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988章 一个阴谋就这样出炉了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这是你应该做的嘛。去吧,独自让我一个人静一会儿吧。总盟现在风雨飘摇,可以预见的,将会有很多大事发生。梁辰,就拜托你了,权当做帮子恒一次。如果用一句很官方的话来讲,国家需要你,总盟也需要你,你的朝阳更需要你,而吉家,同样需要你。因为,你还有很多很多的对手需要去打倒。其实,我真的很想见证除我之外又一个传奇的出现,因为我看到了你,就已经看到了一个传奇的开始和进行。呵呵,只不过,我这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子,怕是真的等不到那一天喽。”汪海全半是调侃地说道,这个时候的他,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总盟会长,黑。道巨头,却只不过是一个温和又不失风趣的邻家长者了。

    梁辰听到他最后一句话,禁不住心底一痛,“不,会长,您不会有事的。我还等着给您来过百岁大寿呢。”

    “哈哈,小子,你倒会安慰人,可惜,那真的只不过是一个梦想罢了。好了,你去吧,就让我一个人在这里静一静吧。”汪海全哈哈一笑,向梁辰挥了挥手道。

    可是,就在梁辰转身而去的时候,分明看到了他眼里掠过的一抹空旷与寂寥,只听他轻声地喃喃而道,“秋振邦,我们明里暗里斗了大半个世纪,你终究还是赢了。不过,我好像也没有输,是么?你这老小子,据说得了癌症?唉,算了,就算不得癌症,我们这一把年纪,又能活几年了呢?但愿,我们这对老冤家,不求同时而死,但求同时而死吧。这也算是同归于尽不分胜负了吧?呵呵……”

    梁辰悄然退出教堂,可是心下却是剧震不已,原来,他与秋老将军,早就认识?!

    出得门来,一回身,便已经看见了梁子恒正站在门前,微笑望着他。

    一见梁辰出来,他立即迎了上去,狠狠地给了梁辰一个熊抱,“好兄弟,谢谢你……”

    “啊……”梁辰被他抱得浑身一颤,禁不住痛呼出声来。

    “怎么了?对不起,兄弟,我忘了,真的忘了你刚滚过钉板。你身上的伤口现在怎么样了?”梁子恒吓了好大的一跳,赶紧松开了梁辰,几把撕开了梁辰的衣服定睛看了过去,就见梁辰现在身上的伤口遍布令人触目惊心的细密小眼儿,不过却是并不深,也没有流多少血。

    看到这里,他倒是吁出了一口长气来。

    “还好了,如果不是梁大哥你给我送的这瓶专门用来滚钉板的缩肤抗痛止血药,恐怕现在我已经遍体鳞伤,流血都流血了,哪里还有精神头儿在这儿跟你说话。”梁辰笑了笑,小心地用衣服擦着有些扎得稍深的伤口,笑道。

    “我这算什么,兄弟你才是铁骨铮铮的好汉子。如果换了我,就算有这药,我也没办法熬到现在。”梁子恒摇头笑道,向着梁辰竖起了大拇指。

    “算了吧。如果可以,你以为我真喜欢找虐滚钉板子告这个御状啊?唉!”梁辰重新小心翼翼地穿上了衣服,叹息了一声道。

    无论如何,就算这药的效果再好,他现在受伤也不轻,满身都是钉子眼儿,搁谁身上都受不了。要不是这瓶药,估计,他滚过钉板之后再说那么长时间的话再跟汪老头儿玩了那么长时间心眼儿,早就挂了都说不定。@&@!

    “兄弟,你不怪我吧?”梁子恒盯着梁辰,有些惭愧地说道。

    “呵呵,人在江湖,总有有一些事情要去做,总要去做一些事情,又说什么怪不怪呢?况且,大家都是身不由己。”梁辰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其实梁子恒以前并没有跟他交过有汪海全佑护的实底,也没有说自己去海外跟赵满堂斗其实就是一个掩护,暗地里早就跑回到上京来了。当然,他也确实不能怪梁子恒。当时局势未明,一切未清,梁子恒也无法跟他说这些了。他的苦处,梁辰能理解。

