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诡秘18月 第五章 最后一天

时间:2018-10-12作者:磐生莲儿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还差20分钟,报名结束,终于赶上了。

    “不行!你那也别去,一动也别动!就在这儿看着我!”我指挥着邓邓。

    “你有啥好看的,就算你以前,是我们本科院校的班花,但再好看的东西看多了,也会腻的,你不耐看,至于长得嘛,也就那么回事吧!”

    邓邓说要看看我们学校的校园,想知道经常在惊悚电影里出现的网红的学校,跟其他的重点院校有什么区别,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他回去好给他新交的女朋友讲。

    “那你等下在这儿等我,最多逛10分钟啊!”我胆子有点变小了,其实,一直也不大。

    “好好好!”邓邓挺敷衍的回应我,之后,东看看西看看,朝着里面那个,很火的恐怖上映电影的场地走去,那里还有拍摄留下的痕迹。

    而我办理入学的地方就在刚进学校门口的右边。

    又看见昨晚那个保安大哥了。

    “我们老师就在那,今天我可以进了吧?”

    “哪个是你们老师?”保安大哥又开始从上到下的看我。

    “美术系横幅底下,就那一个挂着教职工牌子的老师,应该就是她吧!身材很修长的那个,目测应该有170,是我的辅导员。”

    “她是你老师?她可是我女神!”

    拜托,真是花痴,以为我不知道他才来几天似的!

    保安大哥粗略的检查了一遍我的入学通知书,就放我进去了。

    “帮我给你们老师带个好!”

    “抱歉,我不是红娘!”

    我都进校门了,他才跟我说,我可做不到。

    “老师,请问您是我的辅导员吗?”

    “不是!我是你的班主任!”

    班主任?那要博士毕业才行,我用力睁着小内双眼睛,撑成了欧式内扣眼,忽闪忽闪的看着她。

    这个老师真的好年轻,清新脱俗的面貌,姣好的身材,尤其是她那最让我羡慕的身高。

    但我也穿着10厘米的高跟鞋呢,我跟她也不差多少。

    “老师,您贵姓?”

    “我姓田!不过,以后你不用叫我田老师,你就叫我老班,就可以了!”

    老班?老徐?老黄?老赵?老王?这不是年龄大的中年男人最爱用的,表达亲切的昵称嘛!

    我第一次管这么年龄小的老师叫老什么,不管了,那人家还管丈夫叫老公,管妻子叫老婆呢!对对,是一个道理!

    “老……”我叫不出口。

    还是叫田老师吧!

    “赶紧报名,你已经来的很晚了!”

    “还有比我来的更晚的人吗?”我很期待田老师的回答。

    “你看看周围有没有?”

    周围除了几个貌似高年级的学生干部外,就只有田老师和那个保安大哥了。

    田老师好像要去厕所,我看她脚尖一直在点地,两个大腿根来回的摩擦。

    “老师!等一下!”昨晚那个保安大哥不让进的中年男人和他的白胡子爸爸也进来了,男人跑的很快,但是他爸爸慢悠悠的往这边走,慢的那个程度,好像随时能跌倒碰瓷似的。

    “叫我老班就可以了!”

    “老板?现在校园里都这么势力的称呼老师了吗?”中年男人擦擦脸上的汗,跟我不同,他丝毫不害怕老师。

    办理入学手续的几个学姐偷偷笑后,窃窃私语,眼睛还时不时的看他一眼。

    “我说的是老班!”

    “老斑是外号吗?你也没长斑啊?”中年男人看看他一小步一小步蹭过来的爸爸,他爸爸也是一头雾水。

    “你还是先报名吧!”田老师看了看我们俩,跟旁边的学生嘱咐了点事儿,之后,离开了办理新生入学手续的地方。

    保安大哥的眼睛则直勾勾地盯着她。

    “哎?怎么是你?我们是一个班的吗?”中年男人兴奋的看着我。

    “是的!”我低头签名缴费。

    “太好了!我们真有缘分!昨晚没太看清!原来你长的很漂亮啊!”

    “学姐,这个签完了,就没有了吧?”我检查着自己入学手续的一张张纸上面的手写签名。

    “你叫什么?甚夜?你咋起这么吓人的名字?”

    “那叫zhan,四声,湛叶!”我从刚才起,就有点怀疑他是怎么考进来的,说实话,我有点后悔昨天帮他说话,认识他了。

    我眼睛溜了一下,他正在写的东西,出生日期是1969年,8月8日,只比我爸小3岁!

    这不应该叫大叔,应该叫大爷吧!

