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十一章 感应水龙头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感应手龙头犹如被使用般,出水后,停留一会儿,又接着向外喷水!

    真是的,水龙头坏了,他们也不知道修修。

    我环顾四周,刚才只顾照镜子了,没有发现剩下的墙面全都是金黄色的亚克力材质,也能照到人,我低头,发现地面也是,我抬头,居然棚顶也是,全都能看见我自己。

    此刻,我也体会到邓邓说的话了,一个人再好看也经不住六面一起看。

    我有点晕眩了。

    对了,我还没去解决内急呢。

    女孩子,就是这样,一臭美的时候,就可以什么都忘记。

    这大概就是各行各业的顶尖人士都是男人的原因吧。

    不过,这也不是绝对,我现在想的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怎么不光眼睛晕,脑袋也晕了。

    一个人都没有,也挺好,我可以自己享受一会儿单独的时光,要不然,在大厅里,服务员那种好几个都盯着我的那种感觉,就像是不红的歌星,开演唱会时,好几个保安都盯着他,不让他走一样。

    与那些不同,他们是想要让我快点,马上,立即走。

    可是,这个邓邓,我已经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了,每次都说马上到。

    怎么邓邓好的地方不跟男人学,正经呀,说话靠不住呀,学的倒是挺快。

    算了,那些等下再想吧,我明明可以凭颜值的,但我却凭心了,操心的命啊。

    有坐便,有蹲便,只要有选择,我就绝对不会选择坐便的。

    人家不是说嘛,坐便很脏的,很多细菌都会在马桶边,停留一段时间的,比如痢疾,艾滋病等等。

    我一边蹲着,一边用手机,刷着屏幕上面,那些蹦出的新闻。

    又想起姥姥在家,只有阿姨一个人照顾她,她会不会听阿姨的话,能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因为本科时,我只是偶尔住校,大部分的时间晚上都会在家陪着她。

    我总是,不愿意相信,她就这样老了,不喜欢老这个词儿,小时候,从书本上学到,外婆也是姥姥的意思,而且比“姥姥”这个词儿的历史更久远,但她觉得听着不顺耳,又让我改了回来。

    我很怕老,也怕她会老,觉得 “生老病死!”这四个字是层层递进的。

    一旦进入到下一个行列,想回来只能是痴人说梦。

    其中“病”这个字,最可怕,前面是“老”,后面是“死”。

    这大概就是人们经常说的,如果一个家庭里面有一个病人,那么整个家庭就会围绕着老和死。

    照顾病人的家人会比普通没有生病的家人衰老的更快

    而生病的人,如果死亡,留给家人的,更是生不如死的痛苦。

    我姥,今年已经84岁了,都说73,84是两个坎,熬过去就好了。

    可是,姥姥今年的身体,确实大不如以前了。

    年初的时候,先是被诊断为糖尿病晚期,肾功能已经不全了,医生说,糖尿病性肾病一旦开始,其过程是进行性的,氮质血症,尿毒症是其最终结局。

    如果奇迹可以发生,姥姥再活16年以上都没有问题。

    姥姥还有点生气的,她觉得自己身体好着呢,至少可以活到120岁呢,我知道,她是想看到我结婚,看到我生孩子。

    因为她曾经说过,将来,还要帮我带孩子呢,别人带,她可不放心。

    但姥姥的身体,却真的如医生所说,开始慢慢的出现了,一些功能衰退的迹象,不光是大小便经常失禁,还有一些其他的并发症。

    我从小是姥姥一手带大的,用大众的话说,是一把屎一把尿喂大的。

    我刚出生的第二天,我妈就去上班了,她是个女强人,连月子都不做,连我的脸也就只是在医生接生时,告诉她看我的那一眼。

    我是个女孩。

    我妈不止一次的在我面前说,她更喜欢我哥,虽然我哥不是她亲生的,是我爸和前妻的孩子,但她对我哥,比我要好的多的多,我妈、我爸还有我哥,他们三个人住在一起。

    我老爷在年轻的时候,就离家出走了,听其他人说,他早已经在外面有老婆和孩子了,不会再回来了。

    小时候,我跟小朋友到外面玩沙子的时候,被一个邻居大婶叫住,她抱抱我,让我坐下来,同情的抚摸着我的小脑袋,一遍一遍的说我命苦。

    她也许只是想单纯的说说八卦,她却不知道,给当时小小的我,究竟造成了怎样的伤害。

    那一番话,深深的植入我的脑海里,像一个魔咒一样,挥之不去。

    “你姥姥自从生了你妈妈,你姥爷就经常没事找事,跟你姥姥吵架,打你姥姥。你姥爷跟我们说过,女孩生下来就是别人的老婆,服侍别人家的佣人,辛辛苦苦一辈子,最终连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还要跟人家的姓。生个女孩,根本不能为整个家族传宗接代,而过日子就是过人气,一个家,如果没有人丁兴旺,那这个家就慢慢败了。你姥爷还说,这跟恐龙灭绝是一个道理。”

