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五十八章 我是谁我在哪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是不是我姥出什么事了?

    这个声音是……

    是孙阿姨吗?

    不对!孙阿姨的声音没有这么年轻!

    那是铭子吗?

    不对!她不会说话!

    我很着急的样子,又一次捏了丁晓娇的手,确切的说,我们俩的一人一只手,从刚才到现在,就不曾放开过。

    现在的丁晓娇,在我心目中的分量,已然代替了我的寝室室友,时兰妍的位置。

    丁晓娇就好像能够看出我的心思,她拿过我的电话,然后,把声音开成了免提。

    “你好!湛叶现在嗓子痛,不方便说话,请问你是……”

    “那你,可以把电话给湛叶吗?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她说,我是她嫂子!”

    是我嫂子吗?

    该不会是,我们家真的出了什么事吧?

    要不然,怎么会是我嫂子给我打电话呢?

    事实上,我嫂子单独给我打电话的时候可不多,上一次,我都忘记是什么时候了,所以,我都有点听不出电话里面的,居然是我嫂子的声音了。

    这时,宿管王阿姨和时兰妍,也跟丁晓娇一样,把我和我的电话围成一个圈,而我在中间。

    看样子,她们都很想知道,我们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能里面有真正担心的,比如丁晓娇,也有假装关心的,比如宿管王阿姨和时兰妍。

    由于我们寝室是在6楼走廊里,最里面的一个堵头的两边,我们623寝室和毛毛的646寝室之间,开了一个小窗户,阳光刚好可以照进来,那里打电话最舒服了,而另一侧的堵头,正是那个6楼的最黑暗处。

    我果断的关闭了我手机的免提键,看了一眼丁晓娇,挑起眉毛,指了一下走廊。

    看上去,丁晓娇好像是真的明白了我的意思,其实,并没有,她只把我扶到了我们寝室的门口,让我一手扶着墙。

    我接起了电话,电话那边可能是听到了我的喘息声,便开始说话了。

    “湛叶!你嗓子怎么了?”

    我说不出话,却叹了一声气。

    “你可以马上回家一趟吗?”

    虽然我嫂子是老师,但是“马上”这个词儿,却是她很不常用的,因为她知道这个词儿的重要性,不能轻易说,看来真的是出事了!

    我的心有点痛了,是那种绞在一起的痛。

    “嫂子就在家里,等你!”

    之后,我嫂子她挂断了电话。

    我在走廊里思索了一会儿,想了很多最坏的可能性,最后,我发现,不管出现哪一种情况,我都承受不了。

    我想现在就从寝室这儿离开,我的右腿已经伸出来了,想要往我们6楼中间的楼梯走,但是,脑袋却更疼了,我该不会是,中了丁晓娇的乌鸦嘴,真的要挺不住了吧?

    我看着走廊里,已经开始有从食堂吃完饭回来的,三三两两的人了,而且,正不断的有人,正在往我们的6楼走,她们“嗡嗡嗡”的声音,一下子,使我眩晕了起来。

    眼前出现了很多黄色的模模糊糊的小点,此刻的我,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眼冒金星。

    这时,却刚好听到了,开着门的我们623寝室里面,传出的令人痛心的话。

    “你们也都赶快去吃饭吧!对了,丁晓娇,我想问你,这个湛叶,她到底是真生病还是假生病?看你的样子像是真的,但是,看她现在,她身上还斜挎着个包,她这是要去哪啊?告诉她,除了医院,哪也不准去。还弄出个什么嫂子来给她打电话,我看她就是想逃课,这样的学生,我可见多了,比她花样多的,我都见过!甚至还有那些,说谁谁谁去世的,我就跟她们说,让她们把死亡证明开给我,结果没消息了!”

    这个宿管王阿姨,先不说人家到底有没有发生过,谁去世的这种情况,就算是真的发生了,那么这个宿管王阿姨居然要人家亲人的死亡证明?真是无法无天,她是警察吗?她要给人家销户吗?还是她能给人家买棺材?还是她能给人陪葬啊?

    越想越气的我,突然,身体一歪,倒在了走廊的地上,我的身体好疼。但我感觉到,围在我身边,探出的脑袋,越来越多,那种议论嘲笑的声音,让我更加疼,我渐渐地失去了意识。

    当我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

    却发现我已经在另一个地方了。

    “湛叶!你终于醒了!”丁晓娇在我的身边。

    我眨了眨眼睛,看着四周,都是白色的,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地面,白色的窗帘。

    这时,我眼前仿佛又浮现出了,那个在太平间里出来的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或许他根本就不是医生。

    “我在哪?白光医院吗?”

