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七十章 心电感应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都怪你!高惠!”

    “我又不知道他会这样!”

    “你还辩解?你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说人家司机师傅没有头啊?”

    “是真的嘛!”

    “停!别再说了!这回可好了!人家司机师傅说了,你们做无头司机的车,怕不安全,把我们扔在这儿了!”

    “现在的男人怎么都这么小气啊?”

    我可有点看明白了,这个高惠,她是缺心眼,好歹也要司机师傅把我们送到位置之后,到时候,最好是有警察叔叔的地方,她如果实在想说,再说也不迟。

    “湛叶!这样想,你听一下啊?你这样想一定会觉得我是一个天才!”

    “我怎么想都觉得你是一个蠢材,高惠,我今天为什么会碰到你了呢?灾星啊!你快点帮我看看,我今天是不是不宜出门!”

    “湛叶!你怎么把我当做算命的了?我都告诉你了,我不是!”

    “我知道你不是了,人家算命的还能赚钱呢,你这个是要命啊!幸亏刚才司机师傅脾气还可以,只是有点阴阳怪气,这要是碰见脾气不好的,我们俩现在就被丢到荒郊野外了,到时候看看,谁才是无头!”

    “你不要吓我,好不好呀!湛叶!”高惠居然有点害怕了。

    “你也知道害怕啊?你刚才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有没有经过大脑好好的思考下啊!你长着一张嘴,就是用来说不招人爱听的话的啊!”

    人真的是应该多练练说话的语言技巧,以前我觉得不重要,可是,才发觉,语言这个东西重要的吓人。

    “湛叶!你怎么不听我说那个好消息呢?”

    “你还有好消息,好消息就是我拜托你,好好看看,这里是哪里,好吗?”

    “你怎么不看?”高惠又开始埋怨我了。

    “我手机没电了!大姐!”

    “知道了!”高惠一边用手机定位,一边跟我说她的那个好消息,“就是,我们刚才没花钱,司机师傅他直接把我们俩给赶下去了,居然没有花钱,神不神奇,惊不惊喜?”

    我很无语的样子,这个高惠,抠门这点,不改也就算了,可以暂且称之为节俭,可是她定个位,怎么这么长时间呢?她定到宇宙卫星去了啊?

    我用左手点了点高惠的后背,想看看她后背上到底有没有人。

    “别碰我,好痒啊!”高惠这个时候,还以为我在跟她开玩笑呢?

    真是智障儿童欢乐多。

    “湛叶啊!你知道这个,怎么定位吗?”

    “你不会定位?”

    “不会啊!你会吗?”高惠睁着楚楚可人的大眼睛,正在把手机伸过来,想要我来给她弄,她真的太天真了。

    “我也不会啊!”这下子,可惨了,这里很空旷啊,那个司机师傅也是挺气人的,把我们丢在这儿了,就凭这一点,就跟他的无头很相配,我看应该叫无脑。

    “高惠,我现在对你的大脑很好奇,我可以摸摸她的构造吗?”

    我伸出了左手,已经等不及削人了。

    “是吧!你知道爱因四趟吧?”

    “那叫爱因斯坦啊!还四趟,你要去哪四趟,我听听!”

    我听高惠说话,真的是智商都能变低啊,这回,我也明白为什么高中那回,考试发挥失常只考了年级第150名了,怕是真的跟高惠有点关系吧!

    “啊呀!湛叶!你打我脑袋干嘛?爱因四趟就是,爱因为四趟而美好,第一趟就是,小时候跟父母一起躺在一张大床上,第二趟,跟着祖父母躺在一张大床上,第三趟,跟着好闺蜜躺在一张大床上,第四趟,跟着爱人躺在一张大床上,怎么样,很幸福吧?所以,叫爱因四趟!”

    “别再说这些膈应人的话了!怎么总是躺着躺着的,就不能站着和坐着嘛?行了,高惠,你词汇量小,我不怪你,但是,现在可不是开这么低俗玩笑的时候,我承认,我确实不应该打你脑袋的,因为你是无头嘛!”

    天空怎么有点下雨了?今天天气预报说的没有雨啊,没带伞,看来这儿的天气跟高惠的脸一样,一会儿一边。

    小毛毛雨,不怕的。

    我跟高惠跑到了一颗大树下。

    这样一看,这里可真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啊!

