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一切皆假象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司机师傅,你这车没有导航吗?”王政在副驾驶的突然说话,让我眼睛慢慢睁开,原来我已经睡了一会儿了。

    我看了看我的手表,什么?司机师傅都已经开了三个小时了,居然还没到乐梅台酒店!

    难道力萱市的新人路这么难找吗?

    不过话说回来,我确实没有去过力萱市,现在这是哪啊?外面的人不太多了,建筑物也随着出租车向前开,而不断变少了。

    力萱市好像是一个县级市,这样的情况应该算是正常现象吧,也就是说,现在已经到力萱市了?

    “我的车里没装导航,我自己就是导航!”

    天呐,我怎么忘记我们车里面的自己师傅,是这么一个直来直去的人了,我还敢睡觉,我也真是胆子肥了。

    我赶紧看看我刚才睡觉躺着的那块椅子背的布套,还好没有弄到口水在上面,要不然这个司机师傅还不得让我赔钱啊!

    咦?椅子背上面的这个布套,怎么跟王校长办公桌上面的布帘是一样的,白色蕾丝,铺在暗红色的座位上,很是扎眼,难道给他们俩布置的,是同一个小女生?

    看来这个司机师傅应该认识王校长才对呀!怪不得我们一下来,就看见这辆车子在楼下等我们呢,我们轮鸿大学的安保还是比较严的,一般的出租车是进不去我们学校的。

    会不会王政也认识这个司机师傅呢?可是看他着急的样子,应该不认识!

    “王政,怎么了?走错路了吗?”

    王政没有理会我的话,但是听他的语气,这个司机师傅真的走错路了,而且还错的离谱,“出则车就是应该装导航的!”

    “谁规定的?哪一条法律规定的?”司机师傅一边开着车,脑袋前后左右四周的看,一边还在理直气壮的跟王政做着垂死挣扎,打死不承认他走错了,非要说前面哪里哪里一拐就到了。

    其实,他就承认个错误,有这么难吗?看来司机师傅跟我差不多,也是个倔脾气。

    我这个时候,真的很想丁晓娇,如果她在就好了,跟这个司机师傅念念法条,一定给他弄的服服帖帖的。

    “告诉你!没听过新闻里面说,导航会把车子导到水沟里吗?还有你们真的觉得,一个女人怪里怪气嗲嗲的声音导航,那么好听吗?全是装的!你告诉我有几个是真的?一吵架全露馅!”

    看来这个司机师傅是深深的受到过什么伤害,不遁入空门,可能不是因为他跟凡尘的情感未断,而是因为他脾气不好,人家不收他吧。

    此刻的我,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怼一下副驾驶王政的肩膀,让他别再跟着司机师傅犟了,免得自己生气伤身。

    我倒是不是为了王政着想,我是为了我自己,如果王政现在被气昏了,我怎么办,我一个小女生,连这里究竟是个什么地方我都不知道,我从王政副驾驶的后面,向左前方探着头,看着王政的脸,已经被气红了,这么点小事不至于吧?

    王政刚要再次跟司机师傅说话,一下子,看见我的脑袋,被吓了一跳,“湛叶!你坐好了,把安全带系上!”

    王政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想要跟司机师傅做一场殊死搏斗,没到那个程度吧,再说了,也不值得啊!

    “你看你看,我说的吧,是不是说的拐个弯就到了!”司机师傅的样子,好像是前面就到了,可是一个酒店都没有啊!都是土路,我怎么感觉走的路越来越不对了呢?

    拜托,我醒了都已经10分钟了,司机师傅都已经拐了无数个弯了,也不怪王政生气,王政可是眼睁睁的三个小时一直看着司机师傅拐弯的,可能实在是受不了了,才会主动跟司机师傅顶几句的吧!

    可以理解,但是王政的脾气,应该没有他们寝室那个孟会好吧,孟会是会稳住司机的心情,而王政是会挑起司机的愤怒,他更容易着急,但是三个小时了,应该是正常人都会着急吧!

    三个小时了?那就是说现在已经8点了?但是外面怎么跟我们轮鸿市的下午2点是一样的呢?大白天,火辣辣的太阳。

    如果晚上8点了,司机师傅连酒店都没有找到,那么我可不可以直接跟司机师傅说,要不然就给我原路退货吧,因为我可不想还要因为晚归的事儿,再跟我们王阿姨说道说道。

    可是,王阿姨应该会理解的吧,毕竟是她给我指的路,让我来找王校长的,虽然王校长也是在司院长面前抹不开面子,被迫才带我来这个饭局的,但是王校长的面子,王阿姨总不能不给吧,还有司院长是我们的班主任田老师的妈妈,她的面子,我总不能不给吧!

