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二十七章 十几岁的自己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在会堂墙壁的反光里,看见了一个影子,她穿着绿色上衣和黑色裤子。

    我不敢回头看,不是因为我胆小,而是我相信,这个世界上应该存在平行宇宙和另外的一个我。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过这样一篇文章,20世纪50年代,物理学家在观察量子的时候,发现观察的量子,每次状态都不相同。

    而宇宙空间的所有物质,都是由量子组成的。

    所以,这些科学家推测,既然每个量子都有不同的状态,那么宇宙,也有可能并不只是一个,而是由多个类似的宇宙组成。

    多元宇宙,是一个理论上的,无限个或有限个可能宇宙的集合。

    包括一切存在和可能存在的事物。

    比如,所有的时间、空间、能量、物质,还有描述它们的物理常数和物理定律。

    而平行宇宙,是指从某个宇宙中分离出来,与原宇宙平行存在着的,既相似又不同的其他宇宙。

    听起来很玄妙是吧。

    如果真的是分离出来的,那么,现在的宇宙与分离出来的平行宇宙是母子关系,还是什么关系,谁又影响了谁呢?

    比如说,我去厕所的这个动作,是由我影响到平行宇宙中的“我”,还是因为“她”去厕所,而影响到了我?

    相互平行的两个宇宙,既不重合,也不相交,可谓“井水不犯河水”。

    虽然有时通过一些偶然的事件,两个宇宙能相互感知对方的存在。

    但一般而言,仍然是“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

    有一个叫薛定谔的猫的思维实验,说的就是类似情况,在一个封闭的不透明箱子里,每分钟有50%的几率,猫会死,50%的几率,猫不死。

    若干分钟后,猫究竟是死,还是活,恐怕,只有在箱子打开的时候才知道。

    所以,猫,既死,又活,显然不合逻辑。

    如果“猫”的实验,每分钟,产生两个世界的猫死,猫活。

    那么,这些问题就解决了,这个就是平行宇宙。

    所以,假定每次的选择,造就了若干个,按概率不同,而数量不同的世界。

    这样看来,按照概率来说,有不同的,就会有相同的。

    所以,我相信,在这些宇宙中,也有和我们的宇宙,以相同的条件诞生的宇宙,还有可能,存在着和人类居住的星球相同的,或是,具有相同历史的行星,也有可能,存在着跟人类完全相同的人。

    也就是说,当我现在会堂里,距离我几米到几千米的范围内,有另外一个空间的另外一个“我”,也在会堂里,甚至有可能跟我在一个会堂里。

    有学者描述平行宇宙时用了这样的比喻。

    一种是,它们可能处于同一空间体系,但时间体系不同。

    就好像同在一个学校,毕业先后不同的两个人。

    还有一种是,它们有可能处于同一时间体系,但空间体系不同。

    就好像同时读着一个学校,却不同班的两个人。

    但是,在这些不同的宇宙里,事物的发展也会有不同的结果。

    在我们的宇宙中,已经死亡的人,在另一个宇宙中,可能正在上学,结婚,生子。

    但该来的,总会不期而至!

    在我面前,出现的是一个龅牙,单眼皮,目测身高1米62, 120斤重,腿细,胸小,肚子上有三层游泳圈的女孩,跟我从前十几岁的时候,长得好像好像,用其他人的话来说,就是糖尿病人的标准身材。

    但和我不同的是,她的右边耳朵上,多长出了一个小耳朵。

    “你刚才说,我是你?我长得很像你吗?”

    “湛叶!”时兰妍这时候,也来会场了。

    “兰兰?怎么是你?你刚才干嘛去了?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走了?知道我很担心你吗?”

    “俺去接朱韵啦哈,跟她定滴去叫她起床撒,跟她一起走,结果俺一高兴,就给她忘了噶!小辣椒,你是假担心噶,俺手机可没接到你的电话撒?”

    “我可以坐在你们的旁边吗?”那个女孩说话了。

    “小辣椒,她是谁哇?”

    面对时兰研的问题,我真的不知道,所以也不该回答,只好沉默不说话。

    “你是哪学院滴?”

    她直接问了那个女孩。

    “我是法学院的!”

    “你们法学院的座位在会堂的左后方。”

    我中途插了嘴。

    因为等的那50多分钟,我已经把会堂的布局,都摸得门清了。

    “可是……我想跟你们一起坐!”

    女孩拽了拽自己的衣角,害羞的说。

    “俺们都不知道在哪做噶?”

    “我们美术系在会场的右侧的中间!”

    我又插嘴了,因为实在忍不住了,我懂的东西,我就要说。

    时兰妍很崇拜我的感觉,那种眼神,像是说,不愧是保送生,智商上线,就连第一次来的会堂,都能弄得清清楚楚。

    “只要你们老班同意,那行哈,你就跟俺们一起坐!”

