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一百二十二章 我旁边的尸体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该不会,我刚才脚底下一直踩的那个,就是这个吧?

    我看着离我鞋子不远的,那张黄色的冥币,一定是刚才他们进去时掉在地上的,旁边的花纹是繁琐的,正中间有一个阎王,其实,并不是每张冥币都是同样的花纹,但是巧了,居然跟我在阎灵桃床底下书包里翻出来的那种,一模一样。难道刚才那个死去的患者跟阎灵桃去的是同一个地方?所以才会花同样的钱吗?她们都转交给我是什么意思?该不会是说他们俩都在那边缺钱花了吧,可我又不是通灵,能给他们带过去钱的那个人,总之,我今天至少到现在为止,真的是倒霉透顶,晦气得很。

    不应该啊!我今天明明应该非常幸运才对啊,因为昨天我……

    “不客气的!小姐没事就好,那您慢走,请你记得不要将刚才的事情说出去好吗?因为这会让我们很难办的,都是为了混口饭吃,我们也不希望医院倒闭,如果真的那样,我们还要出去找工作,我妈妈身体也不好,我不想再让她因为我的事,而着急上火了!小姐,我说的事,你能明白吧?我感觉你一定是个很通情达理的人,而且我刚才出来正好看见你要跌倒,就赶忙跑了过来,把我急的脚都有点崴到了!”

    这名保安原来是,原来是为了不让我说我看见的事,才过来扶我的啊,看来心机挺深的,我看了看他所说的那只脚一眼,明明就没事嘛,活动的挺好的啊,他一边跟我说话,脚还在那来回动呢,可能是没有发现我看他的脚吧。

    “我知道了!你回去休息吧!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可以直接进医院去看看!放心,你们医院不会这么快就倒闭的,因为我还是相信你们医院的医生的,不管是陈林伟医生,还是正在脑外科给人看病的那个陈医生,对了,那个陈医生,现在不会有事吧?我看那几个彪形大汉,冲过去的地方,好像就是陈医生的方向,你赶紧回去看看他吧,我不要紧的!”

    他听我这样一说,马上微笑的向我点点头,双手抱拳,做出一个多谢的姿势,然后,迅速的往医院门里面跑。而此时此刻的医院大门,已经一个人没有了,但是医院里却发出很大的砸东西声,还有熙熙攘攘的声音,应该是患者和家属,还有我这样一些看热闹的人,都一拥而上,在医院里围着,不愿意离开吧。

    什么声音?小小的又吵吵的。

    “湛叶!你没事吧?”原来我的电话忘记挂了,我怎么总干这事,上次跟哥哥通话也是,这次跟丁晓娇通话还是。

    我赶忙将手里的电话放到耳边,“丁晓娇,我没事!你现在哪呢?该不会还在寝室?刚起床吧?你洗脸了吗?”

    “我洗完了!湛叶!你把我当朋友了吗?”丁晓娇的语气里面带着一点埋怨,她今天这是怎么了?说话阴晴不定的,跟她平时总爱讲法条的谨慎稳定性格不同了。

    我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应该怎样跟她说话了。

    只听着电话那头的她,接着说,“我都听见你们之间的对话了!是医闹对吗?”

    这个丁晓娇,原来是因为这个事,吓我一跳,我以为我又怎么了呢?不知道为什么,被他们这样闹过之后,我的心里也是突突的了,好像总是担心有什么事情发生,这也许就是“医闹”给人造成的心理阴影吧,我的都这么大,想必对刚才的那个陈医生影响更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医院里正在坐着的,那位陈医生,现在还能认认真真,即使不是他们科室,他还是愿意耐心的人家讲,他所知道的一些专业知识,希望可以帮助到患者,这样做很不容易,因为一旦说的出现了什么差错,由于不是本专业,还花费时间去给人讲病情,就会变成多管闲事,自己找死,得不偿失。

    “丁晓娇,你说话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恐怖?如果你知道我刚才经历了什么的话!你一定会收回你说话的语气!不要总是准备随时随地就要教训别人!你懂得多,你学法律,你了不起!行了吧?”我把刚才的惊吓,变成了一种对待熟悉人的愤怒,因为只有这样,我现在的心,才会好受一些。

