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一百四十六章 又一桩命案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忘在刚才那家店里了!”

    “但是,现在你们不是要走了吗?你去拿还来得及吗?”

    “是啊!来不及了!怎么办呢?”我有点着急了,因为那件白色连衣裙是我哥给我买的,很贵的!

    我真倒霉,一定是看见莫昌江了,要不然我衣服也不会被酒洒上,我也不会没有吃饭,我的连衣裙也不会忘记拿!

    他可好,还跟我们田老师走在队伍的最前面,根本就不管队伍的最后面还有一个我!

    我们田老师是莫昌江的姐?把我彻底弄晕了,我们轮鸿大学难道是他们的家族企业吗?

    怪不得上次我想要举报莫昌江,去跟田老师说时,她还帮着莫昌江说话呢,那时候的我太傻太天真,我还以为是田老师为了我好呢,现在想想缺心眼到家了。

    而且这个毛病,我一直都没改!比如现在,我的那条裙子该怎么办?

    那个老板应该会把我的那件白色连衣裙,也当做明星同款卖掉吧?至于酒渍,老板肯定还是不会洗的,那不知道的买回家去,还以为明星也陪酒呢?

    算了,没办法了,我总不能还要让这么多人等我去拿裙子吧!

    我还是赶紧跟上我们这个熙熙攘攘的长队伍吧,要不然别把我自己扔这边了,我可还想回寝室好好睡觉呢,还想明天好好上课呢,因为作为学生的我,到现在为止,一天还没有去上过课呢,我甚至连我的老师和同学都不认识几个呢!

    “湛叶!”我的后面有一个女孩的声音。

    还是刚才那个女服务员,我有点着急下楼,顾不上她了!

    居然连个再见都没有跟她说,会不会太不像话了!

    “再见!我先走了!哪天有时间来我们学校玩!”我头都没回的说着这句客气话,可是她却当真了。

    “我过些天去你们学校看看,把你忘那家店的白色连衣裙,给你带过去!”

    什么?我刚才怎么没想到?对呀!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太好了!

    我走到了乐梅台酒店的外面,跟我们那一大帮人汇合,她虽然不是门口那两个长相漂亮的迎宾,但是她也过来送我,在乐梅台酒店门前灯光的照射下,她仿佛发着光,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在一个不期而遇的地方,交到一个愿意为你付出的朋友,因为她们这儿的力萱市到我们那儿的轮鸿市,是真的很远!

    其实,大学哪都有,力萱市也有很出名的力萱大学,而且好像听说就在这个力萱市的中心,虽然我也没去过,但是应该离乐梅台酒店不远吧,毕竟这里也是很繁华的地带,但是她却选择了要去我们的轮鸿市,那一定就是想要真心交我这个朋友,也觉得我这个朋友值得交。

    “再见!”我坐在跟王政和莫昌江同一辆的车里,头伸出去,手也举着挥着,看着外面的她。

    “你认识人家吗?你就跟人家说再见!真是自来熟!”与我同样坐在车子后座位的莫昌江将他的头转向了我这边,他的口臭味儿跟酒臭味儿混合到了一起,让我不得不把头和手都缩了回来,老老实实的闭上眼睛,其实是被他给熏得!

    不过,莫昌江说的对,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呢,但是车子已经启动,并且行驶了起来,“你叫什么名字?”我上半身面向我这边的左车窗,再一次的将头伸了出去,左手右手也同时将手肘打直,伸向了车窗外面,希望她能听见和看见!

    “危险!”莫昌江把我的身体,一下子扭正了过来!

    “你有病啊?莫昌江!”

    “你有药啊?湛叶!”

    “你们俩的对话好有意思,这才是一个学校的样子,见到就开始掐,不像是我们学校全都客客气气的,还好我没有听我妈我爸的话,坐他们那车,要不然去哪看这样的好戏去!”

    这个王政说的,我怎么听怎么都不太像是好话呢!

    “我叫蓬霞!”车子外面远远的,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

    “蓬……”我又再次将我的上半身面向我左侧的车窗,脑袋刚要伸出去,连人家名字都没来得及读全,就又被莫昌江给我讲身体扭了过来。

    我不顾他的阻拦,又一次想要把头伸出去,并且面向我这边的车窗喊,“我知……”

    结果,全都被他给我中断了!

    “你可不可以离我远一点?我有狂犬病!莫昌江!”我将双手掐着腰,一副随时等着跟他大打一仗的样子!

    “你让我去哪啊?车子就这么大!我有精神病,我不怕!行了吧?”

    “我是说真的,你怎么不去坐副驾驶呢?”

