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888章 :相见却不能重逢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辰,你干什么?”刘莎莎有些不知所措地仰起小脸,困惑地问道。虽然刚才饱受惊吓,但并没有受伤,此刻还沉浸在劫后余生以及与梁辰重新相逢的悲喜交加之中。

    “对不起,刚才情况紧急,我忘记了,你已经,嫁为人妇……”梁辰沉重地说道,眼神油然落在了刘莎莎挺鼓鼓的大肚子上,眼里掠过了一抹说不出的痛苦来。

    “不,不是这样的……”刘莎莎刚说说到这里,他身后的那个英风俊朗的年轻人已经快步走了过来,揽着肩头,亲密地将刘莎莎揽在了怀中。

    “梁辰,谢谢你救了莎莎。”他微笑向着梁辰说道。

    “不客气。无论怎样,就算不能成为爱人,也总不至于见死不救。”梁辰望着那个年轻人说道,他当然认识这个年轻人是谁,他分明就是那天晚上与自己密林之战后吐露实情的那个人,也就是现在莎莎的男朋友,莎莎肚子里孩子的亲生父亲。

    一想到这里,梁辰就觉得眼前一阵阵地发黑,情绪激动之下,血液循环加速,肩上和小腹上的血流得更急了。

    “呵呵,想不到,这种情况下你居然还能保持这种君子风度,倒真是难得,当初莎莎倒真是没有看错你。”那个年轻人饶有兴趣地望着梁辰,不过眼里却掠过了一丝说不出的欣赏和敬佩来,更有一种深层次的、说不出的亲近之色来。

    “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的夸奖?”梁辰深吸了口气,缓缓说道,眼神里已经有刀锋般的凌厉透射而出。

    这个混蛋,居然得了便宜还卖乖,如果是李吉还有张凯他们那群兄弟在这里的话,恐怕已经一拥而上把他给乱刃分尸了。他强行压抑着愤怒,抬头问道。

    “不客气,我这是真心话,没有半点伪作。”那个年轻人挑了挑眉毛,似乎还在挑战着梁辰的底线。

    “无论是不是真心,我请你现在闭嘴,否则的话,我会忍不住杀了你。虽然你很强,虽然我受了伤,但想杀你,只不过举手之劳。”梁辰挺起了腰杆,站起如一杆笔直的标枪,凌厉的气势冲天而起,似乎他的人这一刻几乎就要变成一杆能够刺穿苍穹的大枪。他真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了。

    “辰,不要,这是个误会……”刘莎莎在那个男子怀里剧烈地挣扎着,向梁辰叫着什么,只不过刚喊到此处,就听见远处“嗷”的一声狂吼,几个人火速回头望过去,却是那边的战局已经分出了最后的胜负来,张达已经一刀刺穿了马泰德持刀的右手,将他的手臂生生地钉在了身后的一块用来搭衣服的木板上,下面一记膝攻,正狠狠地顶在了他的小腹上,这一膝顶得马泰德满口鲜血狂喷。

    “我让你抓我师娘!”张达一拳打了过去,马泰德原本已经被打歪在一旁的鼻子发出了不堪重负的一声脆响,鼻骨碎裂,鲜血激飙。

    “我让你威胁我师傅!”张达又是一记黑虎掏心掏在了他的胸口上,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训练,他的拳头现在已经很重了,如果全力出手,能够击穿一个稍薄的沙袋。一拳下去,马泰德的胸骨已经完全碎裂,眼见不能活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配让我师傅流血,你让他流血,就算千刀万剐,也不能泄我心头之恨!”张达已经彻底红了眼,刚才师傅在马泰德威逼之下,自戳两刀,那场景依旧历历在目,让他恨发如狂,拿拳头打已经无法泄恨了,疯狂地一口便咬了上去,正咬上了他的脖子,登时便咬下了好大的一块皮肉来。