    这样一想,就没事了!

    是的!就是这样,我的心终于可以放进肚子里了。

    现在的任务,就是帮助司机师傅找到乐梅台酒店了。

    算了!靠人不如靠自己,我还是拿出我的手机查一查吧。

    我们群里面怎么会用这么多条信息,又怎么了?不会又是找我的吧?

    我用左手食指点了一下手机屏幕的轮鸿大学美术系1班研究生班级群,我习惯从前往后的看,这也算是强迫症的一种吧,我迅速的翻到了前面,果然成篇成篇的说我,我发现田老师其实很有意思的,那么费劲儿的找我,结果我来了,她人不在了,又有其他事去忙了。

    还有这些学生也真是的,我们田老师明明只问了两句,而且两句都是复制的,大概的意思就是问湛叶在哪,说她现在刚好去女生宿舍,问我现在寝室吗?

    就这么点事儿,怎么被我们群里面传成是天大的事了?这些怕马匹的学生,有时候,不是事儿吓人,而是人吓人。

    群里这条内容是刚刚发的,漆雕芙?她怎么知道我电话号码的?为什么把我的电话号码公之于众啊?真是的!抢什么风头嘛!让其他人感谢她是吗?我看她说完的下面还有几个头像是男生的,还说什么记住了,都存一下。存什么存?这是泄露隐私知道吗?这个漆雕芙她怎么跟发小广告的一样,她该不会还在厕所里都贴上我的电话号码了吧?这回我就知道为什么外卖都总给我打电话了,回学校后,我非要好好的质问她不可!

    “我就说可以到吧,告诉你小伙子,力萱市的路就是这样七拐八拐的!赶紧下车!对了!你要来回付双份的钱啊!”

    什么?怎么回事?都9点了才到酒店,我们都还没有吃晚饭呢,就被他弄得要吃夜宵了,我们明明做得是单程,如果他回去不好拉人了,他可以不接我们的活啊,还有没有点职业素质,我们的钱是这么好赚的吗?都是大风刮来的吗?

    我想要下车后,到跟司机师傅车窗外,跟他好好理论一下,但之前看了一眼王政会不会付钱,如果他付了的话,我就不付那个口舌了。

    果然,王政很儒雅的掏出了右裤兜里钱包,拿出了里面的几个大票,这个动作,跟邓邓一元钱还要跟人家讲半天完全不一样,王政这才叫酷帅好吗?

    话说,邓邓这回怎么这么小气,好几天都不给我打电话了,以前他还说他一天不给我打电话,内心都有一万只蚂蚁爬过呢,看来他一定又有女朋友了,说不定就是那个推着他轮椅的高淑子。

    “司院长,你来了!你好你好!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

    正在说话的这个,跟司院长的穿衣风格有些像的女人,该不会就是王政的妈妈吧!

    脸型?不像!脑型?也不像!

    她就站在司院长的左侧,右侧像是给谁留出来的地方。

    “司院长,你好啊!小田呢?”一个满面红光的男人,像是刚结束一场酒席,又来赶下一场一样,他站在了司院长的右侧,然后伸出来大手,司院也抬起了她的右手,马上握了上去。

    司院长这回怎么不擤鼻涕了?难道鼻炎好了?还是真的被王校长办公室那里的灰尘吸进鼻子才那样的!怪不得司院长翻遍了包里,都找不到几张面纸巾呢,原来她不常用。

    “小田还有点其他事,今天就不过来了!”

    他们口中的小田,应该就是我们田老师吧,好想笑啊,都多大年龄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田老师今天都45岁了吧,还小田小田的,怪不得我们田老师自己也觉得自己年龄小呢,原来是因为被他们给宠的。

    “那可不行!没有小田,我们可吃不进去饭呐!小田在这里一坐,那大个子,那亭亭玉立的样子,也好下饭不是吗?”刚才说话的男人,真的是好能瞎掰啊!我承认我们田老师是一个美女,就连我们学校的保安大哥都愿意都看她几眼,但也不至于没有她就不想吃饭这么夸张吧?所以说,我真的是不想来这种虚伪的场合,没办法,既来之则安之。

    “那个人是谁啊?那个男的!”我小声对着王政说。

    “他是我爸!那个是我妈!”王政用右手大拇指与四指并拢,指向刚才的那个男人和女人。

    王政小跑了过去,正跟大桌子右面靠里的人说着话。

    “哥,你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