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一百零七章 我阳气太弱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童蝶荷,你是个骗子!你骗了我一次,我错怪了你一次,现在我们俩扯平了!”我强硬的语气,仰头看着童蝶荷,想要让她也像我一样,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且知错就改,就起码应该跟我说句对不起吧。

    可是,这个童蝶荷却不吃我这套,“我骗你什么了?你说!”

    学姐也走到我的面前来了,应该是看我好大的胆子,居然对她表妹这么说话,哼!以为你们家人多,我就怕你们啊!我是越挫越勇的人。

    “你说你叫童蝶荷!你们寝室里面是不是还有一个叫毛毛的?”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名字那些只是一个代号,人是我不就得了!”

    说完这句话的童蝶荷,皱了一下眉头,应该没听懂我的意思。

    “童蝶荷,我的意思是,你们寝室的全纨是不是管另外一个人,也叫毛毛,因为我刚才去你们寝室,还你们高跟鞋了,就是那双红色蝴蝶结绑带的高跟鞋嘛!然后,是你们寝室全纨开的门。我问她毛毛呢?她说,你睡觉了!所以我才问你这么多的!”

    “你能听懂吧?”

    童蝶荷貌似还是没有听懂,“你去错寝室了吧?你到底在说什么?湛叶!”

    可是,童蝶荷的表姐,也就是这个管事的学姐,听清楚我说的话,也听明白了,“全纨?你说童蝶荷的646寝室住着全纨?你开什么玩笑?”

    “我哪里有开玩笑,我等下还和丁晓娇出去有事呢,我哪有时间开玩笑,再说鞋子都还给你们寝室了,童蝶荷,你该不会以后还因为这事儿跟我生气吧?你们寝室的全纨可以作证的!”

    童蝶荷看着跟我一样高的,她的表姐,眼睛眨的很快,就像是听我说话,跟听外星人说话是一个样的,至于吗?我的表达能力有那么差吗?

    管事的学姐看了一眼我和她的表妹童蝶荷,然后,嘴里嘟囔着,“肯定是谁搞的恶作剧,不可能的!”

    “而且,全纨的有眼睛还受伤了,用纱布蒙起来了,你就说有没有这么一回事?”

    童蝶荷并没有说话,看着她自己的表姐。

    她表姐则故意转移着话题,“你!说你呢!前面那个,一直不说话的!你是学什么专业的?哪个寝室的?”她指着6楼那个最黑暗处。

    是呀,丁晓娇还没过来呢!

    “丁晓娇!你快点过来!”我大声喊着,却被童蝶荷的表姐瞪了一眼,我瞬间小声了。

    丁晓娇居然回我话了,“好的!湛叶!我们什么时候去你说的那个地方啊!”

    我接着问,“你刚才怎么了?”

    “我怎么也没怎么啊?”

    “你吓唬人呢啊?一跳一跳的走路!学僵尸呢?”

    “我不是跟你学的吗?看你的眼神,然后我就跟你一起跳着吓唬时兰妍了!”

    “可是,我都已经停下了,你为什么还要往前走,拦也拦不住?”

    我和丁晓娇一人一句的,正好问到关键的地方,管事的学姐插话了。

    要我说,插话的人,是最没有素质的了,别人在说话,她没听到吗?就算没听到,那别人的嘴在动,她没看见吗?

    我在等着丁晓娇的回答,这个学姐真是的,算了,看在童蝶荷的份上,我不跟她一般见识,其实,我就算是跟人家吵,估计也吵不过人家,因为这个学姐有点属于不讲理的那一种,我不喜欢跟不讲理的人吵架。

    “你刚才没听见我的说话吗?你为什么不理我?”

    哇!原来这个学姐问的问题,就是我想要知道的,看来我是错怪这个管事学姐了。

    我低头看了看学姐刚才递给我的学费缴费凭证,上面盖了好几个章,应该是学姐很不容易帮李小柱办的吧,然后又马上就要给李小柱吧,看来学姐是一个说话算数的急脾气人。

    “我刚才并没有听到你叫我,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你学姐!”

    “现在有很多自称学姐的人,请问你真的是我的学姐的话,就请拿出你的证据,否则,你现在就没有权利教训我,还有,就算你是学姐的话,你也并不是我的老师,不是我们的老班的话,你说的话,我不理正常,理了你要感谢我,并不是现在这种,我不理你,你要骂我,所以,既然你是不是我学姐,都不可以要求我强制回答你的问题,因为我就算不回答你,又怎样,我们之间连个礼貌都谈不上,礼貌更多情况下对待熟悉的人,我并不熟悉你,当然,礼貌也可以对待陌生人,但前提是,对我同样尊重的陌生人!而不是你!”

