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二百零四章 巨大的噩耗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赵天,你好好说!到底怎么了?”

    听完赵天带着哭腔说完的答案,我手机顿时掉落。

    朴老师和时兰妍看我表情惊愕的样子,也都过到了我的身边来。

    而此刻的我,眼眉低垂,想哭都哭不出声音。

    我一直在大喘气,朴老师在我的左边,一个劲儿将我胸前的气从上顺到下,时兰妍则捡起我的手机,正塞进我的手里。

    我不相信会发生这样的事!

    我没有礼貌的用身子甩开她们俩的手,因为我怕控制不住我自己,我怕会把这种撕心裂肺的苦痛,化为对她们俩跟我一起来算命的可笑。

    我不顾她们俩和坐在地上正中间师傅的眼神,直直的冲了出去。

    天空下着小雨,为何每次悲惨的时候,天空都要配合自己。

    人的命,真的可以算吗?如果早就知道了今天会发生的事,昨天甚至更早的时候,就真的可以避免吗?

    “邓邓!你醒醒!我不相信你就这样闭上眼睛,你快看看我,是我,我是你的好闺蜜,叶子!你快起来!站起来!我现在命令你跟我说话!”

    不管我怎么样叫着邓邓,可是他就是躺在冰凉凉的病床上一动不动,身上全是血,难道昨天晚上把我手机撞到地上的,那些急冲冲抬着担架向白光医院里面小跑的人,担架上面抬的竟然是我的男闺蜜邓邓?

    “你起来,我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你为什么不接,你还让抬你的人故意把我的手机撞到地上是不是?你就是跟小时候一样,你还是那个学校的小霸王,你起来啊!邓邓,你是不是在睡觉?”

    在白光医院的走廊里,赵天也跟我一样,上半身趴在邓邓的病床前,我们都不相信这个事实,想要再仔细确认下,这个医生已通知死亡的人,到底是不是邓邓,但是脸部都已经被血浸透到伤口里,变得模糊不堪了!

    事实上,我和赵天就是存在这样的侥幸心理,我却在不经意间,看到了邓邓现在脚上的那只拖鞋,原来昨天晚上的那只拖鞋跟这只完全一样,而且就是邓邓最喜欢的那双小豹纹的拖鞋,那双鞋子,还是我跟他一起在网上买的,当时我先看中的这款黄色豹纹,他本来喜欢另外一款的红色波点,我还劝他说,男生穿红色太娘了,豹纹稍微强一点,而且很时尚,结果一共15元还包邮的鞋子,我竟向邓邓要了钱,15元一分不少,他当时还说能不能只给我10元,剩下5元他还也用,我都没有同意。

    我曾以为会一直跟邓邓这样,打打闹闹又斤斤计较的过度余生。

    可我没有想到的是,明天和意外,谁都无法确定哪个先来。

    “医生,他真的是邓邓吗?你怎么确定的,他的家人现在哪?

    赵天的话,让我突然意识到,他好像是从小学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邓邓了,就像是他再也没有见过我一样,邓邓长大时候的样貌,估计赵天一次都没有见过!

    我看着他一边哭,还一边看着邓邓脸的样子,很心酸,没想到赵天和邓邓这两位小学时最要好的朋友,长大后的第一次见面,是这样令人崩溃到大哭的场景。

    是啊!赵天说得对!

    “邓邓的家属呢?他爸爸妈妈呢?”我站起来擦着眼泪,问着在一旁许久没有离开的医生。

    “他爸妈都是靠养老金生活,正在赶来的路上,但是做的公交车,要慢一些!”

    什么?自己的宝贝儿子去世,他们俩还要坐着慢悠悠的公交车来?那还叫赶来吗?

    我现在想着邓邓此刻躺在白色的病床上,该是多么的无助,身旁竟一个家人都没有,只有他的两个小学密友,我还有赵天。

    他的身体留了这么多血,会不会痛呢,邓邓是很怕痛的人,但是他更怕我的唠叨!

    一想到这儿,我就像发了疯一样,再一次趴在邓邓的病床上,“邓邓,你快起来,你看你把人家医院的床单都给弄脏了,你要洗才行,你要是洗不干净的话,还要赔钱呢,赔钱的话,我可不给你拿,所以你现在赶快起来收拾一下,听到了吗?”

    “你们哭也稍微小点声,其他病人都在睡午觉呢!”

    还是这个护士长,她怎么又来了,只不过她这回挑了一个我情绪最不好的时刻。

    我对着护士长大喊,我其实想要说她到底有没有人性,是不是人,但是千言万语都汇成了一个字,那就是“滚!”

    “你说什么?”

