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一百二十九章 我的头在外面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哥和皇甫丽两个人的表情越来越奇怪,看看我右面的车窗,然后看看我,尤其是那个皇甫丽,嘴巴张开一直没有闭上,是一种被吓呆了的吃惊状!

    到底怎么了?他们看见什么了?为什么会看看车窗的外面,接着又看看我,难道外面的人很像我吗?

    “当,当当,当当当!”

    这不是敲寝室门的那个奇怪动静吗?

    奇怪的节奏,每次都是敲成很简单易懂,又很晦涩难懂的节拍样子,就就好像是有什么寓意正等着谁去破解一样。

    我哥和皇甫丽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又都咽了一口口水。

    我盯着我哥的眼睛,发现他有点闪躲我的目光,像是不想看到窗外,也不想看到此刻的我。

    要我说,男人有的时候,比女人胆子还小,男人不是应该给女人撑腰保护女人吗?我哥也真是的,刚才保护这个皇甫丽不是挺厉害的,现在怎么不能保护我了?他到底还是不是那个为了我这个妹妹,都可以上当山下火海的哥哥。

    胆小鬼,有什么大不了的,居然连我哥都会害怕,还是这个人跟我有什么关系,才让我哥不知所措的,难道她是另外一个我,是帮我拿外卖的那个湛叶?

    我神呼了一口气,鼓起勇气想要把车窗打开。

    但是已经被我哥锁住了,我用左手推了推我哥,但是我哥身子就像是没有骨头一样,随着我的左手的摇摆而大幅度晃动,我又叫了他几声,他不但没有反应,而且他上半身向前头向下,打了个大弯,与下半身蜷缩在一起,虽然腿没有动,但是配合着我哥的衬衫,我怎么感觉这个样子有点像那只毛毛虫呢,就是我在图书馆下楼时,发现的那只毛毛虫,我好害怕等下我哥的身体也会突然变成两截。

    而车后面座位的皇甫丽居然晕倒了,是被吓的吗?还是被我打得?

    没办法,我只能自己回头了,加油加油!

    我在自己给自己打气,因为我知道关键时刻还要靠自己。

    我慢慢的转过身去,脑袋冲着车窗,然后,正慢慢的睁开眼睛。

    没有人啊?

    谁啊?

    我哥好像也松了口气,他不再锁住我旁边的车窗。

    伴随着车窗的打开,我又一次看向外面。

    那不是丁晓娇吗?

    我看见丁晓娇在远处,正四处的找我。

    怪不得我哥眼神不对呢,因为丁晓娇长得确实太像太像十几岁的那个我,我哥一定认为自己产生幻觉了,或者是看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所以才会害怕的。

    可是,为什么皇甫丽为什么会晕倒呢?难道她也认识十几岁的那个我?还是她认识丁晓娇?

    “晓娇”我抻着脖子喊着,手在车里面向丁晓娇的方向挥舞着,随即脑袋又伸出去了一下,时间也不长,也就几秒钟,但是因为我这边虽然是路边,却总有骑电动的人从旁边经过,速度之快,堪比摩托。

    其实想想都后怕,如果那时候碰到的是另一个骑的非常快的,那么我的头,现在还在吗?

    “啊呀!”我的头被外面的一个人的左面侧腰撞到了。

    “你怎么不看着点啊?”本来就是我的错,我却反倒先指责起外面骑电动的这个人了。

    “你是哪家的小姐?好大的语气!难道你爸是什么大官吗?你就可以欺负老百姓吗?”

    我眼前的这个人,是一个嘴唇很薄,看上去很刁蛮的女人。

    直觉告诉我,这个女人应该不是个好惹的人。

    我及时停住了我接下来的叫嚷,不是因为我自己,而是我怕影响我爸我妈,毕竟他们俩没有错,我也跟他们俩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可是,这个女人却开始不依不饶了,还不断的招呼自己身边的人过来看,甚至远处的人也被她喊了过来,她不就是一个骑着电动车的普通妇女吗?难道她是这片的地头蛇,现在这个场面,很多人把我哥的车子已经围了起来,很像电视里面演的那种,接下来就会把车子里面的人拽下来,然后痛打一顿。

    我真后悔刚才没看人就随便说出那句话。

    我现在想要收回,却已经来不及了,我这么高傲的性格,该不会让我向她低头道歉吧。

    看看接下来的发展再说吧,如果真的到了非要道歉的时候,我想我也是会下车,然后向她弯腰90度,郑重其事的跟她说声“对不起!”