    这样看来,他保养的还是很年轻的,平顶爵士帽,上衣是白色短袖,裤子虽然是我最讨厌的西服裤,但卷起来个小边,当9分裤穿,有点时尚。

    “我是委培生!”男人对着我说话,由于他长得不高,只有160左右,而我却穿着高跟鞋,如果不俯视他,他就得穿个内增高并且努力站直了,否则,我只能给人拽拽的感觉,这是比他高几厘米的邓邓跟我说的,我俯视人的感觉,还是挺伤他自尊的。

    中年男人也感觉到了我这种不自觉的气场。

    他踮起脚尖,对我说话!“你是保送进来的?我连统招都算不上!你会瞧不起我吗?”

    其实,从他的谈吐,我早已看出来了,就冲着他爸爸在一旁看着我,我也不可能说瞧不起啊!

    “没有!同班同学,都是一样的!”我口不对心。

    “你怎么交这么少的学费啊?”

    “我没有学费,我交的,这是书本费!”

    他爸爸拿着包,里面纸包纸裹的2万元钱。

    “同学,你有卡吗?我们这儿有刷卡机!我们的手,尽量不接触钱!”

    “我没有卡!我只有一个工资卡,但是工作单位已经不给我发工资了,这个学费都是我爸爸帮我向别人借的!”

    现在看他爸爸,突然多了几分同情,自己孩子这么大了,居然还不能独立,这不禁让我联想起了,啃老族邓邓的将来。

    几个学姐,每个人数了一遍,再交给一个好像时管事的学姐再最终数一遍,“数对的!2万元整!可以了,同学!”

    “您可以给我开张收据吗?”

    “收据?没有!”

    “那怎么能证明我已经交了学费呢?”

    “让你正常入学就是证明啊!你如果没有交学费,是不会给你注册学籍的!”

    中年男人还是不想放弃,他爸爸也拄着拐棍,走了过来,说道,“因为我们被别人骗过,所以现在很注意!你们如果不能给收据,钱是不能给你们的!”

    说完,和中年男子一起把拐棍打开,成了一个有靠背的椅子。

    “不是给我们,是给学校!”

    “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正规学校?野鸡大学多的是!”再说了,你们学校诡秘的事情这么多,理应减点学费,才会有人来。”

    中年男人越说越没边了。

    “你如果这么不信任学校,为什么要来报名呢?”

    “你以为我想来啊,是我工作单位那里委培的,知不知道啥叫委培?就是委托培养!”

    “那你当时就应该跟工作单位谈好,你不想要来这个学校做委培生,现在这样,你能怨我们吗?”

    “我工作单位本身就是个破单位,沟通都沟通不了,没想到委培的学校也是一个不正规的破学校!”

    “你本科没有上过大学吗?大学一直都是这个收费流程啊!”

    “不好意思,我读的时专科!”中年男人挑衅的火药味十足。

    “哪个学校都是这样啊!”

    “我们以前那个专科院校,缴完费都是会有凭证的!”

    “不好意思!我们学校没有!你爱读不读!”

    管事的这个学姐脾气不太好,可能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能管事吧。

    “学姐!你看这样行不行?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学校作为国家备案的重点大学,这样做确实有点说不通,我的就不要了,但是他曾经被骗过,如果是您的话,现在也会养成不太相信人的习惯,他是对事,不是对您。请您帮他跟学校特别申请下,可以吗?”我为了帮他,一个劲儿的用敬语“您”,这是我平时不太常说的。

    “这个,我试试吧,但是今天答复不了你!”学姐有点松口了。

    中年男人则接着追问,那什么时候才能答复我,如果你走了,我找不到你了,该怎么办?

    我尴尬的看着那个管事的学姐,好像我为她填了一些麻烦。

    “我会给你作证的!你放心!李小柱!”

    中年男人有点惊讶,“你咋知道我叫李小柱?”

    几个学姐被他缠的,都要错过食堂的饭点了,她们夹着文件,想要趁机离开。

    “你是哪个寝室的?”

    他如果不说,我和刚才给我办入学手续那个粗心的学姐,居然都忘了,“是啊!还没有给我分配寝室呢!学姐!”

    “噢噢,对对!我看看!怎么艺术学院的人都已经住满了?没有寝室了?”

    管事的学姐,捋了捋她的长马尾,“这不是吗?623寝室。”

    说完,递给我寝室钥匙,不顾身旁另外几个学姐的议论,再一次收拾文件。

    “你们怎么不走?还有什么事吗?”

    李小柱和他爸爸,目不转睛地看着我。

    逛了一会儿的邓邓也恰好回来,站在我旁边,听到了刚才的议论。

    他们三个替我打抱不平,尤其是邓邓,他是知道我胆子一向很小的,我则表现出一副誓死也要维护自己的权益,一定要找她算账的劲头。

    “刚才她们说的我都听见了!那几个学姐都说没有寝室,也不在这个寝室,我想问下,那你为什么要给我分配到一个曾经发生过事故的寝室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