    说到最后,她还一不小心的笑了。

    后来长大了,我才知道,她不是真的可怜我,而是到处把我们家的事,当做笑话来给别人讲。

    我没有见过我老爷,也根本不想见他。

    这么多年,姥姥在我的心目中,已然是一个妈妈的形象,

    虽然现在有点老糊涂了,不认识很多人,我妈她都不认识了,但她还认识我,嘴里还总念叨着,她要给我带孩子。

    我妈是社科院的院士,我爸是中科院的院士,从小我就在掌声和鲜花声中长大,老师和同学们也都认为我将来一定是哪个院的院士。但事实上,我真正喜欢的,却是当一名文艺女青年,当一名职业模特。

    唯独我姥,她跟我说,只要人活着,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只要我开心就好。

    她给我买很多营养品,我还注射过很长时间的生长激素,每天都跳绳跑步,但是,个子就是达不到想要的高度。

    姥姥每天晚上,在我睡觉前,都会帮我按按腿,让我缓解剧烈运动之后的腿部抽筋和疼痛。

    外人都在关心你飞的高不高,只有家人才真正在乎你飞的累不累。

    我妈爸给我的零花钱,我都给我姥了,我不想拿外人的钱,在我心目中,我就只有我姥这一个家人。

    以前我认为,我哥,也是我的家人,因为他对我真的很好,经常买各种好吃的来姥姥家看我和我姥。

    过来的时候,还会给我补课,教我一些做人的道理。

    但是,他讲的那些,更多的,都是给那些跟他生活同样幸福的人讲的,我只选择的听。

    我抬了抬左手,看了看我哥送给我的小手表,时针指向了10,分针已经指向了4。

    “10点零4分了!”

    除了吃饭睡觉和工作,人总是在卫生间待的时间特别长,因为这里,可以放空自己的大脑,也可以思考自己的人生。

    刚才手机蹦出来的那条新闻,一直都没有看,现在看下吧。

    正好是有关卫生间的新闻,智能手机确实挺发达,不光可以根据你平时的习惯,自动识别一些你感兴趣的推荐给你,新出的功能,还可以定位搜新闻。

    “研究表明,普通酒店床单被罩枕巾的细菌数量,相当于男卫生间的18倍。”

    天呐!真的假的?要我说现在这些新闻,动不动就是这个18,那个18的,18代表了青春,18代表了要发,现在就连研究表明,都喜欢上18这个数据了,好像18就是好,那18还代表地狱呢,咋不说。

    话又说回来,男卫生间,真的,有那么脏吗?

    幸好,我从来都没有去过。

    “10点零五分了!”

    我拉拉裙子,准备开门。

    厕所怎么冲?

    没有拉绳,也没有脚蹬,该不会又是感应的吧?

    怎么就发明了点智能的东西,就要所有东西,全部都用上啊!

    关键是,要买就买好点的,买的都是残次品,也不好用啊!

    我出来挺长时间了,水一直不冲,我又进去一遍,重复了刚才的动作,还是不下水,这可咋整,等下服务员收拾的时候,肯定知道是我啊,就我一个人,他们一定会在背后讲,我这个人怎么不讲文明之类的。

    我围着厕所边,镜子边找,找到了,水池下面有一个大桶,里面有水,桶里面还有个水舀子。

    这该不会是人工运输水,然后再冲吧,科技辛辛苦苦地,发展了这么多年,最后一下子,又回到了解放前。

    我收回刚才说智能不好的想法。

    我把水池下面这个大白塑料桶使劲儿往外拽,裙子中间沾上水了。

    这个位置沾上水,等下出去会很尴尬吧,管他的,反正我有小斜挎包,带子放长点,刚好可以挡到这里。

    “嘿!咻!”

    我运水的速度极其慢,因为水舀子本身大,就有点沉,再加上水重。

    我后悔为什么厕所,我都要去最里面的那个,也就是,离水桶最远的那个坑。

    我后悔,刚才那个吸血鬼装扮的男服务员,要带我来,我为什么逞能。

    我后悔,我要给他们家冲水,刚才没有直接走。

    “哐”一声!什么动静!水桶裂开了?

    我小跑过去,水桶完好的在那里立着。

    “嘿!咻!”

    我坚持,再运一趟,就好了。

    我哥送给我的小手表是防水的,他会不会早就有先见之明,我会有这一天。

    不会吧?已经10点零8分了!

    我动作变麻利了。

    拿起水舀子,却发现水桶里面有另一双眼睛,正在看着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