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十七章 破碎手机屏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不买了!”

    我放下手中,正在挑选的35码,鞋面是小黄碎花,鞋跟是黑色的,12厘米高跟鞋。

    他看着我,好像不买,你为什么要拿的样子。

    其实30元倒是没有多贵,只不过我不想要来历不明的东西。

    说的是人,而不是鞋子。

    我从斜挎包里,拿出了我的手机,眼睛盯着破碎的屏幕。

    快捷键在哪?讨厌!刚好被这个碎的地方给挡上了,这可怎么按呀?

    奇怪!整个手机屏幕怎么被摔得分层了?

    我仔细一看,用手轻轻一摸。

    哇!

    原来只是手机上面的那层钢化膜坏了,我的手机屏幕是完好的!

    我小心的撕掉这层膜,手机屏幕的背景,越来越清晰了,直到又出现了,我和我哥的那张合照。

    我开心的样子,在凌晨蹦蹦跳跳。

    眉头瞬间舒展,心情豁然开朗。

    这下子,可省了一大笔钱啊!

    我身旁刚好经过一个30岁左右的女人,穿着绿花的萝卜裤,红色的肥上衣,像是棉被披身上的穿着,都被我吓的一哆嗦。

    就像我会抢她钱似的,又或者,以为我是跳大神的!

    我右手拿着手机,左手轻轻地点了下,我那死而复生的手机屏幕,它真可爱,我双嘴唇崛起,亲了一下快捷键“1”。

    这个最省时省力,可以让我跟我哥迅速的通上电话!

    哎?我也可以视频通话呀?

    可是,这大半夜的,我哥的脸,如果,突然的出现?

    恐怕!不会比刚刚,那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好多少。

    “哥!”

    其实,我应该挺一下的,想个办法让我哥先给我打电话。

    但我太高兴了,没装住。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

    “哥!”我想要,马上,把我手机奇迹复活的事儿,告诉他,因为这部手机就是他送的。

    还是没有声音。

    “哥!哥哥!!哥哥哥!!!哥!”我甚至,有点遭人烦的,一遍一遍,大声的对着手机话筒喊着。

    电话那边,终于有动静了。

    但是,一个慵懒女人的声音。

    “喂!”

    我发觉不太正常,电话串线了?

    “请问,这是湛明的电话吗?”

    我听着不是嫂子的声音,我嫂子是那种很清脆悦耳的。

    可这个确是,很闷的。

    电话那头又不说话了!

    感觉像是睡着了!

    我把手机从耳朵边拿下。

    没有错啊,1号键,就是我哥电话啊!

    可……先赶紧挂断吧,这大半夜的,别影响别人睡觉。

    人有时就这样,对陌生人善解人意,而对自己最亲的人呼来唤去,还臭不要脸的认为,这是理所当然。

    我还是直接拨跟我哥一起办理的,那个家庭亲情短号吧,嘻嘻,这个只是每月收了3元钱,然后,不管我们俩互打多少的电话,都不再额外收费了呢。

    所以,我哥经常用这个,来远程监督我写作业的。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关机?他手机一直都是24小时开机的啊!

    我感觉后背一阵凉意,回过头。

    卖高跟鞋的那个人,怎么还在盯着我看?

    我明明都说不买了,从他摊子前面走开,都已经好一会儿了。

    但他就像把我当做了,要深入开发的潜在客户,不愿意轻易放弃似的!

    虽然他没长成大老粗的傻老爷们,还只是个小鲜肉一枚。

    但这小鲜肉也不至于只能下火锅吧?

    至于这么小心眼吗?我碰一下,就要买啊?

    那我如果哪哪的地,全碰一下呢?是不是我就可以在整个中国开发房地产了?

    算了,我还是直接打我哥的大号吧,13772****77,我很不容易的,对了三遍,才按的一遍,终于拨通了。

    看来夜盲真的是病,得治啊!

    “哥!”

    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哭泣的声音。

    “哥!是你吗?”

    电话那头,挂断了电话。

    究竟我哥发生了什么?

    我有点难过,找了一个大石凳,双脚盘起来,脚丫子,藏到两个大腿根下面,瑜伽冥想的姿势,坐了下来。

    倒了霉了!那个十几岁的高跟鞋小摊贩,还站了起来。

    他等下,该不会还要走过来吧!

    我现在真想,直接冲到医院正大门里,拉出那个跟他长得一样的男孩,问问他俩,到底是不是双胞胎兄弟?

    然后,好好说说他们。

    很难想象,明明长得一样,可性格,确是这么的不同。

    刚才我从他摊子那,说不买,并放下高跟鞋的一瞬,他就在那里拿个破抹布,摔摔打打的!

    看样子,他好像有远大的抱负!

    比如,这个底盘上的龙头企业?

    “你总说,我的心像玻璃杯……”

    来电话了?这么晚!一定是我哥给我回电话了!

    “喂!在忙,刚看手机!”

    是我爸!我也学着他那样沉稳的说话。

    “这么晚了!还不睡觉啊?”

