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二十四章 阎灵桃在这儿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知道!不知道!”

    我一边颤颤巍巍的回答,一边小跑,钻进了时兰妍的被窝里,靠墙的那一边,我决定跟她一起睡。

    “别抱着俺!怪热的!”

    我不顾她的嫌弃,左手抓住她的右手腕,就像她能逃跑似的。

    “我们就这样睡吧!”我占了一半的床,盖了一多半的被子,头也盖上了,仰面,向着天花板,没有用枕头。

    “你咋这么胆儿小!”

    她无奈的瞟了我一眼,然后,右手腕往自己身体那边挪了两下,我却使劲儿地拽着,她没有挣脱开。

    “你好好看看我是谁!”

    我还没缓过神来,头仍然藏在她的棉被里,其实,这就是我平时睡觉的样子,手心直冒冷汗,却始终拽着时兰妍的右手腕,不放开。

    眼睛微微睁开一个小缝。

    侧着脑袋,撩开被子,看了看旁边的她。

    此时,我的汗液,已经变成了可以流动的恐惧。

    这张脸,不是遗像上面的吗?

    我感觉有一阵阴冷的风,一下子,沿着脖子边,吹了过去。

    但寝室的窗户,并没有被打开。

    我的左手,也终于放下了,她的右手腕,并且,不停地打着哆嗦。

    “这个人是谁?”

    我不敢立刻从床上下来。

    我,已经瘫在床上了。

    现在的力气,只能支撑着我,翻个侧身,面对着墙,背对着她。

    “呼!呼!”没过一会儿,呼噜声,再次想起。

    没错,这个声音就是她啊。

    我头转着最大的角度,看了看,确实是时兰妍的脸。

    她又睡着了,那呼噜打的,明明就是,传说中识别度很高的电钻惊魂,使一个被窝里的我,睡不着。

    以前只听见电视里面说过,以为是什么段子呢,没想到,真是活久了,什么都能见到和听到啊!。

    活着的意义分很多种,其中,一种体验型人格,就是听到从未听过的声音,见到从未见过的人。

    可那个人,或者,根本不能称得上人的东西,我真的不想在梦中见了,他鼓起的眼睛,我更不想再看了。

    但刚才的是梦吗?

    如果是梦的话,为什么又那么真实?

    那如果是真的?是不是真如老人家所说的那样,上半夜的梦是反的,而下半夜的梦却是真的。

    香水百合?

    又叫天上百合,花语为,伟大的爱。纯白的花瓣总是能开的那么自傲,也可以直接地与伟大的爱相接触。

    怪不得时兰研喜欢呢。

    我把双手摊开,逐个的放到我的鼻子尖。

    闻了闻。

    这个味道,确实是刚才我跟时兰妍一起蹲在地上,收拾花瓶碎渣时闻到的。

    香水百合本身香味浓。但百合却没有香味,奇怪的是,香水百合又是百合的一种。

    就像是我本身只想跨专业读个书,但田老师却让我发言。我作为新生代表发言,可本身只是个跨专业的学生,这样差不多绕来绕去的道理!

    明天开学典礼上面的讲话,本应该好好准备一下,也就是发言稿要一而再再而三的修改核对,但田老师通知的太晚,而我今天的事儿又太多。

    总之,这件事,刚刚被我提上议程。

    “尊敬的老师,同学们,大家好!我是今年刚入学的研一新生,湛叶……”

    被子盖住腿部膝盖的部位,突然翘起一下。

    “阎灵桃!”

    紧接着,有一个陌生的声音,从我和时兰妍的被窝里,缓缓地传来。

    “时兰妍,你别打岔!我正在练习呢!大家好!非常荣幸可以代表……”

    我似乎意识到什么,大脑一紧。

    摇了摇时兰妍的胳膊,又捏了捏她的脸,把手指放在她的嘴上。

    没有温度。

    嘴唇也没有震动。

    不是时兰妍在说话!

    难道寝室里还有别人?

    又或者,她就是那个别人?

    我定了定神。

    努力的翻开时兰妍的被子一角,也就是,刚才盖在我头上,现在乱乱的堆在胸上的那角。

    双腿并拢,膝盖弯曲的,平移到地面。

    脚丫子踩上自己的拖鞋。

    我想回自己的床上睡了。

    可就在这时,一只手紧紧的拉住了我的左手腕!

    “你去哪?”

    我一下子甩开她的手。

    大半夜,我却歇斯底里的哭喊着。

    “我只想睡个觉!这个鬼寝室!”

    犹如把刚才的所有恐惧,都一股脑地彻底发泄了出来,多么希望等会儿就可以回家,抱住姥姥。

    虽然我不知道,这两天是为什么?在我身边发生一系列的怪事?

    但是,此刻的我,全都怨到我们学校上面来了,我甚至有些后悔,我当初不顾家人的反对,非要来这个轮鸿大学读什么美术系的决定。

    “湛叶!”她叫我名字的声音,竟然,盖住了我的叫喊。

    “别过来!”