    随着护士长用她的公鸭嗓,努力高声挑起的音调,病房的门口外面,也开始走上前一些拉架的人,比如赵天的媳妇儿崔梦,就在其中,而且是非常卖命的那一个,此刻的她,终于不再怀疑我和赵天两个人,在邓邓的房间里会不会发生什么事了!

    “护士长,人家刚失去闺中密友,而且听我女儿说,他们都是十几年的交情了,也理解一下吧!能哭出来是好的,如果哭不出来憋在心里,恐怕身体都会出大毛病的,你看我们进去后,把病房的门,从里面关上行不行?这样里面就可以跟外面的声音隔离了,外面吵杂的声音也可以不影响里面的我们了,因为白光医院的隔音效果是整个轮鸿市最好的!这个我们谁都知道!您看这样处理,可以吗?护士长!”

    外面这个男人的说话,让我想出去看看是不是晓娇来了,他一定是晓娇的爸爸,才会这么了解我和邓邓之间的友情,因为我曾经和晓娇可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我一共只有两个闺蜜,一个是男闺蜜邓邓,一个是女闺蜜晓娇,结果我的这两个闺蜜,现在居然全都躺在白光医院的病床上,一个死,一个伤!

    我还有什么脸见他们俩,邓邓上次在电话里明明说了有事要跟我讲,可是我却没有听,他给我打了那么多电话,可是我却没有接,现在还有什么脸在这儿见邓邓。晓娇明明说过了她最讨厌欺骗,我那个时候就应该告诉她,真正的原因是怎么样,让她自己来选择,看到缓缓走进病房的这个女人,我知道人家才是晓娇的妈妈,我为什么要做晓娇妈妈的角色去干涉她的恋情呢,我只是她的好朋友,而且她也有选择自己爱谁或者不爱谁的权利,结果晓娇却因为我现在躺在医院里,如果没有出这件事,现在我身边陪着我一起哭的,说不定还有晓娇。

    其实刚才的我,一直在忍着小声哭,只不过没有忍住而已,但是此刻的我,再也抑制不了内心的压抑,一股脑的统统释放出来。

    哭着哭着,我竟然倒在了紧贴在邓邓病床的地上。

    “你是湛叶吗?”

    我听到这个声音,是刚走进邓邓病房的那个女人,她一定就是晓娇的妈妈,要不然不会走进邓邓的病房,因为一般人对与死人待在一起的情况,是很忌讳的!

    “阿姨!”我眯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她,她的面容很慈祥,一看就是一位好母亲,才能培养出晓娇那么优秀的孩子。

    “阿姨,晓娇她来了吗?”

    “她脚的烫伤属于三度,医生说是皮下,脂肪,肌肉,骨骼都有损伤,呈红褐色了,已经为她用干净布包住创面了,可她暂时不能走路,所以还在三楼病房,没有过来!”

    “阿姨!对不起,都怪我!”

    我充满了自责的长长叹了一声气。

    “晓娇给我说了,她是因为自己没有拿住烧开了的水壶!”

    “晓娇是怎么跟你说的?阿姨!”

    我被阿姨扶着慢慢的从地上起来,然后坐到了邓邓所在屋子的另一个病床上!

    “我们家晓娇让我转达给你,让你好好照顾自己!她还说,你还是她的好朋友!这是阿姨做的蛋糕,你尝尝,我听晓娇今天打电话第二件事才说她的脚上,而跟我说的第一件事却是让我做些小点心,说你肯定会来医院看她的,还说她答应你了,要让你尝尝!看来晓娇很在乎你这个朋友!阿姨,希望你们俩以后能好好的相处!因为阿姨曾经也是从学生时代归来的,我很能理解女孩子之间的那种小心思,其实等你长大了点,你就会懂一些东西,阿姨现在就不说了,因为有些事,你需要自己挺过去!”

    阿姨将小点心放到了一进邓邓病房的桌子上,然后在我坐着的病床旁边站着,身子面向着邓邓,接着,拍拍我的肩膀,示意我,她要先回去照顾晓娇。

    我点点头,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邓邓,想象着他会不会突然起来,然后嘲笑我哭的妆都花了,像个脏脏的熊猫脸。

    以后在我迷路的时候,就不可以再让邓邓过来接我了。在我遇到烦心事的时候,也不可以再让邓邓过来陪我了。在我想要找人说话的时候,更不可以再打电话给邓邓了……

    难道邓邓就这样消失在我的生活中了吗?他还那么年轻,他不是说还要在我结婚的时候,做我的伴郎吗?他不是还说要替我挡酒吗?他都忘了!

    不行!不能就这样!

    “邓邓,我们不是还去过我学校对面的魂归麻辣烫吗?你是不是魂归到那边看美女去了?限你一分钟时间,赶快给我回来……”

    “湛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