    我马上从床上,坐立起来。

    “白光医院?那里多贵呀?这可是俺们学校的宿管王阿姨,帮你垫付的住院费,刚交完,人家王阿姨就嚷嚷着要回去跟学校说一下,把她垫付的钱,看看可不可以报一下,你说能是哪?这是纯白医院,是白纯白助理,她们家开的呀!”时兰妍禁着鼻子,嘴里发出呲呲的声音,从病房门口走了进来,看样子是出去,去厕所了。

    我看了看我正待着的这个病床,确实不是那个白光医院,白光医院的病床是蓝色的,但这个连病床都是白色的。

    “不能说王阿姨的坏话,这个病房还是人家宿管王阿姨,特意给白纯白助理打电话订的房间呢,再说了,王阿姨也是生活不容易给逼的,听我们寝室那三个说的,王阿姨还有个女儿呢,但是,很小的时候,就走丢了,她现在把每个月的工资,都用在找她孩子身上了,听说她孩子现在,也像我们这么大了呢,她来我们学校的一个目的,也是想万一,孩子会出现在某个学校里呢?听她们说,她过几天又要去别的学校找孩子了!所以,我们学校欠她的钱,她当然要事先结算好了!这是她的权利!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人,都是值得夸赞的!”

    “一天天的就知道讲法条,那俺们寝室的门把手,是谁给弄坏的,就谁陪,这个你承认不?湛叶,你看看丁晓娇,她要赔那么多钱,倒是一点都不愁,这要是俺,俺都得辍学在家了!”时兰妍一会儿看着丁晓娇,一会儿看着我。

    “这个也不能都怪我,这个也有连带……”

    我坐在病床上,脑袋和身子都可以稍微轻松一点的晃动了。

    看着她们俩吵来吵去,可能幸福就是这样的吧,不是在多大的事情上,而是在很微小的体会里。

    丁晓娇呆呆的看着我,好像哪里不对劲儿?

    “湛叶,你嗓子好了?还能自己坐起来了?”

    是啊,我的嗓子好了,身体感觉也有点改善了

    “太好了!刚才医生给你输液时,还说你是心火太大,上呼吸道感染,至少要3,4天才能好呢!”

    丁晓娇站在我的病床旁边,开心的对着我和时兰妍说,那个样子很可爱,蹦蹦跳跳的。

    时兰妍则坐在我病床对面的一张椅子上,“是啊!没想到呀,你这刚第二天就好了撒?”

    “第二天?难道我睡了一整天?24小时?”

    不会吧,我还有很多事儿,都等着我去处理呢,我还要去三无饭店的老板娘那里,我还要回家去见嫂子呢,我还要……

    “行了!你别逗她了!时兰妍!待会儿她真相信了!再说,你现在这种叫欺骗,现在可能没什么事,但是,将来有可能发展成大骗子的,到时候就犯法了!”

    “你看这个丁晓娇,等下都能把俺说成是诈骗犯了,俺可怕了她了。也是啊!俺可不能再逗你啦!待会儿你真把今天当成明天了,想要把三顿饭给重新补上一遍,可咋整,你要是发胖了,还得怪俺呢!”

    “今天?明天?我睡了多久了!”

    我莫名其妙的,学着我看的那些电视剧,挠了挠后脑勺,就像这样可以想起来一样。

    丁晓娇笑着一边给我削着苹果,一边说,“你才睡了2个小时!”

    “是啊!你没看俺们这边都还没吃完饭呢吗?”时兰妍指了指我病床旁边的小桌子。

    上面一片狼藉,还说她们没吃完,我看是不少吃吧。

    说着说着,我肚子也饿了。

    “时兰妍,你刚才不是还说,下午要去力萱市那里办点事,还什么顺便给湛叶拿外卖吗?你赶紧走吧!我留在这儿,照顾湛叶就行了!湛叶,这个是给你买的,我现在去给你热一下!”

    这时,时兰妍打了一下我的大脑门,然后,快速的跑到我病房的门口,就像是我还能像昨天那样追着她玩似的,好幼稚。

    “你快走吧!对了!不用你特意帮我拿外卖,因为我根本就没定,是他打错电话了!”

    “不行啊!那也要去拿啊!不管是谁定的,就算是送错的!那也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俺真不能跟你们说了啊,等下到那边都要晚上了!俺还有很重要的事儿要办呢!”

    说完,时兰妍便背起她的黄色双肩背包,关上门走了。

    “这个时兰妍,她走的时候,怎么不跟我说句再见呢?一定是羡慕我,嫉妒我,因为湛叶现在跟我更好了!嘻嘻!”

    丁晓娇一手拿着刚热好的粥盒子的边缘,另一只手拿着帮我倒的开水。

    我看着她的样子,感觉这个画面似曾相识。

    以前我生病住院的时候,我嫂子就是这样伺候我的。

    嫂子?对了!我一伸手,就勾到了,紧挨着我病床桌子上的手机。

    18个电话?都是我嫂子给我打的?

    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