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931章 :山谷清幽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高羽,难道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吉再轩望着高羽的背影,提气长喝了一声道。

    “兄弟们,告诉他你们的答案。”高羽并没有直接回答吉再轩,而是向着周围的兄弟们高声喝道。

    “没有!”周围几百条嗓子喊得惊天惊地,近六七百龙精虎猛的汉子,身上澍湃起的那种铁血气势,惊天动地。

    深深地吸了口气,吉再轩没有说什么,而是转身大步向山间走了回去,局面愈演愈烈,现在,这件事情估计已经无法善了,他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处理了。

    大山之中,有一处山谷。

    这处山谷四面环山,只有一条通向外面的小径隐藏在草丛之中。

    山谷上方缭绕着云一般的雾气,而山谷之中,纵然已经是将近十月份的天气了,也依旧是草青树绿,一环月牙般的活水小泉横亘在山谷之中,平添了一种世外桃源的超然气质,更衬得这里美不可言,雅不当讲,仿佛任何夸奖的话语都无法形容这里的美丽,都会玷污这个世外桃源的美丽。

    山谷之中有一幢小小的二层竹楼,楼下种着几畔碧绿的青菜,门前还有一个小小的花园,几一吹,花香绿意迎面拂来,让人闻之心动。

    因为四面环山的缘故,山谷之中很温和,楼前摆着两个小小的悠车,车里的摇篮之中有两个被小被子包在其中的婴儿,两个孩子都在闭着眼睛沉沉地睡着,每个孩子嘴上都叼着一个小小的奶嘴,戴着小小的碎花儿睡帽,这两个粉妆玉琢的孩子看上去可爱极了,就如同两个还未绽放的花骨朵,无论是谁看到,都忍不住想要过去摸一摸,亲亲他们的小脸。

    此刻,一个英风俊朗的男子正坐在两个小悠车之前,轻轻地悠着两个孩子在睡觉。他手里还拿着一本书,在静静地读着。

    而一个美丽的女子头戴着风巾,正坐在门前用灵活的手指打着一件小小的毛衣,嘴唇带着说不出的笑意,不时抬头望向前方那男子和两个孩子一眼,每一眼中,都是醉人的幸福。

    微风呢喃,鸟语花香,如此天人和一的静谧场面,似乎要永远定格在时光的隧道里,成为一帧永恒的美丽画面。

    “辰,我真希望你能永远地这样陪着我。”屋前织着毛衣的刘莎莎放下了毛衣,走到了梁辰的身旁,先去香了香两个婴儿的面庞,而后搬来了一个小小的竹凳,坐在梁辰的身畔,微笑地搂着他的脖子说道。

    梁辰放下了手中的书本,体贴地给两个孩子掖了掖被角,转头望着刘莎莎微笑道,“会是永远的,现在我们不是已经过上了这种生活了吗?”

    刘莎莎将螓首依偎在他的怀里,幸福地叹了口气,“辰,我就是太喜欢这种生活又太害怕失去这种生活了,所以才来问你嘛。”

    梁辰无声地微笑着,大手轻抚着她柔丽顺滑的黑发,没有说话,只是抬起头来,望向远方的大山,似乎眼神能透过那重重叠叠的山峦和藤绕的雾气,看到山外那个世界。

    这一刻,他的脸上尽管在笑,可是眼神里却多了一种无法言喻的伤与痛,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在山外的兄弟们此刻正因为自己的“死”而悲痛欲绝。

    “辰,你的心突然间跳快了好多,在想什么?”伏在梁辰胸口上的刘莎莎坐直了身体,凝视着他的眼睛问道。

    “没有,我只是在想,我们的孩子以后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梁辰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不,你的心跳和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在说谎。”刘莎莎摇了摇头。

    “莎莎,你想得太多了,珍惜眼前的生活,过好属于我们两个的每一分每一秒,这就够了。其他的,并无所谓。”梁辰宠溺地拍了拍她的脑袋淡淡地一笑道。

    刘莎莎咬了咬嘴唇,犹豫着,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辰,你会不会觉得,我太自私了?”

