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一百二十六章 幕后老板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耿语看出我正一直观察着我们小土豆老师的眼睛。

    用右手先是盖住了小土豆老师的右眼睛,使其闭上,接着是左眼睛,直到两个眼睛全都闭上,耿语才又恢复到了刚才的姿势,也就是双手十指交叉放到了小土豆老师脸部的下方。

    “湛叶!湛叶!”

    糟了晓娇还在外面找我呢!

    “晓娇!我在医院大门口人最多这里面!”我使出现在我所有的力气,朝着大门外面喊,虽然不知道丁晓娇能不能听见我说话,因为人真的太多了,而我的心真的是太疼了,已经不足以支撑我站起来了。

    我哆哆嗦嗦的从我的小斜挎包里面,拿出我的手机,想要给高惠打电话,告诉她这个噩耗,又怕把她吓到。

    到底打不打这个电话呢?

    对了!我手机里根本就没有存高惠的电话号码,此时此刻的我,到底应该跟谁说我的苦闷,我发泄不出去,也没人会懂!

    只能心力交瘁,泪流淌进心里,然后沁入肺里。

    黑袍子女人,也就是耿语,她现在的头面向了我,就像是她会明白我一样。

    “你不是死人坡见到的那个女孩吗?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认识我丈夫吗?”耿语用眼神指向我们的小土豆老师。

    我脑袋都有点晕眩了,不想回答她的那么多问题了,也不想再说说任何话了,只是微微的点点头。

    耿语紧接着问,“你是他的学生吗?”

    我抿抿嘴,代表是的意思,不知道耿语是否能够明白。

    等等,这个耿语说我们小土豆老师是她的丈夫?

    这样说来,那她就是我们小土豆老师那个刁蛮的老婆?我看了看耿语的脸。

    不可能!这个耿语看上去,不应该是会去学校吵闹,直到我们小土豆老师被开除的那种人!

    虽然我从来都没见过小土豆老师的老婆,但是听同学他们说,小土豆老师的老婆非常蛮横不讲道理。

    可我眼前的这个女人,双手慢慢的交替按摩着小土豆老师的下巴,那个手法,温温柔柔的,就像是美容院,对待活人的一模一样。

    她这个样子,熟练的动作,伴随着一起一伏的长袍呼吸,就像是在给我们小土豆老师瘦脸。

    “呼!”

    我短肩缩脖,然后肩部下沉,深深的呼出了一口炙热又烦闷的气,还好我刚才没有给高惠打电话,要不然小土豆老师的老婆是最讨厌高惠和高惠妈妈的,因为自从高惠父亲去世后,小土豆老师每个月都将工资的四分之一,交给高惠的妈妈,不为别的,只为了让高惠和她的妈妈两个人,可以努力的挺过那个最艰苦的日子,而小土豆老师自己家这边的经济负担也大,由于自己跟老婆为了生孩子要经常吃药,生活本来就紧巴巴的,所以那四分之一的工资是非常多的。

    小土豆老师将四分之一的工资交出去,已然变成又养了一个家,也就是说,家外有家。

    就那样资助了一段时间后,被小土豆老师的老婆发现了,也就是被这个长袍女人耿语发现了。

    事实上,耿语应该早一点发现的,但是我们的小土豆老师总说,他拿着钱去炒股了,而且交进去的钱是退不出来的。

    耿语一开始相信了,但后来,不知听谁说的,我们的小土豆老师总去看高惠她们母女俩,并且主动辅导起高惠的学习,一直到晚上才走,又由于当时的一些人,头脑的龌龊,所以,小土豆老师,一度被认为出轨高惠的妈妈了,在我们高三一考完大学之后,小土豆老师不知道以为什么事情,就辞职了。

    我觉得,应该就是因为这件事,毕竟当时耿语闹得很凶,经常来学校里面找别人给她评评理,显然一个疯子,造成那时我们学校里面的谁都怕她。

    有的人还说,这样的老婆又作又不能生孩子,要她干什么,还不如让小土豆老师跟他老婆离婚后,找高惠妈妈强呢。

    其实,那时的我们几乎都明白,凭着小土豆老师的人品,那根本就是无中生有,不可能发生的事,他们俩也就这样,被完美的错过了。

    现在想想,当时如果没有高惠妈妈那件事,兴许,小土豆老师和高惠妈妈就真的在一起了。

    或许小土豆老师现在就不会是这个结局了。

    “湛叶!原来你在这儿,我找你好一会儿了,而且刚才明明听见你的声音了,一下子又消失了,终于找到你了!”丁晓娇向我的方向穿过人群跑了过来。

    “晓娇!”我抱着丁晓娇的身体迟迟不愿意松开,就像是抱着一棵大树,我觉得有安全感,我觉得舒服,这就可以了。

    “湛叶!你怎么了?我刚才都说了“医闹”是很危险的,让你躲的远点,听我的话,可是你看看你现在……被吓傻了是不是?”

