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941章 :朝阳精神(二)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太子的怒骂刘华强倒是置若罔闻,只是淡淡一笑,“太子,岩子,你们两个也算是梁辰的核心部下了,不过,我今天来并不是来找你们麻烦的,只是想告诉你们一声,梁辰真的死了,江城即将成为我的天下。所以,识时务者为俊,如果你们还想在江城人模狗样地混下去,就来跟我吧。当然,要是你们非要表现一下忠烈的气概,还要去阴曹地府给梁辰做伴,唔,我也会成全你们。”刘华强眼里精光四射,盯着他们,阴阴地笑道。

    “刘华强,你装你吗个蛋啊?辰哥在的时候你跟个孙子似的,夹起了尾巴,连个面儿都不敢露。辰哥不在了,你倒是嚣张了,跑出来穷哆索,还要收编我们,你算个几吧毛啊你?”张岩面对着刘华强和他身后的一票将门口堵得死死的壮汉,狂笑一声骂道。

    这一顿好骂,那可真是酣畅淋漓,骂得刘华强脸上青一阵红一阵,拳头节子捏得都有些发白了。嚣张,简直太嚣张了,他出道的时候,这两个小辈还他吗不知道在谁的裤裆底下转悠呢,现在跟着梁辰混了一年多,居然敢指着鼻子骂自己,对自己这样说话了。

    “把他们给我剁了!”刘华强一声狂吼,登时身后的一票大汉就狂涌了过来,手中铁链、大刀、钢管挥舞着满屋子寒光。

    “剁你吗……”太子猛然间一把就将桌子掀了起来,满桌子的酒菜如下雨般飞了过去,同时间,太子和张岩已经以闪电般的速度同时从桌子底下抽出了两把火药枪,毫不犹豫地便向着对面同时搂火。

    “砰!”两声枪响混合为一声,炸响在人的心头,令人魂飞魄散。

    当先的两个家伙立刻腿上开花倒在了那里,被火药枪打断的骨茬儿白森森地怒突出来,看上去极为恐怖。

    这还是太子和张岩手下留情了,否则的话,这么近的距离,足够把他们轰死十回的了。黑道干架可以,但轻易不能伤人命,起码是在这种大规模的群架中几十上百双眼睛盯着之下,绝对不能闹出人命来,要不然的话,人家家人一纸诉状告到法庭上去,他们唯一的下场就是跑跑了。

    况且,因为原则所限,他们也不能动用除火药枪之外的任何武器,否则的话,就算没出人命也够他们喝上一大壶的,毕竟,动用火药枪的罪名和动用制式枪支的罪名是绝对不一样的。

    不过,刘华强的兄弟也足够凶悍的,这一票人都是跟着他腥风血雨中一步步杀过来的,动枪的场面见过很多次了,根本就不在乎,同伴的生死根本放在他们的眼里,除了被满天飞过来的杯盘酒菜洒了一脸稍微阻挡了一下之外,其他的根本不在乎。

    一群人怒嚎着已经冲了过来,而两个人的火药枪只能打一枪,再打一枪就必须要重装填装子弹,磨着牙根儿,两个人将火药枪倒提了过来,同时间向前抢了过去。这个时候,他们必须要拼命了。

    “啪嚓!”太子哥一枪杆便已经抡在了对面那个家伙的脑袋上,登时打了一个满堂红,鲜血迸溅而出,不过他也被冲过来的另一个人一砍刀砍在了身上,纵然临时强行扭了一下身子躲了开去,还是被砍在了胳膊上,削去了好大一片皮肉,鲜血直流。

    狭小的空间里,这种混战之中,就算你身法再灵活也没用,谁力气大敢拼命谁才能胜。

    “岩子,你快走,去安保公司报信儿,主持大局,我在这拦住他们!”太子哥狂吼了一声,一把便攥住了那把刀,下面飞起一脚,已经将那个家伙踢了出去,同时抓着刀向前一通狂抡,怒吼道。