    “湛叶!你错怪我了,我是担心你!你的身体现在没事吧?他们打到你了吗?你现在赶快把电话按成免提,我来跟他们说。”听着丁晓娇很着急的声音,虽然我已经逐渐远离医院了,但是我还是把免提开开了,因为我想听听让我按成免提的她,究竟想要说什么,非要让所有人都听到。

    不出所料,丁晓娇真的在电话那边说起来了,并且说了很长时间,“医闹是指受雇于医疗纠纷的患者方,与患者家属一起,采取各种途径以严重妨碍医疗秩序、扩大事态、给医院造成负面影响的形式,给医院施加压力并从中牟利的行为。医闹采取在医院设灵堂、打砸财物、设置障碍阻挡患者就医,或者殴打医务人员、跟随医务人员,或者在诊室、医师办公室、领导办公室内滞留等等。2006年7月10日,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就“医闹”行为发表评论说,“医闹”是一种违法行为。在医疗纠纷中,有的病人家属为了多拿钱,往往找“医闹”出面去医院施加压力,这时医院也往往多掏点钱,以尽快息事宁人,”

    我都忍无可忍了,“丁晓娇,你先别胡说了!现在都中午1点钟了”

    可是人家丁晓娇根本就没听我说,看来学习真的能让人忘记时间还有人。丁晓娇接着说,“对于这种情况,《刑法修正案(九)》增加一条规定,即: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情节严重,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和教学、科研、医疗无法进行,造成严重损失的,对首要分子,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对其他积极参加者,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

    “丁晓娇,你还没说完吗?”

    “马上就好,湛叶,你先忍一忍,如果不行的话,你就把手机放到护士处寄存吧,然后,我现在就打车过去!”

    我没有说话,竟然在电话的这头,跟着丁晓娇点点头,他又看不到,我可能是真的傻了,被她说晕了。

    “我提醒下大家,也就是说,根据该规定,带头“医闹”的患者家属,以及“医闹”团伙中人,都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最高要坐7年牢。2012年4月30日,卫生部、公安部联合发出《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明确警方将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对医闹等予以处罚,乃至追究刑责。而医闹的直接后果是导致我国医务人员的直接或间接大量流失,并产生十分严重恶劣的影响,严重影响我国医务事业的发展。 2012年4月30日,卫生部、公安部联合发出《关于维护医疗机构秩序的通告》,明确警方将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对医闹、号贩等扰乱医院正常秩序的七种行为予以处罚,乃至追究刑责,第一种……”

    事实上,现在这个时候,我正走在医院旁边,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过往的行人都在看着我笑,这个丁晓娇,又在拿法律作为武器了,平时我都认为很酷,只不过,我没有在医院里,也就是没有特定能用到法律知识的场合,而是在大街上,人们无意中,都会觉得我这个人有毛病,而显得我都更加怪异和诡异了。

    看来以后,如果不在当时那个场合,是绝对不要听丁晓娇的话,而把免提打开,除非我疯了。

    “知道了知道了!丁晓娇,你别说了,你现在就过来吧,我在孤笑医院”左侧这边,你直接打车过来吧!”

    “好的,湛叶,我就等着你这句话呢!”丁晓娇今天真的有很大的不同,不仅仅是因为她更活泼了,而是觉得她居然会揣摩人的心理,而不单单只是念法条的那个单纯的姑娘了。

    “丁晓娇,那你大概几分钟过来?”我这个看似平常的提问,居然又遭到了丁晓娇的不满。

    “你如果叫我亲切一点,或许我会很早去!”丁晓娇调皮的向着电话这头的我,撒着娇。

    我开始逗她了,“还怎么亲切啊?难道叫亲爱的?”

    “那倒不用,你直接叫我小娇就行了,即使我是很好听的名字,被你这样总叫总叫的,我听着也感觉难受,”

    “晓娇晓娇晓娇娇,这样行了吧?”

    丁晓娇的态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没有感觉有过多的波澜。

    直到她扑哧一声大笑,“我才听出来,原来你说的是小脚小脚小脚啊!还是先别加了,我听着只感觉到臭。”

    “晓娇,你还好意思说呢,你知道脚臭,还穿着人家646的高跟鞋来回走!”

    “谁说是646的了?”丁晓娇的语气好像是646给退回来了似的。

    “怎么了?晓娇,你不是跟我一起还的那双红色蝴蝶结绑带的高跟鞋吗啊?”

    “是啊!但是刚才有人敲我们寝室的门,所以,我回笼觉才醒的,她说这双高跟鞋,并不是她们646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