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一百五十四章 我在重复的活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莫昌江!”我大声的喊着,心脏砰砰的跳着!

    “我就知道,你想我,我在这儿呢!”莫昌江从我5102的房间对面,也就是他的5101的房间迅速的打开门,然后,向我走了过来。

    “莫昌江!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下面我说的话,全是真的,你可以相信我吗?”

    “不可以!因为你也不相信我呀!”

    “那我如果说,我可以相信你呢?你会相信我吗?”

    “那也不会,湛叶!因为你说的我不相信!”

    “你跟我说的都是什么跟什么呀?你有病吧?”我竟被莫昌江气得,心脏慢慢的从刚才的惊吓中缓了下来,现在的自己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这可能就是以毒攻毒吧,毕竟他这个毒也太毒了,完全可以让人口吐白沫,不治身亡,幸好我还没有到那个阶段!

    “你就说吧,你这么晚,叫哥哥有什么事?”

    “没有事!你回去吧你!”

    “真的没有事?湛叶,再给你一次机会,别说我睡着了,你就叫不醒我了!”

    “这个吧,其实,还真有一件事!”

    “别吞吞吐吐的啊!我不喜欢特别乖的小女孩!”

    “我知道你就喜欢放荡的,像是融唯那样的!要不然你怎么不跟她吵了呢?而且法条什么的一样都没说!”

    “我还以为你没听我们说话呢,没想到你是吃错了?sorry!我以后注意点咯!你这么说话不就对了,我就喜欢直来直去的女孩,不喜欢来回让我猜的,我又不是什么算命大师!”莫昌江开始对我暗送秋波了。

    “你认识算命大师是吗?”我眼睛等着大大的看着莫昌江。

    “认识呀!”

    “你认识的是哪位大师?莫昌江!”

    “ngo!你答对啦!就是莫昌江大师呀,难道你不认识呀?”莫昌江裂开嘴巴,一笑更加丑和臭了,我真的想说,哎呦我的天呐,赶快把嘴巴闭上吧。

    “莫昌江我这话放在这儿,你这么贱贱的样子早晚要被别人打死的!”

    “打死我的恐怕只有你吧!你怎么这么半天还不把你屋子里面的灯,打开啊?是不是在等我啊?瞧瞧,我这不来了吗?”莫昌江一边说着,一边朝我的方向走着。

    “离我远一点!你再过来我就叫人了!”我指了指我身上一直没有摘下来的,我的这个小斜挎包。

    “好好好!我怕你了行了吧?说说,今天又带什么防身器材了?也拿出来,我开开眼!”

    “还防身器材?你以为是健身器材呢?给你开开眼就免了,对你用着试试,倒是可以!”

    “行了,我困了,不跟你闲扯了!你没事别总瞎叫我啊!我可有起床气!告诉你!别回头哥哥将你打了,你哭着说我没有告诉你啊!”

    “放心!我绝对不是那么无聊的人!我真的有事儿,想问问你,这个房间的灯在哪里打?”

    莫昌江听完我说的话,换上酒店拖鞋的大脚,“哐哐”地踩着我房间的地面。

    “小点声!楼下别来找!”我在我的5102号房间的门外,对着里面黑黢黢的地方,做着“嘘”的手势。

    我看看里面,真的啥也看不清,甚至感觉莫昌江一进这个屋子里,就被黑色吞噬了,再也找不到莫昌江在哪里,如果真的是那样,该有多好!

    我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微笑,因为我觉得比此刻的我,更不幸的,就是今后嫁给莫昌江做老婆的那个人,这样一想,自己还是蛮幸运跟幸福的。

    我会不会有点幸灾乐祸呀!我这一点可不好!这点要改!尤其不能跟莫昌江这种弱智一般见识,更不能随意说人家以后的老婆,万一挺好的呢,傻人也有傻福吧,就这样想想,我心里还会舒服点,要不然背后说别人,难受的始终是自己!

    但是我从不喜欢背后说,我就是喜欢当面说。

    “莫昌江!你到底会不会啊?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弄好?一点亮都没有,要是不会的话,就别在那墨迹了,我现在下去找前台的小张和小李子去!”

    “你一口一个小张小李子的,你跟人家很熟吗?你知道人家俩个现在有多忙吗?”莫昌江在我的房间里传出的声音,让我怀疑我自己刚才的决定,会不会这样时引狼入室啊!莫昌江怎么不出来了?

    “莫昌江!你先出来吧!”其实,我心里想的是,想要给莫昌江引出来之后,我快速的进到屋子里,然后关起门,我宁可直接用手机照亮了,我也不想就这样跟他耗下去!

    “这样吧,湛叶,你住我的房间!”