    马泰德双睛怒凸,发出了最后一声惨嚎,身体缓缓地挫倒了下去,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只不过,由于手臂还被刀子戳挂在木板上,一时间还无法倒下去,远远一看,倒像是欧洲中世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异教徒。

    “呸!”张达吐出了嘴里的那块血肉,拔出了战刀,马泰德的身体终于滑落了下去。在他的尸体上擦了擦刀子,张达走了回去,走到了梁辰的身畔,满身是血,杀气腾腾,死死地瞪着对面的那个英俊的年轻人,一怔之下,眼里登时又有疯狂的怒意涌了上来,尤其是望着他搂在刘莎莎腰畔的手,握着战刀的手上青筋爆起,“放开我师娘!”他低低地吼道,喉间格格作响,像是一头已经暴怒的猛兽,随时欲择人而噬。

    “小达!”梁辰轻轻地伸手在他面前一拦,拦住了即将冲出去的张达,回头望向那个年轻人,深深地吸了口气,强行压抑下了刚才即将让自己暴走的情绪,“她已经不是你的师娘了,从此以后,我们只不过是路人罢了,我们走。”

    他扯着张达,转身便走,甚至,现在他连那个年轻人倒底是谁,叫什么名字,都不想再去问,更不想知道他是与刘莎莎怎么认识的,倒底是怎么发生了现在的这种情况。他只想走,只想远开这里,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好好地静一静,再静一静!*&)

    就是这样!

    最强大的猛兽,总是孤独的在没人的地方舔砥伤口,而不是在人前展露自己的伤痛。

    “可是,师傅,我……”张达磨着牙,死死地盯着那个年轻人,就是不肯挪动脚步。

    “走!”梁辰发力一扯,虽然扯动了张达,可是身上的鲜血却再度汩汩流出,伤口痛,他的心底却更痛。只不过,这一刻,他实在不想再在这里多待一妙钟,如果再待下去,他就即将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不知道自己即将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辰,我对不起你,你不要走……”刘莎莎在梁辰身后哭喊着叫道,却被那个年轻人轻轻地扯着肩膀,拉到了身畔,低低地在她的耳畔道,“姥姥的话,难道你不记得了?梁辰和你肚子里的孩子,你只能选择其中的一个,如果你不想要你的孩子,那你,就去吧!”

    这一句话,让刘莎莎顿时身子如石化般伫在了那里,再也动不得分毫,只不过,泪水却如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滑过了她幼滑的面庞,相见却不如不见,更增伤痛与思念。

    现在,她只能眼睁睁地望着梁辰一步步地远去,却无法再像以前一样,拉着他的手臂,投向他的怀抱,感受着他的强壮与温暖,在向他撒娇时享受着他给自己带来的那种说不出的安全感与幸福。

    “其实,我也不理解阿婆为什么要这样做。梁辰真的很好,不仅是个英雄,而且还是个专情的英雄,对你甚逾自己的生命,能够得到他的爱,甚至能称为是你的荣幸。这样的好小伙子,真的不多了。不过,我还是要说,虽然他很好,很适合你,可如果你真想跟他在一起,还是要一意孤行而为,最后害的恐怕不仅仅是你自己,还有梁辰,更你肚子里那还没见面的孩子。所以,为了孩子,你忍一忍吧,先将孩子生下来再说吧。”那个男子叹息着,揽起了她的腰肢,扶着她一步步转身,开始向后走。

    一对恋人,生死动难过后,却要背对背地再次分离,倒底是天意弄人,还是人为之恶?

    刘莎莎泪流满面,拖着沉重的脚步,一步一回头,柔肠寸断,痛不欲生。对她来说,这简直是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可是,她却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姥姥现在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是她唯一一个最亲的亲人了,从出生开始,她就没有见到过自己的父母,是姥姥独自把她扶养她,她不可能不听姥姥的话。如果让她从梁辰和姥姥之间选择一个,虽然过程无比痛苦,但她只能选择自己的姥姥,况且,这中间还附加了自己的孩子为筹码,面对着梁辰,她真的无从选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