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890章 :同样不简单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我晕迷了多长时间?”梁辰转头问道。

    “两天了,师傅,你可把我吓死了。当时你被送到这里来的时候,大夫说你小腹上的伤口就差一公分就要伤及内脏了。天幸,终于没什么事。你身上的所有伤口加在一起,一共缝了二十一针,老天爷,师傅,您对自己下手可真够狠的啊。”张达缠着厚厚的纱布,搬着小凳子坐在梁辰的对面,苦笑着说道。

    “呵呵……”梁辰同样一笑,不过笑容却有些惨淡。事实上,如果可以的话,他当时心碎神伤,很想一刀将自己了断来着。只不过,他还惦念着莎莎,还没有把莎莎救过来,所以才没有一刀了断了。

    “这是哪里?”梁辰重新闭上了眼睛,缓缓地感受了一下四周的真实性,等身畔的感觉随着意识的逐渐复苏而变得愈加真实厚重后,才睁开了眼睛,望向张达沉定地问道。

    “师傅,我们没有离开,这里还是那个小镇子,好像叫什么俄米达镇。这里是医院,你那天流血过多,昏迷了过去,是吉再轩还有师娘把你救回来的。”张达望着已经醒过来的梁辰,眼角眉梢有着压抑不住的喜悦和兴奋。

    “吉再轩?是谁?”梁辰皱起了眉头,有些糊涂。同时缓缓地抬头打量着这家医院。虽然病房不大,仅够能容得下两张病床,旁边那边病床应该就是张达的,不过整个病房却很干净、舒适,并且最现代化的彩色电子监测仪随着密密麻麻的管子连接在自己的身上,时刻监测着自己的身体状况。

    被子也很干净,有一股说不出的清新阳光味道,盖着这样的被子睡觉,应该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地面居然是全像木地板,崭新崭新的,显示着这间病房到目前为止,好像并没有太多的人住过。

    不过,让梁辰有些疑惑的是,这个医院实在太过现代化了,就算是比起江城里的大医院那些重病监护室来说也毫不逊色,这样的病房出现在这样一个落后的小镇子里,多少让人觉得有些意外。

    脑海里转动着这些念头,梁辰缓缓地问道。

    “他就是,师娘的哥哥。”张达回答得颇有些没头没脑的,让梁辰还是搞不清楚状况。

    “莎莎的哥哥?”梁辰有些糊涂,莎莎家里不就是她一个人吗?怎么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一个哥哥了?

    “这个,说来话长了。简单地跟您说吧,其实那个一直出现在师娘身边的男人就是师娘的哥哥,叫吉再轩,只不过因为师娘家里不同意你和师娘在一起,所以,让他假扮成师娘的新男友,就是为了刺激你,让你死心。也就是说,师娘并没有背叛您,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在演戏罢了。而那天,师娘的哥哥见你和师娘彼此之间那样倾心相恋却不能在一起,你还受了那么重的伤,一时间实在不忍心,就把实情说了出来,我也是才知道的。所以,师娘还是我的师娘,并没有半点改变。并且,师娘肚子里的孩子也同样是您的孩子,哈哈,我终于有一个小师弟了。”张达眉飞色舞地说道,满脸兴奋的神色。

    “什么?”梁辰惊喜交加,豁地一下坐了起来,却不料牵动了小腹上的伤口,纱布上又有血迹渗出,痛得他脸上煞白一片。

    “师傅,您先别着急,坐下来再说。”张达赶紧扶着他坐好,关切地说道。

    这一对共历生死劫后余生的师徒,那患难之情更加深刻了。

    “小达,这一次苦了你了。”梁辰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也是个伤员,别再这么侍候自己了。

    “那可不对,师傅,您曾经说过很多次,最好的成长方式就是不断地历炼,尤其是生死之间历炼才最能让人迅速成熟成长起来。您还说过,经历就是财富,所以,您这是给我成长的机会,给我钱花,嘿嘿,我感激您还来不及呢,这实在太刺激了,回去之后,跟那帮安保公司的小新兵蛋子们,我可有的吹了。”张达挠着脑袋,嘿嘿地笑个不停。

    “唉,小达,这一次你很幸运,但以后如果再遇到这种情况,不要轻易地去博命,别人的命是命,你的命也同样是命,同样宝贵,就算你能保护到你师娘,但失去了你,我同样会无比的痛心,你听到了吗?”梁辰拍了拍他的肩膀,叹口气说道,对这个小徒弟,他现在真的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感激。如果不是他,或许现在莎莎和自己,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而是去另一个世界相会了。

    “知道了,师傅。”张达点了点头应道,不过心底下却默默地道,“师傅,您对我的再造之恩我永远不会忘,即使是再来一次,我还是会做出相同的选择,永远都不后悔。”

    “刚才,你说吉再轩是莎莎的哥哥,可莎莎姓刘,吉再轩又怎么姓吉呢?这是怎么回事?”梁辰开始理顺刚才的思路,有些事情,他必须要搞清楚了。

    “是这样的是,吉再轩是师娘的表哥,他的父亲是吉阿婆的亲侄子,所以,他姓吉,而师娘因为从小丧父,所以就跟了吉阿婆所嫁的人家的姓氏,姓刘,就是这样了。严格来说,吉再轩是师娘的堂哥。”张达解释道。这几天下来,他已经了解了一些事情,此刻详细地解释给梁辰去听。

    “哦,原来是这样。”梁辰点了点头,“刚才你说,你师娘的孩子,是,我的?”梁辰绕了半天,终于问到了最想问的问题上。

    其实这个问题让他很难于启齿,尤其是当着自己徒弟的面儿,实在有些不好意思问,但现在不问张达他又能去问谁?并且,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他也不得不问清楚。

    “嘿嘿,师傅,这个问题你就要问师娘了,反正我不清楚。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师娘对你绝对没变心,而她肚子里的小师弟,骨血肯定就是姓梁的,嘿嘿。”张达贼笑个不停,不过以他对师娘的了解,这个孩子肯定是师傅的,绝对不会是其他人的,他就是有这种自信。

    “小兔崽子,拿你师傅开涮呢?滚一边去,给我倒杯水。”梁辰笑骂了一句道,张达笑嘻嘻地站了起来,拿起杯子给梁辰倒水。

    师徒两个人此刻心情都大好起来,不为别的,只要不是刘莎莎自身出了什么问题,相信,一切都能够顺利地解决的。

    梁辰有这个信心,而张达同样对师傅有着说不出的信心来。

    “对了,刚才你说你师娘是因为家里的原因,才不能和我在一起,唔,如果你现在知道的话,不妨跟我说一说,倒底是什么原因?”梁辰喝了口杯,润了润干渴的喉咙,抬头问道。

    “好像,是因为师娘的外婆,也就是那个吉阿婆。不过具体原因是什么,我就不清楚了。”张达摇了摇头,这个他真的不知道。

    毕竟,这两天只有吉再轩来了两次探望他们,其间也略微透露了一些事情。而刘莎莎根本就没有来了,好像已经被家里禁足了,他很担心,却不敢对师傅说。

    “吉阿婆?”梁辰皱起了眉头,回想起之前的种种,就是想明白,倒底是怎么回事?凭什么那个吉阿婆对他有那么深的抵触情绪?好像,从一开始,那个吉阿婆就不是很喜欢他,这是为什么?

    皱眉思索了半晌,也依旧没有得到一个答案,梁辰深深地吸了口气,也不再去想,只是平复着心绪,先在这里把伤养好再说。

    “师傅,我感觉吉阿婆好像来历不凡啊,并且,这个吉家在t国,好像也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张达左右看了看,凑了过来小声地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