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一百八十二章 寻找一朵小莲花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它先是朝着左面飞,然后又朝着右面飞,就像是在车子里找谁一样!

    事实上,这只纯黑色的蝴蝶,当它用那双翅膀一张一合的从窗户外飞进来,我就看它像是刚才停靠在吊篮顶部,那朵小白花上面的蝴蝶。

    可是,现在它去哪里了?

    “湛叶,别动!”丁晓娇看着我,轻轻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头。

    “怎么了?晓娇,你看见刚才那只蝴蝶了吗?纯黑纯黑色的!”

    “湛叶,它现在,在你的头上!”

    “在哪里?”我脖子一动不敢动的等待着晓娇替我拿下来。

    “别动,在头顶这儿!”

    “晓娇,你可以帮我拿下来吗?我有点害怕黑色的东西!”

    “就因为你夜盲?所以你怕黑?”晓娇有点顽皮的语气,伴随着嘻嘻的笑。

    “不是,我是害怕活的东西,因为我而死去!”

    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刚才占了我和晓娇后座的那个男人开始从半躺着的姿势,变成了规规矩矩静坐的样子。

    拿到他怕我了吗?看来放狠话也是对待这种没有素质人的一种方法,但我真的是无心,也懒得跟这样的人计较了。

    “湛叶,你知道这只纯黑色的蝴蝶,它有一个独特的名字吗?”

    “难道叫花香蝶自来?”

    “有点贴近了,是跟花差不多的名字!”晓娇的表情开始严肃认真了起来!

    我摇摇头,看着丁晓娇。

    其实不只是丁晓娇崇拜我,很多时候我也很崇拜她,因为她懂得的一些知识,恰好是我所不清楚的!

    “湛叶,你知道蝶恋花吧?蝴蝶最喜欢的是鲜花!而且,你头顶上面的这只蝴蝶就只回落到一种花上面!”

    “这个我知道,因为我刚才就看见有这样一直蝴蝶,停到了一朵小白花的花瓣上!”

    “这种蝴蝶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会见到的,有一些人见到后,非常的幸运,而另外一些人则会从此走上一条不归路,你看这里!”

    “晓娇,我看不到啊!那现在我怎么办?难道这种蝴蝶很难得一见,我就要头上总顶着个它嘛,它以为它是头花嘛?”

    “倒是想要它做头花,它还不愿意呢,但是奇怪,它从来不会停留到人的身上,它从生到死就只会停到一朵花的上面,就是小莲花!”

    “晓娇,你说的这种情况,是不是在哪本童话故事里面看到的呀?我刚才还看见它停在一朵花上面,虽然也是白色的,但是一定死了,因为那朵新鲜的小白花,是在吊篮的上面做装饰用的,估计就是一天一摘的那种短命花,怎么会是小莲花呢?小莲花不是长在水里吗?再说了,我又不是什么小莲花,它干嘛会挺在我的头上呀!哼!害得我脖子都酸掉了!”

    “湛叶,你刚才看见吊篮了吗?在哪里?就在田地里?”

    “是呀!就在你去厕所的高粱地那边,我本来不是要给你看着点嘛,但是我偷懒了,我去吊篮那休息去了,就在你大号的那个时候!”

    丁晓娇的表情显得很无语,但是她应该知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要让她知道吊篮在哪里,场景描述的稍微细致了点而已!

    “湛叶,田地的地上里面什么都没有,除了你给我留的你这个斜挎包!”

    “那人呢?一个男人一个女人,长得很高大的,你总该看见了吧?”

    丁晓娇看看我,然后摇摇头,就像是我自己为了吓唬占我们座位的这个男人,而故意编造的谎言一样。

    这时,落到了我头上的这只黑色蝴蝶,突然飞了起来!

    它虽然黑,但这不影响它飞起来时,就像是个旋转的舞者,美丽而自信,它从我和丁晓娇所站的位置,紧贴着公交车的棚顶,然后一路飞到了公交车的最前面,也就是吼我们的那个司机师傅那里,紧接着,又开始向我和丁晓娇这边飞来,中途有一些站在公交车中间,手扶着把手的女人,一个接着一个害怕的叫了起来,坐在右面靠后座位的一个孩子,居然敢用一根手指着这只纯黑色的蝴蝶,让她妈妈看,可她的妈妈却始终没有回头。

    可能人越长大,有些东西就会越害怕,那不是一种真正的恐惧,也许只是为了显示自己更合群而已。

    “晓娇,你刚才说它有一个独特的名字,是什么?”我边看着正在向我这边重新飞回来的这只黑色蝴蝶,边对着丁晓娇说。

    “这个你以后就知道了!”

    丁晓娇还卖起关子了!

