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八十章 你误会我了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蛋炒饭好了!凉皮好了!”店员又喊了一声,但是,他应该是感觉,刚才我明明在赶来的路上,迈着轻快的步伐,结果我这个人,突然的没了,觉得很奇怪。

    所以,他才从厨房的后面,通过打开一道门,出到了外面来,到了饭店的大厅里,我估计他还以为出灵异事件了呢!

    但是,他看到我的样子,会更加觉得惊悚的。

    我被绊了一个大跟头,脑袋刚好磕到一个女人的桌子角了,正跪在那个中年女人面前。

    这个男店员看见我这个狼狈的样子,赶紧快步走了过来,想要拽着我的右手。

    “好疼啊!别碰我右手!”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湛叶!你没事吧?”高惠跑了过来,但是,差点滑倒,“你们这地,怎么这么滑啊?”

    紧接着,这个店里一共才有的3个店员,全都聚集到我的身边了,在跟着我承认着错误,“对不起!我们这地板刚打过蜡!是为了对我们家的实木地板,在其表面涂上一层蜡层,蜡固化后隔绝空气、水气、灰尘,同时起到防滑、防磨损、防静电的作用,从而更好地保养地板,延长地板的使用寿命。”

    “我看你们是想要缩短湛叶的寿面!照着你们说的那样,打蜡是为了防滑,那为什么我朋友会跌倒啊?”高惠想要扶着我起来,但是,一下子,没把我抬起来。

    又不是我很重,是我真的好疼啊!膝盖都磕红了,还有我的脑袋?

    “你看,湛叶脑袋前面,长了个大包,这要是后脑勺还行,在额头这里,这就相当于毁容啊!你说吧,你们准备怎么办?”

    我怎么听着高惠这个意思,应该还想要他们这家店铺的赔偿吧?

    她怎么还拿着我给她赚钱了!

    “好疼啊!”我慢慢的抬起头,站立起来,发现刚才那位中年女人,还在悠闲的吃着饭呢!看都不看我一眼。

    不是说脑袋被撞一次,智商就会下降两个百分点嘛,脑袋都嗡嗡的了,都给我撞傻了。

    我仔细地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一切。

    我从那边过来,然后往这边小跑,接着……

    “不对!就是这个女人!是她伸出脚绊我的!”

    三个店员,还有高惠和我,另外,还有两桌,眼睛都在看着这个中年女人。

    “我?呵呵!”

    “不是你嘛?你敢说不是你嘛?就是刚才我过来说你,你对我怀恨在心,就是这样的的,然后你就把我绊倒了!我不是被地绊倒的,我是被这个女人绊倒的!”

    那三个店员也瞬间松了一口气,好像是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的感觉。

    “你有证据吗?”这个中年女人还在狡辩,而且饭还在嘴里面慢慢的嚼着,就在她身边发生了别人跌倒,不说让她扶一下,最起码筷子总应该放下,然后,对这个人示意同情的目光吧。

    更何况,我摔倒就是她弄的。

    “我告诉你!你见天如果不跟我赔礼道歉,我就跟你没完!”我冲着她剩下的饭上面使劲儿说话,希望我的口水可以喷到她的饭里。

    与此同时,高惠也在一旁帮着我不停的说她。

    那三个店员,怕事情弄大,也是在劝阻这位中年女人,想要让她跟我说句对不起就算了,还说什么我不是碰瓷的,不会要什么赔偿的。

    搞笑!他们都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是缺钱,但是,不干净的钱,我不要。

    都怪这个高惠,她给人的印象有点太势力了,虽然她本质也是那样的人,但至少适当的伪装一下吧,要不然让别人看笑话。

    果不其然,其他桌开始讨论我和高惠了,说什么现在都是穿着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诈骗之类的话。

    我都是受害者,都不能维权了吗?维权就变成诈骗和碰瓷了吗?

    看来都怪那些真正的骗子,被他们害惨了。

    我们都不敢努力的争取自己的权利了。

    “湛叶!你腿还疼不疼?”高惠给我挤着眼神,那个意思,就是让我说,很疼很疼。

    可是,我现在真的不疼了,就连脑袋上面的那个包也不疼了,并且已经开始消肿了。

    我如果还说疼的话,那才叫骗人呢。

    我不会说假话,我就这样,爱咋咋地,“不疼了!高惠,我就是想吃我的蛋炒饭了!”

