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九十二章 茅山玉佩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不看,我怕伤了眼睛!”

    我是第一次觉得,夜盲这么好。

    “小姐!要一个吗?”一只手伸出来拽着我的胳膊。

    “你干什么?”我看着这个老妇人的脸,全都是皱纹和老年斑,多到,我都已经看不出哪里才是她的眼睛鼻子和嘴巴了,映衬着此刻,已经全黑的天,这个场面只有在惊悚片里,才会出现。

    “钱来来,你在干什么,你快一点骑啊!”

    可是,钱来来却再一次,停下了车。

    这一次,他居然下了车,讲我自己留在三轮车里。

    他走到老妇人的身边,拿过来一个玉佩给我看。

    “我不要,快拿开!”

    “这是茅山玉佩,具有斩妖驱鬼的能力,能够保平安镇邪恶。自东晋南宗上清灵宝茅山祖师葛洪以来,佩戴的一枚玉佩,是茅山道教道士平时穿山越岭佩戴的一种护身符,传说一位茅山道士在没有带任何驱鬼道具露宿深山途中,遇到穷凶极恶的山妖,在山妖欲加害此道士时,其身上佩戴的茅山玉佩,突然发出一道亮光射向山妖,山妖惨叫一声遁入山林。此玉曾经在林正英电影驱魔警察时现身过,是一种道教辟邪的法器。”

    这个钱来来怎么辟邪的东西,他全知道,那他刚才为什么还会中邪啊?

    他紧接着,拿给我看,还别说,这玉佩确实很漂亮。

    一面图形为雕刻有茅山道士天命的斩妖治邪字体和阴阳太极,一面为道家符咒敕令的双面玉佩。

    “茅山玉佩上色开光难度极大,公鸡血墨粉朱砂要混合融为一体,最后上一层纯朱砂,因此,非茅山道士无法开光上色。”

    “你的意思是说,这个老妇人是茅山道士?”

    随着钱来来的车骑的越来越远,这个老妇人的身影,也渐渐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

    “多少钱啊?你买的吗?这边是夜市吗?”我一边看着这块玉佩,一边对着钱来来开启了我的夺命连环问。

    “不要钱的!”钱来来很自然的说了一句。

    “不要钱?那为什么不给我拿一个?”

    钱来来鄙视的看了我一眼。

    他问我,“你是茅山道士吗?”

    “不是!难道你是吗?”

    钱来来,只是笑了笑。

    他又问我,“那你是道士吗?”

    “那是什么?”我眨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你不是学习很好吗?那你连道士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承认我是学霸,我上通天文下通地理,但是,我每样都只是略懂略懂!道士,我也只懂一点!”

    “你说说,我听听,你到底懂哪一点?”

    说就说,谁怕谁,这个钱来来还想考我,就凭他那点知识含量,就算跟他说了,他也听不太明白的,那我就把以前书里面看到的那些,一股脑的背给他听吧,让他见识见识我的厉害,“《太霄琅书经》称:人行大道﹐号为道士。身心顺理﹐唯道是从﹐从道为事﹐故称道士。其中男性的道士称为乾道,也称羽士、真人、神仙、道人、羽流、羽衣、紫阳、方士、黄冠、先生、希夷等,尊称为道长。女性曰坤道,别称女冠。他们依教奉行,履行入教的礼仪,接受各种戒律,过那种被世俗之人视为清苦寂寞,而实际上高标清逸的宗教生活。”

    “不错嘛!这都是在哪抄的?”

    “你会不会说话啊?这都是用我的大脑一点一点背的,你听不懂就说听不懂,诚实点!”

    “我了解的,要比你少很多,我只知道,道士是中国道教的神职人员,极为引人注目,也是博大精深道教文化的主要传播者和形象代言人。并且,又要以一些带有神秘色彩的方式,吸引教众,布道传教,为其宗教尽职尽力,同时圆满自己的修行。尤其是,道士比之佛教僧侣更多了一分潇洒的气质。”

    这个钱来来,还说他知道的少?这么文绉绉的,看来一到他擅长的地方,他就口若悬河,脑袋摇着脖子晃的,就像是地球呆不下他的那种感觉。

    “钱来来,你刚才的玉佩,是给我拿的吗?”我弱弱的问了一句。

    “不是啊!”

    “什么?不是你让我快看什么?不是,那个老妇人拽着我的胳膊吓我干什么?你这就是在耍我!”我双手标志性的掐腰,代表我被人欺负了,我不高兴了。

    “不是什么东西漂亮,都要佩戴在身上的,比如……”

    我知道钱来来要说什么了,要说也不应该是他说,为了不让我自己更丢人,为了时刻抢占上风,我及时打断了他的话。

    “比如,这个茅山玉佩,我懂了,你不用说了,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我才不要呢!我有的是挂坠,我哥还送了我一个小黑人呢!”

