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七十九章 古来稀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高惠跟邓邓他们俩以前可好了,而且高惠和邓邓两个人都是彼此的初恋,这到底是怎么了?

    “好好好!不说就不说嘛!弄得很凶的样子!你要请我去哪里吃饭呀?高惠!”

    “就像你说的,那我们就去商场里面吧!那里面的环境好!而且吃完饭,还能顺便看看衣服呢!你不是说我这身衣服不好看吗?”

    “我可没说啊!只是我妈妈不懂时尚而已,他们那个年代的人,都是那样的,现在潮流已经变了,可是她们还停留在原来,这就是跟不上时代的表现!”

    事实上,我真的没有说着违心的话,我是很认真的觉得,高惠穿的衣服挺有个性的,如果让我现在这件连衣裙,跟她的那一整套来选的话,我一定选她的那套,不是因为件数多,而是,我喜欢那种繁琐复杂的感觉,就像是大脑的纹路,太简单的有什么意思?

    就像是我看的悬疑一样,一下子讲出来多无聊,还有电视台里面花了好几期讲的一个关于幽灵的故事,结果揭秘说的居然是,摄像机里面进白毛了。

    虽然是这样,但是,花时间讲的那几期,我每天都等待着答案的揭晓,那种每晚睡觉前的期待感,多么美妙跟幸福,那段时间我觉得特别快乐,这可能就是悬疑,悬疑电影,悬疑电视剧带给人的乐趣吧,现在想想都会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很奇妙,这是看其他的一笑而过的电视剧,所不曾有过的感觉!

    现在,再看看高惠穿的,就更可爱了,因为你分不清这是裙子还是裤子,也分不清是连衣裙还是上衣,这样的话,就会让你的眼睛不自觉的停留在这个上面,然后,观察。

    直到观察出来了,才恍然大悟,接着,就会感叹设计师的绝佳创意,说不定晚上回家还能跟其他人谈起在马上上随意见到的这个人,虽然她的样子,也许你已经记不住了,但是她的穿着,却深深地计入了脑海里,或是嘲笑或是觉得新奇,总之,会给你带来越来越多的乐趣,又或许,将来某一天,你在大街上,又看到一个穿着奇特的人,就会让你联想起曾经的人。

    倒不是希望每个人穿着都鹤立独行,都把自己的脑袋染绿,只是懂得一点时尚而已,因为每个人都是不同的自己,都有彰显自己个性的权利。

    你是这样,我是这样,高惠也是这样,只不过,我妈不让她这样而已。

    那有什么关系,我妈又不是她妈。

    “高惠!你妈妈在哪呢?”

    “我妈去养老院了!”高惠平静的回答。

    “为什么呢?”我有点明知故问的意思,因为我知道高惠的妈妈年级要比她爸爸大了整整20岁,所以现在,也应该有70岁了吧!

    不是从小就背过一个,关于出生三天,邀亲友吃汤饼的小婴儿,一直到由后代赡养的百岁老人,年龄称谓的顺口溜吗?

    汤饼、初度、生小、总角、垂髫、始龀、外傅、束发、舞勺、及笄、舞象、待年、弱冠、而立、不惑、艾、花甲(耳顺)、古稀、耄耋、黄发、鲐背、期颐。

    当然,古代年龄称谓并不止这些,还有许多散见于各类古书中,因较少使用而未被流传下来。上面所述这些因使用频率高,生命力强而被后人沿用了下来。有些还已经进入了我们的日常交际之中。比如:“三十而立”。我们已看不出历史和今天的区别了。

    在所有的年龄称谓中,“九十”的称谓可谓最多最有趣。或叫“鲐背”,鲐是一种鱼,背上的斑纹如同老人褶皱的皮肤。又人到暮年,皮肤上生出老年斑如冻梨之皮,故又称“冻梨”。

    还有依据生理特征命名的,如:人初生叫“婴儿”,是因为人初生需要抱在胸前喂奶。婴可与膺通假,膺者胸也。婴儿即为抱在胸前之儿。

    七岁除叫做“悼”外,还叫“龆龀”也叫做“毁齿”,因为正是换牙时期,所以,有此称呼。

    十五岁叫做“童”,“山无草木曰童”。古代十六岁成年,十五岁男子未加冠,女子未及笄。此处用的是比喻意。

    另外,我们现在常说的“而立之年”、“不惑之年”、“知命之年”,则来自于《论语?为政篇》的记载:“子曰: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从心所欲不逾矩。”

    汉人戴圣所辑《礼记?曲记篇》中说:“人生十年曰幼,二十曰弱,三十曰壮,四十曰强,五十曰艾,六十曰耆,七十曰老,八十、九十曰耄,百年曰期。”其中,还有耄年有罪不加身的说法。

    我国还有干支纪年的传统,六十年为一轮,故又有六十岁为“花甲之年”的说法。

    杜甫有诗句曰:“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于是,七十又有了“古稀之年”的别称。

    其中,稀,指稀少。

    也就是说,指得享高寿不易。

    现在高惠的妈妈就是,到了人生七十古来稀的阶段。

    换句话说,七十岁高龄的人,从古以来就不多见。

    但是,当今社会,还是多的嘛,并且,从高惠性格的角度来看,她应该不会把自己的妈妈送去养老院啊!

