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五十三章 跟空气说话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丁晓娇愣在那里,不再说话了。

    我看着她的脸,从刚才的红扑扑,变成了,现在的白晃晃。

    白,是因为她的脸,刹那间,就出现了惨白可怕的面色。

    晃,是因为她的脸,正在斜着,就像是脖子支撑不住一样,晃来晃去。

    丁晓娇的表情,到底是被王阿姨揭穿后的不知所措,还是想到了某种恐怖的事件,才变成这样的。

    刚才宿管王阿姨,就是因为丁晓娇怕我自己一个人,在寝室出事,而被叫到我们六楼来开门,结果还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寝室又因为扰民的问题,而被其他学生投诉,再一次让宿管王阿姨,爬到了我们的623寝室。

    所以,现在的宿管王阿姨,她可不管那么多了,她怕我们寝室再出什么事儿,她等下还要再上来几趟。

    她开始在我们寝室东找找西翻翻,在查找违禁用品,她紧锁着眉头,眉心有一道深深的,凹下去的痕迹,哭丧着脸,这个是女孩最难看的表情,看那样子,想必是,若不能在我们寝室找到,她就不罢休的感觉。她咬着嘴唇,一副只要被她发现了,就一定不会轻饶的模样。

    话又说回来,现在呆呆的靠在我们寝室,一进门左边的鞋架上,那个丁晓娇,刚才到楼上,究竟是,去跟谁理论去了?

    她现在又在想些什么呢?刚刚,只有她自己一个人上去了,我没有跟她一起上去过,确切的说,这几天,我连我们学校的一圈,都没有转个遍,我更不可能去过上面了,其实,我是听宿管王阿姨说,我才知道我们是顶楼的,说白了,是几层对于我们学生来说,只是一个住的地方而已,有谁会真正去熟悉,况且,有时候,我们自己都了解不了自己呢,要怎么去了解自己所住的楼上楼下和邻居呢?这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看见谁都能打招呼,而且,人家还都挺愿意搭理你的,那个年代了。

    那么她是怎么上去的?上去的地方有没有房子?是不是寝室?里面的人都长什么样子?

    她现在的眼睛,正在动,那么,她说的是假话吗?

    对于我这种哪一门学科,都略懂略懂的学霸来说,我还是学过一点,关于眼睛心理学的。

    丁晓娇现在的眼球先向左右平视,表示她正在试图弄懂别人的意思,此刻的别人会是谁呢?是宿管王阿姨,还是我呢?又或者,还有另外的什么人?

    接着,她的眼球迅速地左右运动,表明她正在忙碌地思考,也有可能是感受到了压力,而心怀戒备。

    然后,如果眼球处于左上方,表示正在进行视觉回想,也就是回忆。

    显然,丁晓娇此时的眼神并不是这样的,也就是说,刚才的事儿,她并没有在回忆,或者说,根本就回忆不起来。

    再接着,丁晓娇的眼球看着左下方,那表示在思考,正在与自己对话,那么,她究竟在跟自己说着什么,又在想着什么。

    紧接着,她的眼球转向右上方,这表示她正在创建视觉想象,也就是在脑海中创建一些现实中,所不存在的事物。

    然后,她的眼球处于右下方,这表示她正在感受自己的身体,感受情感的触动。此刻有什么东西,令他情感有波动吗?

    最后,她的眼球居然转向了左上方?

    难道她刚才想的那些都是她的回忆,或者说,她现在已经傻傻分不清,到底那是她脑袋里面想的,还是她的回忆。

    对了,我忘记了一项重要的事情,她的眼球运动和我面对面观察的,是相反的。

    难道她说的那些,全都是真的?

    丁晓娇使劲儿的,左右摇了一下脑袋,眨了眨眼睛,脸也不白晃晃了,就像刚刚苏醒一样。

    此时的宿管王阿姨,已经从卫生间,也就是每个寝室,最容易有危险物品的,那个靠近阳台的最里面房间,开始检查。

    “湛叶!你们这卫生间的坐便要刷一下了!还有,这边的垃圾箱,要及时倒掉啊!”

    宿管王阿姨一边说着,一边在我们寝室本就不大的卫生间里面,叮叮作响。

    她先是把我们卫生间里面,那个脚蹬垃圾桶里的塑料袋,连着里面的垃圾,一起拿到了我们寝室的阳台上。“你们这个,一定记得倒啊!”

    我就知道,会是这样,哪个宿管老师来寝室,会单单的,只查一个东西呢?