    “好!”我也脱口而出,因为她们都这么说了,我也没有什么推脱的理由,只是一个座位而已,又不是我们家的东西,她想坐哪就坐哪呗。

    那时的我,还不知道,就这一个看上去没什么关系的决定,却在一点一点的侵蚀着我的生活。

    事实上,我也可以在会堂再待一会儿,因为看见她很可怜的样子,就想起从前那个没人理的自己。

    我们找到一个有四个座位的地方,我们三个进去坐了,时兰研坐左边,我坐中间,那个女孩坐右边。

    “你叫啥子呦?”

    “我听不懂!”女孩侧着身,把右耳偏向时兰研的方向。

    “她说你叫什么?”

    我翻译着。

    “我叫丁晓娇!”

    “我叫湛叶,她叫时兰研!”

    “那你噶不跟他们一起坐?”

    这句丁晓娇听懂了。

    “他们总欺负我!”

    “谁欺负你?是不是那个莫昌江?”

    我有点气了。

    “刚开学,我还有点对不上号,哪个是哪个?”

    “莫昌江就是那个大塌鼻梁,三层眼皮像肚脐,痘痘坑大脸!”

    一说起他,我就来劲儿了,我决定,再待一会儿,再走。

    “我知道了!是不是那个残疾人?”

    “你们班还有残疾学生呢?”

    我很佩服残疾学生,觉得他们身残志坚,他们可以用仅剩的肢体,完成正常人都可以做的事。

    但是,有些正常人,却用正常的身体,做一些缺德的事。

    “嗯!他的脚被绷带缠起来了,另外一只脚好像也不太灵了,我看他被人搀扶着,进入会堂,还特意给他让的座呢!结果,他做了我的位置,不起来!我也没有地方坐了!”

    “你看我就说吧!那就是莫昌江,他就是残疾人这点没错!”

    我的表情,就像猜中了彩票号,却没买一样,既兴奋又伤心。

    “你别逗她噶,那可是他们同班同学滴!”

    “他心里残疾,很可怕的!”

    我话锋一转,也怕丁晓娇回去会到处宣传,结果再让莫昌江来一个恶人先告状,告我个侮辱诽谤的!

    “那你们寝室的同学呢噶?”

    “她们三个都是一个地方,福梯密的,说话我也听不太懂,所以,她们也不太跟我说话!”

    这个问题我不想听,我想结束谈话了。

    “你们先聊着,我还有事,我去前面跟我们田老师请个假,我就要先走了!”

    “你干什么去呢?湛叶?”丁晓娇看着我,好像跟时兰研语言不通,要挽留我沟通的意思。

    “不方便说!”

    “她甜腻滴陪对象去撒!”

    “你要去田地吗?”

    丁晓娇开心的样子。

    我听着她们俩的对话,我自己都尴尬了。

    也终于能明白,邓邓说我本科室友高淑子对他说我的坏话了。

    “丁晓娇!你如果想要去田地的话,刚好我明天下午没课,想要去那里呼吸下新鲜空气,你跟我一起去吗?”

    “我去我去我去!”

    “俺不去!”

    “没问你!兰兰!”

    “那你们没有课吗?法学的课,不是很多的吗?”

    “我可以逃课滴!”

    “那可不行!这样吧!我们说好了,明天等你上完课了,你来我们623寝室找我!好吗?”

    “好好好!”丁晓娇的笑脸是那么的单纯,就像是一张没经历过任何伤心事的白纸。

    “田老师,我刚才的发言还可以吗?您还满意吗?其实,我可以更好的!”我走在田老师所在的位置,弯下身。

    “你已经很好了!”

    田老师这到底是怎么了?现在对我说话很客气呢?该不会被我昨晚跟她沟通的内容吓到了吧,他可能想,原来还有这么漂亮这么有智慧,才貌双全的人啊?

    “田老师!我跟您请一下假!我好朋友住院了,他由于一些原因,不想告诉父母,所以,自己一个人,从昨天晚上开始,他都没有吃过饭了!”

    “是男朋友吗?”

    田老师也这么八卦吗?女孩的通病吗?

    其实,女孩都有潜力像男人一样,成为非常优秀又成功的人,但有更多地女孩不能,只是因为八卦。

    “不是!就是一个好朋友,闺蜜级别的那种,特别要好的!”

    “那等下还要看电影,我还想让你们写观后感呢!然后明天交给我!”

    “好的好的!我晚上回来就补上!明天一定交给您,好吗?”

    我收回说田老师对我好的那句话,原来她还是这样冷漠又严格,一点没变。

    “行吧!顺便说下,住院必须通知父母,因为身体发肤受至于父母!”

    “我知道了,谢谢田老师!”

    这时,我接到了一个陌生座机号打来的电话。

    “喂!对!我是邓邓的闺蜜,湛叶!”

    “医生,你说邓邓怎么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