    “坐副驾驶的人是要付车钱的,大姐,我哪有钱啊?”

    王政转过头来,对着莫昌江说,“哥,你别担心,我这儿有!”

    但是,莫昌江的眼睛却东瞅瞅西看看,对王政的好心,并不领情!

    “哥,现在你爸爸妈妈的身体还好吧?”

    “好得很,放下你的心!”

    人家王政一口一个哥的喊着,这个莫昌江怎么一声弟弟都不叫呢?看来他们俩个人的关系有点微妙,并不是因为我,好像还有其他的原因。

    “哥,不是我说你,我觉得你有什么困难就直接跟我们说,你这么老是不毕业,不工作的,也不是那么回事,毕竟你们家现在很需要钱!”

    莫昌江头稍稍转向了我这边一下,然后迅速的对着坐在他前面的王政说,“行了!别说了!”

    应该是有什么事不想让我知道吧!

    就这样,气氛很压抑的持续了20分钟。

    王政又开始说话了,应该是终于想到新的话题了,“哥,我们都多长没见面了!我发现你现在喝酒可以了,也不断片了,我记得你以前喝完酒比我舅舅还吓人呢,但是你跟我爸那种喝完酒不省人事还不一样,你是疯言疯语,你记不记得你上次……”

    “行了,别说了,你听不懂吗?”

    这个莫昌江可真是的,挂不得脸上起了那么多痘痘,脾气不好,内分泌失调能好吗?再看看人家王政的脸,是让多少女生都羡慕的光泽水嫩。

    看来脾气对于一个人来说到底有多重要,不光能改变命运,还能改变面相。

    现在,车里面又是一片安静了,司机师傅可能也觉得这个密闭的空间里,三个人都没有睡觉,可三个人都在大喘气,却没有说话,很不舒服,所以主动打开了车载收音机。

    “据本台新收到的消息,就在刚刚,在本市轮鸿大学的校门口,出现了一桩命案!受伤者现在正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具体情况,请看明晚报道!”

    “哥,你们学校怎么又出事了?”

    “什么叫又?就像你们学校挺好似的,谁不知道你们迎堡大学不但是出了名的普通院校,还是出了名的,整个学校都建在了坟地上的大学,我看迟早也得出事!”

    “莫昌江!你会不会说话?”

    “是他先说我们学校的,你到底是不是我们学校的人啊?你爱不爱母校啊?湛叶!”

    “王政不是那个意思,他是关心我们学校,因为那不也是他舅舅的学校吗?是吧?王政?”

    “是这样的!哥,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的,你怎么还不如湛叶了解我?”王政转过身来,看着我笑了一下。

    “好,她理解你!你也了解她!你们俩男未婚女未嫁,赶快结婚吧!”

    我怎么了?怎么他们俩个吵架,把我也给带上了,还把我安排嫁给谁,我看这个莫昌江真是病的不轻,说他精神病都是侮辱了人家精神病!人家精神病至少还吃药吧,不过,莫昌江他倒是也吃药,他吃的是火药!

    我最讨厌跟脾气差的人讲话了,也讨厌听。

    我可是学美术的,我是高雅的艺术生,如果不出意外,我将来是会成为一名大画家的,我可不想沾染他们这些凡夫俗子的臭毛病,会影响我的画风的!

    “哥,你们今天晚上要不然就先别回去了,我担心你们学校门口发生命案,学校里面现在也不安全!”看来这个王政还是很大度的,又开始主动跟莫昌江说话了,应该是很珍惜莫昌江这个哥哥的。

    “你说错了!越是危险的地方,越是安全的地方,不信你今天可以在我们学校门口站一个晚上,你看谁敢碰你?保安肯定都围着你!”

    “不是!哥,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现在你们学校门口会不会沾上一些血迹!到时候踩到脚上就不好了!”王政的话,让我不禁想起,我的那双黑色高跟鞋的鞋底,也有粘粘的东西。

    “喂!舅舅!是的!我已经知道了!你现在要过去医院吗?是的!这个是肯定的,舅舅是校长嘛!我刚才跟我哥说了,他不听!那我现在把电话交给他听吧!这样啊?嗯!好!行!我知道了!舅舅,你也照顾好自己,明天见!”

    “不是说让我接电话吗?我三叔怎么不跟我说话呢?还是你不把电话给我听?”莫昌江又在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哥,我舅舅说,现在不让你和湛叶回学校,今晚先让你们去酒店住!明天早上再让车子接你们回学校上课!”

    “劳我三叔费心了,我明白了,我三叔这是命令湛叶去跟我开放啊!”

    “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