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一百九十九章 别动我的遗像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看了看我的夜光小手表,12点整。

    真讨厌,我刚看到兴头上,看来王阿姨真是准时断电,一分钟都不差,我怀疑快到点时,王阿姨会不会什么事情道都不做了,眼睛就盯着电闸!

    不过没关系,我可以用手机接着查!

    我用桌子上,我姥给我准备的那个充电小台灯,调成最低的亮度,怕影响时兰妍的休息,然后轻轻的走到了我的衣柜那,再缓缓的打开!从我的小斜挎包中掏出了我的手机。

    在我从我衣柜出走回来的路上,专门挑的跟时兰妍贴近的这个过道,并且我将我的小台灯悄悄的对着一点时兰妍。

    我看一看时兰妍的脸,却猜不透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因为前些天的我,还觉得时兰妍跟丁晓娇一样,而且我是先认识的时兰妍,那个时候她也像丁晓娇保护我一样,处处向着我说话,我还很喜欢时兰妍这样讨巧的性格,可是我现在觉得,她可能跟漆雕芙没什么两样,看谁厉害就要奉承着谁,都是很势力的人,怪不得漆雕芙总来找她,属于同一种动物,气味相投!

    我慢慢的走回了我的床边,看到了时兰妍给我拿的,她那强光手电筒正在安安静静的躺在我床铺的中间,可能是时兰妍怕我看不到吧!放在这么中间的位置,她倒是不怕我也像她的小韵儿一样,睡着的时候扎到腰啊!

    太好了,手机的数据线今天竟然可以连接的上。

    找找我刚才看到哪了?

    这里这里!

    与年龄不相适应的组织结构,或者生理功能减退所致的各种虚弱表现,临床表现多种多样,躯体方面可表现为疲乏无力、肌肉及关节酸痛、头昏头痛、心悸胸闷、睡眠紊乱、食欲不振、脘腹不适、便溏便秘、性功能减退、怕冷怕热、易于感冒、眼部干涩等。

    我正看着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桌子上拿着手机。

    可寝室里面,已经可以听到时兰妍的呼噜声了,她倒是心大啊,伤害别人之后,不跟别人解释清,反倒是一会儿找这个新话题那个新话题的,最后根本解决不了实质问题,但是人家可不管,依然睡得香的。

    我又用我的小充电台灯,照了照时兰妍的脸!

    什么?都流口水了!枕巾上面都沾上了,咦!真脏!

    算了,我比人家也干净不到哪去,都一周没洗澡了,身上都快臭了,赶紧查完去洗澡吧。

    至于时兰妍的那个强光手电筒,我才不稀罕用呢,我有我姥给我带的这个充电小台灯,对于我来说就足够了。

    再说我这个台灯是有三个档的,虽然最强的一档也根本无法跟时兰妍那个野外求生的手电筒相提并论,但也是很亮的,足以照亮我们寝室的整个洗澡间了。

    我坐在我跟阎灵桃床位之间的,这个自己的椅子上,想要将时兰妍的那个野外求生的手电筒还给她,别到时候我进水了什么的,在怪我给她弄坏的。

    况且,现在的我,跟时兰妍并没有那么熟吧。

    我的胳膊太短了,我弯着腰,伸过去想要放到她的桌子,可是时兰妍的手电筒也太沉了,我的左胳膊都快弯成了一个大弓型了!

    还是直接坐到自己床上,放着比较容易。

    时兰妍的桌子上又出现了香水百合,看来她真的很喜欢这种气味很刺鼻的花。

    花瓶能看出来是时兰妍那纸做的,不得不承认时兰妍还是挺心灵手巧的,而且今天上午我回答问题时,她还帮我说话来着。

    不行,我不能就被她这种小事感动,因为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我一定要有原则,她做错了就是做错了,在她没有真心悔悟向我承认错误时,我就是不在跟她好了,因为我怕她再耍我,我甚至担心以前对她说过的那些话,她会不会都讲给融唯听!这可能就是叫信任丧失吧!

    我眨了眨眼睛,是这样的,我以前也很喜欢香水百合,但是现在不了,因为只要是时兰妍喜欢的东西,我现在统统都提不起什么兴趣了。

    网上面还说,心理方面可表现有情绪低落、心烦意乱、焦躁不安、急躁易怒、恐惧胆怯、记忆力下降、注意力不能集中、精力不足、反应迟钝等。

    社会交往方面可表现有不能较好地承担相应的社会角色,工作、学习困难,不能正常地处理好人际关系、家庭关系,难以进行正常的社会交往等。

    这怎么说的这么像是我本人呢?

