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882章 :路摊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师傅,所有的痕迹都已经断了,我,我真的找不到他们了。”张达低头站在梁辰面前,有些惭愧。他实在是尽力了,但从今天早晨到现在十点钟为止,他还一直没有找到半点阿达通他们的痕迹,就好像,他们突然间人间蒸发了一样,这也让张达无可奈何。

    “嗯。”梁辰负手站在树荫下,凝神望着远处天空中的一层烟缕,点了点头。

    “师傅,对不起,我把他们追丢了,您,罚我吧!”张达以为梁辰生气了,头垂得更低,无比惭愧地道。

    “没有追丢,你做得很好。”这一次,出奇地,梁辰却并没有半点愤怒,相反,轻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开始帮他御下了那沉重的单兵携行具。这些日子以来,这该死的二十公斤重的单兵携行具几乎是日夜不离张达的肩膀,可把他给累惨了。

    陡然间卸下来,他身上登时无比轻松,感觉身体好像轻了几乎都没有了重量,如果自己现在跳一跳再挥动手臂,好像就可以像鸟儿似的飞上天空了。

    “师傅,您……”张达受宠若惊地望着梁辰,颇有些不知所措。

    “你往那边看。”梁辰边替他揉开肩上硬生生勒出的青沟,帮他行开气血,边向远处一指,张达抬头看了看,突然间睁大了眼睛,“烟气极重,这附近应该有一个镇子。难道,他们进了镇子?”

    梁辰点了点头,在他肩上敲了几下,一拉一拽,让张达身上的骨节都发出格勒勒的响声来,满心往外的舒服涌了上来,让张达的身体更加轻松起来。

    “可是,师傅您说过,他们现在已经成为了通辑犯,按理说,是不敢轻易出山的,否则会被人认出来抓住。”张达活动了两下身体,转头有些困惑地望着梁辰说道。

    “因为他们被你追得太紧,逼急了,所以,只能冒险逃出去。”梁辰脸上严肃的表情缓和了下来,微笑地望着这个徒弟说道。

    事实上,张达这些日子的表现实在让他很欣慰,并且,很有一种惊艳的感觉。这小子记忆力超常,领悟能力更是远超常人,梁辰说过的东西,只需要一遍,就能完全记住,领会十之八九,稍微经过一些实践,便能扎扎实实地牢牢掌握住,这就是天赋了。如果假以时间,张达恐怕未必不会成为又一个兵王级别的人物。

    “原来如此。师傅,那还等什么?我们现在就追出去吧,要不然,他们真要逃掉了,可就麻烦了。”张达一下跳了起来,急吼吼地说道。这些日子在丛林里转来转去,可把他折腾惨了,虽然学习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但同样让他憋足了满腔邪火,更何况这两个家伙也是整个朝阳的生死仇敌,如果真让他们跑了,张达会气疯过去。

    “不急,先养一养精神。就算他们要跑,恐怕也要晚上的时候才能出动了。丛林之中,他们已经不敢回来了,所以,在白天,他们更加不敢动。”梁辰微微一笑道,突然间抬手就是一枪,装了消音的微声手枪声音并不大,只是“啪”的一声轻响,便已经将远处栖息在枝头的一只花尾松雉打了下来。

    “做只叫化鸡来尝尝。你最近的手艺不错,见长。”梁辰靠着树干坐了下来,开始闭目养神。张达跑过去捡起了那只松雉,拔起了毛,不过脸上还是有着说不出的焦急神色,生怕阿达通他们跑掉。

    中午过后,两个人已经步入了这个山下的小镇。

    这个小镇坐落在t国的边陲,十分落后,小镇只有一条简易公路通向外面。不过,这些天以来,小镇里却多出了不少t国的警察,据说是在查什么国际通辑犯,所以,闹得整个小镇鸡飞狗跳的,也打破了这个小镇的宁静。