    毕竟对我来说,高傲重要,但是命更重要,如果没有命了,我的一切高傲还有什么用呢,这也叫做好汉不吃眼前亏吧。

    “你们来给评评理,你们说到底谁对谁错?我在这儿照常骑着车,我还着急去接孩子呢,可是这个女孩倒是好啊,她的头突然从车里面伸了出来,撞了我的侧腰,告诉你,我可有腰脱的老毛病,可别因为她再加重了,我还没说让她带我去看病呢?她倒是好啊,还骂起我来了?”没想到这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人,还纷纷点了头。

    这个女人看着越来越多的人给她撑腰,居然还把电动车摆到了车子的正前方,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我这边车窗的旁边的地上。

    说实话,她这个样子,一点都不像是孩子的妈妈,还什么着急去接孩子,我看我就是碰到职业碰瓷的了。

    我怎么骂她了,我带一个脏字了?我就说一句,她就说这么多久,她这么说话,就有点上纲上线,不讲道理了,懒得理她。

    没关系,反正我哥车里面有行车记录仪,可是刚才确实是我的错,这可咋整?

    这时,我哥把车窗全都摇上去了,然后锁住车门,我哥该不会是要开车吧,不行啊,她的电动车在我哥小轿车的前面,如果把她的车给故意压了,那还得了,那不是犯法了吗?哪个法律来着?好像是故意损害公私财物,况且,这个女人是什么省油的灯吗?估计她会召集一帮人,追我们这辆车的。

    原来是我多心了,我哥还是那么沉稳的思考问题,他可能是怕这个女人和一些不明事理的人伤害我和后面座位的皇甫丽。

    这个皇甫丽她应该是装睡吧,我从车前面的镜子里看到,她的眼睛还时不时的向外面眯着眼睛看一下。

    我哥开了他驾驶座位旁边的门,然后慢慢的走到在我车门外那个女人的身边。

    “大姐,我想问下,你的身体没事吧?”我哥得体的语言,让这个又是拍打地面,又是用鞋子踢地面的撒泼女人,渐渐镇静了下来。

    “你管谁叫大姐呢?”她看着我哥的脸,可能是嫌弃我哥长得老,还白眼了我哥一下。

    但是我哥用他那极具磁性的声音,接着说,“不好意思,女士,我刚才听到您说,您要着急去接孩子,我看时间也不早了,要不然我们今天就这样,您看可以吗?”

    “那可不行,我告诉你,我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还被一个小丫头教训了,她是你女朋友吧?我看你长得不怎么样,但是气质还行,你是不是有点钱,才会找个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我告诉你,赶快跟她分手,她不行,你将来还是娶了她,你们整个家族都要遭殃的!”整个女人说话越来越没谱了,看来是我哥太给她脸了。

    但事实上,像她这样得理不饶人的人,我也是真的没有办法。

    又不能跟她一样不讲道理,因为人家会认为自己说的是正确的真理,又不能跟她讲道理,因为我真的做得不对,没有理。

    “女士,她就是我们家族的,她是我的亲妹妹!我对我妹妹做的事向您道歉,希望可以得到您的原谅,我现在扶您起来,我把您的电动车放到我车子后备箱里,然后您坐我的车,我送您去接孩子,您看可以吗?”我哥的话一说出,居然围观的人发出了“哄!”的声音,像是倒喝彩,也像是再说,我和我哥怎么这么不像,不光是长相还有谈吐。

    “湛叶!你在这儿吗?我刚才就听见这边有人喊我,然后围了一大堆人,我也不是一个爱看热闹的人,所以就没有过来,但是我都找遍声音传来的地方,看起来就剩这里了!”丁晓娇一边大神喊着我的名字,一边挤过人群,嘴里面还嘟嘟囔囔的,而且她居然不是首先到我这边,而是用手敲打着后面的车窗,还不断的往后面座位上看,也就是皇甫丽旁边的那个车窗。

    我此时看见丁晓娇,觉得特别亲切,马上摇下我右边的车窗,“晓娇!你怎么才过来呀?围了这么多的人,你也不过来帮我说说话,你倒是说点什么法条呀,你把他们吓走呀!”我说罢,便用左手食指朝下,指着我这边车门地上的女人。

    “湛叶!法条不是吓别人的工具!那是维护自身权利的武器!”

    “行了行了!别跟我说这些了,都晚了,我不想再坐我哥的车了,我跟他没有什么话说,关键是他车里面还有一个人,弄得就像他是司机拉客拼座似的,我可不愿意跟这样的人同坐一车!晓娇,我们快走吧!你不是下午4点还有课呢嘛?”

    “可是你要怎么出来呢?”丁晓娇看了看地上的女人和我哥,在车门旁走了几步。

    不对啊!

    丁晓娇如果是才走过来的话,那么刚刚在外面敲打车窗的那个,又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