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五十章 我说不了话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着我哥在电话那头,有规律的呼吸声。

    我快速的,按了我手机的挂机键。

    我哥为什么会在监听我的一举一动?可我哥,他并不是那么闲的人啊?

    又或者,他也跟我一样,身边突然出现了什么人,而忘记挂机了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哥就太坏了,是他主动给我打的电话。

    难道他能因为其他的什么事,就自顾自的忙去了?那我这个妹妹,到底在他心里,现在,还有没有位置了?

    我觉得我哥,可能有一些秘密没有告诉我,或者说是我不知道的。

    会不会是跟那个三无饭店的,那个女老板娘有关呢?

    还是其实,她并不是老板娘,而就是那个真正的老板。

    那如果那个饭店有老板的话,又会是谁呢?

    背后的老板?该不会?就是我哥吧?

    不行,等下我要去我哥家,看下我嫂子,虽然我跟她的关系并不好,还总欺负她,但其实,从她跟我哥结婚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已经把她当做我们的家人了,况且,我嫂子,她现在也怀上了我们家的孩子。

    事实上,我可以病好了,再回家的,但是,我怕我哥的家庭也破裂了,因为我深知一个家庭的好坏,对于一个即将出世的孩子来说,到底有多重要。

    有些事情在电话里说不清,我一定要当面问问我嫂子。

    所以,为了我们这个家的幸福,我必须现在就回去。

    没办法,我就是这么操心的命。

    而中午的这个点,刚好我爸妈不回家,可以不被他们知道。

    因为,我哥他是懂得,隐私空间对于我来说,到底是有多重要的。

    因此,我猜电话那头的那个男人,可能不是我哥,而且,以前我给我哥打电话时,是一个女人接的,还在哭。

    会不会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在软磨硬泡的控制着我哥?监听着我哥身边人的一举一动!

    或者是,他们俩不小心把我哥弄得失忆了?然后,怕赔偿,所以才想听听他身边的人都是谁,都在干嘛,来帮助他唤醒记忆?

    而且,刚才的呼吸声很大,一定就是他们主动的,拿着我哥手机,在听着我这边的声音。

    他们就是赤裸裸的监听,窥探别人隐私!

    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想到这儿,我很后悔,刚才挂断我哥的电话,我应该问清楚,他们到底是谁,才对的!

    要不然,我先去那个三无饭店,看一看,我哥不是说他还在那里吗?

    但是,我现在这个病恹恹的样子,有可能自己过去吗?

    我眼前的这个丁晓娇,在离我床远一点,我能看见的地方,就只站了一小下,然后,便又回到了我的床前,走来走去!

    我的耳朵竖起来听着,丁晓娇穿着那双红色高跟鞋,走路发出的“滴答”声。

    我的眼睛,很认真的,看着高跟鞋上面,那边走边掉的蝴蝶结绑带。

    有了!我让丁晓娇陪我一起过去。

    因为上次我哥带我从饭店里面出来,给我穿的,就是这双红色蝴蝶结系带的高跟鞋,是他亲手给我系的鞋带,而且,当我说不想穿这双时,他又帮我把这双脱下来,那他看见这双鞋,一定会想起来,其实,并不是像他说的那种,拉上电闸就再也没有从饭店里出来过,今天也不是两天前。

    不知为何,现在越想,我就越有点生我哥的气了,他一直都是我的榜样的,他本不该是那种,为了一个女人,就这么让人不省心的人。

    “湛叶,我现在有点把你当做家里人了!所以,有些事,我想跟你说!”

    我看着丁晓娇的脸,突然沉默了,其实,就算我不沉默,此刻的我,也说不出话来。

    “我刚才不应该翻看你的本子,我感觉那个本子对你来说,好像很重要!我看着你的脸,阴森的我都有点害怕了!”

    我阴森?我可怕?你穿着这双来历不明的鞋来回晃悠,你不阴森,你不可怕?

    算了,其实,我真的想跟她说算了,我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想想也是,我连她和时兰妍两个人,拿我很重要的小本子,我都没有生气,何况对待家人,就更不应该发脾气了。

    经常能够听到有人说,因为你是我的家人,我跟你熟悉,所以,我才对你发脾气的,那你们家可以安装一个机器人啊,它作为陌生人,肯定会让你们家都消停消停的。

    尤其是,再把机器人的两只手,换成螃蟹的两个大爪子,就更完美无缺了,到时候,谁再对家人发脾气,就拿那两个大爪子抡他,要知道那个机器人的用途,可一直都用在饭店的刀削面上。

    所以说,因为我跟你熟悉,我就能对你发脾气,完全不存在逻辑关系,谁要是再这么说的话,我一定大嘴巴使劲抽他。

    但是,我就是这样的人,爱跟我哥发脾气。可说不定他不是故意的,而是,有自己的苦衷呢。

    我用右手的手指,指着刚才丁晓娇拿的,我的那个本子。

    翻开倒数第二页,有宿管王阿姨电话的那一页。

    写下的,却不是我自己心里刚才想的那些,什么早就原谅了,没关系的那些话,而是,四个字:“将功补过!”