    就算定位,估计都订不到。

    原来霸王餐不是那么好吃的,主动请你吃的霸王餐,往往是毒药。

    我想起了,高中时候,我和高惠一起去的那家餐馆,由于人特别多,我们等了好久,才等到的座位,我们俩却只点了一道西红柿炒蛋。

    还事先说好了,是aa制。

    但是,到了结账的时候,不管我们怎么叫,人家老板就是不来,生意太好,没时间,听不到。

    后来,高惠生气了,再叫到第六声“买单”,还是没有人过来时,她拉住我的手,直接从饭店逃掉了,虽然那道菜只有12元。

    紧接着,发生的事情,却令我和高惠惊讶的下巴都快掉了,先是她无缘无故的跌倒,然后我们没有感到最后的校车,最后是多花了120元,用出租车去追赶的校车。

    所以人啊,不能占便宜,贪小便宜吃大亏,是永恒不变的真理。

    不知道高惠在思考着什么,反正从刚才到现在,她已经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说话了。

    而且,现在的她已经从笑逐颜开,变成低头,好像是很厉害的样子。

    她终于开始说话了,说实话,她不说话,我反倒是不太习惯了,只不过,她这回,是小声对我说的。

    “湛叶!你知道我会他心通吗?”

    “听不懂!”我摇摇头。心想,她要是早这么小声说话,我们会被人家司机赶下车去吗?

    接着,她给我讲了什么叫他心通。

    他心通就是心电感应,指不用语言,就能明了他人心中所想的事情,一般用“思维传感”四字,表示此种超能力是人和人之间,或人与动物之间的思维,也成意念波,能够用未知的方法传递感知。

    思维、心理、意念都是一种物质活动,会产生一种在时空中传递的波,此种波也可以称为现象波,它既是信息的承载者,也是组成万物的根本。

    它可与物质直接作用,能改变物质运动状态,治病可以靠光能,那是一种全方位的非线性光能,是超光速的时空波,无论患者在地球什么位置,这种光能就立刻反馈,收到治疗效果。

    这也就是说,根据对方大脑里带来的图象和信息,凭借宇宙高级生命给予的信息,能听到一些发送的指令,进行心电感应之类的特异功能。

    我沉浸在她刚才说的话里,正在想她说的到底什么意思时,高惠突然又说话了。

    “湛叶,比如,你刚才心里说的那句话,我是有感应的!”

    不会吧?真有那么神奇,那我刚才一直在心里骂她,蠢货,她也知道啦?

    我半信半疑的样子,摇摇头!

    “湛叶!你为什么会不相信?我的这种特异功能呢?”

    “高惠!你知道我们新入学的研究生班的班主任田老师,她妈妈是做什么工作的吗?”

    我心里想的,是精神病院院长,刚好可以给她看病。

    可是,她猜的却是,大学校长。

    这一点都不准嘛?

    弄得神神秘秘的东西,其实最差劲儿了。

    雨有点下大了,我和高惠的头发都被雨淋湿了,怪不得不能在大树底下躲雨呢,一方面是一位不安全,另一方面是因为,妆会花。

    我和高惠造型都挺像的,都耷拉着脑袋,我的眼线已经全花了,高惠的那个花了一半,但是,比我的更吓人,我整个脸只成了脏脏的熊猫脸,而她的却是惊悚的僵尸脸。

    我把她的脑袋推向了一边,真的不想看见她第二眼。

    其实女生卸完妆,倒不是很看不过去,只是脸色差一点,眉毛淡一点,眼睛无神一点,嘴巴不诱人一点,而已。

    但是,卸一半的时候,是最令人心跳加速,心惊胆战,心脏受不了的。

    “妈咪,你看!这个姐姐好恐怖!”原来在这棵大树的底下,也有人在躲雨,是一个小妹妹和她的妈妈,只不过刚好在大树的背后,我和高惠没有看见而已。

    “看什么看?没见过有人迷路的啊?两个死鬼!赶快滚开!”高惠用手招呼着她们俩赶快走,高惠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怒,还有一丝丝的恐惧。

    这还是高惠吗?她此刻,居然正对着一个5,6岁的小朋友大喊大叫,她虽然不太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但也不至于,不分青红皂白的乱骂人一通。

    看来,谁也别惹一个被雨淋的女人。

    她妈妈看见高惠吼她女儿的样子,急忙把女儿护住身后,用右手食指,点了点高惠的胳膊,然后,双手开始,对高惠比划了起来。

    这个场景怎么有点似曾相识呢?

    想起来了!在死人坡那里!

    可是,这个地方,并不是那里啊!

    那怎么会跟我见到铭子和她孩子那天,是一模一样的情景呢。

    很奇怪,不管我现在,是多么的努力,我为什么就是看不清这个妈妈和这个小女孩,她们俩的脸呢?

    还有,高惠为什么管她们两个人叫死鬼呢?

    “你总说我的心像玻璃杯,单纯的透明如水,就算盛满了心碎……”我手机的铃声,突然响了,在空旷的地方,显得格外恐怖。

    但是,我的手机,它明明没有电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