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一百二十三章 小土豆老师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觉得这根本不符合逻辑,而且摸不着头脑,“不可能!人家全纨都说了,让我们把那双红色蝴蝶结系带的高跟鞋,放在门缝,你没跟她们646寝室的人说吗?”

    “我说了!但是,她们646寝室的人,居然说不光那双高跟鞋不是她们的,就连全纨也不是她们寝室的!”丁晓娇的声音,就像是自己不太懂,又非要努力讲给我听,想要让我听懂之后,给她讲似的,虽然很绕口,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的,不懂装懂。

    我追问着,“不可能,你告诉我是谁说的?”

    “她还说她一觉起来,也觉得很奇怪,才想问问其他寝室的同学,到底是谁丢的?湛叶!你问她叫什么名字有什么意义吗?再说了,我说是谁你就会认识吗?”

    丁晓娇的口气,像是说与不说没有太大的用处,但是我不是这样认为的,我有自己的想法,因为我觉得肯定就是她。

    “当然了,我猜肯定是毛毛!”

    “不是毛毛!”丁晓娇给了我肯定的否定答案。

    “对了,毛毛改名字了,不不,应该说毛毛原本就不叫毛毛,叫童蝶荷!”

    我赶紧更改我的答案,期待丁晓娇也可以纠正她的答案,但是她没有。

    “不是,她叫子车玲!你认识吗?”

    “不认识!你确定这个子车玲是她们646寝室的吗?”

    我有点不相信,她们646寝室除了毛毛,还有这么个既好事儿,又多管闲事的人。

    “我看了她的校园一卡通的名字了,确实叫子车玲,而且宿管王阿姨那,我也查了,646寝室真的有子车玲这个人的入住,照片我也看了,是对的!”丁晓娇用实实在在的宿管王阿姨拿出的证据,发现了一个我和她都解不开的迷,如果不理,可能真的就这样一直被搁置了。

    “晓娇,那你看没看宿管王阿姨那里的本子上,全纨在不在646寝室呢?”我更加疑惑了。

    “宿管王阿姨没有让我看,但是她听我说完全纨这个名字之后,很是惊讶!眼睛瞪得挺大,还有嘴巴也是!”

    晓娇的话,让我很难理解,如果可以查的话,宿管王阿姨应该都可以查的,但是如果不可以查,也应该都是不可以查的,怎么会有的让查,有的不让查呢?

    正当我不知道该怎么问晓娇时,丁晓娇主动说了,“宿管王阿姨说,查寝室这个东西是很私密的,除非征得人家的同意!”

    我趁机接着说,“那你征得人家子车玲的同意了吗?”

    “当然了!子车玲是跟我一起去的楼下宿管王阿姨那里!并且说明了情况!”

    如果这样的话,看样子,646寝室应该就真的没有全纨这个人了。

    因为如果有的话,宿管王阿姨一定会骂子车玲胡乱搞事情。

    可是,听着丁晓娇的语气,宿管王阿姨并没有骂谁,而是听见全纨这个名字很惊讶!

    “晓娇,那个子车玲她是怎么知道你们寝室的?照理说,“她应该首先找我们寝室才是!毕竟我们623寝室离她们646寝室最近了!那她又是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去找你们寝室呢?”

    丁晓娇迫不及待的想要回答我,“那是因为你们寝室的时兰妍,她说的,说你们寝室没有人穿这双鞋,说融唯都是性感系很多带,绕在脚面上的鞋,并且给融唯的脚有38那么大,而湛叶你的脚虽说是很小,跟这个鞋子差不多,但是你可能喜欢简洁的,从来都不穿有绑带的鞋子!”

    看来这个时兰妍还是有点了解我的,确实,我从来不穿有绑带的鞋子,但不是因为我喜欢简洁,只是因为我懒。

    “那时兰妍是怎么知道你住哪个寝室呢?”我在电话这头撅着嘴,可以猜得到丁晓娇在电话那头接下来要说些什么解释的话。

    但是人就是很奇怪,明明知道,还是想要听,可能是很想要听到不同的答案吧。

    “我在哪个寝室,因为我上次聊天的时候,告诉过时兰妍!”

    跟我心里认为的一模一样,我又有什么办法,谁让我经常出去,在寝室的时候少呢,都没能跟丁晓娇好好的聊一聊。

    “真是的!我都不知道你在哪个寝室呢?看来你跟我好是假的,跟时兰妍好才是真的!”我有点吃醋了,说起话来酸溜溜的。

    “别这样说,湛叶!我只是那天闲聊,时兰妍爱八卦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本来不想告诉她的,可是她就一个劲儿的问,没办法,我只好告诉她了!”