    “小黑人是什么?也是玉佩吗?”

    “没想到你梳着一个30年代的发型,连懂的东西都这么老土,还成天教育人呢,都什么年代了,有空你还是去学学新新词汇吧!老古板!”

    “我很古板吗?”

    “是的,你多大啊?”

    “你猜!”

    “我看你长相,像是不到30,但是,你做的事儿,怕是你年过花甲了吧?”

    “湛叶啊湛叶!你这么有意思,你们家人都知道吗?”

    “当然不知道!我从来不跟他们说的!”

    “对了!你不是要给我讲你的故事吗?刚才讲到哪里了?”

    “我不想讲了,人家讲的时候,还要配合着水果呀,茶呀,最起码有个像样的坐着地方吧!再看看现在,你带着我,我怎么看我们俩怎么都像是收破烂的!还讲什么讲啊?没心情!”

    “那我去给你买点水果呀,茶呀,你在三轮车上边吃边喝边讲,行不行?”

    “你可拉倒吧!我拜托你赶紧骑吧!我一点都不饿,气都被你气饱了!跟我讲讲你的家庭吧!”

    “我?我有什么好讲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庭,有家庭就有很多讲的,没看过那些大型家庭伦理剧吗?”

    “我不怎么看电视剧的!”

    “我知道!所以你才会这么落后的!你知道现在谁最红吗?你知道现在最流行什么吗?你知道哪部最好看吗?你知道现在谁粉丝最多吗?”

    “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知道这些呢?不知道这些,我也活着好好地!我知道了这些,就能活的更好吗?”

    还别说,他讲的有一定道理,我竟然被他暂时的说服了。

    “你说的不对!那人不光是自己活着,人是社会的动物,既然你在活着,你就要接触到人,而那些东西好多都是精神食粮,如果你不知道的话,到时候你要怎么跟别人有共同语言呢?”

    “没有人跟我有共同语言的!其实,我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很快乐,其实我性格很孤僻的,我更愿意自己一个人待着!”

    他说的这句话,明显就是假的,如果他孤僻,他为什么总要叫我跟他一起走,他如果喜欢一个人呆着,为什么还要骑车带我跟我说话呢?

    人有的时候,也不能为了过度的把自己包装成忧郁王子,而满口胡说吧!

    “你不信吗?湛叶!”

    “不不不!我信,你好好骑车吧!好吗?还有多久到啊?”

    “还有30分钟左右吧!”

    “太好了!我要熬出头了!”

    生活就像是一碗粥,熬着熬着就熟了,就可以喝了,就要解放了。

    “湛叶!你听不愿意跟我一起待着的,是吗?我很无聊吧!”

    “不是啊!你别多想啊!你很幽默的,只不过,相对于不太熟的男生来说,我更喜欢跟我的好朋友一起。比如,寝室的室友啊,别的寝室的同学呀?”

    “那你还说,你人缘不好,原来还有这么多人在等着你呢?真好!”

    “是呀!还有我们寝室的宿管王阿姨还在等着我呢!我不回去的话,她睡觉都睡不踏实呢!”

    钱来来不再说话了,这样也好,我也很想好好欣赏下夜景,虽然也看不太清,但是小风从脸庞吹过的感觉,很美好,毕竟我有很多年没有做过这种三轮车了,没想到,长大后,再坐的感觉,竟是这样的不同,有一种世态炎凉的沧桑,也有一种喜极而泣的悲壮。

    远远的,我都看到我们学校灯火通明的图书馆了!

    “要不然就在这儿停吧!”我开始重新穿起我的高跟鞋。

    “不,我给你送到地方!”

    我们俩这个对话,让我想起了小的时候,我每次去上学放学,总有一辆三轮车在我们学校前面等我,我一上车,里面就会看见我姥拿着大香蕉,大苹果,大鸡腿在等着我放学。

    然后,每次车夫把我和我姥送回家时,我姥为了省点钱,眼看着离家还挺远呢,都会说那句“要不然就在这儿停吧!”

    可是,我此时此刻,多了一点内疚,居然把钱来来当做了车夫,这一路来还总是对他大呼小叫的发脾气,我现在一看,他的汗已经浸透了他的粉红色的衬衫,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的男生都很爱穿粉红色,有那个饭店老板乜庆,钱来来,还有我哥……

    我要快一点进学校了,丁晓娇还在我们寝室里等着我呢,我要跟她一起去三无饭店找我哥呢,对,要在女生宿舍楼11点关门之前赶回来。

    我看了看我哥给我买的手表,现在都已经9点了,还能来得及吗?

    “湛叶!你下午说,想要单挑的话,今天晚上,就在研究生女生宿舍楼的后面,那个小型网球场见的。对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