    但这个语气,完全不像是跟爸爸通话。

    更像是对待一个,比陌上人稍微熟一点,想要随时打发他,尽快挂电话的友人。

    “你今天报名怎么样了?”

    “那是昨天的事儿了,现在,已经过凌晨了!”

    我表现出很怨他的口吻。

    “好了,那你睡吧!”

    他竟然就这样,挂断了电话。

    什么?就这几句?幸亏我还没睡觉?

    要是我在寝室,为了接他的电话而爬起来,寝室同学都会因为这个睡不着的,那我岂不是成罪人了?

    关键是,又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话题!

    比如跟我承认错误之类的,我爸就这样,他永远对。

    寝室?糟了!

    我还没有跟我们宿管王阿姨,还有我们田老师请假呢。

    明天是开学典礼,我该不会被当做反面典型来批评吧?

    我不想,我的研究生生涯就这样开始了?

    可现在给她俩打电话,不光会让他们记忆深刻,我夜不归宿。

    更会在挂断我电话之后,问候我祖宗十八代的。

    “你总说我的心像玻璃杯……”

    悠扬清澈的声音,给人以灵魂的颤动。

    是我认为最好听的歌曲,所以,我才会设置为我的手机来电铃声。

    可这首歌的魔力,竟然被此刻的我,轻而易举地发现了。

    那就是,当凌晨听到时,是极其的恐怖,尤其是里面的女生清唱。是典型的两面性歌曲,就跟我一样。

    又是匿名号码。

    现在怎么这么流行匿名号码啊?到底怎么设置的啊?是不是只有好的手机才能设置啊?我的可不可以啊?

    正当我想着一大堆没用的问题时,电话又挂断了。

    我才回过神来,凌晨的电话?那肯定是我哥打的呀!

    这时,电话又响了。

    我马上接听起来。

    “哥!是你吗?”

    我听着对方的喘气声,就是我哥。

    “妹儿!”

    真的是呀!

    这个时间,听见我哥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安全感十足的感觉,真的很棒!

    现在的我,已经不想再跟我哥闹别扭了,也不想再回去给邓邓带饭了,我就只想让我哥来,接我走。

    “哥”

    我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哥!你可以过来接我吗?”

    “接你?你现在,不在学校吗?”

    “不在!我在离我们学校不远的白光私立医院门口的马路牙子里面,大石凳上坐着,离我2百米的左右的位置,有一个高跟鞋地摊!”

    “好!你就在那等着我!哪也别去!我马上就到!”

    “嗯!哥,你快点来!”

    放下电话后,我看了看后面的那个高跟鞋地摊。

    居然没有了,可能是回家了吧?

    路上的人,也少了许多。

    此时此刻,我体会到了流浪汉独自在外面的漂泊,其实很多时候,不是自由,而是无可奈何的凄凉。

    我看着圆圆的月亮,又想起了我哥。

    曾经,在正月十五的时候,他跟我和我姥一起看着天上的大月亮,我哥给我和我姥讲起了天上嫦娥的故事。

    虽然我听了很多遍不同版本的,但最喜欢我哥讲的。

    因为他说,嫦娥像我,很高傲。

    一阵短暂又急促地鸣笛声,接着是车门被关上的声音。

    “妹儿!”

    “哥!”我不顾脚疼,小步刷刷的,跑到他身边。

    像是受委屈的小猫,一下子,就钻进了他的怀里,然后喵喵的叫着。

    我哥的胸膛,真的好暖。

    紧身的衣服包裹着他臃肿的身材,真的好软。

    他明明没有腰,却喜欢穿高过肚脐的裤子。

    但此刻,这些,都不会再成为我数落他的理由了!

    原来依赖一个人,就是看他时,眼角微笑,觉得他哪里都好。

    “怎么哭了呢?想哥了?”

    我哥用他标志性的动作,刮了一下我的鼻梁。

    “哥!你别离开我,好吗?就算我不懂事,做错事,你也别离开我,好吗?”

    我伸出左手的小手指,想要勾住哥哥的小手指。

    可是,他却躲开了。

    他揽着我的腰,一起走到车子的后备箱那里,然后打开。

    大大小小,一共5个行李包。

    “你这个小糊涂虫!”

    呀!我眼睛睁大!

    每个包,都被我哥用包装绳打成了一个蝴蝶结?

    被笑喷的我,鼻涕泡都弄他身上了。

    “你不是说,包装的,才叫礼物吗?”

    他从裤兜里,又拿出了一个小小的包装盒。

    “打开看看!”

    这不是我昨天生气时,丢的小人吗?

    它腿摔断了,哥哥又把他重新粘了起来,虽然有点歪了。

    但是,我喜欢。

    “哥!我刚给你打电话,为什么是另外一个女人接的啊?”

    我哥没有说话!

    “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嫂子的事啊?”

    他给我开了副驾驶的门,让我上车。

    哥哥给了我一袋东西,还热乎着。

    四杯奶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