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一百八十四章 你这个臭流氓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住手!你在干吗?”

    丁晓娇朝着我后面的男人喊了一声,我猛然回头,却发现那个男人正在猥琐的看着我,他的这个眼神我很熟悉,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他穿着一件普通的藏蓝色t恤,下身穿的是刚到达膝盖那种薄薄的莫代尔睡裤,两只手交叉放在他裤子前面。

    “你知道侮辱猥亵妇女的罪有多大吗?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我可提醒你,这可是公交车,是公共场所!”随着丁晓娇熟练的背着流利的法条,然后声音越来越大。

    现在车里面人的目光,全都看向了这个男人。

    可是,他却笑了,“我怎么了?”

    看样子,他一定是老手,还不想承认呢!

    “湛叶!我们去那边吧!”

    丁晓娇看了我后面的男人一眼,可这不太像丁晓娇啊,往常的时候,她嘴巴应该像是机关枪一样,给他念法条了!

    我跟着丁晓娇挤到了司机师傅的旁边,确实在这里不光视野好,只要司机师傅不说我和丁晓娇,我们俩在这儿确实也要安全的多!

    看来丁晓娇一定是有什么自己的考虑,幸亏我没有选择学习法律,要不然好累脑子啊,我看丁晓娇现在满面愁容的样子,好像又有了什么心事,可能就是在想刚才的事,应该怎么样更好的解决吧!毕竟对于丁晓娇这样想要励志成为大律师的人来说,什么事情都要做到万无一失吧!

    而此时的我,完全没有被刚才那个男人打扰,就是腰部有点痒而已,看来学美术的我,果然和丁晓娇不一样,我还沉浸在刚才跟晓娇一起讨论的问题中,不能自拔。

    女人真的很不容易的,总是被爱所困!

    我突然想起了我姥,尽管姥爷离开她这么多年,而且听他们说,我姥爷在外面早就有家了,可是我姥房间的书桌上,却总有一张我姥爷的照片!我尝试着藏起来,不让我姥回忆那些痛苦的往事,可每次我姥都会不知道从哪里,又拿出我姥爷其他的照片,然后重新放上去。尽管那些照片都是我姥爷年轻的时候,也就是像现在我们班同学那么大的时候,但是我姥却把它一直放在那里,也一直放在心里!

    “你总说我的心像玻璃杯,单纯的透明如水,就算盛满了心碎……”

    “喂!”这个有磁性的声音我一听就知道,事实上,我总是期盼着他会给我打电话,因为他是我除了姥姥以外,最信任的人。

    “哥!”

    “妹儿,现在哪呢?”我哥怎么一上来就问我在哪?这个有点奇怪!看来可能是出什么事了!

    “我在公交车上!我跟我好朋友刚去田地公园玩了!现在回来的路上!”

    “你今天……”

    我哥怎么说起话来吞吞吐吐的,“哥,你想要跟我说什么?你现在学校里吗?”

    “没有!我在家里,书房!”

    我哥以前每天都是按时上班下班,可是,现在是上班的时间,他却在家里的书房?看来被那个老板娘毒害的不轻啊?说得好听,在书房里,但谁知我哥他在书房里,看的都是什么书!

    “噢!”

    我冷冷的回答!

    因为我突然想起来那个全如园饭店的老板皇甫丽了,她居然还在我哥车子的后座躺着,那个位置不是说好留给我嫂子和未出生的宝宝吗?我哥现在变了,变得不再像我从前那个温文尔雅的哥哥了。

    “妹儿,你今天中午,是不是去全如园饭店了,你找那的老板皇甫丽了?”

    什么?那个女人这就告状了?

    “皇甫丽是谁呀?”我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就是上次在车里我给你介绍的那个!”我哥提起皇甫丽怎么会是如此的大方自然,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像是皇甫丽自己说的那样,她是我哥30年的红颜知己呢!

    “噢!不知道!”

    “她说今天给你拿了2000元钱,她问我担心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皇甫丽这个女人真的是个骗子,说话颠三倒四的,明明是她说的,只要我不说去过她那儿!就把这2000元钱都给我,不用我还了,但是她怎么还先告诉我哥了?

    真是恶人先告状!既然这样的话,我也要跟我哥说点她的事儿了。

    “哥,她今天是主动约我的,见我的时候穿着一个透明的衣服!蓝色绿色的那种,你一定见过吧?”