    我躲避的过程中,碰倒了一把椅子,被磕得生疼,已经顾不上揉了,我以百米冲刺,那种就快达到终点的速度,跑到我们寝室单独的,那个小房间里,就像这里很安全一样。

    时兰妍拿出自己放在床底下的手电筒,跑了过来,对准我,“是俺是俺!俺是时兰妍!”

    我被那明晃晃又刺眼的光,突然照着,左手,本能的捂住眼睛。

    她则往我这边,一小步一小步的走着。

    而我却慢慢地,向后退着。

    突然,寝室座机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

    “喂!”慌乱中,时兰妍不小心将电话按成了,免提。

    “时兰妍吗?我是融唯!这边临时有点事,所以这么晚才给你打电话!我今天不回去了!不用等我了!”

    “噢!”时兰妍平静的情绪,让我更加崩溃,明明她等了一个晚上融唯的电话了。

    难道,她等的另有其人吗?

    “你们那,一切都还好吧?”

    融唯试探性的口吻,好像寝室今晚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不好!”

    融唯的电话那头,隐隐约约有一个人在说话“你看你看,我说的吧!你们……”

    时兰妍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再一次朝我的方向走来。

    “你别过来,我求你了!”

    我带着哭腔,渴求的说。

    “我只想自己一个人!”

    我的大脑,现在对我发出了指令,只想静静地待会儿。

    “你是不是见到啥灵异的事儿了?你这叫阳气弱,是病,俺有方子可以治!”

    我没有说话,但站着的腿有点发软,地上一滩水,伴随着酸臭味。

    我两只腿分开,后交叉,夹着走路的姿势,显然,不太正常。

    据时兰研的描述,我当时,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她想来扶一下我,可是,我的样子,让她不敢接近。

    我走到自己的床前,坐下,裤子是湿的,我一点点脱下了裤子,被子里也有点潮潮的。

    “快睡吧!明天还早起呢!待会儿太阳都出来了!”

    她的话,让我一下子,开心起来。

    是啊!等会儿就早上了,不用再怕黑了。

    时兰妍刚才还勉强的看着我,现在,眼睛已经困的,睁不开了,挺不住了。

    “不治算了,又不是啥大不了地事,等哈就好啦!”

    一刹那,她又打上了呼噜。

    看来,进入了深度睡眠。

    在不太熟悉的人的床上,睡觉,感觉特别扭。

    现在好了,自己的床,我也应该快点睡了。

    至于内裤,就放在脚底下,明天趁她没看见,洗了就是了。

    我会很早醒来的!

    果然,确切的说,我心里有事儿,一整个晚上,都没有怎么好好地睡。

    清晨一到,惦记着洗内裤的我,就来到了寝室的洗漱间。

    我们寝室的洗漱池和卫生间,还有洗澡间都是各自分开的小房间,但是,有两道门可以打开,也就是说,洗澡间在中间,洗漱池和卫生间围着它而建,就像是有山有水的古镇一样,而卫生间在最里面,靠近阳台。

    上面怎么会沾了,这么多的血呢?

    要说量有多大!恐怕只有生孩子大出血的时候才能看见吧。

    我昨天不是被吓得尿裤子,而是生理期?

    我把它泡在小盆里,溢出满满一盆的血。

    我进去卧室里,看了看自己的床铺,又看了看床底下,哪里都没有蹭到血。

    “湛叶,你昨天咋滴啦?”

    时兰妍看见我在床铺那一会儿跪着,一会儿头伸到下面去。

    我有点害羞,没说话。

    “老天爷!你干哈把俺跟她分到一个屋啊?”

    时兰妍一边说,嘴里一边发出“呲呲”的声音,笑的看着我。

    “睡得好吗?”我礼貌性的问候。

    “不好啊!”她伸伸懒腰。

    我捂嘴偷笑着,“你睡得不好,还呼噜声那么响?”

    她有点尴尬,“你们怎么都说我打呼噜呢?朱韵也说我!对了!我赶快洗把脸,跟朱韵定的,去找她!”

    时兰妍随便套上了衣服,还露着肚皮,整理整理,往洗漱间走去。

    我赶紧冲到她前面,“等一下!”

    她睡眼蓬松的看着我,拍拍我的脑袋。

    “知道了,你是想说你先去茅坑吧!去吧!我懂尊老爱幼的!”

    我小跑的往水池走。

    谁知,时兰妍竟然跑的超过了我,回头对我喊,“俺比你大!”

    “要是被她看见那么多血蹭内裤上了,就太丢人了!”

    时兰妍先是拿起牙刷,又放下。

    接着,径直的往里,走向卫生间。

    “她没发现?”我有点窃喜。

    以防万一,先把小盆推到里面,等下在洗。

    “干净的?血呢?”我拽了拽,翻了翻,像新的一样,只不过是被水浸湿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