    “为什么呢?高惠!你怎么不回答我呢?你为什么要把阿姨送到养老院呢?那你多长时间才去看她一次呢?她愿意去吗?你这么忙吗?”

    我又开启了我的夺命连环问。

    可是,高惠就是不回答。

    我们走在通往商场的道路上,一句话也不说,直到她问路。

    “你好!我问一下,商场怎么走?”

    “在那边!”一个好心的路人指着我们的反方向。

    高惠也不认识路啊?那她感觉还是很有信息的样子,还是快步的走。

    “你看!你看!这是什么?”我很兴奋的指着我左侧的一栋大楼。

    高惠也从路人指着的方向又走了回来,“这就是百货大楼啊!这是商场!刚才那个路人真是的,不知道,就别乱指嘛!湛叶,我们快进去吧!”

    我和高惠开心的,向着百货商场里面走,我们这个可能是后门,人不是很多。

    “你好,我问下!”

    一个身穿粉色连衣裙,脚上穿着黑色的,绣着小玫瑰花鞋子的中年妇女,连脚步都没有停下,还不如刚才问路不知道的那个路人呢,人家最起码还搭理我们,这可好,中年妇女的样子,就像是我们耽误了她的大事儿一样。

    “哼!其实,就是去吃饭嘛!”我顺着这个中年妇女的身影,看向商场的一楼店铺。

    “湛叶!”

    “高惠!”

    “我们去那里!”

    我和高惠几乎同时发音,连嘴巴的角度都差不多,张到最大。

    我们越走在这条路上,越觉得环境真是好,高高低低的树木,还有红色黄色的小花,心情别提有多开心了。

    一推开大玻璃门,整齐的高桌椅映入眼帘,像是酒吧改造的一样,中间还有舞池。

    “这家店,环境不错嘛!高惠,你说是不是?”

    高惠都没等坐着,就着急起身去点菜了,可想而知,她到底该有多饿。

    “高惠,我要一个炒饭就行了!”

    “什么炒饭?”高惠在收银台冲着我使劲儿喊,她其实,不用那么大声的,因为这个饭店里,本身人就不多,而且还自带回声的,有点ktv房,开着话筒的感觉。

    “蛋炒饭!”

    高惠这么快就点完菜回来了,她告诉我一共20元。

    什么嘛,连这个都告诉我,还是跟以前一样小气,一定想着我以后可以还给她的钱。

    话又说回来,这么好的环境,每个长条窄型的桌子上面还有一小瓶新鲜的小白花,我低着头,鼻子凑了过去。

    “哇!真的好香!高惠,你闻闻!”

    “啊切!”高惠开始疯狂的打着喷嚏。

    店员和为数不多的几位客人都在看我们这边,也包括刚才那个中年女人,而且,数她最鄙视我们,嘴里面不断的发出“呲呲呲”的声音。

    “这位大姐,你如果牙疼,请去看牙医好吗?不要在别人吃饭的时候发出这种声音!很令人心情不悦的!”我站到了这个中年女人的面前。

    她没有说话,只是不屑的摇摇头,好像认为我很年轻,不稀罕跟我一起辩论着什么。

    此时的高惠也渐渐不再打喷嚏了。

    “老板,这是什么花呀?”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花,是我们老板买的,我只是一个小员工!你们如果过敏的话,就到其他桌子去坐吧!”

    穿着蓝色围裙的这个店员,服务态度非常的好,主动给我和高惠挑选了一个,旁边就有窗户的座位。

    而且,把我们桌子上的花朵给撤掉了。

    “高惠,你好点了吧?怎么我们才这么几年没见,你的变化很大呀?尤其是身体,你那里觉得不舒服吗?”我很关心的,把自己两个胳膊肘拄到了玻璃桌上面,小臂抬起来,双手扣在了一起,除了右手的食指,剩下的手指,做着祈祷的姿势。

    高惠应该懂得我很担心她。

    “蛋炒饭好了!凉皮好了!”一位男店员在厨房连接着饭店大厅的中间,伸出脑袋叫嚷着。

    “是我们的!这回我去拿!高惠,你等着我!”

    我想着可以在环境这么优美的地方吃饭,就开心的想要飞起来,朝着我们香喷喷的饭那里,一路小跑。

    “啊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