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一百一十八章 别给我打针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时兰妍,你还睡不睡觉了?”原来是融唯在翻着身,训斥时兰妍,听着融唯的口气,应该也是有点不高兴了,女孩的嫉妒心呀,原来都很强,我认为自己是校花的时候,说不定融唯也认为自己是呢,甚至时兰妍都有可能认为自己也是呢,别看时兰妍说起慕容瑶芙的时候,眉飞色舞的,其实心里说不定是怎么想的呢,这就是女孩的心机,男生永远不会懂的。

    我在自己的床上,从面对时兰妍的侧身,变成仰卧的面对着天花板,我的床铺在动,其实,我本想忍着不笑的,但是身体却不自觉的颤抖。

    笑死我了,此时的我,好想大笑几声,因为时兰妍瞬间的不出声,更是让人啼笑皆非。

    笑过之后,我想了想刚才时兰妍形容慕容瑶芙的那些词儿,其实总结起来就只有一句话,慕容瑶芙应该是有一种有色的、穿透力极强的光线,里面隐藏着别人对她的欣赏和痴迷,她对男人的打击,并不仅是达到心脏的表层,而是可以在穿透心脏之后进入骨髓的狐媚。

    过了10分钟左右,我的手脚都已经逐渐不受大脑控制了。

    正当我马上就要进入梦想的时候,时兰妍又开始跟我说话了。

    “小辣椒!你也觉得我刚才那样说慕容瑶芙不对吗?我又没有说人家的坏话!”

    我右手大拇指突然动了一下,一本书上面说过,这个潜意识里应该是听到了时兰妍说的话,并且进行着回应。

    可是,我怎么又出现这种情况了,我能听到时兰妍的说话,却跟她对不了话,难道我的梦魇又开始了吗?

    看来我明天真的要去看看心理医生了,对了!那张纸条我放哪了来着,就是宿管王阿姨给我的那张陈林伟医生的电话。

    我记着我一直拿在手里来着,幸亏没有扔到垃圾桶里,但是那张纸条放到哪了呢?好像并没有放到我的小斜跨包里。

    现在我的脑袋是清醒的,我可以听到我左面时兰妍此刻的问话,“小辣椒,你睡觉了吗?”

    但是我的身体依旧动弹不得,只能用右手大拇指勉强的关节带动。

    如果时兰妍住在我的右面,也许能看到,可是时兰妍住在我的走边床铺,也就是说,此时,能看见我右手大拇指动的只有我右面床铺的阎灵桃,只可惜她去世了。

    那么,谁能来帮帮我呢?

    现在我的大脑已经慢慢的不听使唤了,我又要开始噩梦了吗?

    我不要!

    “小辣椒!起床了!”时兰妍在叫我,难道现在已经天亮了吗?

    我已经睡完觉起床了吗?可是这一个晚上,我为什么感觉就像是没睡觉一样,过得很累很累。

    “小辣椒!本来今天上午有课的,我还想要让你也看看那个慕容瑶芙呢!可是没机会了,下次吧!今天没课了,你看看群里面的通知!”

    没课了?那就是说已经开学好几天了,我竟一天的课都没有上到,今天想的好好的去上课,然后中午去看看心理医生,有了,那我可以现在去。

    “小辣椒!这个纸条是你的吗?”时兰妍拿着的那张就是我想要找的。

    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我还没彻底起床,就在床上收到了我要找的那个电话,看来今天一定是个幸运的一天。

    “小辣椒,这个真的是你的吗?那你可以好好感谢融唯了,她早上走的早,倒垃圾的时候,发现垃圾桶的旁边有一张小纸条,她想要扔来着,但是看到上面写了电话,就问是不是俺的,俺说不是,然后她就让我交给你了!”

    “兰兰,你等下去哪?如果没有事的话,可以陪我去一个地方吗?”

    “去哪里啊?小辣椒!”

    我说出去那句话后,竟然有些后悔了,是不是不应该跟时兰妍说这些呢,如果她知道我是去看心理医生,那么她会不会像是对待异类一样看待我呢,尤其是,现在慕容瑶芙的出现。

    况且,时兰妍是那么的八卦,估计我刚去心理医生那,还没回来,学校里就会遍布我去看病的消息了。

    事实上,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是去咨询一下,但是就怕……

    “小辣椒,俺可以陪你一起去呀!因为俺今天刚好没事!朱韵也跟寝室同学一起出去玩了!”

    这下可完了,我自己惹的事,自己该如何圆呢。

    “兰兰,我突然想起来,今天可以不用去那个地方的,等以后再去的时候,我们俩再约!”