    “你想得美!”我憋着嘴,白了我房间里面黑兮兮的地方,希望那里是莫昌江的方位!

    “你想什么呢你?我是说,这个房间既然灯坏了,那我们俩今天晚上就将就着挤一挤,你住大床,我住地上还不行吗?这样我们俩还可以省出一份儿房钱!”

    “莫昌江!刚才办理入住的时候,我都看出来了,你到底是多么小气的一个人,虽然我也是拿钱很当回事的人!但是你有点过分了!男女授受不亲,你不懂吗?敢情你没事了?你为我考虑了吗?我将来怎么嫁人?人家我男朋友万一是公安局的呢?一查我跟你同房过,人家会是怎样想我?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做责任啊?别天天弄的谁都要跟你一样禽兽和随便似的!”

    莫昌江终于从我的房间里面出来了,“呦呦呦!还将来男朋友万一是公安局的吗?你看你去公安局给你吓的,就算你敢将来每天给你老公送饭的时候,都那么哆哆嗦嗦的站在外面,你老公还不愿意呢,还嫌弃你丢人呢!瞅你那小胆儿,还离着门挺远的,我能吃了你吗?告诉你!你这样的白给我都不要,你爱睡不睡!你就在这儿房间外面站一个晚上才好呢!”

    莫昌江的样子,有点生气了,我低着头,看了看我手里的房卡!

    “对了!我忘记插卡了!”

    莫昌江一边开着他自己的5101号房门,一边极其不情愿的说了一句,“知道插哪吧?”

    “就是不知道嘛!所以我才叫你呀!”刚好我为了我莫名其妙的叫声,找到了一个非常合理的理由。

    “你就是因为这个叫我的啊?白兴奋了?我是服务员吗?那你要给我小费儿才行啊!以身相许也凑合吧!我就委屈委屈!”莫昌江拿着我手上的房卡,在我房间一进房门的右边中间,卡槽里插了一下,伴随着一个声音清脆的“叮”,我房间里面的灯也全都亮起了,就连卫生间的排风都被打开了!

    “你这个都会用吧?洗澡上厕所不会还要我教你吧?”

    “不用了不用了!你赶快走吧!”我推着莫昌江卡在我房门卡的身体。

    “你总给跟我说句谢谢的,对吧?湛叶!”

    “谢什么?告诉你!钱我明天还给你!这是我花自己钱住的酒店,我为什么要谢谢你?你现在需要做的事,就是go out!回去睡觉!”

    “我最讨厌说一句话,动不动就带上点外语的!”

    “我也讨厌!可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没留过学,还拽什么拽,对吧?莫昌江!”

    “我有钱!不用你还我!”莫昌江有点严肃的说。

    “我知道你什么都有,你还有病呢!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吗?我只是害怕别你今天晚上因为付我的这个房费,在抑郁而死了,我可负不了这个责任!因为人没钱后,心里上会产生两种变化,一个是只要赚钱,娶也要娶个有钱的,却忘了,有钱人家也想找个好小伙子,好好的过日子,他们如果想找一个只认他们钱的人,怕是要饭的也会像选秀一样,在人家外面排好长的队!另一个是觉得赚钱没什么意思,辛辛苦苦,起早贪黑的赚的钱,结果赚完之后,给一个陌生女子花了,还没有得到任何利益。所以这样的赔钱买卖,谁会做呢?因此就会在今后的学习生活中,想方设法也要追到手,才能不枉费前期的投入,现在的付出!我说的没错吧?莫先生!”

    “汗液!你别这么叫我,叫的我心里麻酥酥的!”

    “你叫我汗液?你把你心里面想的说出来了吧?”

    “我说的是湛叶!是你自己听错了!”

    “你还不承认?其实我明白,你没有被伤害的伤痕累累之前,是会永远地认为自己还可以再爱的,你这就是典型的赌徒心理,也是现在你对我的心里!赌跟选择的区别就是,赌,逢赌必输。而选择,可以对自己有利,或者更有利。前者激进,后者保守,但是对于人来说,还是保守一点更好,只要别选择你得不到的,理你太遥远的,败的可能性就很小。但是,你不是人,我就不知道了!选择是主动的,自己做的多,并且,自己是可以控制自己的结果的,比如你找一个跟你差不多智商情商和长相的。因为选择是权衡利弊,计算过失之后的产物,可以让一个家庭在好和更好,甚至最好中做出选择。但是,这些话对于你来说,是不见效的。你最可怕的地方在于,自己在赌,却以为自己正在做着选择!”

    等等,刚才这段话,我好像对谁说过?

    难道我的生活,已经进入到了另一个时空,然后,一直在重复着过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