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934章 :来杀你的人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距离小镇大约一公里左右的大山深处。

    周围的山峦全都拔天而起,可出奇的是,前方这座大山却像是被上古巨神拦腰一斧齐整整地居中砍断了,只留下了一个平顶。

    因此,这里也被称为平顶山,当地人管这叫做鬼斧山,或是神迹山。俱是因为这座山的奇特而得名了。

    平顶山顶大约有两个足球场那么大,上面满是石头塔起的建筑,密密麻麻,而且造型奇特古雅,很有艺术品位,看上去跟一个古代的小型城市遗存差不多少。

    一个戴着竹笠的黑衣人就站在山腰处,仰头望向上面辉煌的灯火,许久,冷冷地一笑,再次隐入了黑暗之中。

    他的动作极快,快得像风,隐蔽得如蛇,再加上夜幕的掩护,就算是他从谁的身旁走过,如果不是刻意的去警惕,根本都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这绝对是一个擅长隐匿行踪的刺杀高手了。

    他沿着山峰一路向上,从每一个看似不可能逾越的天险之中毫不费力地攀爬而过,转眼之间,便已经来到了那座山峰顶上一处略高的地势,再次向下望过去。

    远处,一队队的家族死士正绕着山顶在巡逻,每个人脸上都写着凝重与说不出的惶惑。

    也是的,这几天来朝阳人可将这里闹得不轻,更重要的是,他们强大的武力也让整个家族陷入了尴尬两难的境地,如果一个搞不好,那帮热血小生荒子们真的杀上来,就算有天险可倚仗,可能不能守得住还是一个大问题。

    更何况,这些人可是仅凭着五十人的精锐小队足足歼灭了库巴两千多人的武装贩毒部队,简直太可怕了。门心自问一下,他们可不认为自己这区区二三百号人能比库巴的军队还猛。

    因此,整个山顶上的吉家现在陷入了一片巨大的沉默与压抑之中,隐隐间,每个人心头都有着无法言说的焦灼与担忧。毕竟,这里是自己的家,谁也不愿意这里被毁去了。

    戴着斗笠的黑衣人站了起来,趁着夜色,以那超凡脱俗的潜踪隐匿的本领,开始向着前方的那一片建筑物中潜去。他的目标就是正中间处的那座古堡一般的歌特式高楼,楼顶,灯光亮得耀眼。

    不过,就在他刚刚离去不久,另一个黑衣人同样出现在了他原来的位置上,他的脸上划着浓重的油彩,全副武装,如一头暗夜中奔行的猎豹。

    他的眼神寒气四射,里面满是愤怒与仇恨的光芒,望上去撼动人心。

    “老女人,我来了。”黑衣人悄无声息地站了起来,以同样矫健却又诡异的身法与规避动作,向着下方潜伏而去,他的目标同样是远处正中间处的那座古堡。

    此刻,吉阿婆正坐在那座古堡的楼顶之中,跪坐在一个蒲团儿上,望着正对面神翕之上的那尊观世音像,眼神怔然,无意识地转动着手里的佛珠,嘴里喃喃有声,像是在念着什么,只是语音含糊,却是没人能听得清楚了。

    这几天来发生的事情已经越来越超过了她的想像,她没有想到,梁辰居然真的为了莎莎而义无反顾地通过她的种种刁难,并且还完成了这一个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最后,他居然又为了莎莎,心甘情愿地放弃了外面的世界,放弃了自己打拼的一切,甚至放弃了那所谓的血海深仇,甘愿与莎莎在这里厮守,这种对情感的专一与执着,让她茫然了,无措了。

    她原本已经对这个世界上所谓的爱情早已经死心了,早已经不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所谓的美好,那终究不过是一个人们在憧憬中臆想出来的传说罢了。