    时兰妍有点失落的点点头,然后背上她那个黄色的双肩包,给我摆了个手,示意我她要去图书馆了,她还象征性的问了问我,要不要跟她一起去图书馆,我再次拒绝她之后,她从外面关上了我们623的寝室门。

    她应该能想的到,我是不带她一起去了,因为时兰妍也并不是跟丁晓娇一样的人,时兰妍她脑子灵活的很,一点都不笨。

    而丁晓娇除了懂的法律,就是跟人家讲道理,没有真正关心过自己,除了昨天她先走以外。

    还有,昨天真的像丁晓娇说的那样,她就去了个厕所的功夫我就不见了吗?但是丁晓娇明明说的要带着我上楼去睡觉的,而且我也感受到了,她在搀着我走路,该不会是她将我扶到“情人泪”的那张双人床上吧。

    我应该好好问问她,好朋友之间,不应该有隔阂的,就算有误会,我也相信,凭着我和丁晓娇的关系,很容易就可以解开。

    说曹操曹操到!

    没想到,是丁晓娇给我先发信息了,而且是早上6点的时候,丁晓娇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

    也对!她昨天睡得早,至少要比我睡得早的多,因为她寝室没有时兰妍。

    我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丁晓娇跟我说什么,估计是叫我等下一起去吃早饭吧!

    我滑了一下我的手机屏幕,我并没有设置密码那些东西,因为我怕这些小东西,我记不住,到时候还要找人重新换密码解锁什么的,关键是可能还要花钱,这是我最不想看到事情。

    “湛叶!昨天对不起!”

    我再次确定了下丁晓娇的号码,因为我担心手机丢后,找不到朋友的电话,所以,我有把电话都抄在我那个重要小本子上面的习惯。

    丁晓娇的电话,被我抄在那个小本子的倒数第四页,第一个。

    短信是我一边在找本子时,一边打开看的,所以并不确定电话是不是丁晓娇,万一是别人呢,毕竟我在学校还是挺出名的吧!可能比慕容瑶芙她差点吧!

    我等下一定要跟丁晓娇,好好说说时兰妍,虽然我只敢背后说,也知道这样不对,但是总比当着人家的面,让人家下不来台好吧,比如昨天的融唯。

    我觉得丁晓娇一定会站在我这边的,说不定也会愤愤不平呢,毕竟丁晓娇也是她们法学班的班花嘛!

    在我仔细核对的第二遍,我发现这个电话号码真的是丁晓娇发给我的,她肯定是为了昨晚提前先回寝室,跟我道歉,傻瓜,我又没有生她的气。

    我拿着手机,按了短信回复键,“没关系,丁晓娇!你现在哪?”

    接着,我起床开始收拾了自己了,洗漱去厕所,找衣服换衣服,梳妆打扮,今天心情好,画个淡妆,平时的我,都是素颜的,谁让我被慕容瑶芙刺激到了呢。

    这一切弄好,都大概30分钟过去了,现在已经8点30了,我们学校食堂早点是早上9点准时关门。

    现在,就只剩下30分钟的时间吃饭了。

    我重新拿起手机,可是,丁晓娇还是没有回复我的信息,也没有给我打过电话。

    我想要去找丁晓娇,但我却不知道她在哪个寝室,看来我真的是个不合格的好朋友。

    算了,回来再找丁晓娇吧,我先给陈林伟医生打个电话,看看他今天有没有时间。

    “喂!是陈林伟医生吗?我是昨天那个轮鸿大学女生宿管王阿姨介绍来的,就是昨天晚上你对着我脑袋上扎了一针的湛叶,我想要跟你咨询点事儿,你知道我吗?不是脑外科的事儿,也不是我姥的事儿,是我自己的事儿!现在你有时间吗?好的,我现在就过去,我如果晚30分钟到的话,你那边不会先走的吧?”我有了上次见通天大师的教训,现在竟喜欢先问别人会不会先走,也是蛮可笑的,人家可是正规医院的医生。

    “发作频繁的梦魇,原因多为身心疲劳,睡前过度兴奋、不安,情绪紧张或受溺爱等,建议去心理咨询门诊作心理治疗,我这里是脑外科。可以提一下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梦魇的发作会自然减少或停止。但要注意,避免孩子白天过度兴奋、劳累等。你们家长还应注意给孩子安排合理的生活作息,消除影响睡眠不安的各种因素。孩子梦魇或夜惊一般不需药物治疗,但反复发作,次数较多者,可以在儿童心理医生的指导下,在睡前酌情服用少量镇静药物,如安定,阿普唑仑、罗拉等,连服几晚。睡前服用氯米帕明也有效。平时应当避免看恐怖的影视,听恐怖的故事。有心理压力和躯体诱因的应作对症处理。解除各种诱发梦魇的因素后,一般就不会再频频发作。”

    “请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