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一百零一章 我不认识你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个女孩给我开完门之后,拿着手机,走到了一进门的第一张床上,躺下,面色憔悴,眼睛很小,鼻子中间连接着脸颊的两侧,有一块蝴蝶斑,她穿着镂空吊带性感睡衣。

    “融唯!是你吗?”我小声的问着。

    她不搭理我,翻了一下身子,侧着身依旧看着她那台手机,这个动作我很熟悉,时兰妍那个时候等电话就是这样样子。

    她会是融唯吗?我看到的那个融唯是一个身材火辣,奇装异服,浓眉大眼。

    可是,这个人很邋遢,肩部的那根吊带绳,还歪歪扭扭的,像是随时都会继续向下滑着,她一定不是融唯,因为融唯的眼睛,一看就是整过的,不可能会是这么小的。

    那她会是谁呢?为什么会我们在寝室呢?

    “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这个小眼睛女孩用她的眼皮向上翻了翻,瘪了瘪嘴,轻声的冷笑一声,不屑于回答我。

    我则开启了我的夺命连环问模式。

    “你到底是谁啊?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寝室啊?丁晓娇和时兰妍去哪了?”

    然而,她就只回答了我最后一个问题,“她们俩出去了!”

    不应该啊,我跟丁晓娇说好了,她也说她要在我寝室里一直等我回来的,还有时兰妍,她跟丁晓娇真的有那么要好吗?她们俩会一起出去?除非丁晓娇不计前嫌,因为时兰妍下午是那样的跟宿管王阿姨告她的状,要我是丁晓娇的话,反正我至少也要过几天才能理时兰妍才行,因为这是我的性格,也是我的原则。

    但也说不准,女孩的心思很难猜的,女孩之间的友谊也很奇怪的。

    “她们俩去哪里了?”

    这个小眼睛女孩只是踹了踹被子,又不说话了。

    我大概猜出她是谁了。

    “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时兰妍的朋友是吗?但是,时兰妍以前寝室,现在来我们学校的,就只有朱韵一个人啊!你也是跟时兰妍认识吗?上次我和融唯回寝室晚了,确切的说,是我回来晚了,融唯根本就没有回来,那次是不是你过来帮我们骗过宿管老师的?是你吗?”

    小眼睛女孩挠了挠脑袋,手机放在了旁边,她平躺在床上,不跟我说任何话。

    反倒是我,嘴巴像一个打开了的机关枪一样,“嘟嘟嘟”的说着没完。

    “上次真的谢谢你了,我因为我的闺蜜,虽然是一个男闺蜜,但是他胆子很小的,而且,是因为他从台阶上掉下来,之后,我就去医院陪他了嘛,所以,就回来晚了!你以后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跟我说,尤其是你如果也晚归了,你就直接给我打电话,这样你告诉我,你是哪个寝室的,然后,我直接过去帮你就是了!”

    谁知,这个小眼睛女孩叹了一声气,好像是对我说的内容不感兴趣。

    她这个拽样子,让我想起了我的高中同学高惠,以前跟她吵架了,她就是这样对我的。

    可是,我也没有惹到这个小眼睛女孩吧,我甚至见都没有见过她。

    对了!我刚才是不是忘记储存她的电话了。

    我从身上那个小挎包里,拿出了我的手机,之后,将我的小包放到了一进门左手边的鞋柜上。

    “我们学校也真是的,只有鞋架,没有放包的那种架子,这就很不方便了,我们的包还要放到鞋柜上,弄臭了,怎么办?你说是不是?”

    我以为自己很幽默,还主动跟人家找起来共同话题。

    可是,人家的眼睛却看向了我的衣柜。

    是呀,我的包放到衣柜里不就得了,还非要放到什么鞋架上啊,柜子里有挂钩啊,那里可以挂好几个包呢!

    我对于刚才自己的尬聊,觉得很难为情,现在,此时此刻,还有什么可以让我扳回点面子呢,我想来想去,应该是没有了。

    我还是先去其他地方躲一躲吧,刚好我要给毛毛她们寝室送那双红色高跟鞋呢!

    我在鞋柜那里从第一排开始找,想不到鞋柜已经满登登的了,如果没记错的话,昨天鞋柜上还挺空的呢。

    那双鞋子怎么没有了?会不会是被丁晓娇拿走了?