    而旁边的张岩早已经一枪杆抡断了一个人,同时一个空手入白刃强行压下了一把砍刀,抡得风声呼呼,那些人根本靠不过来。

    不得不说,通过这近一年来在安保公司几乎每天风雨不断地训练,张岩的本事也得到了长足的进展,普通十个八个人绝对不放在他的眼里,但现在,刘华强的人实在太多了,多到一涌而入让他们根本没办法施展身手的地步,张岩也只能拼尽全力抡着刀,力争不让对方靠近自己。

    “不,太子哥,你走,我来挡住他们。”张岩怒吼声中,看着太子已经如刀,心痛如割,亡命般向着他的方向扑了过去,一刀便已经放翻了对方的一个人,但同时两根钢管一根铁链已经打在了他的身上,同时还有一刀已经砍在了他的后背上,让他的脚步一个踉跄,嘴里喷出一口血来,却依旧竭力地冲向太子的方向。

    “放你吗的屁,我们都不走谁去报信儿?你年轻,体力好,快他吗走,走啊……”太子看见张岩中刀,怒发如狂,眼珠子都已经红了,狂吼着,连续疯狂地劈出了七八刀,将周围的人逼退了开去,一把便将冲过来要接应他的张岩推开,“朝阳风雨飘摇,你不走就是对朝阳不负责,对所有的兄弟不负责,对辰哥不负责,我就算死了,也要骂你一辈子。你快走,走!!!”太子哥怒吼声中,将一把大刀舞得刀光霍霍,居然一时间逼得敌人全都退了开去,可是力稍一竭,就同时间中了三刀,砍得头上、胳膊上皮肉翻卷,满脸满身的血,宛若一个血人,无比的恐怖。

    张岩心如刀割,可这种情况下,太子所说实言,如果他再不走,那就来不及了。

    狠狠地一咬牙,“太子,如果你死了,我发誓,要拎着刘华强的人头给你祭奠!”说着话,已经奔着墙后冲了过去,一脚便踹在了墙上,一堵虚掩的石头轰然崩塌,他已经穿墙而过。

    这是为了预防万一,早已经在办公室里预备好的一堵暗门,没想到,今天终于用上了。只不过,随后追过去的两个人已经分别在张岩背上各砍了一刀,砸了一记钢管,张岩再度一口气喷了出来,随后一刀砍翻了一个,随后将手里的刀掷了出去,刀尖透骨而出,将另一个一刀射在那里,而自己已经一个骨碌翻了出去,跃上了一辆早就在这里停好的摩托车,一脚踹着,巨大的引擎轰鸣声中,飞一般地沿着一条隐蔽的小路向着厂区外奔了出去。

    太子哥也踉踉跄跄地奔到了暗门前,手中大刀一横,凛然如天神一般,悍厉无匹的眼神望向四周,所掠之处,让人胆颤心惊。

    “来吧,孙子们,谁敢来我就砍死他。”太子咬牙切齿地望着眼前的这群凶徒,手中的刀握得死死的,身上的血不停地在往外如泉水般地涌,不知不觉中,已经在他的脚下流成了一条小河,踩上去“啪叽啪叽”响,血水四溅,触目惊心。

    “太子,你这是何苦呢?为了一个死人守着这即将陷落的一切,你至于吗?”此刻,刘华强摆了摆手,阻止了其他下属继续往上扑,走了过来,直盯着太子问道。

    “刘华强,你不懂,你他吗永远都不懂。自从跟了辰哥,我才知道人这一辈子应该怎么活,自从入了朝阳,我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兄弟之情。今天哥们就教教你,真正的朝阳精神,就是永远不畏惧,永远不屈服。真正的兄弟之情,就是,无论生死,永不抛弃,永不背离。来吧,来吧,孙子们,今天只要爷爷站在这儿,你们就谁都别想过去。想过去,除非踏着我的尸体走!”太子哥狂笑着,抡着仰天狂笑着,他的笑容是如此的狂野,他的刀锋是如此的寒利,他的意志是如此的坚决,这一刻,这算天塌地陷,他也要守住这扇门,因为守住这扇门,他就是在为朝阳尽责,为兄弟尽义,为辰哥尽义,为自己倾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