    接着,宿管王阿姨,她把用剩下的,沾着点脏东西的长筒卫生纸,扔进了刚才的那个垃圾桶里。

    然后,从卫生间坐便的斜后方,拿出了一筒新的卫生纸,放到了我们厕所小窗户口,左侧的卡槽里。

    再接着,王阿姨从卫生间里面,拿出了一个海洋味儿的,空气清新剂,放到了我们寝室门左侧鞋架的最上面。

    紧接着,她又检查了洗澡间和洗漱间,不得不说,检查的还真够细致的,就像曾经在哪里,受过特殊专项训练一样。

    最后,宿管王阿姨找到了,我床底下的那两双高跟鞋,一双是我的黑色高跟鞋,一双是刚才丁晓娇脱下来的,那一双红色蝴蝶结系带的高跟鞋。

    “你们的东西怎么可以,都放在床底下呢?可以放到你们那个单独的小房间里面,你看看这一双双鞋子,鞋架上不能放吗?给你们鞋架,是干什么的?”

    然后,宿管王阿姨左手捏着鼻子,右手拽着两双鞋子的后面,拿到了鞋架上,放到了中间的格子里。

    “这都是什么味儿啊?你们一个个小女孩家家的,为什么会弄出来这种怪味?”

    宿管阿姨一直这么唠唠叨叨的,都已经检查到我的床底下了。

    看着宿管王阿姨,丁晓娇欲言又止的样子,像是要说点什么,但却忍住了。

    “这个本子是让你们放在书桌上面的……”

    其实,刚才我还有一瞬间,感觉我们的宿管王阿姨,有点像我们家阿姨那样,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我。但现在宿管王阿姨又变回了,那个管家婆,在我耳边,开启了“嗡嗡嗡”的无限循环模式。

    翻了这么长时间,她一点实质性的东西都没有发现,却还要继续翻。

    此时的丁晓娇也忍不住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病防治法》的相关规定,职业病是指企业、事业单位和个体经济组织等用人单位的劳动者在职业活动中,因接触粉尘、放射性物质和其他有毒、有害物质等因素而引起的疾病。”

    连我们宿管王阿姨,她也敢说?

    宿管王阿姨看了看丁晓娇,说了一句,你想干什么?“在生产劳动中,接触生产中使用或产生的有毒化学物质,粉尘气雾,异常的气象条件,高低气压,噪声,振动,微波,x射线,y射线,细菌,霉菌。长期强迫体位操作,局部组织器官持续受压等,均可引起职业病,一般将这类职业病称为广义的职业病。”

    丁晓娇,她到底是醒着还是疯了?现在不是考司法考试的时候,她“蹭蹭蹭”的念了这么多的法条,到底是想干什么,我也很好奇。

    再说了,她说的那些法条,也不是那么的确切吧,她应该说一些关于隐私权的事儿,才对,或者是,说说一些强迫症,精神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之类的,才对。

    难道丁晓娇,她想要一会儿一句,一会儿一句的,用着语言的力量,来逼迫王阿姨早点走?

    曾有一个人,给我讲了一个,发生在他自己身上的真实故事。说有一次,一个小偷进到了他家的客厅,想要偷东西,可碰到了他刚好从卧室出来,小偷握紧拳头,想要打他,偷窃变抢劫。不巧的是,他刚好是学法律的,一直在给这个小偷说法条。结果,这个小偷骂了他一句“太他妈磨叽了!”,之后,啥都没要的,自己逃跑了。

    可是,现在的他,会在哪呢?

    他会知道此时此刻,在我们寝室,正有一个跟他同样学法律的人,正在跟宿管阿姨,摆事实讲道理吗?

    可能我们的宿管王阿姨,她也不想再跟这个丁晓娇,继续纠缠下去了。

    所以,她不再搭理丁晓娇了,而是又开始翻了。

    这回是,我的书桌。

    “这是什么?湛叶?是你的吗?”

    随着宿管王阿姨翻开我书桌的抽屉,本想一心找违禁品的她,却意外的,在我的书桌里,发现了一张冥币。

    我张着嘴,想要对宿管王阿姨说点什么,可是,嗓子就是说不出来,我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这么多需要我说话的时候,我却说不出来话,好像冥冥之中,有一个什么东西,正卡住我的喉咙,让我呼吸困难。

    “湛叶!你怎么了?”

    丁晓娇慌慌张张的,向我这边跑过来,但是,她后面靠着的鞋架被她震的摇摇晃晃,要倒却没有倒,而只是掉落了一双鞋子。

    还是那双,红色蝴蝶节系带的高跟鞋。

    而此时的宿管王阿姨,也急急忙忙地,从我床尾旁边的书桌那里,向我的方向跑来,其实,只有两步,短短的5秒,但是,她却被我书桌的四个腿里面,朝着我方向,离我最近的那个右前腿,给绊倒了。

    她刚好向我扑过来的身子,却压到了她手里的那张冥币。

    突然,一个人,推开了我们623寝室的大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