    我要找到才行,因为一般人生气,不能马上哄,因为会使人家更生气,但是,也不能过了好久才哄,因为那样也许就会失去那个朋友。

    所以,哄人可是一门技术活,我高中时期对着高惠经常做,谁让她是一个爱生气的女人呢,就像是刚才她又走了,不巧的是,我手里攥着的这台手机里根本就没有查到高惠的电话号码,瞧我和高惠这臭记性,我们俩居然忘记交换彼此的手机号码了,这下可难办了,别说哄她了,就是再见到她都难,那就这能靠缘分了。

    吃一堑长一智。

    所以,我这次,一定要留住毛毛这个朋友,虽说毛毛可能还没有把我当做朋友,但是我有点珍惜她了,毕竟她刚才会帮我说话,而且骂霍半琳小兔崽子时,我现在想起来都太解气了,尤其是霍半琳的那张脸,都被气绿了。

    这个时间,刚好离毛毛生气过去10分钟而已,毛毛的气一定也消得差不多了,说不定还能反省自己呢。

    好吧,那我就给她这个机会吧。

    再找一遍,鞋子肯定就在鞋架上啊,再说了,是一双有味道的,被人穿过的旧鞋,谁会偷啊?

    会不会是那个变态色魔爱好扩张了,不光偷女人内衣内裤,也改成高跟鞋也收藏了?

    还是被躺在我们寝室的这个小眼睛女孩给穿错了?

    “我想问下!”

    算了,跟她说话她也白说,相当于对牛弹琴,自从刚才她的眼睛示意我包还可以挂在衣柜里后,好像更看不上我了,而且此刻的她好像是在闭目眼神。

    我到底怎么了我,哼!我还不稀得跟她说话呢。

    我走到她的窗边,然后蹲下,掀开床单,融唯的这床底下怎么什么都有啊?乱的很!要我是这个小眼睛女孩的话,我都不躺她床上,因为这床底下都能招虫子,乱七八糟的,还有一些没封口的吃的东西。

    等等,融唯回来了吗?还是时兰妍偷吃了她的零食?

    “你在干什么?”推开门的两个人就是时兰妍和丁晓娇,也就是说,他们俩刚好看见了我趴在地上的蠢造型。

    “湛叶!你的脸都贴到地上了!”丁晓娇随着刚才时兰妍的第一句,紧接着也说了话,该不会现在连丁晓娇也嫌弃我丢人了吧。

    我立马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连衣裙,虽然没有土,但此刻的我手紧张的不知道放在那里。

    虽然是找东西,但是寝室里毕竟还有其他人,尤其是刚开学的寝室,互相还不太熟,我还正在翻着别人寝室的床底下,连自己都难免不觉得自己像偷东西一样。

    其实,本不用这样的,但谁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呢,说白了,就是因为很少做这种事,没经验,以后也不想再做了,也不想长这种不要脸的经验了。

    我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在找东西!”

    “你在找什么?湛叶!”丁晓娇的口气,好像是她知道我再找什么,我看了看她的穿着,女人了很多。

    “你回寝室去换连衣裙了?”我一边对着眼前突然一亮的丁晓娇说着,一边摸着她的衣服,一直看到了她的鞋子。

    “怎么在你这儿!我就在找这双鞋子!快脱下来!这是别人的,你为什么总穿,你要是喜欢,你可以自己去买啊!”

    我说的话可能刺激到丁晓娇了,她那么好的脾气,居然拖鞋的时候,声音也有点大,我知道,她应该也有情绪了。

    虽然我说话语气有一定的问题,这个我承认,但是话粗理不粗,而且再过一会儿,马上就要错过哄人的最佳时期了,我当然着急了。

    至于丁晓娇也生气了,那她自己会自己解决的,这个我相信,因为她的脸皮应该不会那么薄吧,如果真的那么薄的话,现在也不会跟着白天时,跟宿管王阿姨告状的这个丁晓娇一起出去了,也不会在“万人会堂”那天,一个法律系学生,非就要跟我和时兰妍,我们俩个美术生坐在一起了。

    总之,丁晓娇可能不是生气,她只是觉得没面子了,或者下不来台了,这个我能理解。

    我拿着这双高跟鞋,闻了闻,都有味了,一股臭脚味儿,肯定是丁晓娇的,我想要说她,但还是忍住了。

    “我先出去一下!”我跟着丁晓娇和时兰妍打着招呼,虽然丁晓娇此刻,当做没听见我的话,但是她嘴角一抿的样子,肯定会知道我刚才是心焦才会对她那样的吧,再说了,丁晓娇她心肠好,性格也好,所以,她对我的意见,一定马上就会过去的。

    “融唯,你怎么回来了?”

    谁?这是融唯?

    不会吧?时兰妍怎么会知道融唯卸妆后的样子,融唯的眼睛原来是小眼睛上面硬生生贴的大双眼皮贴啊?还有脸上的那块蝴蝶斑,那要用多厚的粉才能盖住啊?

    真的应了那句老话,如果你想吓一个人,请带好你的卸妆水。

    也就是说,一个女孩卸妆可能相当于一整部惊悚恐怖片,从一开始的害怕,到慢慢的习惯,再到可以欣然接受,只不过,这一切,需要一个过程。

    这时,融唯突然说话了。

    “我跟你一起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