    不过接连查了好几天,这个只有两千多人口的小镇里没查出什么人来,倒也逐渐地消停了下来,但留在这里的警察也依旧不少,为这个昔日里世外桃源般的小源平添了一种说不出的肃重气氛。

    梁辰与张达将单兵携行具等物品藏好,沿着下山的路,便来到了这个小镇之中。

    小镇很落后,跟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华夏的镇子没什么区别。可正因为落后,并且没有现代工业的污染,却让这个小镇显得极外的清洁、干净,并且没有那样大城市里快节奏的忙乱,身处在这个小镇之中,就如同身处于一个异域的世外桃源,让人心底很是安详。

    今天恰逢这个小镇赶集,一个月一次的集市对于这个小镇来说就如同一个盛大的节日,女孩子们都穿上了简朴却花纹鲜艳的特有民族服饰,眉心点着一点朱红,叽叽喳喳地挤在集市的小摊儿上,买些那些城市里的女孩儿们根本连看也不屑于去看的低劣化妆品还有衣服鞋子之类的东西,虽然寒酸得有些让人可怜,却这种寒酸中却显得出贫苦的人们那种知足与快乐的幸福。

    梁辰负手与张达穿行在街上的人流之中,饶有兴趣地望着这身边的一切,张达长长地在身边叹气,“等以后我老了,就跟我的达米思在这里定居,真的挺舒服挺惬意的。”

    “呵呵,你累了?”梁辰转头望了他一眼,打趣地问道。

    “倒也不是,只不过是触景感怀,心有所感罢了。我还要跟着师傅打天下呢,现在就累了,以后要论功行赏的话,那岂不是没我的份儿?”张达嘿嘿一笑,把自己装成很功利的样子说道。

    “你小子。”梁辰摇了摇头,心底下很温暖。望着张达还有些余肿未消的脸颊,心底下叹了口气,有些歉然。

    两个人继续穿过密集的人流,向前走去,他们的到来倒没有引起人们太多的关注。毕竟,他们的服饰已经换过了,跟当地人差不多少,长相虽然不像本地人,但这里是边陲小镇,外来人口也颇多,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

    “师傅,刚才我已经沿着镇子转了一圈儿,没有太多的发现,可供藏身的地方并不多。并且,这里的警察也不少,应该是为抓捕阿达通他们而来,所以,阿达通他们在这这里驻足太长时间的可能性不大,搞不好,真就像您说的那样,只要他们在这里,不到天黑就有可能被逼出来。”张达边走边低声在梁辰耳畔说道。

    “嗯。”梁辰点头回应着,目光已经落在了路边的一个小摊上,那里摆着一堆的所谓玉石手饰,他的眼光落在了一根玉簪上,心神一动,触物伤情,禁不住走了过去,伸手要拿起那根玉簪,可与此同时,一只素白的小手却抢先伸了过来,抓住了那根玉簪,“老板,这根簪子多少钱?”脆生生的语声响起,虽然说的是泰语,梁辰听不太懂,却令梁辰登时浑身一震,脑海中像是有无数雷霆同时滚过,炸得他浑身颤抖,不能自持……

    梁辰素来是一个胸中滔略如海、泰山崩顶不惊的人物,他有一颗强大无比的内心。

    曾经,严酷得让他死去活来的训练没有让他变色,艰难困苦的佣兵生活也只是如清风拂面而过,就算是一周前面对库巴的千军万马,他也同样没有变色,甚至神色从来没有泛起半点微澜。

    而现在,他却无法遏制住这近半个月以来内心深处强行压抑的情感,所有的相思、痛楚与午夜梦回的狂躁,尽在这一刻袭上了心头,奔涌上了脸颊。

    鲜血瞬间涌上了头,他突然间有一种说不出的眩晕之感。缓缓地,抬起头去,侧眼望过去,就看见,一张精致得像大师笔下的仕女图般的女子出现在了眼帘之中。
小说推荐