    “兄弟,你理解就好。别的不说什么了,会长的意思,你明白,我也明白,从今往后,咱们就是好兄弟,也希望通过你,向国家表达总盟善意的信号,从此以后,总盟只主注于维护这个地下轶序,不会给国家添乱。一切都会积极配合。”梁子恒说话倒是比汪海全直接多了。毕竟,他是少壮派,同时也跟梁辰是过命的交情,并且最重要的是,现在他的命运其实就是拴在梁辰的手上,所以,他现在也是有什么说什么了。

    “好。”梁辰跟梁子恒也没有再客气什么,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你先在这里养养伤吧,咱们哥俩儿也好长时间没聚了,好好喝点儿,过几天我再送你回江城。”梁子恒向梁辰笑道,轻搂着他的肩膀,眼里有着感激和亲近,那是一种发自肺腑的感情。*&)

    “子恒大哥,你觉得我能待得住么?”梁辰苦笑着摇了摇头,“现在的j省,如果我再不回去,恐怕是要乱套了,好歹也要回去收拾局面了。”

    梁子恒也叹息了一声,知道这个时候留下梁辰不算太切合实际,只能无奈地点点头,“你去吧,只要需要我做的,你尽管说话。”

    “好,子恒大哥,麻烦你代人帮我买张回江城的机票,我处理一下伤口,就此别过了。”梁辰一抱拳,穿上衣服跟两个早就候在一旁的大夫走掉了。

    负手站在原地,挺立如标枪望着梁辰远去的背影,梁子恒站了许久,才喃喃而道,“或许,认识他,真的是我的荣幸吧?!”

    “砰砰砰砰!”枪声响起在地下枪室之中,逮满春一口气打空了整整一个弹匣,才将冒着硝烟的手枪往地上一扔,甩着发麻的手,胖脸上淌着油汗,恼怒不堪地吼道,“大哥是老糊涂了还是怎么了?处理赵老二也就罢了,居然让梁辰割地自治?他倒底在传递着什么信号?打压警告我们也不是这么个打压警告法儿吧?”

    旁边的李满江握着两枚钢胆,不陈不陈地在手里转着,闻言冷笑了一声,“传递什么信号儿?你眼瞎了吗?现在还看不出来?这分明就是在为梁子恒铺路。如果不出意外,梁子恒是必定要执掌总盟牛耳了,而梁辰是他的嫡系出身,同时他们之间相关莫逆,是拴在同一根绳上的蚂蚱,老大这分明就是在利用梁辰来协助梁子恒,一南一北,遥相呼应,在给梁子恒铺路的同时掣肘我们,逐渐架空我们,等到他们真正完全控制了总盟的时候,我们归老的日子也就到了。”

    “老大硬刀子杀了赵老二,现在又用这软刀子磨我们了,吗的,我们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却抵不上两个新上位的小崽子。梁辰,我必须先干掉这小子,然后就是梁子恒。大不了,趁着他们现在羽翼未丰,咱们独立山头,反了算了。省得到时候被这两个小崽子抓住可劲儿地侮辱。”逮满春咬得牙齿格崩崩地响,又拿起一把枪来照着靶子砰砰砰地不断开枪。

    “杀他们?呵呵,又岂用得我们亲自出手?他们两个想这么就冒出头来,好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李满江阴阴地一笑说道,眼神里有着狞厉的光芒在闪动。

    “三哥,你想到什么主意了?快说出来听听。”李满江眼睛一亮,扔下了枪凑过来问道。

    “很简单,据我们的绝密情报,梁辰这一次身陷在t国,他的兄弟突然间还拉出了那么多军队,再加上之前据传闻的库巴的覆灭包括一个西北独军的基地被捣毁,综合分析起来,就算跟梁辰没有必然联系,估计里面也有他的事儿。”李满江冷哼一声道。

    “啊?那些事情都是梁辰干的?他能有那么大的本事?”逮满春瞠目结舌地说道。

    “笨蛋,我们这只是猜测而已。况且,就算没有关系,我们也可以弄成有关系,然后,把这个消息故意散播出去,你说,结果会怎样?”李满江瞪了逮满春一眼,随后说道。

    “借西北独军的手来杀梁辰?”逮满春的眼睛亮了起来,一拍大腿,“三哥,高啊,真是高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