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四十二章 红色连衣裙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朱韵的上半身,从床上突然立起,面无表情,眼神呆滞。

    “你终于醒啦哈,要被揭穿啦哇!咋办捏?咋办捏?会不会俺们几个都被通报批评啊噶!”时兰妍着急的直叹气,小月牙眼也瞪得大大的,不再是我喜欢的,那种笑眼了。

    我看书的间隙,静静的在观看着,事态的发展。

    总结了一点,就是人长得不好看,其实不要紧,后天的表情也很重要,尤其是眼神,她像是看见了鬼,我有点嫌弃她了。

    “兰兰,你别这样看人,怪吓人的!”

    时兰妍没空理会,我此时说的风凉话了,

    她在不到10秒的时间里,眼球迅速地转动了20几下,咬嘴唇10几下。

    “对了哇!衣柜噶!”她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朱韵推到自己衣柜里,“不行啊呀,这个太挤了撒!”

    这个时候,我看时兰妍焦急的样子,真的挺有意思。

    事实上,有时我更愿意做一个,看热闹的旁观者,就是那种,事不关己,不嫌事儿大的冷血人,而且,我其实有时,都有点莫名其妙的,讨厌我自己。

    比如,现在。

    我用手,随意指了一下那边,“阎灵桃的衣柜!”

    说罢,我合上了,那本我正在看的书,像是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换句话说,我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的,拿起了我用了好久的牙膏,牙刷,牙缸,还有洗面奶,一起把它们,放到我一个大化妆包里,然后,夹在嘎鸡窝里,走向了我们寝室的洗漱室方向。

    此刻的我,心中仿佛住进了一个魔。

    我全然忘记了,时兰妍昨天是怎么帮助我的。

    而此刻的时兰妍,以为我也在帮她,她竟然对我笑着,点点头。

    “快进去!小韵韵!”

    “怎么还不开门啊?你们刚才是不是在骗我?要真是这样的话,我是一定会告诉,你们班主任的!反了你们了?要是再不开门,我就自己拿钥匙开了!”

    宿管王阿姨在门口喊的声音,越来越大,比我听到的所有半夜打鸣的鸡,就是那种方圆几公里,都能听见的最厉害的鸡,嗓门还要大。

    事实上,人要发脾气之前的酝酿,往往比真正发出脾气的时候还要恐怖。

    “王婶儿!不好意思噶!刚才俺们都要睡了撒!怎么了哇?”时兰妍她把门开一个小缝,捂住嘴巴,头朝上打着哈欠,眯着眼睛,靠近乎的,叫着王婶儿,真搞不懂王婶儿,比王阿姨究竟能近多少,可能对于她来说,叫着更顺口吧,她说话也不再是,刚才官方发言人般的流利,而是慵懒的说起了她的家乡话,看来真的是方言和普通话,一秒切换模式。如果此处她发的是朋友圈,我想一定会收到很多的点赞和留言的。

    此刻的我,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听到这一却让我刷牙时都想笑。

    王阿姨则不吃这套,用力的,推开门,在房间环顾四周,试探性的口吻,“时兰妍同学!怎么就你一个人啊?湛叶和融唯同学呢?”

    “在洗漱啊!”说罢,我从里面往外,走出来一点,嘴里的泡泡,让我口齿不清,但还是跟王阿姨,打了个招呼。

    随即,王阿姨却开启了,我最喜欢的那种,夺命连环问,“那融唯呢?”

    时兰妍回答,“不知道撒!”

    “不对啊!刚才我看见2号床上面,躺着一个人啊!不是融唯吗?”

    “天呐哇!你可别吓我们噶,婶儿,俺们都是小女孩捏,胆子可小哈!你这大晚上的呀,说这种话吓得俺们哇,待会儿都不敢睡觉了噶!”

    时兰妍迅速跑到床上,身体微微发抖,用被子裹着自己,装作很害怕的样子,再一次戏精上身,

    王阿姨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样子,心里肯定也有自己的小九九,比如,她觉得现在自己的眼花程度更厉害了?或者是,人不能不服老啊之类的人生感悟?又或者是,她认为自己现在,变得非常不像话了,居然由于自己的原因,就随意打扰我们这些孩子睡觉?再或者是,这事儿以后要是传出去了,面子不知道往哪放?学生不知道还会不会听她的管理?或者是,工作还能不能保了?

    所以我觉得,她最终不会认错的,绝对不会。

    果然,她说,“那个……刚才跟你们开个玩笑,这个融唯,太不像话了,赶紧给她打电话,告诉她,回来后,第一时间过来找我,我要跟她好好谈谈!太不像话了!”