    这句话,把饭店里面的人,全都逗乐了,也包括刚才绊倒我的那个女人。

    紧接着,那两个看上去年龄也不小了的邻桌客人,也对我频频点头,就像是我做错了,改邪归正了,还是好孩子似的。

    我真不甘心,我还想跟这个中年女人骂一架,或者干一仗,但谁让我是淑女呢,我觉得淑女和泼妇的本质体现就是,谁更能控制自己。

    其实淑女就是安静的泼妇,而泼妇就是发了疯的淑女。

    所以,我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这个中年女人,然后,被几个店员和高惠护送着回到了我们的座位,并且,服务人员也把我们的蛋炒饭和凉皮亲自给我们俩端了上来,又是倒茶,又是倒饮料的,还加了一道菜,凉拌黄瓜。

    “两位小姐,我们饭店,刚才也有过失,这顿饭给两位免单,作为两位受惊后的补偿!”这位店员是除了刚才那两位之外的,第三位店员,说话嘁哩喀嚓,好像也是很算数的样子,因为只有她一个人敢说这种话。

    但是,我和高惠两个人受惊后的补偿,怎么就是一道拍黄瓜啊?我看了看饭店上方贴在墙面上的菜单,大字写道,“拍黄瓜,5元!”

    虽然,其实我也不是想说什么,但是这也未免太便宜了吧,我额头和我膝盖这里撞的,怎么就只值5块钱啊?

    算了!有总比没有强,这也算是精神损失费吧!

    “湛叶!你这招太狠了!连我刚才都被吓到了!你说,你是不是又想吃霸王餐了?”

    怎么高惠都这么想我呢,我也用不着拿出自己的眼球,或者是献上自己的生命去吃一顿每人10元,顶多加一道怕黄瓜,也就是,每人12.5元的饭菜吧?

    我还没有穷疯了,脑残到那种程度。

    哎!既然,高惠都这么说我,那就不能怪别人了,可能我自己表现的太夸张了,还跪在地上,现在都不知道当时,为什么是这个姿势,就像是祈求谁的原谅一样,真的羞死人了。

    再看看那个让我丢尽了脸的中年女人,她怎么还在吃她那碗饭啊,我刚才过去时,那明明是白花花的大米饭,一点菜都没有,咸菜也没有,难道饭里面放糖了,是糯米饭,才不是呢,我看着真真的,就是普通的大米饭。

    事实上,她穿的不错,吃饭的感觉也像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只不过吃着这饭,好像又是贫困线上挣扎的人们,突然下馆子了,却点的最便宜的。

    “湛叶!真的是那个女人绊的你吗?”高惠问话的那种语气,那种眼神,跟我们以前上学时,她要打某个人,是一摸一样的。

    “别别别!你没轻没重的,你看看你高中那时,想打别人一个勾拳,结果人家一躲,你却把自己门牙给打掉一颗!我说你怎么那么狠呢!真下的去手啊!这幸亏是打的你自己,这要是打的别人,你知道一颗牙要多少钱不?那等下你如果要是把人家那里给打了,你知道现在的物价不?你能赔得起不?本来刚才我还挺生气,想要等下出去找她说说理,但是,被你这么一吓唬,我谁也不想找谁算账了,此刻的我,就只想好好吃着我的蛋炒饭!”

    一边说着,我一边把我的蛋炒饭拨到了旁边一个小盘子里,然后送到高惠的凉皮的旁边,“你快消消气,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被绊倒了呢!笑一笑,你现在的表情太丑了,快点尝尝,我的蛋炒饭,说不定就会变漂亮了!你说你都多大了?你都20岁了?为什么还这么冲动啊?”

    说完冲动这句话,我自己都心虚,因为我冲动的时候,怕是不比高惠好多少。

    “湛叶!你说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不要脸的人呢?”

    “因为,只有那样才能体现出,你有多么的优秀呀?”我的话,让我和高惠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别笑了!高惠!看看你的牙齿上,都粘上香菜了!”

    “在哪呢?你快帮我拿掉!”

    “高惠,你恶不恶心,自己拿!”

    “谁让你说恶心的?小女孩家家的,恶心这个词儿是你们说的吗?小女孩与中年妇女区别就是素质,注意素质!”高惠学着我妈妈的表情和强调,还别说,真的特别像,一个恍惚,还以为我妈做我对面了。

    “对了!高惠,我刚才问你的问题,你一直都没回答我呢?”

    “你问我问题了?不知道!没听着!”高惠端着碗,开始喝着凉皮又酸又辣的汤。

    “你该不会也耳背了吧?我们学校有一个丁晓娇就是,她耳朵就不太好使。”

    “湛叶!我这个叫选择性聆听,对于不想听的就不听,不想回答的,就不回答,这样你明白了吧?”高惠放下自己的碗的同时,弄出了一个碗落在桌子上重重的声音。

    “你干什么你?我只是问了下阿姨,你犯得着这样吗?”

    “湛叶!我现在能够好好的跟你说话,都是因为我大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背后,都在讲究我妈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