    我转身的后背,此刻正在丁晓娇的怀里,她抱着我,就像她受惊时我抱着她,她用右手轻轻的扶着我的脑袋,我长长的头发,就这样,她一直捋到了我的后腰。

    我的心情确实平复了一些,但是我就是不想说话,谁也不想要跟谁聊天或者是礼貌性的微笑,我耷拉着个脸,有人说,我耷拉脸的时候,比鬼都吓人。

    是的!我就是这样一个人,笑跟不笑像两个人。

    “湛叶湛叶!你不是说要带我去个地方吗?就是你昨天跟我说的,我等你一下午,然后晚上还没去的那个地方,现在去还来得及吗?”丁晓娇的话提醒了我。

    是啊!我哥已经给我定位了,而且我哥还在三无饭店那,我哥是除了姥以外,我最最亲的家人,有时候,甚至我哥能跟我姥一起,在我的心目中排到并列第一。

    小土豆老师已经发生了这么悲惨的事情,我不能再让我哥来一次这种命运终止的感觉,我也不想再经历一次这种说不出来的痛苦。

    我努力的想要站起来,丁晓娇扶着我的左手手肘。

    我眼睛再次看向我们的小土豆老师时,却看到了正在慢慢向上抬起头的耿语,那种眼神我至今难忘,是一种把我当做破坏她们家庭的人来看,难道他把我当做高惠了,该不会是把我当做高惠的妈妈了吧,我又不是她的情敌,她为什么眼神里会充满火一般的妒忌?

    “湛叶!我们快走吧!”我跟着丁晓娇一步一步的走出医院的大门口,不是我不想要看我们小土豆老师最后一眼,而是因为她的老婆,我现在有点明白,曾经谣传的话了,原来那个人真的是她的老婆,看来,她真的是一个善良又可悲的人,一个女人如果为了一个男人,连最基本的判断能力都完全丧失掉,那么还能称为一个独立的人吗?

    丁晓娇给我打了一辆车,让我先上车,紧接着,她给司机师傅看了我手机上面,哥哥给我的定位,然后,她上车后坐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用说,也不想说,只是靠在丁晓娇的肩膀上,丁晓娇为了我系上了安全带。

    我看着窗外的风景,看上去很熟悉,应该是快到那个三无饭店了吧。

    “我哥!”

    我朝着另一辆车的驾驶位的人喊,丁晓娇帮我摇开了车窗,让我的声音更有穿透力,是外面的人可以听见。

    我哥向车里面看了一眼,发现是我,赶忙停车。

    “湛叶,还用我陪你过去吗?不用的话,我就先回学校了!”丁晓娇看着我面色惨白的样子。

    我没有说话,开了车门后,马上跑到我哥车子的副驾驶,打开门,坐了进去,冷冷的看着我哥,又开启了我的夺命连环问模式,而这一次带上了我这几天所有的不安和焦虑。

    “哥,你怎么不系安全带呢?你跟嫂子两个人究竟怎么了?你昨晚是在这儿过的夜吗?”

    “妹儿,哥现在已经不需要再系安全带了。”

    我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哥不想活了?不可能啊,我哥他一向是最乐观的人了

    “哥,你怎么了?开车就要系安全带的!”说完,我便将我哥的安全带绑到了他的身上。

    我哥向我笑笑,紧接着,他用右手,放到我刚给他扣起安全带的地方,看样子他想要解开,我扶住我哥的手。

    我哥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又对着我笑笑,“好好好!我都听妹儿的,等下妹想吃什么?”

    “哥,你又问我,你……”我刚要重新数落我哥一遍,但是刚刚找到哥哥的我,只想要静静的看看我哥的脸,虽然他长得并不好看,但是他很爱我,我不应该伤害爱我的人,因为我哥他一向穿着很贵的衣服,我给他买的9.9元包邮的衣服,他也会穿,比如这个粉色的衬衫。

    奇怪?我哥换衣服了?

    他穿的不是我给他买的那件女款的了?而是一个纯白色的衬衫,很合身,左前方有一个商务兜,可以放手绢和钢笔的那种兜子。

    我哥有时间出去买衣服?不对!我哥不是一个喜欢逛街的人,而且看他的样子,也应该是刚睡醒。

    我哥跟这个老板娘会不会真的有什么?我哥平时都在这儿住,所以,那个老板娘才会知道我哥穿的号码,连我都不太清楚,而且我哥那虚胖的身材时刻都在变

    难道我哥,就是这家三无饭店的幕后老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