    陆陆续续的,听见外面有开门的动静,听着声音,她们肯定有伸出脑袋的,或者假装屋子里闷,大晚上非要到走廊里,来透透气的。

    说白了,就是跟我一样的看客,声音有点大了,已经可以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了,还有挑衅者,大声的讲述623寝室以前的故事。

    王阿姨可能感觉这个形势,对她自己不但不妙,还有越发越大的趋势。

    于是,她拿出了,她的杀手锏。

    不是别的,也不用装包里,她每天都随身携带,就是她的嗓子。

    听到她睡觉时的呼噜就可以知道。

    要说配音演员,可以带给人不一样的听觉盛宴,那么她的嗓子,足可以吓跑几个坏蛋,也可以击退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包括我。

    宿管王阿姨看了看寝室的布局,跟其他寝室是一样的啊,为什么会给人一种莫名的压抑感呢,她走出了寝室门,查房的声音也随着她的脚步,越来越远了。

    直到王阿姨下到了5楼,整个6层的寝室,才渐渐地,恢复了平静。

    一些同学,可能是由于,今天开学典礼时间太长了,早上起得太早了,又或者,本身就是易睡体质,我马上就能听见她们睡觉打呼噜的声音,有跟时兰研一样的电钻声,还有呼噜声中,伴随着磨牙声。

    不得不承认,女孩的鼾声,有一些,确实要比男生大,只不过她们的白天,给人感觉是那么的小鸟依人,说话的声音,可能都没有她们的呼噜声大。

    “快出来吧哇!”

    时兰妍可能被刚才自己的随机应变,也弄得筋疲力尽了,摊在床上。

    “俺说你怎么会躺错床啦呢?阎灵桃的床你也敢躺啊哈?你没听说过噶?过世的人的床最好不要躺撒,尤其是你不太熟悉的人的床哇,更是不能躺捏?你压着她了哇,小心呀,她跟着你噢噶!”

    可衣柜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好好好哦,不吓唬你了撒!快出来啊啦!现在可不是俺们大学时噶,玩捉迷藏的时候呀,你也得快点回你的三楼吧哈,等下王婶就要哈,查到你们寝室了撒!”

    我洗漱完毕,回到我的床铺,脸都被涂得香喷喷的了。

    但是,衣柜里依旧没有任何声音!竟然,连呼吸的声音都没有。

    刚才只顾找地方把朱韵藏起来,却忘了,是不是衣柜的密封效果太好了,人在里面会不会窒息呢?

    我有点不好的预感,毕竟是刚才,我指的阎灵桃的衣柜。

    我想到这儿,变得有点紧张了。

    但话又说回来,谁有证据是我指使的,又没有监控器,再说都是成年人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她们不知道?别人轻易就能摆控的了?

    算了,反正好坏都是她的朋友,不关我的事。

    人有的时候,自私起来,真的很可怕,我很恨当时的我自己。

    但是,人是没有后悔药可以吃的。如果有的话,我愿意付出我十年的寿命。

    时兰妍则嘴角上扬,不紧不慢的起身,静悄悄的往阎灵桃衣柜那边走,“俺来找你好吧哈!真是服了you!小孩儿噶!对了哈?俺还想问你捏,阎灵桃床的正中间哇,不是摆着她的遗像吗噶?你是咋睡上去的哈?你腰不隔得疼嘛?”

    时兰妍就像准备抓住顽皮的孩子一样,猛地一开衣柜门“找到你了!”手拽着朱韵的细胳膊。

    而此时的朱韵,脸色惨白,感觉双眼皮有点大,跟平时的长相似乎有点不同,晕晕乎乎的还要往阎灵桃的床位走。

    时兰妍一把拉住她,“俺说你是不是傻哇,是不是还没醒撒?”往她两只手里,一手一杯的塞着她最爱喝的奶茶,可朱韵只拿了一杯!

    “拿着哈!这两杯你都拿走喝撒,俺们明天见哈,你走出去的时候哇,自己一定小心点噶!防止王婶儿再杀回来噢!”

    我已经趴在了床上,钻进了暖和的被窝里,不过被子在我们这种很潮湿的天气里,是需要一天一晒的。

    所以我今天的被子,有点味儿。

    我重新穿起拖鞋,拽着被子的两头,一抻!

    “哇!呸!”

    哪里来的这么多灰?我眨一眨眼睛,刚巧看见朱韵关上门的,一刹那,这条裙子!好熟悉!

    “兰兰,你有没有发现朱韵,今天哪里有点不对啊?”

    “她总爱恶作剧噶,以为俺没听说过嘛,狼来了的故事吗撒?”

    时兰妍也钻进了被窝,拿起了她桌子上的一杯奶茶,也递给了我一杯,那种感觉,就像是她买的,请我喝的一样。

    “湛叶呀,这上面哈,居然贴了俺们寝室每个的名字啊哈?太细心了吧撒!俺刚好拿到了自己的这一杯噶,而刚走的那个小傻子哈,她却只把阎灵桃的那杯拿走啦哇!”

    我看着手里的这杯,贴着“湛叶”两个字的奶茶。

    可是,我哥,他是怎么知道?

    我们寝室的四名女孩,都叫什么名字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