    “不需要!不需要!你做的已经很好了!”

    我指着她的脑袋。

    想说,她真的是笨的灵丘!

    “如果你非要将功补过的话,那你可以帮我解答一个问题吗?就是,自从我昨天发生一件事后,现在,我就总爱瞎想!”

    什么叫瞎想,思考人生算吗?再说了,我是心理医生吗?帮你解决你的心理问题,你给我钱吗?

    “你如果不想帮我的话,也没关系,我不需要你的回答,你只需要聆听就可以了,不用太长时间的,跟你上台的发言差不多,就几句话!”

    其实,我想让她帮我扶起来,穿衣服,然后去那个三无饭店,但是,她一边把我刚才写东西的那只手,放进被子里,一边把被子,给我盖到了脖子。

    “昨天下午在万人礼堂,看完电影,我就跟着时兰妍一起回来了,而没有跟着我们寝室的其他三个人,回到寝室,我想睡觉,可其他三个人用自己的家乡话,也就是这个地方的话,说着笑着,我就没睡好,但是,我并没有说什么。可到了晚上,她们三个其中的一个,也就是住在我旁边的米曼,她说我们寝室今天地擦得不干净,然后就开始骂了,而且,是用那种,我能听懂的话说的!你说她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她们三个相处,我觉得我跟他们言语不通,我就尽量少说话,可是她们却主动找茬,大学阶段还有现在的研究生阶段,都应该是人生中最美好的阶段,可是一想到要跟她们三个人,尤其是米曼,还要一起度过,接下来三年的时间,我就心里憋得难受,还有刚才她们上课,座位置也是那样的,从来不会管我,人家其他寝室同学,都是一个寝室的,坐一排。可是,只有我,一个人坐一排,同学他们,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就像是我很特殊,不好相处一样,所以,也没有人跟我一起坐,我听课时,感觉身边的气氛,特别压抑。我看下课了,其实,就想走了,但是,我还不想回我的寝室,又不知道该去哪,刚好看见了时兰妍,她说你生病了,我就过来了,这样说来,如果没有湛叶你生病的话,估计我现在就会像幽灵一样,在校园里一直一直的闲晃了,直到我们下课,我才敢过来找你,因为你昨天说的,不让我逃课,但是我食言了。湛叶,你说,要不然,我换一个寝室,你觉得怎么样?”

    丁晓娇的这两句话,怎么这么长呢?

    但没想到丁晓娇,她还是一个这么有思想的人啊。

    事实上,我很想说,如果换一个寝室之后,还是这样呢,毕竟我们学校这边,本土得人比较多。

    所以,有的时候,我也听不太懂她们说话,但这不妨碍,我跟她们之间的灵魂沟通。

    发烧出了那么多汗的我,口干舌燥的,我张着嘴,其实,我是想喝水。

    她可能以为我要说话,紧接着,又补充了很重要的一句,“湛叶,我刚才说的,你千万不要对任何人说呀!”

    我一点一点的,右手拽着被子,左手撑着床面,坐了起来。

    “湛叶,你好了吗?我们可以一起去田地了吗?”

    事实上,我必须要坐一会儿了,就算我自己没扶好,跌倒地上,我也要半个身子离开床一小会儿了,因为我如果一直这么在床上躺着,怕是今天这一整天,丁晓娇都要把我当做植物人,而在我面前一直说,那样就太痛苦了。

    人有的时候,真的很奇怪,明明时兰妍在寝室时,我嫌弃她闹,但时兰妍出去时间那么长,还是会有那么一丢丢的想念的,但如果真的换成一个跟她很像的丁晓娇,我又会觉得烦。

    “对了!湛叶,我这双鞋子漂亮吗?”

    我把头转向窗户的方向,不想看她。

    “这鞋子,有那么不好看吗?这是谁的鞋子啊?我穿的正合适,可以送给我吗?”

    我摇摇头。

    “真的很好看,这是你的吗?湛叶?”

    我虽然没说话,但她开始爱打扮了,这一点,我是很赞同的,只不过……臭只是一个方面,关键是不知道,这双到底是谁的鞋子?

    这时,门外又有人敲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