    “没有!”我哥斩钉截铁的说。

    “那她可能在等别的男人吧,毕竟像她那样风情万种的女人,还是有很多男人往上靠吧!”我用故意挑拨的语言,而使用的却是轻描淡写的语气,让人察觉的不漏痕迹!

    “她主动约你?皇甫丽?”

    “是呀!她说要告诉我一个关于你的事儿,我才过去的,要不然你以为我会去那吗?去那不要钱吗?”

    “关于我的事?我有什么事?”我哥的语气显得有些迟疑。

    那么我是应该说出来,皇甫丽告诉我的那个亲妹妹的事儿,还是保密呢?话说这个皇甫丽虽然问了我哥,我那2000元钱到底用到哪上面去了,估计也没有太大的恶意吧,再说了,她也没有让我还钱嘛!我如果现在就出卖皇甫丽说出来的话,那么会不会还要还这2000元钱啊?到时候我不光没有生活费,还有2000元钱的外债了,不要啊!

    关键我也是为了我哥好,因为事情还没有调查得水落石出,我就这样擅自的跟我哥说,会不会也造成他的困扰呢,说不定我哥趁机再去质问下那个皇甫丽,结果再一看那个皇甫丽的打扮,再旧情复燃了什么的,就不好了,毕竟我刚给他们俩稍微拆散点,况且皇甫丽那个女人还在我的背后发誓了呢,但是她发誓说的,她的话没有一句是假的,如果是假的,她活不过1个月。管她说的真的假的,但她可以发这么毒的誓,想必也有不为人知的原因吧!难道皇甫丽她真的那么不想活?

    “妹儿,哥都叫你几声了,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没有!我是说,没有什么关于你的事儿!”

    “那你那那2000元钱是干什么呢?零花钱不够了吗?”

    我爸妈给我的零花钱我确实有,但是我都给我姥了,因为我不想要他们俩的钱,可是我哥他连自己的生活负担都很大呢,我又怎么好意思管他要零花钱呢,所以每次我哥问我还有没有钱的时候,我都说有,这次也不例外!

    “哥,我不跟你说了,我这边还有事儿呢,我在公交车上面,我没有座位,站不稳,你好好陪我嫂子,我嫂子可是怀孕的人呐,还记得我们俩说过的话嘛,一个新生命在妈妈的肚子里生长,同时也在压迫着妈妈盆腔和膀胱,所以怀孕初期可能有一半的孕妇尿频,而到了后期,有将近80%的孕妇为尿频困扰,所以每天跑厕所大概十几二十次都是正常的,所以过几天你可以给我嫂子准备一个夜壶了!还有这个夜壶不用买什么新的,其实旧的拿热水烫一下都一样的,你看看你同事家里面的小孩儿呀老人呀,不用的,都可以拿来用的,因为厂家生产的时候,不一定会不会谁用过呢,最后还不是拿来都直接用了,有的都没有消毒,所以说眼不见为净,你不告诉我嫂子不就得了,再说夜壶那个东西谁还能一直用啊,就是孕晚期那段时间嘛,反正现在也不用着急,我嫂子现在才初期,但是我告诉你这个时候的人最容易情绪波动了,哥你可千万别气我嫂子啊,行了,我这边真进电话了!我挂了!”

    “喂!李小柱,你给我打电话的正是时候!”

    糟了!晓娇还在旁边呢,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

    但是晓娇的眼睛却没有看向我,还好我站在她的右侧了,她应该没有听到吧!

    “我告诉你,赶快把我的2000元还给我,那个是我打错了,想要打给别人的!”

    电话那头传来李小柱刚睡醒午觉的抻懒腰声音,“湛叶!你有事吗?”

    “什么我刚才说的那么多都白说了?你才醒,你看看我是几个小时前给你发的信息,说的有急事找你,让你给我回电话,现在都几点了?我以为你想要渎职侵占呢!”我这个好像是用词儿不当,但是管他呢,李小柱是法盲,他又听不太懂的!

    我可能是表情太过丰富,还是动作太多激烈,周围的人都看着我,丁晓娇的目光也开始慢慢转向我了,直到她的身子都面向我。

    “那个,回去我再给你打电话!你千万可别睡觉啊!”我站直身体,死死的咬着每一个字,生怕声音太小或者现在的情况不方便说,李小柱会以这些为借口而说他不知道!

    电话那头居然笑出声来了,他难道以为我跟他开玩笑呢?

    等等!笑?

    在我后面那个男人的笑容?我究竟在哪里见过?

    我突然想起来了!

    “他才是那个天罗市正在寻找的变态色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