    “没有,怎么会呢?其实,我也跟你一样,最想过这样的生活了。我真的很累了,想休息一下。”梁辰轻轻地掩住了她的唇,摇头说道。

    “可是,我真的觉得,这样对你来说,对你的兄弟们来说,实在太不公平了。前天,我去了山外,见到了高羽他们,他们的痛苦和悲伤,让我真的有些,无地自容,我在想,如果不是因为我,你是不是会……”她刚说到这里,梁辰便已经伸出手去,竖起了一根手指,轻轻地掩住了她的唇。

    “这个世界没有如果,只有过去、现在和未来。未来的一切,我们不是苍穹先知,无法把握。过去的一切,我们没有时间机器,不能让时光倒流。所以,我们只能走好现在的每一步,珍惜现在的一切,仅此而已。所以,这个世界不应该存在对曾经的种种假设,那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有的只是对未来明天的憧憬和向往,那样才会让我们现在活得更加光明,更加幸福。所以,莎莎,既然我选择了现在和你在一起,就毫无怨言,剩下的生命里,我们会永远地在一起,永远不分开,直至相守到孩子们长大,相守到我们一起老去。

    不是有那样一首歌曾经唱到吗?我和你一起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老到我们哪儿也去不了,可你还是,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莎莎,你永远是我手心里唯一的宝。”梁辰拂着她的青丝,微笑说道,眼中有着一丝义无反顾的毅然与决然。

    他是个男人,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所以,答应了莎莎,就要做到这一切。从假死的那一刻开始,外界的一切,就再与他无关了。永远都无关了。

    可惜,想像与现实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的,真正的有关与无关其实并不是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有些时候,这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真实写照。

    身后,响起了一阵阵的脚步声,随后,粗重的喘息声传来。

    梁辰和刘莎莎同时回过头去,刘莎莎脸上绽开了一丝歉意的笑容,掠了掠头发,站起身来,喊了一声,“哥。”

    梁辰也站了起来,负手微笑着望着自己的这个大舅哥。

    不过两个人都怔住了,因为吉再轩现在的样子真的很狼狈,跑得太急,满头是汗,头发都一绺绺地沾在了额上,身上的衣服还被刮开了两道口子,垂下的布条儿耷拉在那里,满身的尘与土,看上去像是一个要饭花子似的。

    “吉兄,你怎么……”梁辰皱起了眉头,一步迎了过去,而刘莎莎则赶紧起身去泡茶。

    “都别忙了,梁辰,我有几句话想跟你说。”吉再轩喘着粗气,摆了摆手道。

    刘莎莎会意,赶紧推着孩子的悠车回到了屋子里去,她向来就是这样温婉可人、善解人意,无论在哪里,男人自然有男人的事情要去做,身为女人,除非万不得已,否则最好不要去参与。

    “吉兄,怎么了?”梁辰皱起了眉头,预感到有些事情要发生,有些事情要质变了。毕竟,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些兄弟倒底有多忠诚、多热血,对自己的崇拜倒底有多狂热。

    “辰,确实出了大问题。你的那些兄弟居然识破了书信的这个局,现在根本不肯走。就算调查结果显示根本没有什么问题,他们也依旧不肯走,并且还在镇子里为你搭起了一个灵堂,为你守灵,还向我索要你的骨灰,头七过后,他们要扶灵回江城。”吉再轩吐出了一口浊气,接过了刘莎莎递过来的一杯茶,也不嫌烫,猛灌了一口道。

    梁辰轻轻地叹了口气,眼角略有些湿润,“吉兄,我的这些兄弟都是些粗人,不过这也是他们心中真情所致,所以,他们现在所做出的一切,只要不过格儿,还是请你原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