    可现在,梁辰的专情与莎莎的毅决,却让她看到了这个原本已经黑暗无比的世界另一个光明的一面,她开始考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当然,她考虑到自己做错的事情并不仅仅是这一件事情,对于叶梓,她同样在歉欠的同时感觉到自己真的错了。

    这个错,分两方面。一方面是自己误判的情况下,原本想找到并利用叶梓来打击梁辰,让他知难而退,知道自己不配莎莎远走。但这个计划明显是错误的,结果也是失败的。因为叶梓的出现非但没有打击到梁辰,反而更让梁辰坚定了对莎莎的情感与信心。同时另一方面,她也没有想到,原本看上去好像唯唯喏喏的叶梓在那一天居然来了一个华丽的转身,转身成为了一个百变魔女,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智计百出,居然化危为机,不但把自己的计划全盘打翻,同时还反将了自己一军,更利用梁辰的不忍和莎莎的善良在莎莎和梁辰之间硬生生地插进了一颗钉子去——那个孩子,最后,还定了那三年之约,才从容而去。

    这个女人的厉害之处,也让吉阿婆现在想一想都禁不住有些心底寒气直冒,实在太厉害了,太会伪装了,居然至始至终,不是自己在利用她,而是她在利用自己,这种感觉让吉阿婆很挫败很受伤的同时更加心惊,也让未来的局面更加扑朔迷离了。

    她很恨自己的多此一举,如果不是把叶梓喊来,或许就不会生出这么多事情了,现在的一切只要挺过去,以后还会是一个美妙和谐稳定的局面。但叶梓居中这样横插了一杠子,却人为地增加了无数变数,并且被利用的对象反过身来成为了利用自己的对象,这真的让吉阿婆尴尬的同时很心惊。

    当然,现在最挠头的不是叶梓的问题,而是梁辰的兄弟们已经杀上门来了,要她给出一个交待。虽然吉再轩并没有向自己汇报这件事情,但离得这么近,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呢?虽然朝阳人的要求在她现在看起来很无理,让她很愤怒,很想把这帮不知进退的小子全都赶走,但她很清楚,吉家已经不复当初了,想这样轻易赶走这群武力悍勇的小子好像并不算轻松,结果,现在自己已经成为了骑虎难下的局面,而一想到莎莎为了自己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吉阿婆的心头就是一阵阵无法形容的剧痛,忍不住就有一种想下山去替代莎莎做些什么的冲动。但她更加清楚的是,以自己现在的地位和身份,是绝对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的,否则的话,吉家恐怕只会没落得更快了。

    现在的一切,全都超出了她曾经设想的范围之外,向着另一个她无法预知的极端而去,她真的没有想到梁辰会吞下那颗假死药丸,正因为如此,当然也更加没有想到梁辰吞下药丸后的结果,这一切,实在太混乱了……

    微闭着眼睛,她喃喃而语,在长时间的沉默之中,心绪却非但没有安宁,反而更加混乱起来。

    捻着佛珠的手指速度越来越快,突然间,“啪”的一声轻响,佛珠的线居然断了,“哗啦啦”,佛珠散落了一地,满地乱滚起来。

    佛线断裂,佛珠洒落,这绝对是不祥的预兆。

    吉阿婆一惊,终于睁开了眼睛,望着地上的佛珠怔然出神。

    后背处,陡然间有阵阵寒气冒了起来,吉阿婆眼里掠过了一丝阴影,随后,缓缓地站起来,转过身去,她的瞳孔放大了。

    只见,眼前正站着一个高大的男子。他一身黑衣,戴着斗笠,就站在远处的阴影中,大大的竹斗笠遮住了他的脸,让人根本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你是谁?”吉阿婆沉声问道。纵然年已老迈,但自幼出身豪门且经风历雨,让她早已经养成处变不惊的气势,就算面对任何危险也无畏无惧。

    “来杀你的人。”那个戴着竹笠的男子沉默了半晌,终于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很沙哑,像是他的喉管随时处于支离破碎的边缘,听上去无比的难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