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九十四章 老奶奶是男的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莫昌江的手,指向我们女生寝室楼的方向,而且,从他的手指延长线,我感觉到,好像就是指的我们623寝室那个窗户。

    “别以为我会相信你,这都是吵架里面的小技巧!”我看都没看我们女生寝室楼一眼,就知道,一定是莫昌江在骗我,就像是好多男孩,骗女孩,看那边,然后,亲她一口一样。

    我才不会再上他的当了呢!

    “呵呵!不信算了!那咱俩怎么来呀?游戏规则谁来定?”

    “这不是游戏,这是很正式的斗智斗勇!我想问你!你为什么要总欺负女孩?”

    “别总总的,总是经常的意思,这开学才几天啊,我都欺负谁了?”

    “你真的想让我说出来?那你就会很难堪了!”我双手掐腰,做出了准备吵架的十足姿势。

    “你说吧!我听着!但是,事先可说好了,你要是说的不对,我可允许反驳你!”

    “当然,我给你这个权利!”

    “那我还想提一个要求!”

    “你说!”我心想,这个莫昌江,怎么这么多的要求呢,看来等下,不太好对付啊!

    “要求就是,你可以问我一个问题,然后,你必须再回答我一个问题!”莫昌江的要求越来越过分了,从刚才询问我可不可以,变成了现在通知我的理直气壮。

    我很想问问他,他到底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了?

    “我要是不同意呢?”

    “你要是不同意的话,那我们就换成其他的游戏规则!”

    “我说了,请注意,这不是游戏!这不是演习!”

    他这么墨迹,要是不同意他这个,我就算再说个其他规则,他还要提意见,这一来二去的,今天都不一定pk的上了。

    我无奈的点点头。

    “你同意了?那好,现在换我来提问!你为什么总是针对我?”

    “停!问话该有个先来后到吧!我先问的你,为什么总欺负女孩,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你说的不是我,让我怎么回答你?你应该问我为什么要欺负女孩?这个我倒是可以勉强用常识回答你!”

    “说吧!”没办法,我只能退而求其次了,看来真的是像他说的那样,学法律的人,不好对付啊!

    “因为我是正常的男人!有喜欢女孩的生理需求!”

    “赶快把你那张臭嘴给我闭上!”

    “你看!你让我回答的,我回答的多好,你又说让我闭嘴,那你是到底让我说还是不让我说啊?”莫昌江还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说了那么不要脸的理由,自己还有理了。

    他嘴里面,还不断的发出“呲呲呲”的声音,就像是对谁的话不满,又或者是瞧不起谁的样子,“亏我上次还帮那个人化解了一次危机,要不然,谁追上你这样的人啊,恐怕后半辈子的幸福,都荡然无存了!”

    莫昌江的话,当时的我,并没有多想,只以为是他随口说说,其实,如果那时候,长个心眼,后来的那件事,或许就可以避免。

    “你在说什么?莫昌江!有本事,你就把话给我说清楚!你到底是大老爷们,还是小媳妇儿?说话像个娘们似的!”

    我的话,再一次的引起了莫昌江的注意,因为我吵架时的语言,总能带给他惊喜,确切的说,是惊吓。

    接着,我又清了清嗓子,“你不说的话,那就轮到我了,我现在回答你的问题,因为我喜欢除恶扬善!”

    “你凭什么说我是坏人?”莫昌江居然开始抢先发问了。

    “不好意思,你错怪我了,我一直都说的你不是人!那你为什么上次要抱着我不放?”

    “我刚才不是都回答了吗?因为我属性男,爱好女啊!”

    “你把我当你妈了,是吗?”我头向上,眼睛看向莫昌江。

    听的出来,他的呼吸声变得急促了,他好像被我惹生气了。太好了,我就怕他不生气呢!正合我意,像他这样的斯文败类,满嘴的道德文章,一肚子的男盗女娼,气死一个少一个。

    “我说错了吗?乖儿子!”

    能感觉到,他在忍着憋着,尽量不把脾气发出来。

    不是有那么有一句嘛,人一般不发脾气,但发起脾气来,不是人。

    他本来就是低端动物,跟高端的人类就有差别,我还是不要太过刺激他为妙。

    我从我的小斜挎包里,掏出了一张面巾纸,然后擦了擦鼻涕,可能是身体还没有完全好,这个网球场应该是一个风口,我有点受凉了,身体已经不听我的控制的,打起了喷嚏。

    但是,莫昌江没有怕我把口水鼻涕一起溅到他的身上,

    这让我的脑袋里更加想起了,跟我姥一起看的社会新闻。里面说,一个女生,激怒了一个男生,然后,这个男生就给这个女生泼了硫酸。

    还有一个女生不答应做一个男生的女朋友,结果被捅了好多刀。

    想到这儿,在看看周围的场景,我不禁毛骨悚然。

    “我们学校有个后山,听说那里以前就是……”

    正当我被莫昌江恐吓的话,听的心惊胆战的时候,一个人轻声的对着我说了一句话。

    “这个你还要吗?”