    我等待着丁晓娇说的后半句,比如她住哪个寝室,但没有等到,看样子丁晓娇是不准备告诉我了!那就算了,我跟时兰妍可不一样,我不喜欢强人所难,况且,丁晓娇住哪个寝室,既然时兰妍知道的话,我问下时兰妍不就得了。

    “瞧瞧,你让我叫你亲切一点,可是你一口一个湛叶这么叫着,我听着也别扭,要不,你就跟着时兰研一起,都叫我小辣椒吧!”

    “不!我觉得湛叶这个名字特别好听,而且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所以我就想要叫你湛叶!”

    我冷笑了一声,“晓娇,是不是因为你记不住,怕叫错啊!”

    丁晓娇赶忙解释“怎么可能呢?我真的是这样觉得!而且时兰妍都能记住,我这学法律的脑袋怎么会记不住?”

    丁晓娇说的也有一定道理,毕竟时兰妍要比她脑袋不好使的多,只不过时兰妍的心眼多。

    “子车玲是什么时候问的我们寝室?就在问我之前,我是刚起床,应该也就是半个小时前问的你们寝室的时兰妍!”

    如果这样说的话,那么,时兰妍今天并没有跟朱韵一起去图书馆,而是在我走后,都一直待在寝室,她究竟在干嘛?

    不对!我想起来了,她好像是给朱韵打电话了,然后人家朱韵也有事出去玩了,所以她一个人没有意思,所以她示意要跟我一起去图书馆,被我给拒绝了,所以时兰妍自己一个人可能在图书馆看了一会儿书之后,就回寝室了,是这样的,这样就可以说通了,毕竟时兰妍也不是爱看书学习的料。

    总之,时兰妍可能没有去力萱市帮我拿外卖,现在看,这个已经完全能落实了。

    看来,我等下就要给那个外卖小哥他们说,那个外卖并不是我认识的人拿的,让他们追查下去,并且制定一个相应的规则,可以防止别人随意瞎拿外卖。

    “湛叶!你在想什么?”

    “噢,我没想什么!晓娇,你现在快点过来吧!我就在孤笑医院这儿门口等你!”说完,我便用高跟鞋敲打着地面,“哒哒哒”的声音,越听越入耳。

    现在,我又走到了医院的大门口的正中间,因为我怕丁晓娇找不到我。由于这个孤笑医院处于我们轮鸿市最大的商业街圈,“醉江商业街”。

    旁边大马路太多,繁华的很,一不小心就会走到岔道上,到时候我们来回的找,来不如我直接在医院门口来的痛快呢,如果丁晓娇打车的话,司机师傅一定知道的,并且就算丁晓娇坐公交的话,专门有一站就是“孤笑医院”站。

    “爸爸,你死的好惨呐!你年级轻轻的,就这样被害死了,你还没有看到我结婚生孩子呢!”我听见一个年龄不小的女人,正在哭泣,是那种歇斯底里的,应该真的很伤心。

    会不会还是刚才那些闹事的人啊?

    那我还是躲远点比较好,我在医院大门口的左侧这里等着丁晓娇吧,刚好有个座位。

    在我刚坐下的同时,大概十几个人,包括刚才拿着花圈的两个男人,还有拿着纸钱的两个女人,当然,包括那个右手捧着遗像的女人,除此之外,还有直接冲进去气呼呼的那几个男人,另外还有几个人,就不知道他们都是去哪里请的了,感觉好像钱没给过,不太卖力的样子,他们都一起堵在了医院的大门口,原来真的还是那些人,想想也是,他们如果不要到一个满意的价格,是不会这么快就善罢甘休的,如果死去的患者,真的是那个年龄不小女人的父亲,难道女孩想要用这笔钱来结婚生孩子吗?她应该是认为这样做,她的父亲也会开心吧!

    却忘记了,她父亲笑的里面有没有哭。

    她的父亲生了她,难道就要一辈子为了她吗?父母不是最伟大的词汇吗?难道就要这么悲哀的活着吗?

    果不其然,尸体又一次被抬了出来,放在十几个人的中间,也就是孤笑医院大门口的正中间,我刚才站过的位置,想想就毛骨悚然,这个死者尸体怎么总是跟着我,我去哪,他去哪!

    算了,只要不是他去哪,我去哪就行,我可不想做别人的傀儡,我更不想死。

    那两个女人可能是有点哭累了,也许是觉得反正人多,少了她们两个也看不出来,竟然远离他们的“医闹”队伍,来到医院门口的两侧来休息了。

    其中,双手都拿着纸钱袋的女人,坐在了医院大门口出去往右的座位上,打开袋子,原来纸钱里面还藏着一瓶矿泉水,她扭开之后,喝了起来。

    而坐在我旁边的是那个左手直接拿着纸钱串,右手抱着遗像的女人,她现在正把遗像放到她跟我之间。

    我瞟了一眼遗像上面的这个人。

    这不是那个教我高中地理的,那个小土豆老师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