    根据亚健康状态的临床表现,将其分为以下几类:第一类,以疲劳,或睡眠紊乱,或疼痛等躯体症状表现为主。第二类,以抑郁寡欢,或焦躁不安、急躁易怒,或恐惧胆怯,或短期记忆力下降、注意力不能集中等精神心理症状表现为主。第三类,以人际交往频率减低,或人际关系紧张等社会适应能力下降表现为主。

    我想说,有没有一种人是三种情况全有的,我该不会是病入膏肓了吧?

    我接着看,上述3条中的任何一条持续发作3个月以上,并且经系统检查排除可能导致上述表现的疾病者,可分别被判断为处于躯体亚健康、心理亚健康、社会交往亚健康状态。临床上,上述3种亚健康表现常常相兼出现。

    看来我三种情况都有的这种现象,应该还是很常见的,这我就放心了。

    我在来看看,诊断标准。

    通过临床评定的不能解释的、持续或反复发作的慢性疲劳,这种疲劳是新发的或有明确的发病时间,非先天性的,不是由于正在从事的劳动引起的,经过休息不能明显,且患者的职业能力、受教育能力、社交能力及个人生活等方面较患病前有实质性下降。

    这条不就是因为陈林伟医生说的吗?他还说我什么东西都是背的,我看他背的东西也不少,而且他学的医学跟丁晓娇的法律差不多,背的东西应该更多。

    天呐!

    我这个充电小台灯怎么也灭了,难道是我在家里的时候忘记给它充电了?

    看来我只好用时兰妍的那个强光手电筒了,我真是手欠的可以,我刚才干嘛那么费劲的还给她,放到她的桌子上啊,看来这回我又用摸着黑的在时兰妍的桌子上找了。

    花瓶又差一点倒,幸亏我扶住了!吓死我了!

    “你在干什么?”

    “兰兰,我用一下你的强光手电筒,我的那个小台灯没有电了!”

    “不是一直在床的中间吗?谁把它放到我桌子上的?”

    “我以为不需要,就放回你……”

    “呼呼呼!”

    时兰妍明明在睡觉啊!

    难道她刚才在说梦话吗?

    还好没有被她发现!

    顿时,我松了一口气!

    拿到手电筒了。

    我又从我的床上,重新坐到了自己的椅子上。

    手里接着握着手机。

    我真彪的可以,明明我的手机呀,可以照亮的嘛?还用那么摸黑费劲的去找嘛?

    看来凌晨的自己,脑子已经不太清醒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反正我也已经大概知道了,总而言之,就是身体是做一切事情的基础,而心态是身体里面的血脉,两者缺一不可。

    我拿着时兰妍的手电,准备去洗澡了。

    洗澡间里面好像没有我的洗漱用品吧!

    我应该是放到床底下了,因为我们整个女生宿舍楼每个女生寝室的床底下,还是很大空间的,都可以藏下一个人了,不是说那个天罗市的那个变态色魔就是在床底下找到的嘛,只不过那个是在阎灵桃的床底下发现的。

    我这床底下应该没有人吧,话说我那天整理东西各方各位之后,就没有再翻过我的床底下了!

    说的也是,谁会没事就看看自己的床底下呢!

    我先用手在床底下摸了摸,因为我不想把脸贴到地上找,这又不是在我姥家的我房间里面,那地上可是干净的地毯,这个地上啥都没有,只有灰,看来我不在寝室,时兰妍也不打扫屋子,融唯就更别提了,真不知道为什么要给融唯留寝室,总觉得还不如给阎灵桃留床位强呢!至少阎灵桃的床底下,还可以放其他人的东西,比如谁的东西放不下了,都可以放在人家阎灵桃的床底下,但是融唯却不可以!阎灵桃的床还可以给别人住,比如朱韵,但是融唯又是不可以!

    这就好比,一辆公交车停在了站牌处,一个人自己不上车,还不准许别人上车,其实没什么道理,要是非找一个理由,那就是公交车是这个人买的。

    我直着脑袋,只用双手摸着自己的床底下。

    这个不是,那个也不是……

    看来只好将我的脸贴到地上,往里面看看了,反正马上也要去洗澡!

    我从地上站起来,拿起放在我桌子上时兰妍的手电筒。

    正在这时,我和阎灵桃的床铺之间,有一阵大风吹过。

    时兰妍睡觉时候也不知道关窗户,她倒是离的远了,就不怕把我吹的鼻歪眼斜。

    不对!

    我想起来了,那天就是这样。

    风有点大,吹进寝室里,阎灵桃的遗像在她的床铺中间,明明被风吹到了,是我把阎灵桃的遗像,又重新摆到她的桌子上了的。

    如果说朱韵拿走了阎灵桃的那张遗像,那么我放在阎灵桃桌子上的那张,是谁的遗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