    “天呐!你是谁啊?”我吓得一下子蹦出去好远,大概3米。

    我一会儿眯小眼睛,一会儿又睁大眼睛,使劲儿的看着3米外的人,但是看不清。

    听她的声音,应该是上了年纪了。

    “把你吓到了吗?你手里这个卫生纸还要吗?不要就给我吧!”

    “你要我的鼻涕纸吗?”

    “纸是可回收垃圾,鼻涕在处理的过程中是会被去掉的,不用担心!”她很矮,后背很厚很弯,应该是年老了,佝偻个背,但是眼神但是很好,能清楚的看见,我那张用过了的卫生纸,在我的哪只手里,是的,左手。

    她感觉我手里的这张纸在动,我知道是她在拿。

    可是,我把纸从左手,换成了右手,没有给她。

    姑且我称她为老奶奶,却不认同她的做法,觉得她其实对分类回收的误解很深,以为凡是纸制品都是可以回收的,而实际上,可回收的纸,一般指的是未被玷污过的报纸、各种包装纸、办公用纸、广告纸片、纸盒等,如果是沾有油污、体液或其他奇奇怪怪液体的纸或者水溶性太强的餐巾纸之类等是无法回收再用的。而且,判断一张纸有没有回收价值,想一想能不能重新打成纸浆造纸就可以了,譬如我这张擤过鼻涕的,显然不行。事实上,日本作为一个垃圾分类大国,其分类方法也是他山之石,可以借鉴的,例如,不可回收的纸类及小于明信片大小的纸以及各种纸屑为可燃垃圾,大于明信片的纸,比如报纸、宣传单、杂志、蛋糕包装盒、信纸、硬纸箱等为资源垃圾,再比如,如香烟盒等由几种不同性质部分构成的,分开分别投放,塑封是塑料,纸盒是纸,锡纸是金属。

    谁知,被莫昌江给我抢走了,放到了老奶奶背的大包里,“咦?湿漉漉的!有人要就不错了!弄我一手!你到底是不是小女孩啊!怎么那么不安干净呢?太脏了!你要是不想给别人,你可以自己准备一个小塑料袋子啊,这样既环保,又可以给别人免去烦恼!”

    “是我让你拿的吗?多管闲事!赶紧把那张纸给我拿出来!”

    “行了!别闹了!湛叶!我怕了你了,还不行?你没看这个老奶奶很可怜的吗?”

    我一到晚上,眼睛就看不清,我甚至连这个是老奶奶还是老爷爷我都分不清,只能凭着声音,粗略的分辨!可这一切,莫昌江却不知道,我也不可能让他知道,要不然,他还不知道该怎么整我呢?

    我越不搭理这个莫昌江,他就越来劲儿,现在一副儿他是救世主,高高在上,教育我的感觉。

    “湛叶!我真没想到你是一个这么没有爱心的人,你刚才不还说你是什么大侠,还路见不平一声吼呢!我看你路见老奶奶给一张纸你都不愿意。”

    “你懂什么?”

    “我懂的多着呢?用不用我来教你啊?”

    莫昌江那个痞子气息,让这位老奶奶都忍不住过来说他几句。

    “小伙子,刚才我要谢谢你,但是,现在我要批评你!她是女孩,她能成为你的女朋友,是你们俩个人的缘分,你们怎么还能吵架呢?等你们到我这个年纪就知道了,我现在无依无靠,无儿无女,如果有一个老伴能吵吵嘴,多好啊!”

    “老奶奶!”我扶着老奶奶的手,想要说对不起,可自尊心止住了我想要道歉的嘴。

    “我是我老爷爷!”

    什么?这位老爷爷像是老奶奶一样的,该不会他是我们学校旁边,那个卖烤红薯的吧?

    “老爷爷,你白天的时候,是不是在……”

    莫昌江打断了我的话。

    “老爷爷,你误会了,我和她不是情侣,我是不可能有她这样无法无天的女朋友的!”

    “莫昌江!要说,也应该是我说!你以为被说成跟你是情侣我很开心,对不对,拜托你,拿你那个小镜子,好好照照你的那张脸,好吗?”

    我气急败坏的,居然被这样一个傻子给嫌弃了。

    老爷爷则牵着我们俩的手往一起凑。

    “那个那个,老爷爷,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这时,我转身面对女生宿舍楼时,才发现,居然每一个房间都亮起了灯。

    难道真的像莫昌江说的那样?

    我们女生寝室出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