    正当我低着头,担心它再次落到我的头上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啪!”一个巨大的声音!

    “你们俩坐在这儿吧!”是刚才占我和丁晓娇座位的男人,他居然用他的大手,在我的脑袋旁,将刚才那只蝴蝶打扁了!而且,现在还用手碾了碾碎!然后从他旁边的窗户外,双手拍了拍,向外掸了掸,又闻了闻,紧接着,他站起了身,“没事了!你们别害怕!”

    从生到死就只停留到小莲花的那只蝴蝶,竟然就被他这样轻而易举的打死了!

    居然连尸体都看不见了!

    又或者说,尸体的残渣还停留在他刚打蝴蝶的手上。

    他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是我和我丁晓娇的话吓到了,所以要主动靠自己的双手终结厄运,毕竟他也是看到这只蝴蝶的人,难道那只蝴蝶是因为我而死的?没想到我怎么躲还不时躲不掉,会有活着的东西会因为我死的厄运,就像是小时候的那只蜻蜓,它撞到了我额头之后,我本以为它没有事,只是撞得晕头昏脑的,跟我一样,谁知在我往前继续走的不远处,却发现它已经死在了地面上,那一次让小时候的我,难过了好久。

    可是这一次,真的又是因为我吗?还是他为了赢得车子里其他女孩子热烈的掌声,他以为他这是为民除害吗?

    “你到底在干嘛?我们不需要你让座!”我和丁晓娇并没有坐到那儿,就是刚才他打死蝴蝶的地方,我和丁晓娇互相看了一眼,她很难受,我也同样。我们不想要坐到有蝴蝶尸体残渣的地方,因为它刚刚是那样的跟我们贴近,对我们的信任,就像是我们是它的亲人可以保护它一样,看来这只蝴蝶还是应该从上到死只停留在小莲花上,或许只有那样,它才能够好好的活着!

    但它应该是一只有着自己信念和追求的蝴蝶,只不过它忘了一点,就是只有活着,一切才都有可能!

    “这是空调车!你开什么窗户?是你让蝴蝶飞进来的,结果你又让那只蝴蝶死无全尸!你,可真行!你知道小动物保护协会吧?你刚才的行为,我已经全都录下来并且上传到网上了,随后你会知道你应该付出的代价究竟是什么!”

    丁晓娇似乎比我更加生气,因为她比我懂得这只蝴蝶更多的故事,我想在她的心目中,那一定是很珍贵的吧!

    现在的我,正随着说完话的丁晓娇,一点一点的向前面蹭着步,而丁晓娇在前面给我开路,我回头看了一眼,刚才的那个男人,他先是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和丁晓娇,然后白了一眼我们俩,紧接着,又是占了两个位置,只不过他跟刚才的葛优躺不一样,而是整个将脚都放上面了,侧着蜷缩着,看来他显然已经把这个公共交通,当做是铁路交通里面的卧铺了!脚冲着他旁边的一个女孩,他可能没看到人家都捂着鼻子了吗?

    这个司机师傅也是的,怎么那么听我的话啊,我就说了一句“这车是怎么开的?”结果人家就真的开始不那么摇晃,也不紧急刹车了,这会儿开回去的路途,怎么这么平稳呢,每一个站点还都是缓缓的进站,又慢慢的出站。其实,我现在真的很想让司机师傅再一个急刹车,然后他可以从座位上面掉落或者是卡到座位与座位中间的缝隙里,因为只有那样,他才会明白刚才蝴蝶的痛!

    不对!他没到死亡的时候,是永远也不会明白的!

    我为自己刚才心里想的话,而惊讶不已,就像是我自己经历过死亡一样!

    我和丁晓娇,此刻也终于走到了公交车下车的后门,但是我们俩并不是到要站了。由于在空调车里,除了像他那种没有素质的人才打开窗户,恐怕也只有门这里到站的一开一关,可以让我和丁晓娇好好的透透气了,感受着外面的自然空气!

    “下车了,门口的,不下车的,都往里走,给让你让!”

    到站了,但是没有人下车嘛,我和丁晓娇也没有必要再往里面走嘛。再说了,如果再往里面走,不又会看到我们那个躺着的男人嘛,现在这个角度刚好看不见!

    谁知在司机师傅看没有人下车,马上就要关起后门时,一个穿着黑色长风衣的男人,使劲儿的,从我和丁晓娇两个人的身体之间挤了过去,结果他紧紧包裹在身上的扣子,应该是被挤掉了一颗!

    “叮!”

    在这个黑风衣男子低头捡起扣子的一瞬间,里面的衣服漏了出来是黑色的,带着一个白色的骷髅头,头像是从什么地方摔下来一样。

    “我说过吧!别再让我看见你!否则我不会放过你!司机师傅,停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