    丁晓娇这堪称怼人教科书版的话语,让我庆幸,我刚才没有问她这个问题,也让我同情这个学姐无辜的处境,毕竟学姐只是我们美术系的学姐,并不是法律系的,尽管学姐爱管事,看样子也是个学生干部之类的,但是此时,学姐竟然被丁晓娇说的哑口无言。

    学姐嘴部想要动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是不知道说了之后,丁晓娇又会对她说怎么样的语言,这个样子,居然有点像个受气包。

    “你不能这样对我表姐说话!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她说话,你知道吗?你知道我表姐她……”

    我还等着童蝶荷往下说呢,我也想知道她这个表姐到底是个怎样厉害的人物。

    可是,她的表姐却拉了一下童蝶荷的手腕,示意她不要讲了。

    童蝶荷真的听她表姐的话,乖乖的闭嘴了,虽然并不知道她表姐的真实身份,但是看样子,她表姐家庭地位应该是很高的。

    看的出来,她表姐现在眼睛滴流乱转,可能是觉得刚才有点丢面子了,正在找台阶下,现在她的眼睛看向了我,我们对视了。

    糟糕,她不会针对我来吧!

    果然。

    “湛叶!你这么晚了,还在这个地方做什么?为什么不回寝室?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了?都10点半了!再过半个小时,或者说不到半个小时就要查寝室了!”

    “姐!湛叶好像是没吃饭,要出去饭店吃点饭!”童蝶荷帮着我跟她表姐说着小话,还不时的拉一下她表姐的上衣角。

    她表姐没有对着我说,像是询问的语气对着她表妹童蝶荷说,看样子,这个管事的学姐应该是个从来没有这个时间点,出去吃过饭的乖宝宝,因为她说,“这个点,还哪有饭店开门了?”

    “有的!”我看着学姐的眼睛,一边说着一边扶着肚子。

    “你没吃饭,现在胃很难受吧!我们寝室有一个面包,我现在给你拿过来!”没想到这个管事的学姐心还是很细的。

    “不用不用!我们快去快回!”

    “那你们去吧!路上注意安全!”管事的学姐没有再挽留我和丁晓娇了,有可能是刚刚被丁晓娇打击的心情还未平复。

    “好的!谢谢学姐!”

    哎?我干嘛脱口而出这句话,我谢谢她干嘛?她又不是宿管王阿姨。

    人就是这样,有的时候,高素质时间长了,就慢慢习惯了,就深入到骨髓里了。

    童蝶荷过来,拍拍我的肩膀“湛叶,你们早点回来,注意安全!”

    看着她们俩姐妹不自居的拉着手,看着我和丁晓娇的样子,一股股暖流在身体里流淌,她们才是姐妹应有的样子,可以互相说,但是却不记仇,无时无刻不在用自己的方式保护着守护着彼此。

    我跟着她们俩回头摆个手说再见,可是,丁晓娇这个傻姑娘并没有回头,应该是怕难为情吧。

    我拉着丁晓娇的手,我们一路小跑到了我们女生寝室楼的大门口。

    “湛叶学姐!你们这是要去哪?”霍半琳的左耳朵已经有点红了,一定是被刚才的宿管王阿姨给揪的,活该,让她没事乱说话,不知道不吉利的话,不要说嘛,说了容易挨打嘛!这回可好了,我看看她还敢跟我说什么?

    “我们要去吃饭,肚子饿,跟你有什么关系吗?”我对她没有个好态度,就像她刚才对我一样。

    “现在这个点吃饭的话,对身体是很不好的!”

    “我们俩晚上没有吃饭,这样可以了吧!”

    “可是我看这位学姐,她去吃饭的时候,刚好做我领桌,她已经吃过了!”

    “她是陪我去的!行了吧?”

    “白天行的,但现在是晚上了,我们女生研究生宿舍是有规定的,超过10点30不可以出去的!”

    “为什么?”

    “因为曾经出过事情!”

    “那曾经马路上撞死过人,就不再过马路了,对吗?我飞过去!”

    “不是这个意思的,湛叶学姐!我知道你的身体不好,但是如果经常吃晚饭的话,身体会更不好,因为早饭是给皇帝吃的,中饭是给大臣吃的,晚饭是给太监吃的,没有营养的!”

    “你说错了!晚饭是最有营养的,你看见哪个太监不急需补充营养的?”我心想,她只是个大一的新生小屁孩,她明明什么都不懂,还非要弄出点存在感来,让别人在乎她,殊不知,这样的人,是最招人厌的。

    “湛叶学姐,您这样说话,就有点强词夺理了,这是规定,请你不用为难我,我也不想跟你吵架,因为我知道你的身体不好!”

    听着霍半琳这一口一句的,什么我身体不好,我的怒气就一下子全都涌上了头。

    “你的身体才不好呢?我告诉你,我的身体好的很!你别乱说!小心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