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八十一章 粉红色长毛衣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讲究你?你听谁说的?”

    “邓邓!你的好闺蜜!”

    “不可能!我从来都没有跟邓邓讲过你的任何坏话,不!我承认原来的时候,你是学校的恶霸那个时候,我确实说过你不少坏话,这个我承认,可是,我敢发誓,我从来都没有说过阿姨半句!”

    “真的?”高惠嗤之以鼻的,随意问了下,其实,她是不相信我。

    “真的!原来你心里一直对我又恨,所以这么长时间,才不跟我联系的对吗?”

    “那你主动跟我联系了吗?你瞧得起我了吗?别以为你们家有两个破钱,就可以随意干涉别人的私生活。”

    “高惠,我到底怎么你了?你要这样说我?”

    “是不是你说的,我妈不是我的亲妈!是吧?”

    “我没有说过!”

    “湛叶!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是说过还是没说过!”

    “我真的没有说过!”

    我脑海里飞速旋转着,我跟同学说着别人的坏话,那时候小,确实不懂事,但是人家父母这种缺德的话,我是真的没有说过。

    等等,好像有一次,毕业典礼时,别人问我为什么跟高惠那么好时,我跟她们说的是,因为高惠的妈妈阿姨,对我也很好,而且高惠对阿姨也很好,孝顺的人坏不到哪里去,但是,说实话,阿姨和高惠长得确实很不像,阿姨的长相要更加秀气,性格也要温柔的多。

    可是,当时,只是一句玩笑话,该不会是,被他们一传十,十传百,然后,传变了样吧?难道阿姨去养老院是因为我?

    “不可能啊!就这么一丁点小事?”

    “你还敢说小事,我问你到底是谁告诉你的?”

    “什么是谁告诉我的,肯定是那天他们都喝多酒了,然后记错了,就传出去了!”

    “我是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妈不是我亲妈的!”

    “我都已经说了,我不是故意的!”

    但是,现在的高惠已经哭了。

    我给她递纸巾,她都不要。

    “对不起!高惠,我不知道对你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这种质疑声越来越大,我已经拿着我妈和我的dna做了比对,她真的不是我的亲生母亲,所以我现在问你的是,你是听谁说的?还是,你是从哪里知道的?”

    “我不知道啊!我现在都蒙了!高惠,你是说,你的妈妈不是你的亲妈妈,是真的吗?那你的爸爸呢?是你的亲爸爸吗?”

    “我已经不知道了,我爸已经去世了,我妈又不肯告诉我,直到我把dna鉴定书摆在她面前,她还在矢口否认。”

    我从跟高惠面对面坐着,移到了跟高惠坐的同样的方向,然后,撩撩裙子,坐下,双手挽着她的胳膊,“所以,你就把阿姨送到养老院,来惩罚她吗?”

    “不是惩罚!现在的养老院跟过去的不同了,我想让她去那里面更加清楚的思考,我到底亲身父母在哪?”

    说着说着,高惠甩开我的手,又开始哭了起来,刚好被刚进饭店的一位夹着老板包的客人,看到了这一幕。

    “高惠,阿姨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阿姨不是你的亲生母亲,还能这样对你,你就更要感谢她了!你别这样!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因为我,你和阿姨也不会变成这样,你别哭了,你再哭,我都想哭了!”

    我拍着高惠的肩膀,眼泪却止不住的跟着她一起掉。

    “你好!我可以坐在这儿吗?”

    一个陌生人突然跟我和高惠说话,这要是换成平时,我们俩早就骂他了,但是今天,此刻,我们俩竟没空搭理他,想着他要是知趣,就赶快跑,要不然等下暴风雨别牵连他。

    没想到还真有不怕事儿的。

    他用他的两只手,分别拍了拍我和高惠的两个肩膀。

    “你有病啊!你,你吃饭就去吃,你来我们桌干什么?那么多桌,你看不见啊?”高惠抬起头,撸胳膊挽袖子的,看着这个多管闲事的客人,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说。

    谁知,人家刚才还站在我和高惠旁边,现在改成坐在我和高惠对面了。

    感觉有外物的入侵,此时的我和高惠,已经有一点从悲惨的气氛中出来了,我也抬起头来,看着他,“现在还不是撩妹的时候,趁我们还没有发脾气的时候,趁我们还能跟你好好说话的时候,我劝你赶快走!”

    这是一张俊秀的脸,只不过满脸雀斑,仔细看还是能看出他的五官,大大的眼睛,浓浓的眉毛,高高的鼻梁,但是有一张樱桃小嘴。

    “小姐!你们在这里哭,很影响别人心情的!我一进来就看见了,本来我好好的心情,看见了两位小姐哭,把我的心情全弄遭了!”

