的抖动了起来。

    可是此刻,邓邓主治医生给我的感觉,却跟我在7楼太平间外面,见到的那个不知是人是鬼的周医生,非常之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