    三个服务员赶忙过来,应该是想要跟他解释。

    他向后摆了摆手,意思是,让他们走,他自己来处理。

    他穿着一个粉红色的,左侧是金色,带着一个巨大logo的长外套,是一只大豹子,从脖领处一直延伸到脚踝,这个样子就像是正在从他的头顶跑下去,然后,被固定在了他的外套里。

    这件衣服,我从来没有看见过有人敢这么穿,女孩都没有,更别说男人了,但是,应该挺贵的吧,因为那个金色,看上去,像是手工刺绣的。

    高惠擦了擦眼泪,应该也跟我一样,被这个男人的衣服震惊到了。

    “你说你一个男的,弄这个闷骚的鬼样子,你觉得你很有品味吗?”

    高惠开始换人攻击了。

    活该!谁让他非要来找骂的!

    那三个服务员又要上来制止了,尤其是那个厨师,不好好的在那做菜。虽然饭店人少一点,但是,也可以在后面备着点菜呀,他都没有,脑袋像极了伸缩的小弹簧,一会儿回去,一会儿出来,又像钟里面的布谷鸟,只不过,人家是整点报时,他是一分钟一报时,看上去,十分滑稽。

    “小姐!你可以说我长得难看,但请不要说我的这件衣服好吗?这是我妈一针一线给我织的!”

    “你妈妈给你织的?这根本就不是毛衣好吗?再说了,看你年纪都老大不小了,那你妈妈年纪那么大了,眼睛不花?你骗鬼啊!”

    我怼了怼高惠的胳膊,小声说,“高惠,你别总说鬼呀鬼的,听着怪害怕的,就算你通灵,你也不能这样说呀,我都分不清,你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了?”

    “要不然,你不是也不相信,我说的是真的吗?”

    没想到这个高惠,可能真的会一点点的心电感应,或者说,就是她对我的了解,她跟我的默契吧,事实上,我就是不爱听鬼这个词儿。

    “不信可以!我也不是跟你讨论我这件衣服的,我想让你们别吵了,不光有我,还有其他的客人!你看见刚进来的那个抱着婴儿的妈妈了吗?”这个男人开始四指并拢指向了门口那里,他这个手势,还是挺绅士的。

    我和高惠,其实,我们俩并没有说话,但是这个男人开始了自问自答。

    “是的!就是那位,人家怀抱里面的孩子,看那睡觉的姿势,应该是刚刚睡着,如果照着你们俩刚才,也就是我进来时候,你们俩说话那个大声和哭泣的样子,你觉得人家会不会马上出去?会不会认为这里面不是吃饭的地方,而是灵堂!”

    我不知为何,顺着这个男人的思路,居然也点了点头,可能是认为这个男人说的话,还是蛮有道理的,我觉得挺中听的。

    此时,高惠转过头来,瞪了我一眼。

    “好了!既然这位小姐已经听懂了,那么我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因为不可能让所有人都听懂的,但是,她如果听懂了,潜移默化的渗透,这位小姐,你总有一天也会明白这个道理的!爱人就是爱自己!”

    这个男人起身准备离开时,那三个服务员又过来了,尤其是厨房里的那位,踩着刚打过蜡的地板差点滑倒。

    “老板好!”

    “老板,您回来了!”

    “老板,您辛苦了!”

    三位服务员,居然没有一位说的重样的,就像是排练好过一样的。

    真是受不了,就这么大一点地方,就三个服务员还没有多少人,原来他是这里的老板,那跟发不出来工资,去讨薪的工人有什么区别,怪不得,衣服都是妈妈给织的,因为没钱买呗。

    “湛叶!你看外面的车!”高惠用一根手指,指着玻璃窗外面。

    “什么啊?一辆面包车而已啊!”

    “那不是面包车,那是商务车,而且,你看这个牌子!”

    我摇摇头,“不认识!”

    “那是最有名的牌子,你不认识?”

    我再一次摇摇头,这回我向着外面摇完头,又向着高惠摇了一遍,为了表达我不认识,别让高惠总问我,所以,我晕也值了。

    但是,我需要头枕在我的胳膊上,胳膊放在桌子上,休息会儿。

    “那个很贵的!一辆车要上千万呢!”

    “吹牛吧!我跟我妈我爸,他们两套房子加起来,才不到100万!这么说,他这一辆车,就可以买我们家那样的房子,好几十个?”

    高惠很惊讶的看着我,以为我说错了,“我们轮鸿市的物价,不应该是这样的!你妈爸和你哥家的房子在哪啊?那么便宜?不是别墅吗?”

    “是别墅没错,但是,买的二手的!”我把刚才在对面的,我的那碗蛋炒饭,挪了过来,拿着筷子,开始往嘴里送,还不时的,夹着高惠碗里面的凉粉。

    “那这个价钱,也买不到啊!你们家不会是阴宅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